星月书吧 > 情浓陷阱,惹爱上身 > 第九十四章:何等滋味

第九十四章:何等滋味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池玉这会儿彻底萎靡不振了,停下了脚下的步子,又缩回了一楼的沙发上,讪讪的说道:“那我今天就睡在沙发上。”

    这会儿要是还敢出门打车,那断然是个女中豪杰花木兰,可惜池玉胆子小也没武功充其量只能算做个女中老白兔,还是不怎么会急了咬人的那种。

    李青挑眉“咕嘟咕嘟”,喉咙滑过一股冰凉的啤酒。

    吐出的嫌弃也有些冰冰凉凉的:“啧,要么上去睡,要么出去睡。”

    池玉出声:“为什么!”

    “我这GIORGETTI的真皮沙发可是从意大利空运来的,你晚上睡觉又不老实,回头滚来滚去站上些口水算谁的?”

    池玉闻言撇着嘴,觉得他这话十分的不可信,他会心疼一张真皮沙发这件事她十分怀疑。

    毕竟以前几万块的衣服他眼睛都不眨一下就可以随随便便刷了卡,难道现在变得勤俭节约爱惜钱财起来了?

    “什么牌子,压根都没听过,你怎么知道我睡觉不老实了,我保证不会将你这件宝贵的沙发怎么样的。”

    “我睡觉非常的得体,根本不流口水!”

    李青不想理她,细长的眸子隔空瞥了她一眼。

    她不自觉的抖了一下,这屋里温度怎么好像冷起来了?

    池玉想到似乎自己是与他睡过不少晚上,但是那都是六年前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儿了啊,最近不是只睡过一次吗!

    再说还是醉酒的状态,谁喝醉了还能睡有睡相呢。难道他李大律师喝多了还能睡相矜贵又优雅?

    她踌蹴片刻又提出个代替的法子:“那我可以睡在客厅的地上,或者楼上书房的地上,实在不行睡在厨房的地上也成!”

    “给我两床被子我哪儿都可以睡!”

    “你家这地板总不怕折腾吧,我就算鲤鱼打挺也搞不坏的。”

    李青瞅着她梗着脖子言之确确,嘴碎的不行,心中一阵烦躁,声音像是揉进了一把碎冰碴子:“滚出去。”

    池玉愣住了,让他的话唬住了,看他面色不善似乎是下一秒就真的能揪着她的衣服领子将她赶出门去似的。

    她连忙放柔了声音,不敢造次,十分狗腿的说道:“好嘛,我上去睡。”

    随后又有些惊觉的说:“但是你可不要动什么歪脑筋!我,我…”

    李青晒了她一眼,对她这视自己为洪水猛兽的态度十分不满,“你什么?你和我还睡得少了?亲也亲过了摸也摸过了,你还把我嫌弃上了?”

    “再说我能对你做什么。难不成我在你眼里就这么卑鄙不堪,还能把你强了不成?”说话的人倒是声音越来越沉,似乎是很生气似的。

    对方一旦强势起来,池玉就弱了下来,支支吾吾的拿捏着用词:“也不是…你这么说的…”

    怎么提出要睡在一起这种无理要求的明明是他,这会儿说的倒像是她做错了什么似的。

    虽然她年级大了,但也还是…还是很保守的一位新时代洁身自好的女性,随随便便就和他个大男人三番五次的在一起过夜,也不是真的男女朋友不是吗。

    真搞不清他,又不是真的喜欢自己,干嘛总处处跟自己过不去呢,还动不动就生气。

    李青扔了啤酒罐子就将灯尽数关了,自顾自的上了楼。

    池玉唯唯诺诺的跟在他后面,十足像是个受气的小媳妇。

    刚刚李青上楼换衣服的时候就已经冲了澡,他是有些洁癖的性子,受不了身上带着在外面沾染的一身风尘。

    池玉刚想绕过床尾从另一边爬上床,李青的声音就从旁边传过来:“你一身汗味儿就上床?”十二分的嫌弃。

    池玉赶忙又冲进了浴室洗了个热水澡,自己身上也畅快了不少,蹑手蹑脚关了浴室的灯,钻进被子闭上眼睛。

    旁边躺着个年轻俊美的男人换做哪个女人都会有些心动,但是池玉刚刚被他奚落的好似半点没有作为女人的吸引力似的,心脏可能也有些自卑了,跳动的十分平缓。

    她闭上眼感觉今天晚上看的数字都在眼前晃悠,密密麻麻晃来晃去的马上就有股倦意袭来。

    旁边的李青呼吸均匀似乎是早就已经睡着了。

    池玉把心放进了肚子里,也沉沉的睡了。

    房间里静悄悄的,看似熟睡的一双眸子睁了开来,李青转过头将一直胳膊垫在头下,侧身细细看着池玉模糊的面庞,好似慵懒的欣赏一幅名画。

    还没有十分钟,池玉踹着杯子呼啦啦的翻了个身,将短短的小腿横在了李青身上。

    当然这还不算完。

    不一会儿两只小手也不安分的抱了上来,似乎是将旁边的人认成了她平日里睡觉喜欢抱着的另一个枕头。

    不过今晚的枕头还冒着阵阵白麝香的高级香气,抱起来很是受用。

    李青细长的眸子眯着,眼神止在她微微开阖的嘴唇,她一下一下的呼吸的很悠长,距离很近,呼吸的热气全都铺洒在他的脖颈。

    他抬起另一只手用食指刮了刮她脸上的嫩肉,最后在她饱满的唇锋上点了点。

    旁边的小人儿似乎不满这来自面上的骚扰,低着脑袋往他胸前钻,将脸像鸵鸟似的压在他的胸口上才算安分了一些。

    他鼻息中长长出了口气,伸出一只手将她抱在怀里,手指数着她后背脊椎上的骨缝,一下一下摩挲着。

    夜渐渐深了,又和即将到来的黎明纠缠不休,此刻他心里有个升腾不下的想法。

    想将这软玉似得身子揉捏成团,放进嘴里咬一咬,尝一尝。

    他有些好奇到底这个中滋味是不是像欲意中,一直执念的那样好,也许是甜的,也许是鲜的,顺着果实般饱满的红唇至菱角似的小脚动动嘴,便能知道的事儿。

    他突然很想试一试。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淌着,只有月亮还不眠不休的偷着窗帘的缝隙,向着屋里的床上窥探着。

    除了悉悉索索的衣物声,似乎是再无其他动静。

    ---

    第二天一早池玉醒来的时候,旁边的床上已经空了。

    旁边的羽绒被只留下个褶皱的痕迹,证明了昨晚两人同枕共眠并不是个梦。

    早上地暖似乎烧的不是那么燥热了,池玉洗漱了换好衣服。

    唯一疑惑的事情就是,明明她记得昨晚自己穿着的短裤居然不翼而飞了,池玉在床上翻腾了半天才在床脚找到了那条过于宽大的短裤。

    也许是太大了,晚上被她自己蹬掉了也说不定。

    她将昨晚李青借给自己穿的短袖和短裤都放进了卫生间里的脏衣篓里,将床铺好随后下了楼。

    陈阿姨今早煮了海带豆腐汤,还红烧了两尾鳗鱼,又做了不少裹着烤海苔的鸡蛋卷摆在一旁。青色的海带,红色的鳗鱼再加上黄橙橙的鸡蛋看着就很有食欲。

    一出了卧室池玉就闻到一股子鲜香的味道,引得肚子里的馋虫又咕咕的叫着。

    她不好意思的捂着肚子,偷偷瞥了一眼在饭桌上看时讯新闻的李青。

    不过李青可能是昨晚睡得好了,今天看起来神清气爽,并没有要嘲笑她的意思。

    陈阿姨见了她倒是比见了李青还要热情,拉着她的手将她安置在座位上,将一把汤匙塞进她的手里叫她先喝汤,说是要去替她盛米饭。

    池玉不习惯被个年纪比自己母亲还大的妇人伺候,连忙放下勺子抢着去盛饭。

    嘴里还问着:“陈姨你来这么早,吃过早饭了吗?”

    陈姨笑着点点头,“我家老头早上遛鸟,顺便给我去两条街外买了我爱吃的那家煎饼果子,我不饿,你快吃吧。”

    一听到煎饼果子,池玉肚子又“咕咕”叫了起来,抗议着身体的主人自己要吃东西。

    陈阿姨推着她让她赶紧吃饭,自己泡了一杯浓茶坐在饭桌的另一头,笑眯眯的看着他俩喝汤吃饭。

    池玉这会儿饿了,大口大口的嚼着吃食。

    陈阿姨在对面看着这两个人,虽然这姑娘倒不是十足的美艳,但是越看越顺眼让人舒服,而且美艳能顶什么用呢,也不能当饭吃。

    在她看来,颜值有李青这小伙子一个人来担当就够了,还是要找一个像这小姑娘一样温吞的配成一对才最好。

    一个像锋芒毕露的宝剑,一个像的温其如水的剑鞘。

    李青半碗饭下肚,陈阿姨见桌上的鳗鱼还没有吃完,催促着李青:“你要多吃点儿鳗鱼,我听超市生鲜柜台的人说这种鱼补充精力最好的。”

    “好像是日本人经常吃的,我瞧着肉质确实鲜嫩,别看日本地方小,人还是挺注重保养身体的。”

    李青笑着又夹了一筷子放进嘴里,眸子却看着对面的池玉。

    池玉知道他在盯着自己,也知道陈姨又误会了精力一事,但是两个人早上从一个房门出来了还能解释些什么?

    不过陈姨似乎是特别喜闻乐见他俩的“男女朋友”假关系,带着些八卦的热衷和老一辈的豪情。

    就像自家那个老太太似的,池玉一边嚼着鸡蛋卷一边摇头晃脑的想:为什么中年妇女们都有一个炙热的共同爱好,算了算了,随她们自己开心就好。

    两人吃了饭,池玉就跟陈阿姨抢着收拾碗碟,陈阿姨笑着说不用不用,两个人一边洗碗一边话家常。

    池玉这才知道陈阿姨的女儿结婚五年了都还没有要上孩子,前几天才刚刚得知了怀孕的喜讯,一家人得其所愿不知道有多开心。

    李青进了二楼卧室套间里面的换衣间,换了一套焦糖棕的西服套装,慢条斯理的打着藏蓝色的领带。

    随后他从玻璃柜中摘出一副袖扣,从房间里下了楼。

    陈阿姨收拾好了灶台就先行离开了,池玉在阳台往不远处重重叠叠的山林里眺望。

    极目处有一间用木板搭建的尖顶简易木屋,里面似乎还有人影走来走去,不一会儿就里面开门出来一个穿着冲锋衣的矮胖男人,站在围栏里面拿着望远镜四处眺望着。

    似乎是这片森林的看火人。

    她正瞅的出神,一会儿又有了新发现,这看火人好像是结伴的两人,有一个黑瘦的影子从下面的爬梯爬上来,也四处张望,不一会有什么反光的东西闪了一下她的眼睛。

    她眯着眼还没看清楚是什么在反光,后面的李青就出声了。

    “帮我戴下袖扣。”

    池玉转过身,心里吐槽这人就喜欢使唤她做这做那,以前家里没人的时候难不成他都不戴袖扣啦?

    想是这么想,但是她还是接过了他手里的小东西,打眼看了一下,她就愣了。

    李青站在阳台她的身边,向她刚刚眺望的方向无意看了一眼,也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