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情浓陷阱,惹爱上身 > 第八十八章:一场春意

第八十八章:一场春意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李青挑了挑眉头没有说话。

    他对感情这方面不太有一般大男子主义的洁癖,以前他没有探究过池玉的过去,现在仍是,只是从夏鹿哪里隐约知道这女人六年来的情史居然还是空白。

    一个男人可以换女人如同换衣服,女人何尝不可,重要的是现在而不是对方以前的过往。如果男人游戏人间并以此为荣,反而觉得女人就要从一而终为了一个人一辈子守身如玉,他一向觉得这种想法很猥琐,是些不够自信的男人想出来约束女人的法子。

    可是这会儿稍微想到池玉以往也带着些别的人进了门,问着别人要不要洗洗,他就有些胸闷气短,心里竟然有些吃味。

    池玉一心只想着尽快将他赶进浴室,并没有多加言语上的修饰,关键是客厅的另一头的晾衣架上还好死不死的挂着自己的几件内衣裤。她可不想让李青看到。

    自然没体会到李青心里的百转千回。

    “洗个热水澡解解乏,你也累了一天了,晚上说不定要通宵加班呢?”池玉见他不动,指了指那框文件还在劝说着。

    李青瞅着她,叹了口气,最后还是顺从的进了浴室,将门虚掩上。

    池玉赶忙跑到客厅另一头将内衣裤都收进自己的房间,又出来把厨房和饭桌上的垃圾收拾了放在门口。

    这些日子家里也没有别人,她也不成想今天李青会突然跟着她回家,地上已经积累了一层灰尘,还有些池玉的头发,好不干净。

    池玉想起李青的家里,无论是六年前新泽西的那栋房子还是现在坐落在半山腰的复式,都是一尘不染的,家里连个多余的杂物都是没有的,怕他嫌弃连忙动手想粗略的打扫一下。

    池玉在厨房湿了抹布,把地板和桌子擦了擦,忙活了半天终究看着干净了不少。

    她喘着气坐在沙发上,老房子的灯泡还都是老式的吊灯,昏黄的灯泡不知道是哪来的风一晃一晃的,池玉听着浴室里传来的水声,心里有些紧张。

    连忙拿起沙发上的遥控器,将电视按开了。

    电视里的娱乐新闻正在播着最新的劲爆新闻,据说著名男明星的妻子被狗仔拍到带着情人在自家的别墅约会,从未拉紧的窗帘出可窥见床上干柴烈火的两个人整夜云雨。

    池玉无心看八卦,眼神总是忍不住的往浴室去瞧,老房子浴室的门不比现在的新房,都是用塑钢和毛玻璃打造的,这是一面下面排通风口的绿色木头门,门上的绿色油漆被水汽长年熏染的有些掉皮了。

    李青似乎是没有上锁,门随着风小小的忽闪着。

    池玉不解,这风到底是哪里来的呢?也许是哪个房间的窗户没有关上吧。

    在京12月天气已经比较冷了,不同于纽约有些湿意的冷,北京的冬天是种极其干燥的冷冽。像是这冷意中都有股沧桑的气质,大风刮过裸露在外的肌肤,像是一道砂石粗粝的打磨过去,留下一阵钝痛。

    老房子的供暖还是老式的暖气片,客厅的窗子下面有一片,池玉和母亲的卧室里各有一片小小的。

    这片老小区的锅炉也早就老化了,暖气烧的不是太热,浴室门缝里不停的有氤氲的雾气争先恐后的冒出来,池玉眨巴着眼睛,感觉手心有些出汗。

    她自嘲的笑笑,不知道自己在莫名其妙的紧张什么,紧张的是里面人儿的动作呢,还是紧张下一秒可能出来的人儿呢。

    她自己也不清楚,只怪李青不将门好好锁死,干嘛还露着一个不大不小的门缝呢。

    池玉这边还在胡思乱想,那边浴室里的水声已经停了。

    她“腾”的一下站起来,跑进自己的房间里,将门锁上了。

    池玉在里头慢慢腾腾的换了睡衣,李青这边已经从浴室光着脚出来了。

    她本来想直接上床睡了,后来坐在床边又想起家里没有男士的拖鞋,他会不会光着脚。

    而且家里有些冷,他洗了澡也没有换的衣服,会不会不舒服,浴室里面好像只有一套她的厚浴袍,不过还好很宽大估计他也是可以穿的。

    半响,听着外面电视的声音没了,她又从柜子里抱了一床被子打开了房门走出去。

    李青此刻正坐在沙发上,一只手拿着池玉的毛巾擦着头发,另一手里拿着资料。

    他今天上班自然穿着正装,合体的衬衣西裤之类的衣物洗澡后再穿上十分不舒服,他套了池玉的浴袍就出来了。

    浴袍的带子松垮垮的挤在他腰间,有些肌肉的轮廓从缝隙里钻出来,下面隐在阴影里。池玉看的喉头发紧,她将被子盖在他身上替他把露出的肌肤尽数遮好。

    低声说道:“这屋里挺冷的,你别感冒了。”

    一滴水珠从他的发梢滑落咋砸在她的手上,水珠早已经丧失了一开始的热度,有些冰冰凉的。

    池玉搓了搓手上的水渍,怕他感冒,又去浴室拿出条干毛巾递到他手里,:“那条湿了换这条擦吧。”

    李青闻言将视线聚在她脸上,探究似的打量了一会儿,淡淡的说道:“你帮我擦吧,我还要看资料。”

    他洗过澡脸越发有些苍白,淡淡的唇色和慵懒的眸子。

    池玉鬼使神差的接过毛巾,站在一旁帮他擦着头发。

    她的手指轻轻穿过他的头发,这家伙脾气这么古怪头发倒是很柔软的。

    池玉回过神来的时候,李青的头发已经半干了,她被这男色蛊惑了,还站在他旁边痴痴的瞅着他的侧脸。

    李青手指微动忍了片刻,抬眼问她:“怎么?女朋友等我一起睡觉?”

    池玉对上他的笑眼,心中像打雷似的,连忙转身回房将锁落了。

    第二天一早池玉被一阵敲门声吵醒了,她昨夜睡得很沉,熟睡着还做了个关于李青的梦。

    梦里昨晚没细听的娱乐八卦,已然换了男女主角,透过窗子没拉紧窗帘的缝隙,她看见自己又被人锁在了一张床上。

    但是不同于之前那个梦,在自己上面动作的人极尽产绵之能事,眸子里有些化不开的颜色,嘴里还不干不净的说这些床笫间的情话。

    似乎是“怎么湿成这样”之类的,池玉被他捉着几处敏感的地方口允吸掐弄,全身竟然有些酥酥麻麻的感觉向下慢慢游走。

    醒来之后池玉捂着脸哀嚎,大龄处女怎么居然梦见些这种羞人的事情,一定是因为李青这家伙总是嘴里不干不净的,还有昨晚那什么劳什子的娱乐新闻,自己纯洁的思想已经被玷污了,连潜意识都已经被荼毒了!

    池玉听见外面李青说话的声音,不知道敲门的人是谁,下了床开门。

    看见外面的南橙池玉很不好意思,张了几次口不知道怎么解释,或者说是该解释什么。

    南橙一早来给李青送衣服,进了门就在客厅的相框里看到了池玉的相片,等她从房间里走出来的时候自然也没有很诧异。

    南橙还带了早餐,一边摆着饭桌一边招呼池玉来吃:“今天陈阿姨早上煮了鲍鱼粥,她还不知道李大律师昨晚没在家过夜呢。”

    “我说来帮他取衣服的时候,陈阿姨的表情那叫一个精彩绝伦,估计没想到你还会因私在外过夜吧哈哈哈。”南橙说的兴起,也不理会李青斜过来的眼神。

    池玉洗漱了有些扭捏的坐在了饭桌前,尴尬的想找个由头从这屋里出去,明明是自己的家自己的饭桌为什么搞得她还这么不好意思。

    她估么着南橙说的陈阿姨就是上次将她错认为小偷的那个煮饭帮佣,她一边吃着粥一边小声问李青:“上次的事情,你有没有跟陈阿姨解释清楚?”

    李青回忆起来那天陈阿姨大喊捉贼的场面,好笑道:“嗯。”

    池玉知道他在笑话自己,翻了个白眼,大口吃粥,鲜香顺滑,陈阿姨的手艺都能赶得上外面的厨子了,明明比池母强了千百倍。

    南橙出门的时候正巧碰见隔壁的赵阿姨,赵阿姨探头探脑的往里看着,又将南橙上下打量了一番。

    南橙心有不快面上还是十分礼貌的点了点头,先行下楼去了。

    赵阿姨假装在包里照翻腾着钥匙,一见到跟在南橙后面的池玉就一把将她的手捉住,:“哎呦,玉儿这几天不见,你谈男朋友啦?”

    她干瘦的面皮不停的冲池玉挤弄着眼睛,用力之大头上的小卷发都颤颤巍巍起来。“刚刚下去的那个小伙子是不是跟你谈对象的呀?长得蛮好的呀,斯斯文文的,看起来学历蛮高的是不是?”

    池玉胳膊被她扯得发痛,笑着摇摇头解释着:“不是的陈阿姨,那个是我同事。”

    赵阿姨眯着眼睛剔了她一眼,:“你这么大人了也不是小姑娘家,还不好意思呀?同事哪里有大清早从你家门里出来的道理…”

    池玉听她话里话外非要坐实这桩是非不可,有些生气但也没有打了她的脸,街里街坊早就背地里说她是个有毛病的,三十岁了也不见谈对象,背地里怎么议论她们母女俩她心里虽然十分清楚,但全然不在乎。

    她活她的,她们说他们的,各不相干,岂不是很好?

    但是池玉不想让南橙平白无故的让人嚼舌头,人家好好的一个有为青年,正直小伙,干嘛也被她们左右嚼碎了,伴随着吐沫星子在七嘴八舌里传扬呢。

    赵阿姨的话还没说完,池玉也还没来得及解释,后面的门里又跟出来了一个小伙子。

    赵阿姨捂着嘴吃惊的蹬着眼,这小伙子比前面的小伙子又不知道好了几倍,尤其这张脸长得可真好看啊。

    大清早就有两个男人从这没结婚的姑娘家里头走出来,这可真是大新闻呀!

    李青似乎是没听见两人的对话,也没看见堵在门口的赵阿姨,不动声色的将池玉搂在怀里,将赵阿姨的手扯掉,贴着她的耳朵对她耳语:“女朋友,昨晚睡得好不好?”

    池玉心想这戏精又犯病了,伸手去推他。

    他反而借力制住她乱动的身子,在她唇上偷得一个香吻,“瞧我这宝贝还不好意思了。”

    之后将门关了,拖着池玉下了楼,声音还懒洋洋的:“南助理哪儿去了?”

    赵阿姨惊得差点把菜篮子掉在地上,之前听说池秀英嫁了个有钱老头,没想到这孤儿寡母家的老姑娘居然也铁树开花了,看这个架势这后面的小伙子是她男朋友无疑了。

    赵阿姨心里有些泛酸,自家女儿还比池玉高上那么一头,女婿看起来还不如这小伙子半分。

    不过指不定这小伙子是看上池玉什么呢,说不定竹篮打水一场空呢。

    说什么男助理,估计也是唬人的,那么年轻的人还能坐上总裁之类的位置不成?

    这么想着赵阿姨心情又好了一些,念叨着要给老伴做的早点将门打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