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情浓陷阱,惹爱上身 > 第八十四章:来日方长

第八十四章:来日方长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李青还清清楚楚的记得那天晚上,他转头见到池玉身上的伤痕后一直引以为豪的自制力和理智就有些崩盘的意思,收拾了惨局后,他也无心跟酒席上的人应酬开车回家。

    在路上他眼前不断闪过池玉被擦伤的小腿和手臂,上面殷红的伤痕看的他心惊,但是他没看到她的一张脸,那张匆匆转过去的脸上到底是充满着盈盈的泪水对那帮人的恐惧,还是哀莫大于心死的满是对他的埋怨。

    他自觉没有因为她的遭遇而心痛,毕竟没有事实跟结果发生。他在心里强调着她没有遭受伤害,但是有种难言的情绪一直缠绕着他的心脏带着奔腾呼啸的情绪在全身四处撞击。

    他做事习惯未雨绸缪,机关算尽,对这世间的种种万物看的很开,可是此刻他却有种前所未有的一点点后怕,如果她真的被人糟蹋了…

    他身上有些发冷,不想被这种情绪纠缠,点燃了一支烟使劲吸了几口加大了油门,开足了暖气。

    然而夜里躺在黑暗中的床上,他仍然辗转反侧,脑子里不受控制想的都是同一件事,或者说是同一个人。

    起初他被这个表里不一的女孩子吸引着,时不时逗弄着想让她露出本性。

    后来又觉得如果这个女孩子如果一直留在自己身边,全心全意的喜欢自己爱着自己一定会更有趣。

    他思量着,算计着,怎么样才能利用身边的一切彻底将她推向自己,既不爱钱,又容易心生自卑而退却的她,要比所有他解决过得问题还要难上几分。

    看上去温顺,可是总是时刻想着后退,李青心里想着,现在的情况下到底怎么才能化解,怎么才能蒙过她再骗上一骗。

    哪些柔情蜜意的话出了口才能将她的心意再拽回来几分。

    天还未亮,他的心头已经急躁难耐了,等不及她冷静下来,他就连忙起了身,最后想到的办法还是先服个软去求上一求。

    池玉的公寓门紧锁着,李青敲了几声里面都没有动静,李青蹲下身子摸上了地垫的下面,他知道池玉粗心大意经常忘记带钥匙,为了避免经常进不去家门,她一直是在地毯下藏着一把备用钥匙的。

    里面的小人儿许是还在气头上,不会给他开门。

    他找到了钥匙插进钥匙孔,轻轻转动了一下,磕哒,门应声而开,没有反锁。

    李青心中一喜,侧身进了门。

    可是刚刚这点欢喜还没捂热乎的心,又像是揉进了一把玻璃碴。

    屋里的小夜灯还开着,但是却没有人,他急急的摸了一下她的被褥,是凉的。

    难道她还没有回来?

    李青下意识的看向右边空荡荡的衣柜,一瞬间明白了,她不是没有回来,而是已经走了。

    衣柜里平日里就空荡荡的,但是此刻除了李青送她的那件去面试用的羊绒外套之外,再空无一物。

    李青突然扯开了池玉床头唯一的一个柜子,一层、两层、三层都是空的,他失魂落魄的碰倒了脚边的垃圾桶,几个速溶咖啡的袋子和一张长条相片孤零零的掉了出来。

    李青蹲下身子将照片捡了起来,手指用力塞进了自己的口袋。

    她斩断情丝轻轻松松扔掉得,他又失魂落魄小心翼翼收起来。

    李青的眼睛被刺的血红,他下楼上车向着机场疾驰。

    一股股怒意在他胸腔里炸开,烧的他理智难存。

    他是怎样的护她周全,处心积虑的诱她停留,可是因为一次失误她就要跑的远远的,想离他远远的。

    一想到池玉恨上了他,厌上了他,舍弃了他,他一颗心就被烧的火热。

    他心里恨不得将她揉碎了,他如果抓到了她就将她的双腿打断留在身边,将她一颗心挖出来吞掉,她那么在意远在国内的母亲不如将她母亲抓了囚禁起来,让她日日夜夜待在他身边。

    他多年来压抑的心性此刻一触即发,理智和欲念只在一线之隔。

    突然他脑子里想起了一个尖利的叫声,痛得他不得不将车停在一旁,陈楚楚撕心裂肺的冲着他喊道:“你会把她毁了的!你这种人会把喜欢的东西毁掉的知道吗!”

    他捂住头感觉身体似乎在慢慢下沉,而精神与之相反,他觉得自己的下半身已经沉向了车底,整个人被卡在这种不符合重力的扭曲空间里动弹不得。

    他睁着眼睛看着挡风玻璃前面的大雪在慢慢变暗,漫天的白雪顷刻间变成了漆黑的雨夜,豆大的雨点砸在前方不远处一颗大橡树上。

    大树的树冠被风扯的不停的摇晃,发出阵阵痛苦呼啸,树下有个小小的人影,举着手里的尖刀一刀刀动作着。

    人影脚下已经有一摊又一摊的血水不停的向外涌着,李青张着嘴很想叫一叫他的名字,阻止他手上的动作,可是即便再怎么用力身体都抖得像个筛子,他发不出声音,甚至连眼睛都闭不上,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小小的双手在血污里不停地忙乎着。

    果然不一会儿远处就发出了一个凄惨的叫声:“啊!”之后就是一遍遍的殴打,钻心的痛楚从他的肩膀上、肚子上袭来,有女人的哭喊声有男人的叫骂声。

    鼻子边还传来阵阵刺鼻的消毒水的味道,各处都像是放着一种令人心慌的柔和的轻音乐,一个穿着白大衣的男人的脸在他面前晃了又晃,嘴里一张一合说的都是一句话:“小朋友,看着叔叔。”

    眼前的场景被不停的切换着放大缩小,一遍又一遍的循环播放,像是坏掉的录像带。

    等李青的意识再次回到身体里的时候,他竟然已经在车里坐了一个多小时。

    他大口的喘着气,一层层冷汗从背上额头上冒出来,在这冰天雪地的户外他身上的衣物竟然尽数被浸湿了。

    他稍微活动了一下手脚的末梢器官,除了一阵阵发麻的不适感外,他基本已经能活动自如了。

    如果在那个大雪的日子里,有人正巧在机场路附近就会发现,一辆豪车发疯了似的连闯了四五个红灯似乎是要去机场有什么急事,可是将将到了机场,车却突然停在了路边。

    里面的年轻人的脸色煞白,两眼无神的盯着前面的路,表情十分骇人像是丢了魂似的。

    两个小时后,豪车终究没有驶向面前不足五百米机场,打了个掉头又原路返回了。

    ---

    池玉眼睛瞥着手里的相纸,嘴上还被李青咂弄的水声连连。

    一瞬间她有些恍惚,就像是回到了六年前那狭小的空间里一样,因为面前的这个她心仪的男孩子心潮澎湃了起来。

    李青似乎是注意到了她的分神,惩罚似的咬了一下裹在他嘴里吮吸着的她的舌尖,池玉舌上吃痛回过神看着对面李青。

    时间过去那么久了他的睫毛却还是像以前一样,因为他急促的呼吸轻轻颤动着,想能拨动心弦似的,她闭上了眼睛不去看他。

    她眼前黑了,但是没有了视觉的干扰嘴里的触感变得异常敏感,他凉凉的唇舍也在摩擦中不停的升温,在她嘴里搅弄的滚烫。

    然而始作俑者却还是没有结束的意思,仍然十分眷恋的扫过她一颗一颗的牙齿,吮吸着她的唇瓣,她嘴中酥麻难耐觉得此刻连牙齿都有了触觉,忍不住嘤咛了一声。

    对面的人有一瞬间停止了嘴上的动作,之后松开她脑后的手指,在她的腰上收紧抱着她坐上了他的腿。

    本来是无不爱怜十分温柔的一个吻,也多了些攻略城池的意味。

    池玉一双手拦着他的肩头,两腿跨得极大坐在他的身上,股下和他的下半身紧紧贴在一起,低头纠缠着,此刻难舍难分的架势却不知道是谁是那主动谁是那被动了。

    他空闲出来的一双手抚上了她的腰,指尖轻佻就从衣服里探了进去。

    他的手极其自然的在光滑的肌肤上上行,摸上了一团柔软后轻轻揉捏着,从她的脸上一路吻至脖颈处,身上的人儿身子软了,头搁在他的肩膀上,娇娇的一副春日里任人采摘的桃花一般。

    池玉只觉得一阵阵酥麻在身上乱窜,想叫他停止,可是嘴里的话一出口就变成了又娇又媚的喘息,一点儿骨气也没有。

    “玉儿?”客厅外池秀英见池玉带着李青一去不回,十几分钟过去了还不见两个孩子的人影,出声唤她。

    由远及近的脚步声干扰了屋内的旖旎春色,池玉连忙推搡着李青差点从他身上掉在地上。

    李青这会儿丝毫没了刚才的喘息劲儿,仿佛情难自禁的当事人只有池玉一个。

    他一只手搂着她的腰,护着她别从他腿上摔下去,眼神扫过去,床的旁边就是棱角尖利的床头柜。

    另一只手的食指曲指隔着衣物点了点她大退尽头的嫩肉,勾着嘴角:“女朋友,来日方长。”

    先不说他此刻动作已经吓了她一跳,嘴上还说着及其不正经的句子,她敢打包票他说的这个日字绝对不是个名词。她扶着他的肩膀跳下了床,红着脸哆嗦着:“谁,谁谁要和你来…什么方长,流氓。”

    李青欣然站了起来,歪着脑袋:“当然是心口不一的女朋友你了,身体倒是湿的厉害。”

    池玉下意识了夹紧了双退,面皮殷红像是能滴出血来,反驳道:“我没有。”虽然这反驳声像是蚊子似的,连说话的人自己都没了底气似的。

    李青将她头上的碎发理顺,拍拍她的脸,柔柔道:“好好好,玉儿说没有就是没有。”

    像是哄着个不听话的孩子似的。

    他听着门外的叩门声,终于将她放过,走过去将门开了,大打开来让门外的人看清楚里面的情景。

    “阿姨,我和玉儿说了会儿话,这就出去。”

    池秀英探头看见两个孩子没事儿,就点点头回到客厅,心想自己不会是搅和了他们两人独处的时间吧。

    不过转头一想自己女儿的性格她还是十分了解的,那慢热的性子估计要等上一年才能拉上手也说不准,自己还是不要管得太宽随他们去吧。

    哄走了池母,李青回过头对池玉说:“咱们也该回了,别打扰了老人家休息。”

    池玉点点头,想着他说的咱们也真是信手拈来,自然地不得了。明明是各回各家各找各的门好不好。

    刚要跟着他出房门,他转头莞尔:“你不需要用一下卫生间吗?”

    “这一路坐车也是挺难受的。”

    池玉下意识想起下面的泥泞,刚才的热乎劲儿现在都变成了阵阵湿意凉的难受,一把将他从房间里推了出去,自己进了卫生间整理。

    她脱了裤子坐在马桶上,抓着旁边的湿纸巾恨恨的想:“真是翩翩少年已死,现在她面前这个美人简直就是个空有一张画皮的臭无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