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情浓陷阱,惹爱上身 > 第八十章:结婚登记

第八十章:结婚登记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会儿李青准时在下班点穿了衣服走出来,南橙微微张着嘴应该是受到了不少的惊吓。

    李青径直走到池玉身边,中指弯曲在桌上叩了两下。

    “不下班?”

    南橙这边觉得下巴都快被惊掉了,他来公司有史以来第一次李大律师居然要准点下班,这是不是意味着他也可以准时下班回家去了?

    南橙感动的有些想哭。

    池玉没抬头,只需望着骨节微微泛着白色那修长的手指脸就有些红了。

    那晚上这几根手指头还揉过自己的身子…这家伙有女朋友怎么还能那样做!想着恨不得扑上去去把这几根手指咬断。

    至自己于不仁不义境地的这几根该死的手指!

    李青见她不说话手指一翻又拍上了她有些毛躁的头顶。

    “走了。”这下子可是十足的温柔气。

    池玉脸这会儿像是颗熟透的番茄,仿佛下一秒就会有酸甜的汁水爆开来。

    对面南橙还呆呆傻傻的看着她呢,他又故意做出些引人误会的动作戏弄自己。

    池玉扭开头偏着身子躲过他的魔掌,弯腰附身把电脑关了,拿起桌上的包,起身冲着对面的南橙笑笑:“我先走了,明天见。”

    南助理呆滞的对她挥了挥手,眼巴巴的瞅着池玉夺路而逃的背影,李青跟在后面也马上出去了。

    办公室趋于平静,只剩了发着呆的他一个。

    ---

    池玉噔噔瞪的下着楼梯,飞奔到电梯口正巧也有一批同事刚进了电梯,门还没关。她招招手侧身钻了进去。

    进去道了谢,池玉的右手立马按上了电梯的关门键。

    入眼处电梯门外李青的身影这才从楼梯上跟了下来,距离着电梯还有个百十来米的距离。电梯里有几个同事出声:“等下李律师。”

    池玉一面毫无表情的装作没有看到没有听到,一面手上加紧按着关门的按钮。

    戳。戳。戳。力道之大,玻璃按钮都快被戳碎了。

    李青由远及近,电梯门也缓缓地关上了,池玉小小的松了一口气。

    !谁知靠近电梯门的一个年轻实习律师及时伸手挡住了缓缓合上的电梯门,因为有了障碍物,电梯门又慢吞吞的打开了。

    实习律师狐疑的瞅着池玉还按在关门键的一根手指头,池玉讪讪的将手收了回来小声道:“哎?怎么按错了,我想按开门键的…”

    “李律师快进来。”实习律师没再理她,连忙招呼着李青进了电梯。

    池玉身后的一个女同事出声,“李律师今天下班这么早嘛?”声音柔柔的像只夜啼的黄鹂鸟。

    “嗯。”李青笑着点点头。

    女同事不甘心,再度出声:“您走的这么急不会是要去约会吧?”

    电梯里八卦的气氛被调动起来了,一时间气温也上升了几度。谁不知李大律师辩护技巧好,家境好,长相身材更是没得挑,但是在公司这一年多大家都没听说过他有什么桃色新闻。

    大家都猜想着也许这等人物的眼界太高了,所以现在还没有找到合适的伴侣。

    虽说话是如此,但是不少年轻的女同事都擦拳磨掌跃跃欲试,能进律所的女孩子都是学业面貌上的佼佼者,说不定哪个在他眼前晃得久了日久生情也是说不准的事儿。

    刚刚给他伸手挡门的实习律师也好奇的瞅了瞅李青的脸色,难道他们一众男律师敬仰的专注案件一百年的李大律师真的谈恋爱了?

    电梯从22一直蹦到了8,眼看电梯就快到了一楼,李青眼神向下瞅着身边颦着眉的池玉,她耳边还有几丝头发不甘心的探出了头,小草似的顽皮可爱,笑着说:“是啊,今天去见我女朋友的家长。”

    电梯里传出一阵阵抽气声,开口询问的女同事也被炸得外焦里嫩,本来想没话找话的跟李青套套近乎,谁知道居然问出了这等噩耗!

    还没听说过他有女朋友的事情,怎么,怎么就要见家长了?这速度是不是也太快了?

    池玉听他这么说,抬起头对上他的眼睛,张了张嘴但是碍于身边这一众同事还是没有讲话,转而又把头低下了。

    ---

    今天池秀英和夏建国两个人一早去领了结婚证,本来夏建国还想大办一场,也算是弥补了自己初恋情人终身未嫁的遗憾,可是池秀英却说什么也不肯。

    所以最后夏建国也只能妥协,依着池秀英的意思,不声张很低调的去领了结婚证。今晚作为为这老两口庆祝,也只是家里的人聚在一起吃个团圆饭而已。

    池玉还没去过夏建国给母亲准备的新房,这回也算是乔迁宴和这领证的喜事合在一起办了。

    李青刚刚说要见女朋友的父母,应该说的就是夏建国和池秀英了,没想到这么快他们就要在家长面前公开关系了,看来进展还是十分迅速的。

    估计小老太太今晚听说了这个炸弹消息是不是会很失望,池玉想着有些心情低落,好不容易让母亲有了个日日念叨的青年才俊,还是夏鹿的好事一桩。

    电梯到了一层池玉跟着人流往外走,被身后的力量一把抓回了电梯。

    同事们纷纷回头跟李青和池玉打着招呼,池玉一只手在身后被他拽着手动弹不得,用另一只手冲着电梯外的大家僵硬的摆动:“再见,再见。”

    不过同事们此刻都在幻想着什么样的大美女才能配得上李青,也不会注意到池玉这个大龄矮冬瓜。

    人流散了,李青从后面伸出一只手,越过池玉的肩膀按了B3地下停车场。

    池玉扭着手挣脱了他的禁锢,回头瞪他。

    “干嘛扯我!”

    “我载你。”李青看着她气鼓鼓的样子十分好笑。

    “我才不坐你的车!”

    “唔,每次都这么说,但是好像也没少坐我的车。”

    池玉瘪了瘪嘴自觉斗不过他,安静下来也不和他争,反正去的是同一个地方,如果有不要钱的顺风车岂不是更好。

    自己坐地铁过去还要走上不少路,今天裹着高跟鞋的脚也好省去一番虐待。

    到了地下还是那辆玛莎拉蒂,池玉看着前后车门陷入了两难的境地,皱了皱鼻子拉开后面的车门,将包丢了上去上了后车座。

    李青在后视镜悠悠的望着后面的人儿:“看来池小姐还是个念旧的人。”

    池玉脸腾一下的红了几分,所幸是在光线昏暗的地下车库,她装作不明白的样子:“不,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哦?那要不要我坐过去帮你回忆一下?”李青作势解开了身上的安全带。

    似乎有些苦恼的回忆着什么:“那天,好像也是在个地下车库吧?”

    池玉紧张的伸出双手拽着后车门上的把手,生怕他真的犯起病来冲进后座来。

    连忙说道:“我记起来了记起来了,你不用过来了!”

    李青轻笑了一声又把安全带“咔嚓”一声插了回去,声音清脆悦耳。

    池玉伸出小拳头在他后面假意挥舞了一下,开大龄剩女的玩笑很好玩吗?

    李青车头一拐就从地下车库驶出,迅速开上了立交桥,路两边的水泥围挡快速的从视野里飞驰而过,单一的物件看的池玉有些发困。

    这次可不能再在他车上睡着了,想起前两次的搭车经历,池玉对这辆豪车这位司机已经有了很重的防备心。

    她从包里掏出手机,打开了游戏,匹配的时间里她瞅着屏幕上读秒的计时器想:“没有来一局游戏打消不了的瞌睡虫,如果不行那就来两局。”

    池玉在后面双手并用玩着手游,屏幕上绿色的灯光照的她脸上阴森森的,两只眉头还颦在一起,一会儿笑一会儿恼,身子还跟着游戏的战况动来动去。

    李青在后视镜里瞧着,嘴角噙着笑,这哪儿看着像是在玩儿手机呢,简直像是中了邪一样。

    池玉本来碍于前面的李青,将手机静了音,可是还没十分钟就觉得少了背景音乐和音效,这游戏打得索然无味。

    又偷偷瞄了瞄前面的李青还在专心开车似乎是没注意自己这边,将音量默默的调高了两格。

    车子一路疾驰向着四环朝阳开去,夏建国购置的房子正是今年刚开盘就被抢空的高档小区寿云台,虽说离着池玉和池秀英居住了30多年北三环的老房子也不是太远,但是在地图上这短短的一截线就划开了不少等级分明的森严。

    池玉家那一片地界儿都是些超过50年的老旧小区,面积不大水暖电焊也都是破破旧旧的,甚至有几家的窗户还是最初时候的木制品,在风雨飘摇的年岁中慢慢的被腐蚀殆尽。

    虽说在京这个房价被炒上天的地方,这种破旧居民楼仗着离周围各处都很近便也能卖上个几百万。

    但是住在这儿的本地人轻易也不会将房子变卖了,除非是搬去外地,不然上哪儿能再用这些钱买个亮堂的房子住呢?

    这其中当然也有不少早就飞黄腾达的本地人,身上傍着别处又大又新派的几套房,这边的旧房子就只用来出租。

    租户们无外乎就是寻求北京梦的年轻人,每个月花个几千块租一个小小的单间过活。

    不然就是在城市另一边有自己住房的5+2父母,这些人是最趾高气昂的一伙儿,生活相对富裕每个月能拿出几万块租一间孩子学校附近的房子,用于平日孩子的居住,不让孩子上下学过于辛苦。

    每当清晨六点钟到七点钟就是小区里最热闹的时候,人头攒动的买着早点冲向附近的公交和地铁,留下唠闲嗑的老太太和北漂的艺术家们还在酣睡着。

    而池母即将搬去的新家就不同了,时时刻刻小区里都流动着一种静谧的气氛,偶尔有车驶过也是发动机噪声极小的豪车。

    表面上看起来似乎是住户极少似的,但是入住率确实实打实的满当当。

    池秀英一早就明示暗示了池玉好几次,让她同她一起搬进去。

    但是池玉见招拆招,打着太极,先说她确实不想去当这对夕阳红老人的电灯泡。再说30年了她何尝不想过一过单独居住的年轻人的生活,即便是金窝银窝,也不比自己的狗窝不是?

    住了30年的老旧小区,池玉丝毫不嫌弃,相反还有些恋旧的舍不得呢。

    ---

    李青的车子进了小区快速开入地下停车场,池玉这边还正在激烈的团战着,突然就没了卡顿了,看着已经卡进墙里的英雄,急的直拍手机。

    李青停好了车子,池玉才发现已经进了这犹如防空洞似的宽阔的地下停车场,这里岂止是卡顿,要是有信号才怪了事。

    池玉懊恼的收了手机,默默的希望激战的四个队友将对方五个全部歼灭,最后一波推了敌方水晶,这样兴许队友们心情一激动就忘记举报她挂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