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情浓陷阱,惹爱上身 > 第七十七章:嫉妒化身

第七十七章:嫉妒化身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以前池玉总觉得自己是个闲不住的性子,连续六年来风雨无阻的上班工作,即便是换了公司,期间的待业时间也不会超过一周。

    有了合适的岗位,马上入职。

    但是现在在家呆着无牵无挂的,池玉才发现,自己那并不是个闲不住的性子,而且因为穷!

    如果不用担心钱的问题,天天做个米虫,她居然也乐得自然,如果非要在这上面加个期限,她默默的希望是一万年。

    无业游民的日子过得飞快,这几日池玉在家吃了睡睡了吃,吃饱睡饱的时候来局游戏,短短几天竟然升了三个段位。

    池玉一边美滋滋的打着游戏,一边想自己也就是被上班赚钱耽误了光明伟岸的前途,不然说不定也能做个职业电竞女选手,日进斗金呢。

    说起自家小老太太出门比她勤快多了,周三晚上要和夏建国去吃烛光晚餐,周五晚上要和他去一起看相声,周六周天更是会计划一次两天一夜的度假,忙着谈恋爱日子过得的不亦乐乎。

    不过这期间池玉倒是听闻一桩趣事,有天晚上不到七点池母就气呼呼的回了家,路上听了一嘴司机的闲话。

    昨晚上有个女人不知道是怎么翻进了夏建国家的独栋别墅,藏在夏建国的卧室里,屋里还腻腻歪歪的熏了些见不得人用途的迷香。

    谁知等到半夜也不见夏建国回来,女可能就在床上黑着灯迷糊着了。

    巧的就是老头子几乎每个周末都要带着池母出去散心,公司的业绩自然落下了不少,晚上在公司正加紧处理签批的文件呢。

    途中就正好缺少一份资料,被老头子之前带回了家。

    他就差了家里侍弄花草的住家园丁去他房间的床头柜上找资料。

    结果园丁也是30多岁的壮年,至今还未成亲。一进了屋子还没来得及开灯就被穿着暴露的女人水蛇似的一把抓住按在床上。

    两人干柴烈火一触即燃,撕扯衣服撞击身体不在话下,嗯嗯啊啊了几个钟点还没有要结束的趋势。

    直到夏建国急着找资料又让司机回家去找才撞破这宗隐秘之事。

    之后夏建国立马开了收了那女人好处给她开门的帮佣,又给了园丁一笔不小的费用遣散了。

    一出闹剧才这么收场。

    池妈一边跟池玉讲着,一边气的鼓鼓的。

    池玉劝着:“算了吧妈,这不是什么都没发生吗?您怎么还生这么大的气。”

    池秀英不依不饶在外面已经将夏建国臭骂了一通,回到家还是不解气:“那要是碰巧他回家去了呢?这腌臜的事儿不就成了?”

    说着她新仇旧恨翻上心头,当年她是怎么咬碎了一口银牙要包住他的前途才将此生心爱的男人拱手相送,眼圈竟是红了。

    其实说到底这件事儿也并不是夏建国的过错,她只是害怕,这辈子作为孤儿被人夺被人抢的不安又涌了上来。

    池玉劝了许久才将她安抚下来。

    去给她倒水的时候从窗子瞥见夏建国这老头子居然没走,一直站在自家楼下的花丛边上,看起来好一个凄凄凉凉。

    池玉笑着:“妈,您看您两位像是年轻人找对象似的,还弄得轰轰烈烈醋醋酸酸的,老头儿这会儿还在下面等您原谅呢,您也别拿着了,快下去看看吧!”

    池秀英这会儿气其实也消了,让女儿一说脸上也害臊起来,多大的岁数了,一听说那个女人年纪比自己轻,身材似乎又好还嫉妒上了。

    嘴里一边说着:“这死老头子怎么还不走,我下去看看。”但是早已经满面春风了。

    池玉许久不运动不出门,这会儿哄着老太太这么久也累了,头一歪躺在沙发上直腰,掏出了兜里的手机,开了局游戏。

    选英雄的时候,四个人一个打野两个肉盾还有一位腿短的射手,池玉想了想补位选了个有控制的妲己带了闪现出门。

    老妲己也是在仓库里好久没拿出来用过了。

    一上线妲己就开始自说自话的讲起了台词:“请尽请吩咐妲己,主人~”

    这摇摆的身段,这妩媚的音调,池玉突然脑中一闪,这爬到夏建国床上的女人不会是孙佳乐这个老狐狸精吧?

    ---

    第二天夏鹿从郊外的寺庙回来了,打电话给池玉约她出来吃饭。

    池玉在家呆的这几日整个人都懒洋洋的,压根不想出门,出门还要洗澡化妆穿衣很是烦。

    谁知道吕双双像是和她约好了似的。

    也一个电话催一个电话的打过来,要出来小聚一下,说是有天大的八卦要讲给她听。

    池玉拧过一个拧不过两个,半下午的时候终于从床上爬起来,从衣柜里翻着衣服。

    池玉今天穿了件颇为宽松的牛仔外套,里面加了件连帽卫衣,下面穿了双黑色的过膝长靴。

    出了门秋风瑟瑟,她捂紧了外套,小半个月没出门,天竟然变得这么冷了。

    今天吕双双请客,地方定在万达六楼的胖胖蟹肉煲。

    池玉坐着公交车晃晃悠悠的好不容易到了约定的地方,入眼两哥笑盈盈的人儿正冲着她招手。

    身边人声鼎沸,池玉许久不出门如恍隔世。

    池玉来的晚,四人份的蟹肉煲已经端上了桌子,她一入坐吕双双就夹了一个大个儿的螃蟹放在她碗里。

    池玉带上一次性的塑料手套,一边扯着螃蟹的爪子,一边抬头问:“不是有天大的八卦要和我讲吗?我这些天在家呆的都快发霉了,快讲来听听!”

    吕双双这边嘴里正啃着个鸡爪子,跟夏鹿对上个会心的眼神,连忙吐出鸡骨头:“你知道吗?孙佳乐这老女人被开除了!”

    ?池玉心想不会吧,单凭了她和宋楠的关系,尽管在公司里怎么闹也不会被开除呀。难道?

    夏鹿冲她眨眨眼:“姐你知道前些日子有个女人趁我在庙里吃斋念佛不在家的时候,跑进老头儿的房间准备色诱的事儿吗?”

    池玉点点头。“真是她?”

    夏鹿乐了,“你说这孙佳乐是不是私下里其实是个情趣用品的供应商?怎么左一个内服的春药又一个吸服的迷香啊?”

    吕双双插不上嘴着急的很:“她跑到夏总裁家和园丁一夜风流这事儿,马上就传到宋楠耳朵里了。”

    “你们是没看到宋楠那气急败坏的样子,一张肥腻腻的猪头脸像是过了油似的,涨得发紫,在孙佳乐办公室一通乱砸不说末了还给了她一个嘴巴子呢。”

    “不过孙佳乐也不是个好惹得,被打了一个嘴巴岂会善罢甘休,轮起桌上的花瓶就往他脸上砸。”

    吕双双啧啧道:“那场景真是跟武打小说似的,结果不知哪个同事怕出人命报了警,警察又来了。”

    “我说辖管咱们片区的民警也是有够倒霉的,一天两天竟是这些烂事儿,苦口婆心的调解了半天,接过两个人竟然都不依不饶的,一副鱼死网破的模样,嚷着要告对方对方故意伤害。”

    “最后被警察都带回所里去了。”

    池玉摇摇头,可真是闹剧一场。

    “对了,你们知道周函去哪了么?”吕双双给两人满了果汁,好奇的问道。

    “你干嘛问他呀?怎么?还惦记呢。”夏鹿斜她一眼。

    “你这眼光也忒差了点儿,不如小姐姐我给你介绍几位上道儿的公子怎么样?”

    吕双双啐她:“我看你呀,特有做媒婆儿的潜质,在这唇上点上一个大黑痦子,上面不偏不倚的张一撮黑毛,以后你就能给人做媒给物配对,赚老钱了!”

    说着她转过头对上池玉。

    “我就是好奇这人渣那天把咱俩灌醉了,我觉着他肯定不怀好意,第二天我在隔壁的宾馆醒了,就再没见过他。”

    “听人事的主管说,他也没有通知人事要辞职之类的,直接人间蒸发了。”

    “我就是好奇他死了没有!”吕双双愤愤的。

    池玉把那天晚上在酒吧的事儿说了,吕双双张着大嘴:“哇塞,我就是随便说说,他不会被孙佳乐开了瓢真的一命呜呼了吧?”

    夏鹿不以为然。“怎么会呢?孙佳乐狐狸精似的,难不成还能拖了她去抛尸呀。”

    吕双双胆子小瞪了她一眼,这一会儿天就黑了说什么抛尸呢。

    “放心吧。肯定是私下里和解了,说道他为什么不去公司了,这还难猜吗?”

    “三番五次这到嘴的鸭子都飞走了,就算是个死皮子也是该彻底放弃钓个金凤凰傍身的春秋大梦了。”

    池玉让她逗得直笑:“喂!谁是这鸭子,谁又是这金凤凰,感情我这儿是开动物园的,什么花鸟鱼虫都有?”

    夏鹿摆摆手不好意思道:“哎呀姐,我这么一说呀你就那么一听就完了!别挑我的理还不行吗?”

    三个人吃饱喝足了就此别过,吕双双依依不舍的拉着池玉的手:“池玉姐,以后咱们就算不在一起上班了也要多出来聚聚。”

    池玉知道她年纪小在北京也没什么亲戚,一直对自己存着挺深的姐妹情谊,揽着她的肩膀拍拍她的头:“傻丫头,那是自然,没有你我上哪儿听这么多八卦段子的精彩评书呢,你呀就是我的小开心果。”

    ---

    近日里夏建国和池秀英商量着赶在元旦前就去把结婚证领了。

    都说再乖的孩子在家里呆的久了,父母也有烦的时候。

    何况这个月来池玉整日吃睡,不出门自然懒得收拾自己,每天池秀英一回家就能看到有个男女莫辨的人,蒙着毯子歪倒在沙发上,捧着个手机打游戏。

    老太太的心里已经忍耐到了极限,一方面想让她赶快找个工作,将生活步入正轨。倒不是为了赚多少钱,自己回头搬去了新房和夏建国同住,也不能时时回来照顾她给她做饭,一个人待在家里总归是不好。

    另一方面她自己有了老来伴,更担心池玉的婚事,越想着李青那个小伙子越心里着急,巴不得让女儿赶快去他们公司就职,池玉这个慢性子就算两个人天天腻在一起还不知道何时能结婚生子呢。别再让旁的人把这小伙子抢了去。

    池玉耐不过她一天中早中晚三次唠叨,每日每日都念叨着李青。

    她详装不听,她又哭天抹泪的回忆起从前的种种往事,最后威胁如果她不去上班,她这个婚也不要结了,天天陪着她等老算了。

    池玉拗不过她,心想着回头等她知道了李青和夏鹿的关系自然就不会再惦记着李青了,自己也就顺其自然先阳奉阴违的去上了一两天班,回头等她领了证万事都定下了。

    再全盘托出,回头辞了那边再找也来得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