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情浓陷阱,惹爱上身 > 第六十三章:漂亮叔叔

第六十三章:漂亮叔叔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台上的夏望舒从陈盛手里接过陈楚楚的手的时候,飞快的用手抹了一下眼角。

    两人站在主持人的指挥下交换着了戒指,夏望舒亲吻了新娘。

    随后他二人相拥着打开了香槟,夏望舒眼睛有些红了,举着杯子对着自己的新娘说道:

    “在今天之前其实我从来不相信缘分,也不相信命中注定的偶然。我们的相遇既不是你我最好的时候,也不是传说中的一见钟情。但是日子一天天过着,你在我心里的分量也一天天重了起来,包容你的不美丽,包容你的不善良,我有时候觉得自己渺小的一颗心竟是可以包容你的一切。甚至突然醒来的一天清晨我看着身边的酣睡的你想到:如果这世间我可以和谁共度余生,那也只能是你。”

    他温柔的拭去了陈楚楚的眼泪,转头看着台下的亲朋好友。

    “所以我今天想敬这世间所有被时光一天天沉淀的爱情,无论情起何处,只愿人能长相守。”

    台下有些女孩子让他这番话感动的有些哽咽了,实在没出息,池玉竟也是这其中的一员。

    她有些感触颇深的红了眼眶,许是这盛大婚礼的现场总是能勾出大家内心的几分愁思吧。

    刚刚跟在伴娘后面的小姑娘见陈楚楚落了泪双脚并用爬上了台子,她一把抱住陈楚楚的裙子,一边用小手拍着。

    “妈妈,别哭了一会儿就有好吃的了。”

    童言无忌惹得场上的宾客无不发笑,有些伤感的气氛瞬间又热闹了起来。

    池玉看着夏望舒抱起女儿抗在肩头的样子,一家三口和和美美。

    原来是这样。

    ---

    即便是上流社会的婚礼,典礼结束后也免不了一顿吃喝。

    池玉这边还用筷子戳着一块鸭胸往嘴里送着,就看见夏鹿朝她施施然的走过来。

    池玉用纸巾擦了擦嘴巴。

    夏鹿附在她耳边似乎是有些防着他身边的周函,小声说道“你跟我来下,我给你介绍下父亲。”

    “啊?”池玉的嗓子眼里的鸭胸似乎是有些噎住了。

    “嗯,我父亲。”夏鹿眨眨眼补充着。

    池玉看了下亲戚席那一桌,集团的夏总裁似乎也在回望着这边打量着她。

    “不是,我知道他是你父亲,可是为什么…”池玉让她拽着到了夏建国跟前,还没闹清楚夏鹿为什么要把自己介绍给她父亲?

    “爸,这就是池。玉。”夏鹿面上有些小得意。

    夏建国听后点点头,仔细看了看眼前这个女孩子的脸。

    “…夏总,您好。”从牙缝里憋出这四个字池玉就再找不出什么话了。

    “你今年多大了?”夏建国的声音有些苍老但十分有力,不知道为什么让池玉想起了那种长在山顶悬崖边的劲松。

    “我今年30了,唔,马上31了。”

    夏建国似乎是有些神游太虚了,眼神盯着她又好像是透过了她看到了别的什么人。

    池玉有些好奇的向自己身后看了看,并没什么旁的人。

    “上次我喝多了池玉收留了我,池阿姨还给我做了早餐呢。”

    “阿姨人特别好,现在还很年轻呢,而且还是单身!”夏鹿挑了挑眉毛,冲着两人之间的空气自说自话。

    ?池玉忍不住扭了夏鹿的胳膊一把,到底都是什么和什么啊!这场合怎么提起这码子事儿了。

    夏建国听后明显哆嗦了一下,“你母亲的名字是?”声音似乎有些抖。

    ?“池秀英。”池玉摸摸头搞不懂这父女俩在打什么太极。

    随后只见夏建国面色一转又十分和蔼的跟池玉说:

    “周末我请你和你母亲吃个便饭可以吗,就当是答谢上次你们收照顾夏鹿的情分?”

    顿了一下又说,“还有夏鹿和夏望舒。”

    池玉跟夏鹿和夏望舒都算是有交情的吃饭道是没什么问题,但是带着两个老人这是要做什么,怎么有种莫名其妙的相亲气氛?

    只不过这次相亲的不是她,而是池母了,池玉颦着眉看看这和蔼可亲的夏总裁,到底是什么意思?

    这老头子不是这些年来一直守身如玉吗?怎么就因为夏鹿的一句话对我妈产生兴趣了?

    但是一个位高权重的五旬老人此刻十分谦逊的问能否请吃个便饭,估计换成谁也不好拒绝。

    池玉点点头拜别了这位夏总裁,揪着夏鹿想要问个清楚。

    夏鹿却像脚底抹了油往远处走去了,一边说着“我哥叫我去帮忙,回头啊,回头你就知道了。”

    池玉这会儿也没吃再吃下去的心思,脑子里有好多线索似乎都要破土而出,但是一时间理不清乱的很。

    周函见她没了胃口,忙问道:“怎么不吃了,不舒服吗?”

    池玉点点头“不好意思啊,也不知道你有没有吃好,我是想着先回了。”

    周函也连胜说好,随她起身去与新人夫妇话别。

    夏望舒正抱着自己的闺女吃东西,见到池玉过来跟陈楚楚打招呼也凑了过来。

    夏菲菲趴在父亲肩头转过头看着这个和自己父母说话的阿姨,突然挥舞着双手说“这个姨姨我见过的!”

    陈楚楚在一旁发笑,“你在哪见过这个阿姨?你还没生的时候阿姨就回国了。”

    小女孩瞪着圆圆的大眼睛瞅着池玉坚持着,“我真的认得这个姨姨,就在,唔就是那个漂亮叔叔,我见过的!”

    陈楚楚只当她是将池玉和旁的人认错了,笑着摸了摸女儿可爱的小脸。

    夏望舒听了女儿的话,面上若有所思的样子。自己闺女见了李青几次,倒是一直吵着叫他漂亮叔叔。

    李青每次听她这么喊都威逼利诱的告诉夏菲菲:叔叔这种生物不能用漂亮来形容,应该用英俊潇洒来形容。

    可是夏菲菲每次都很认真的跟他解释,“可是叔叔,你真的长得很漂亮,比我见过的所有叔叔都漂亮。”

    说起李青夏望舒也有快一年没见过他了,六年前池玉突然不辞而别后,他笃定冲着李青对她的心思怎么说也会追回国去。

    以李青家的关系,在京找到一个池玉还不是跟玩儿一样。

    倒时候寻到了,再软磨硬泡的带回来不就行了,男女之间也不就是这么你追我跑的事儿么。

    谁知道他非但没回国去,而且像个没事人一样在纽约律界混的风生水起,一副要扎根住下的样子。

    也是,夏望舒那晚他还笃定冲着池玉那温顺的样子怎么说也不会舍得离开李青。可是她竟然是没跟任何人打声招呼,连夜就给学校发了退学的邮件,之后就从他们的圈子里蒸发了。

    在他看来其实这两个人倒是相配,可真是一个比一个狠得下心。

    池玉走后李青虽然性子还是那么对人温吞吞的,但是因了这暖意的外在就想更进一步的人即可就会发现,李青只是在防线以外的人温和友好。

    防线范围内,其实冰的很。

    但是除了这点外,在男与女的感情方面李青像是突然开了窍。

    起码在夏望舒数着,他每年都要换3、4个女朋友。

    形形色色来者不拒,只要哪个姑娘能下定了决心去追他一追。

    李青看似是非常容易被感动的,有个姑娘天天熬汤用保温瓶装了守在他家门前送给他喝,一个月两个人就在一起了。

    又有个姑娘出手阔气,知道他爱表,将新上市的名牌一应俱全的打包买下送给他,一周两个人就在一起了。

    还有个姑娘,心存着欲念,约他一醉方休,借着微醺的尽头用身体加紧诱之,只需一晚两个人就在一起了。

    所以在纽约年轻人的圈子中渐渐都有了这么个传闻,传闻中有这么一个风流倜傥眉目如画的东方面孔,专为这世间少女怀春的心思为己任,无论肥环瘦燕,只要你有一颗虔诚追求的心,那么这风华绝代的人儿就能为你所有。

    但是务必只求曾经拥有,不要奢望那长长久久。

    夏望舒可是见多了李青甩掉的女人,无论是清纯可人的,还是性感诱人的,不出几个月就会被他冷冷的抽刀断水。

    有时候夏望舒会觉得他这辈子可能是为了寻宝而来,也许是到现在还没找到那个宝吧,又或许他是什么吸食少女精气的老妖,以供养自己的画皮。

    一年前李青突然把夏望舒约出来话别。

    他在纽约没什么真正交心的朋友,唯有一直跟夏望舒这些年来没断了联系。

    夏望舒本想问他为何又突然决定回国了,但转头想想李烨在国内的官职也是越做越高,李青最后要回国去其实早已经是注定的事情。

    两个人坐在榻榻米的圆垫上,默默的吃着刺身,偶尔碰个杯小酌一杯清酒,竟也是没有什么话。

    直到将桌上的东西吃的七七八八,突然木质的推拉门被一把打开,一个个子不高的女孩子跌跌撞撞的冲了进来。

    女孩儿一入眼,夏望舒有些呆了。

    这女孩儿看起来和池玉实在是有些太像了,哦不应该说是和五年前23、4岁的池玉太像了。因为夏望舒也知道五年的时光,在美人的身上都会留下些印记,更不要说细看看只是有些天真可爱的池玉了。

    但是红润的面色和这不俗的打扮比池玉显出不少金枝玉叶的贵气来。

    女孩儿看起来只有20出头,身上还有些未脱的稚气,符合夏望舒对倒追自己的女朋友的唯一条件。

    她一头长长的黑色卷发散落在胸前,两只眼睛红肿着似乎是哭了不少。

    “为什么和我分手?我哪里做的不好你告诉我好不好,我会改的。”女孩儿说着匍在李青的后背上,伸手搂住他的腰,死死抱住他。

    李青面皮上仍是那副死相,伸出一只胳膊给自己的酒杯中斟满一杯清亮的酒,随后将杯子从杉木方盒中取出,还不忘在杯口擦上一层海盐。

    夏望舒在对面瞧着,他此刻微微阖着眼睛,把酒送入口中,此等仙风道骨似乎是连那只白瓷杯子上的仙鹤都要跃然而出了转眼驮着他冲上云端了。

    所以这般淡定这人儿后面还贴这个潸然欲泣的少女实在是要多违和有多违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