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情浓陷阱,惹爱上身 > 第六十一章:集团千金

第六十一章:集团千金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马艳本想起身将她拦住,再正眼一看她看似是要吐了,十分不耐烦的招呼手下一个小丫头去扶她,并嘱咐她看着她吐完了再送进来。

    马艳和孙佳乐互相使了个眼色,只等夏鹿吐完进来,她们两个全身而退就大功告成了。

    谁知道去了十分钟夏鹿和那个丫头还没回来,孙佳乐有点坐不住了,推着马艳让她出去看看。

    这时刚扶着夏鹿的小丫头只身一人推门进来了,唯唯诺诺的说夏鹿让池玉给带走了,还骗她说让她去楼下找她们。

    朱老板这头脸色立马就挂不住了,反手就把桌上的酒瓶砸到了地上,溅了众人一脚的玻璃碴子。

    幸亏孙佳乐眼疾手快,当机大叫着就推搡着几个人出了包间。

    四个女人尖叫抱头鼠窜,你推我我搡你的一边跑着一边躲避着后面朱老板飞过来的酒瓶子,在饭馆里制造了好一片狼藉才逃了出来。

    马艳和孙佳乐不但没有像计划中的把这单生意做成,捞一笔几万块的油水,顺便解决了夏鹿,一石三鸟。

    反倒现在是偷鸡不成蚀了一把米,惹了一身骚,在饭店里那叫一个好不丢人。

    马艳昨日一直惴惴不安的害怕朱老板的报复,又害怕前天晚上没有招待好朱老板整出一场闹剧被宋楠训斥。但是朱老板那边没来信不说,夏鹿和池玉居然也没来公司上班。

    她和孙佳乐私下商量着,说不定那两人是知道了他们的厉害,自己知难而退不会再来公司了,而这等事情本来就上不了台面朱老板也不一定会抓住他们闹事。

    四下一想,也不算是件坏事,总是达成了目的就好。

    孙佳乐只需在宋楠面前揭过这单生意的事情就可以了,至于朱老板实在不行下次再跟他陪个罪就是了,不就是一个女人的事回头就是十个女人花钱也可以给他办到。

    本来以为事情已经结束了,谁成想今天她一上班就发现了贴在公告栏的公司下发的“对自己的辞退通知书”。

    这晌她气的肺都快炸了,有气没地撒的那些不快实在憋不住劲了,一股脑的全部爆了出来,也顾不得在众人面前的形象了,破口大骂起来。

    池玉正欲上前,却被身后的吕双双给拉住了。

    吕双双将她拉到这层层看热闹的同事后面,说道:“你这会儿可别忘枪口上撞啊池玉姐,看她跟条疯狗一样,见谁都想咬似的,小心她冲你发疯呢!”

    池玉点点头问道:“她这是怎么了?”

    吕双双眼里面透着丝狡黠,压低了声音对她说:“让她闹个够吧,这辞退通知书可不是作假的,一会儿宋总估计就该请楼下的保安来压她出去了。”

    池玉听了却是一惊,早上来时的路上本来她还在愁着,怕这两个婆娘伺机报复自己。

    毕竟这坏事她们也没办成,自己和夏鹿也没什么证据,除了防着还能怎么办呢。

    “这是怎么回事?我那日才得知着孙佳乐是她表姐,没有人事同意这通知…”

    吕双双看她愣愣的捂着嘴笑了,“原来你也知道他们这裙带关系啦。”

    “池玉姐你昨天没来,所以才不知道这其中的缘由,我可要好好给你八卦八卦。”

    “昨天夏总监也不知道从哪里搞到了我的电话,让我给这位为虎作伥的马经理做一下背景调查。”

    “我按照她简历上的记载,挨个打了电话过去问,结果你猜怎么着?”

    池玉已经知道她接下来要说什么了,点点头示意她接着说。

    “结果呀,她的简历竟然全是作假的,她也根本没干过策划经理、招商经理这些冠冕堂皇的职位,甚至她压根就没在那几家公司就职过。”

    “然后今天一早夏总监和集团另一个财务就来了,拉着我一起进了宋总的办公室让我讲了调查的结果就请我出来了。”

    “后来又不知道他们在里面说了些什么,但我估计着肯定牵扯到了孙佳乐,毕竟这人当初可是孙佳乐面试招进来的。”

    “可能还有些账务上他们的问题吧?”吕双双的小嘴像机关炮似的,说个不停此刻还一副迫不及待的表情似乎还有什么大料要跟她分享。

    “还有还有!池玉姐!你一定不敢相信!!!”

    池玉被她摇晃的都快散架了,赶忙接了她的话茬好让她一吐为快。

    “你说你说,然后怎么啦!”

    “夏总监带着那个财务一出这大厅,宋总就发疯似的冲进了孙佳乐那个老狐狸精的办公室里。”

    “我溜到门外面听着,原来夏鹿居然是咱们集团老总的女儿!”

    “啊?”池玉本来已经有些心不在焉了,此刻听完竟也是吓了一跳。

    吕双双笑得弯了眼睛,看她也一副吃惊的样子很是得意。

    “就说呀!谁能想堂堂集团的千金小姐居然不在总部任职,跑到我们这个野鸡公司里当什么营销总监呀!”

    “这不,连花花肠子多得很的宋总都没想到!”

    吕双双也是个聪明的,想到那天池玉和周函没打卡就匆匆走掉了,她开口问道:“但是既然夏总监早就知道马艳的简历做了假为什么非要等到今天才这么急着把她辞退呢,池玉姐那天你和周函急急忙忙出去了是不是和这事有关?”

    池玉细细跟她解释着:“嗯,那天我在安全通道无意中听到孙佳乐和马艳为了把夏鹿从公司挤出去,想在饭局上给夏鹿下药,我怕真出了什么大事赶快就去了,又怕自己到时候带不出夏鹿所以加上了周函。”

    “不过幸好没事。”

    “哇塞,这个老女人可真够心理变态的,居然想出这么恶心的法子去整别人。”

    “她肯定万万都没想到,这公司都是人家老爹的,人家做人办事跟她也根本不是一个档次的。夏总监就事论事,说的都是公理,压根没提他们下药的事呢。”

    “要是我呀有个后台这么硬的老爹,早就把他们二人开除了还需要什么理由!而且说什么也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吕双双年纪还小性子也急,她打心眼里觉得跟池玉亲近,在她面前说起话来也不设防。

    池玉伸出手捂了她的嘴,怕被旁的人听见。

    转过头来这才想起,可不是么,集团的老总就是姓夏的,好像是叫夏建国。

    之前听闻他白手起家,短短几十年就在商界混的风生水起,人却不像那些粗俗的暴发户,非常低调。

    难得的是每年都会向孤儿院希望小学等慈善部门捐赠不少数额的钱财。

    夏建国膝下一儿一女,夫人早在十年前就撒手人寰了,这位总裁居然一直都没有再娶,也没什么不干净的花边新闻,在商界也算是个的少有痴情男儿。

    所以说陈楚楚即将做了成基风投集团的少奶奶,到也算是一桩门当户对的好姻缘。

    夏鹿这会儿刚把集团的财务总监李叔送走,刚回到大厅里就听见马艳刺耳的叫骂声。

    拨开人群走了过去。

    “什么事情这么吵?”

    马艳一见是她,气就不打一处来,“夏鹿,果然是你!”

    她此刻也顾不上尊她一声夏总监,直呼其名的喊道。

    “这张辞退通知书是你搞的鬼吧?!”

    夏鹿冷冷的看着她,“唔,什么叫做搞鬼,马经理的脑回路到是很符合你做事的风格。”

    随即她嘴角勾起一丝嘲弄,像是想起了什么有趣的事情。“哦,不对。我叫你经理确实是不太合适了,马艳你已经被公司以欺诈行为辞退了不是吗。”

    “你,你放屁!”马艳一着急口不择言。

    “怎么?要我给大家讲讲是怎么回事吗?我以前不知道这世间还有你这样胆大的人,也一把年纪了居然在简历上撒谎。何况还不是改动了一两个职位,而是压根没在那几家公司工作过。真不知道你以前是干什么的?不会是没上过班就来公司骗钱吧?”

    周围看热闹的同事们大概也都知道了是怎么一回事,看着马艳的表情明显染上了些轻蔑。

    马艳脸上的横肉气的直哆嗦,大吼道:“放你的屁!什么辞退!小心我撕了你的贱嘴。胡说八道!我怎么不知道人事下过这样的通知书。”

    “咦?你又是怎么知道人事到底有没有下过通知的呢?难道你和孙总,嗯?有什么我们不为人知的关系?”

    孙佳乐这会儿本来想躲在办公室也坐不住了,被宋楠扯着胳膊来到大厅中央的办公区。

    她明白马艳被开除是板上钉钉的事实了,但是自己和她的关系不能这么轻易的就被夏鹿又大做文章,她这些年是怎么爬上来的,这个副总的位置说什么也不能丢了。

    “马艳,你不要再闹了,这份通知确实是经了我和宋总的手,是已正当流程审批下来的。”

    “你入职时填了假的简历,人事部正式以欺诈公司的行为开除你!”

    她说着冲马艳挤了一下眼睛,希望这个表妹能知道自己弃车保帅的用心良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