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情浓陷阱,惹爱上身 > 第四十四章:风声雀起

第四十四章:风声雀起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学长?”池玉挣扎的想起身看清楚他的脸。

    男人伸出两只手卡住她细幼的脖颈,阻止她上前,下一秒就无情的贯穿了她。

    池玉只觉得周身被什么不知名的虫子撕咬着,说不清是哪里痛。一片寂静中,只有身上的人急切地起伏着,抬着头发出了餍足的声音。

    寻着男人的喘息声,池玉清醒了几分,挤掉眼中的水分看向男人的脸。

    迎着月光只需一眼,池玉心中警铃大作,男人面目一片漆黑犹如恶鬼,根本没有五官,哪里是人!

    池玉惊呼一声,黑影随即发出一声嗤笑,一只手指了指床头的窗外,身下仍然不停地抽动着。

    她仰着头用力转动眼珠,窗外贴着的竟是池妈一张目眦尽裂的脸!

    她喉头一热,血腥的味道溢进了口中,身边响起了李青忽远忽近的声音“玉儿,醒醒。”她才知自己是在梦中,一下睁开了眼睛。

    身旁的李青正拿着自己的手机,轻轻拍着自己的胳膊。“接一下,阿姨来电话了。”

    她一时间分不清分不清梦和现实,梦中的场景似乎是有什么不好的兆头。

    她忙爬起身把手机凑到耳边。“妈!”

    “玉儿,妈没事。”池母的声音听起来还有些虚弱,池玉松了口气,擦了一把头上的汗珠。

    “检查结果怎么样?医生怎么说的?”

    “嗯,是良性的子宫肌瘤,但是….”电话里的声音沉吟着,似乎在思索着怎么开口。

    “因为子宫肌瘤病发的时间有些久了,现在尺寸比较大,医生建议切除子宫最为保险。”

    池玉另一手捂住了嘴,强压着哽咽的声音。

    她想起自己三年前高中毕业刚报考完纽约大学的时候,当通知书寄来的时候,母亲比自己还高兴。

    没日没夜的在学院带着课,只要有机会还会去学生家里做家教,想着多赚些钱能供池玉来国外读书。

    那时候母亲就总是说自己的小腹有些痛,池玉要陪她去医院检查,但是她都用来例假的原因搪塞过去。

    池玉再也没加以注意,许是那是后就有了子宫肌瘤。

    她回想着悔不当初,母亲累病了都是因为自己,真想反手伸手给自己一个嘴巴。

    但是又怕母亲心伤,强装作一副乐观的样子说道:“没事的妈,您别害怕,既然是良性的就没有生命危险,咱们就听医生的做了手术之后一身轻松。”

    “你说的是,玉儿啊,你朋友的母亲来看过我了,是个很亲切的医生。”

    “她还安排了一个女孩儿来照顾我的饮食起居。”

    “嗯,妈,我在纽约的朋友听说了您的事情,特别热心,他本人就特别善良喜欢做善事,是个大好人。”

    “他还借给我们一笔钱,您不用担心手术的费用,我与他约好了,毕业后找到正式的工作慢慢还给他。”

    “哎,你一定要代我向你这位朋友道谢,这么善良的人真是难得。我们家玉儿真是好福气。”

    “玉儿啊,虽然这么说很没有脸面,但是妈这里也有了人照顾,你一切的不要担心。把心放在肚子里,好好上学,好好做你的实习工作,千万不要为了我误了自己的前程!”

    “多亏了有好心人的帮助,这恩德妈是不会忘记的,会一直记在心里的。等妈好了马上就能开始还钱了。”池母说着两行清泪流了下来。

    “我们之后慢慢偿还,但是现在正是你临近毕业的时候,还有一年你就能毕业了,况且你不是才找到了实习的工作,妈不想拖累你,妈想你事事都好。”

    池母怕她不听劝,絮絮叨叨的说着。

    “嗯妈妈我知道,您放心我会在这边好好努力。”

    “你真的不用担心妈,这个来照顾妈的小姑娘是个热心肠,里里外外都照顾的好,一点不用你操心。”

    “知道了妈,你快多休息,什么时候医生定了手术的时间你一定通知我,好让我放心。”

    池母在那边连连答应着,就切断了电话。

    挂断了电话池玉还红着眼圈坐在床上发怔,李青伸出一直手臂环住她的腰把她拉回了床上,替她仔细掖好被子。

    抱在怀里,轻轻的拍着:“放心,有我妈照看着不会有事的。”

    她忍着泪点点头,靠在他胸前。

    “不过,我却不知道我竟然是这种善良的大好人。你不是一向觉得我乖戾无情?”

    李青说着食指在她胸口画着圈,最后点了点,逗弄着她。

    池玉一把抓住他的手,捏在手里握着,羞得脸红,但紧绷着的心弦一时终于松了下来。

    ---

    虽说时间已经过去了大半个月,七七八八的化验检查下来,池母手术才做完,还需要两周左右的住院观察时间。

    但是成功手术也让池玉好歹放下了一颗悬着的心,这学期也已经接近了尾声,感恩节的假期早已经过去,接踵而至的就是圣诞节和新年了。

    学校通常在圣诞节的前一周就放了寒假,最近李青的公事也排的很满,除了有时特意到学校来见她之外,两个人也是聚少离多。

    池玉今天一早在图书馆查阅资料,准备着纽约时报编辑需要的编年大事记。

    她低着头塞着耳机,快速的阅读着一年来纽约时报的报道,一边在电脑的表格上统计着头版头条的内容和分类。

    她身旁桌子上的几个女生显然认出了她,在背后指指点点着说着什么。

    池玉戴着耳机也没有听到,快速的在电脑上打着字。

    见她充耳不闻的样子,几个女生露出些不善的表情,其中一个胆大的站了起来,端起了桌上的水杯就走了过来。

    她走到池玉身边,用手指一把扯住了池玉的耳机和几丝头发,佯装不小心的叫了一声:“哎呦。”

    把一杯水尽数泼在了池玉的身上。

    池玉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杯凉水就从头上泼了下来,连带着被拽得吃痛的头皮。

    池玉吸着气抬眼望着撞到自己的女生。

    女生嘴上说着:“哎呦不好意思啦。”但眼睛左右转着偷着乐不可支的样子。

    池玉也不想与她多做计较,拿出书包中的纸巾,整理了一下也不理她,接着在电脑上记录着信息。

    撞人的女生见她不为所动,一拳打在了棉花上,似乎是不解恨似的紧紧盯着她。

    她余光瞅见女生还站在身边不走,抬了下眼冷冷说道:“请问你还有什么事?”

    女生被她的样子激的怒意横冲:“你这个女表子!”

    听到对方出言不逊,池玉也不再忍让。

    “你是不是早上出门没吃药,我认识你吗?”

    “呵呵,你不认识我,我们可都认识你,你的大名那可真是响当当!”

    “?”池玉皱着眉头,不明白她的意思。

    “你不就是池玉吗!那个学校里有名的万人骑的媛交女!”

    “听说你最近勾上了我们学院的李青?还不满足四处寻找着富家子弟?”

    “我最看不起你这种人,再怎么穷,哈!连尊严都没有!”

    “既然自己家里没钱支付这里昂贵的教学,还恬不知耻的来这里耍这种把戏?”

    “纽约大学的名声都要被你这种老鼠抹黑了!”

    她一连串的逼问问得池玉头脑发蒙。

    “什么媛交女!你从哪里听来的这些谣传!我是穷但也不会做这种事情!”

    “哈哈,敢做还不敢当了,全学校的女生有谁不知道你的德行!”

    “我可是听你们班的人亲口说的,你还敢狡辩?!”

    “我要是你,就赶快退了学乖乖滚回你该去的地方,在这里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真是没有廉耻!”

    女生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大,周围有不少女生似乎都认出了池玉,纷纷露出了鄙夷的表情。

    女生说完不容她解释,便回到自己的桌前,与旁边的好友击了个掌!

    池玉不知道为什么学校里会突然传出这种谣言,思及她说是自己的同班同学所为,池玉想着许是又因为陈楚楚的关系,叹了口气,收拾的桌上的东西,想另找个清净的地方。

    谁知在学校里晃了一圈,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谣言确实已经传遍了整个校园,好像总有人看着自己指指点点。

    池玉无奈下回到了宿舍,还好再有两天这学期就结束了,等再开学也许就有新的谣言成了大家茶余饭后的谈资。

    忙了一天下午快六点她终于把资料整理好,把文件拷下来,带着所有做好标记的报纸前往纽约时报的总部。

    还有一周就到平安夜了,曼哈顿的大街上已经布满了圣诞节的装饰物。

    街上的橱窗里无一例外都贴着雪花,甚至没走几步都能看到空中都挂着的六角雪花的巨大装饰物散发着白色的光。所有店铺门前都挂着采用常绿的针叶树枝条制作,圆型、半月型,点缀以松科一品红,以及一些红色果实铃铛的圣诞花环。

    还有些商家提前就摆出了圣诞老人的玩偶和雕塑,池玉紧了紧脖子上的毛线围脖,天气真是越来越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