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情浓陷阱,惹爱上身 > 第二十八章:小心翼翼

第二十八章:小心翼翼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从帝国大厦出来后李青就把池玉送回了公寓,没多做停留。

    史蒂芬教授最近因为罗氏药业案子的关系,一时间又名声大作,前来的商界客户更是乐意不绝,可谓十分忙碌。

    这其中也有不少人知名要求李青也作为副手共同参与案子,史蒂芬教授自然乐得有门生能帮助自己分担。

    况且是李青这种思维敏捷,手段了得的优秀弟子。

    李青如此手上已经压了四五个即将开庭的案子,但是最让人头疼的还是下周要开庭的新泽西一幢老旧公寓的拆迁案。

    这栋公寓是六十年代建造的,城市规划局将此栋楼一直作为公共资源来对外使用。

    其功能也就是国内俗称的“廉租房”,此栋楼占地面积不小,迄今为止里面密密麻麻的住满了近千人的底层阶级住客。

    规划局只收取一美元一平米的低廉价格年均,将这些家庭收入不足五千美元的住客安顿下来。

    住客中不乏丢了工作,还不起贷款的工薪阶层。但大多数人还是来自国外的移民家庭,他们学历不高只能做些帮佣、或者勤杂工等薪资不高的工作,在这里生儿育女组建家庭。

    努力生活着,为了给自己的下一代提供更高的教育水平。

    这些人的美国梦可能已经破灭了,但是只有有家,有女儿,又何尝不是希望呢。

    李青颇为苦恼的翻了翻案件的卷宗,他所代表的金轮房地产开发商已于半年前,从纽约住房及城市发展部处已十分低廉的价格取得了这栋大楼的土地所有权以及再建权。

    这自然不用说是得力于年前新上任的市长福克斯,金轮房地产开发集团是福克斯所在的民主党派中至关重要的支持力量。

    本来此案件在协商时应该非常容易,金轮房地产已合法手段取得所有权,并严格按照法律于六个月前就对大楼内的住户做出了驱逐通告。

    大楼的住户们虽然护家心切,缺苦于没有钱只能找到无偿的公益律师来做辩护。

    但是这位对方的律师却卯足了劲要把这件案子带到法庭,在纽约住房及城市发展部拒绝提供上庭证明后。

    他已保护地标性艺术建筑为由,申请的了开庭并得到了法官的同意。

    李青眯了眯眼睛,心道也对,如果赢了这幢案子,这位名不经传的小律师将会立马声名远扬,到时钱自然不愁赚了。

    研究过对方的出庭证人和物证之后,已经是凌晨三点了,他脸上略显疲倦关上灯回到了卧室。

    另一处的池玉在凌晨三点也是还没入睡,只不过她没什么好忙的,唯一算得上让她睡不着的运动就是:

    在床上打滚。

    从进屋开始,她就像身处粉红泡泡的正中央,躺在床上裹着被子满脑子都是今天晚上的画面。

    自己被李青拦着腰走进电梯,自己被李青拉近小黑屋亲热,自己被李青在观景台抱在怀里,自己的裙子被李青撩起……

    看来学长一定是喜欢了自己?虽然不知道自己有哪里可以被喜欢,明明他身边环绕着富家千金莺莺燕燕。

    容貌、家室、性格、甚至身高她怕是一项都比不上陈楚楚。

    想及陈楚楚,她又有些担心的咬上手指。

    陈楚楚一直喜欢着李青她不是不知道,因此她处处为难着自己,池玉也不是不能理解。

    但是如果让她知道了自己在和学长交往,只怕是会怒火中烧难免闹出一桩惨剧。

    池玉从小到大为人处世的风格向来像只鸵鸟,她确实不想与陈楚楚闹得不愉快而尴尬,思前想后于是乎决定,自己与学长交往的这件事要对外保密。

    以免引起众人的注意。

    虽然喜欢学长的心念已经压制不住,但是她只求能安安静静的把学业完成,之后好好的找一份工作孝敬母亲,如果能让母亲吃穿不愁,结束一辈子奔波劳累的日子那对她来说真是天大的幸运了。

    第二天中午下了课后,池玉顶着两个青紫的黑眼圈去兼职。

    一进门就被同事们捉住调笑了一番。

    “怎么?昨天的约会不顺利吗?”

    “是啊,看起来这么重的黑眼圈?”

    “你们真是好傻好天真啊~”上次帮她解围的杰西卡捂着嘴笑道,“池玉说不定是昨晚很~性~福~所以才没有睡觉的时间呀!”

    “哈哈哈哈,说的也是。”

    “喂,你好污啊~”几个女孩子哄笑成一团。

    池玉想到昨晚,脸红的像熟透的番茄,摆着手说“没有……”

    “唔……没有?”杰西卡若有所思的说。

    “是没有性福,还是没有没睡好呢?”

    “哎呀…….”池玉嘤咛一声,“我不跟你们说了,真的都没有!”

    “开个玩笑嘛~”同事们附和道。

    “但是池玉我还是要说你真的不要太保守了~”杰西卡挤了挤眼睛,“总是一副生人勿进的样子,男人都会被吓跑的。”

    “你还这么年轻,要勇于表达自己的感情啊~”

    “不要等到后悔……”杰西卡说着说着有些神伤道。

    池玉点点头,拿起了吧台上的毛巾,仔细的擦拭着有不少手印的玻璃橱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