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情浓陷阱,惹爱上身 > 第五章:羞愧难当

第五章:羞愧难当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池玉猛地咬上了捂在她嘴上的手指,一股子血腥味儿在她口中散开。

    她也顾不得这么多,趁着京子吃痛的空档,转身拨开了门锁,抓住门把手打开门就向外冲。

    差点儿将站在门前的人儿撞倒。

    池玉撞得脑门吃痛,捂着额头呜咽了一声,头顶上穿来十足温柔的声音:“撞痛你了?”

    池玉紧张的忽闪着鼻翼,一股子白麝香的味道。

    她仰起头,才发现自己撞到的人是李青学长。

    李青手里拿着一把钥匙,冲她摇了摇,“刚刚听见里面有声音,想着是不是谁摔倒了,所以拿钥匙来看看。”

    “没想到是你。”

    池玉摇了摇头,有些担心的朝后面望了一眼。

    李青眨眨眼,“里面怎么了?”作势就要越过池玉,推开浴室的门。

    池玉的一颗心提在了嗓子眼儿里,虽然刚刚不知道京子抽了什么风,但是所幸自己已经摆脱了困境,也不想四处宣扬着让大家知道。

    而且她直觉这圈子内的人与她格格不入,即便是说出了事实,估计相信她的人连一个都不会有。还招惹了一群非富即贵的公子哥儿们,以后在学校的日子,她恐怕会吃不了兜着走。

    思及至此,池玉连忙抓住他的胳膊,轻声说道:“学长,我就是因为地滑,才叫了一声。”

    “什么事儿都没有。”

    李青点点头,也就没再勉强。

    躲在里面的京子听到外面两人的对话,也松了口气,一边小声咒骂着,一边在水龙头下冲着被咬伤的伤口。

    “妈的,晦气,明天还得去打狂犬疫苗,陈楚楚这都是打哪儿带来的臭乞丐,不识抬举!”

    之后池玉寻了个借口向李青道别,一旁的陈楚楚嘴上还保持着教养良好的微笑,可是眼神冷冷的,也没做挽留,仿佛在看个陌生人似的。

    李青却十分体贴的提出要送她回去,陈楚楚张了张嘴,又闭上了,握紧了手里的啤酒瓶,没有吭声。

    池玉不想再惹她不快,连声拒绝着。

    谁知李青一把抓住她要后退的胳膊,把她拽出了门外,嘴上却还是十分温柔的说“没关系,我开车不麻烦,学妹再这么客气下去,好像反倒显得很讨厌我似的?”

    李青扣着池玉的指节异常用力,紧接着将她送进副驾驶内,帮她把车门关上。

    池玉在逼近自己的李青身上闻到一阵白麝香的温暖味道,但是一颗心缺怎么也暖不起来。相反的池玉的额头有细密的冷汗冒了出来,有种离开了狼窝又进了虎穴的感觉。一双手在裙子上搅来搅去。

    但是车子行驶了一阵,刚刚的念头就被池玉打消了。

    自从李青把池玉拽进车上之后,就没再和她说一句话,虽然两人坐在密闭的空间里,但池玉就好像空气一样被遗忘了。李青显然对她没什么太大的兴趣。

    池玉偷偷瞄了一眼开车的人儿,目不斜视,很认真在开车。

    她自嘲的笑了笑,只怪自己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有些草木皆兵了,李青学长有陈楚楚那样好的青梅,怎么会对她有什么意思。

    车子很快停在了池玉的公寓前,池玉打开车门,跳下车,弯着腰垂着眸子对李青道了好几声谢谢。

    李青毫不在意的唔了一声,就摇上了车窗,池玉抬起头无意中瞥到李青正在驾驶位上冷冷的看着自己,嘴角似乎还带着一丝嘲弄。

    她还没看清楚,车子就驶走了,留下了呛人的尾气。

    池玉被呛得咳嗽了几声,有些慌神,刚刚李青的表情是什么意思?还是自己看错了?

    半响,她摇摇头,往宿舍走去。

    李青学长,好像并不是自己印象中的的谦谦君子,陈楚楚同学,好像也并不是表面上那个开朗善良的窈窕淑女吧。

    ---

    屋漏偏逢连夜雨,池玉第二天还沉浸在前一天不明就里状况的惊吓中。

    一早就接到了池妈的电话,“妈!”

    池玉的精神为之一振,想到听到妈妈的声音整个人也变得明朗起来。

    什么流氓京子莫名其妙的陈楚楚和李青,都见鬼去吧!

    “玉儿…….”可是池妈一开口,就带着丝丝哭腔。

    任谁说来池秀英都是个十分坚韧又开朗的女人。一个人带大池玉不说,即便是孤儿寡母门前的是非再多,但在池玉的面前她总是努力给她塑造着顶天立地,什么都能帮女儿解决的大女人形象。

    为母则刚,所以池秀英这些年来无论苦时累时,是从不在池玉面前流泪的,池玉只见过一次母亲掩着门偷偷的擦眼泪。就是初中时她跟嚼舌根的女同学打了个满脸花之后,母亲被叫到教导处挨训之后。

    即便是那次,母亲也并没有在池玉面前说什么,只是给她做好饭之后默默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躲着。

    也许池秀英早就不记得自己乖女儿那次被处分的事儿了,但是池玉却时常想起母亲落泪时的样子,自那之后池玉再也没跟嚼舌根的同学争辩过什么,他人说他的。池玉闭起耳朵之装作没有听见。

    池玉发誓,不会再在外面逞一时之快,给她带来任何不便的麻烦,和委屈。

    所以,这会儿池玉听到母亲的声音一下子慌了神,急忙问道:“妈,你怎么了?”

    “你别哭,有什么事情就告诉我!”池玉的两只手紧紧握着电话,眉毛也蹙在了一起。

    “玉儿,都怪我晚上睡得太死,家里晚上糟了小偷。”池妈一边哽咽着一边说。

    “我前一天刚取出来准备打给你的学费,被,被小偷偷了!”

    “都怪我不好,这些天学院的学生们要参加钢琴大赛了,我辅导的太晚了。”

    “回到家睡了怎么都没听见小偷的声音!”

    “玉儿,这可怎么办啊!”池妈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期期艾艾的声音听得池玉一阵难过。

    “没事的妈!我早就想跟您说了。”池玉像哄小孩子一样,语调欢快的说道。

    “我这学期很受导师的喜爱呢!导师她说要我这个暑假帮她做助教的工作。”

    “妈你知道这边做一个假期的助教,就能赚到好多钱吗?”

    “交了我下学期的学费,还绰绰有余呢!”

    池玉何尝不知道母亲为了给自己凑齐昂贵的学费,总是在学院加班加点的辅导学生,池妈的一颗心都拴在自己身上,自己又何尝不是也栓在她身上。

    池玉又怎么不后怕如果小偷伤人可如何是好!

    幸亏母亲人没事就好,池玉紧紧揪着的一颗心又稍微放了下来。

    “真的吗?玉儿!你可别骗我。”池妈将信将疑的问道。但又想起自己宝贝女儿是绝不会对自己撒谎的,也跟着高兴了起来。

    “是呀妈,您就别担心啦!我哪能跟您撒谎呢?”池玉笑嘻嘻的说着。大家都说人老了就变成了老小孩,池玉觉得母亲也确实是上了年纪,故作坚强不得了。

    另一方面又很欣慰的觉得,母亲多年来佯装坚强的面具真的可以摘下来了,自己只需要挨过大学剩下的两年,之后找到了工作一定会承担起养家,照顾母亲的责任。

    挂了电话池玉再无心思考昨晚的事情,马上打开电脑搜寻着暑期自己可以做的兼职。

    在ROSE工作的积蓄并没有多少,她急切的需要找到一个暑期的工作。

    不然真的连学业都继续不下去了。

    池玉甩甩头,马上开始检索起来。完全没注意到从刚才就站在宿舍门外的陈楚楚。

    陈楚楚本来是向池玉讨要自己的裙子,虽然那种奢侈品牌的礼服,她有很多条都没有拆封。

    但是思及昨晚李青执意要送她回去,她的气就不打一处来。

    穿着她的名牌礼服,居然还胆敢勾引她身边的人!陈楚楚思前想后更不想把裙子留给池玉了,她准备将裙子要回来就烧了,去去晦气。

    但此时陈楚楚咧了咧嘴角,似乎是得到了什么更好的东西,没多做停留,转身就走。

    ---

    陈楚楚第一次正眼注意到池玉是在ROSE酒吧,这个平日里满身写满了贫穷的女同学在酒吧当服务生这件事有些让她吃惊,不过后来想想为了赚钱她什么做不出来?于是也就释然了。

    但很快,陈楚楚就注意到这个池玉似乎是引起了李青的注意。

    因为喝酒的间隙她发现李青的眼神频频向着池玉投过去,心思转了转,生出中背脊发凉的感觉。

    虽然笃定这个池玉跟自己自然是没有可比性的,可是课业上已经被她强压了一头,如果她十拿九稳的李青也被她不小心勾搭走了,那可真真是丢了大人。

    所以她决定先下手为强,一定要将这段也许,可能发生的情愫,扼杀在摇篮里。

    陈楚楚与李青从小相伴长大,一直仰慕着这位交好的哥哥。

    从小李青就显出成熟的心智与出众的外表,这位要好的哥哥在人前总是让人如沐春风。

    但是陈楚楚很清楚这温润如玉的外表下,是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心肠。

    这些年来无论陈楚楚怎样明说暗示自己的感情,李青都数句话就轻松的将包袱抖掉,既不拒绝也不接受。

    好在李青对于别的异性从未显露出一丁点儿的兴趣,这让陈楚楚暗暗努力着,想要做到最好,努力着成为足以和李青匹配的女性。

    李青唯一会选择的伴侣就是自己,正是这个信念支撑她走了这么远,这么久。现在只差临门一脚,也怪不得她这么患得患失。

    陈楚楚一边向着自己的寝室走去,一边思索着怎么样才能让李青对池玉彻底失去兴趣。

    陈楚楚很清楚,李青完全不同于那些色欲熏心的臭男人,他自小做事向来十分严谨,考学攻读法学甚至从高中开始就保持运动的习惯,对自己身体的和心理都管理的很完善。

    他早早就给自己的人生规划好了一切需要达成的目标,对旁的都兴致缺缺。更是十分讨厌穿着暴露又艳俗的女性。大概觉得花时间在这些无谓的事情上很可笑吧。

    豪门公子间也多有聚会,但李青却从来不给前来倒酒的搭讪的女孩子任何机会,每每都会借口离席。

    看惯了富二代中的草包男人,陈楚楚更觉得李青脱颖而出,况且自己的父母也多次流露出希望她与李青交好的暗示。

    想到昨天刚刚池玉对着电话那头的母亲撒的谎,陈楚楚一张无可挑剔的面庞露出了十分灿烂的笑容。

    “怎么样才能让池玉变得更加不堪呢?”她心里思索着。

    “还是划清楚界限,让她自己知难而退才好。”

    ---

    早上九点半是池玉和陈楚楚最后一次小组作业的会面时间。

    地方定在了十号楼负一层了小组讨论间。

    池玉脑子乱哄哄的,来的路上还在为了学费的事情发愁,竟没有看到李青学长竟然也在。

    池玉走到桌前才惊觉李青正坐在大屏幕旁边的位置上,摆弄着自己的笔记本。

    “学长好…”池玉弯了弯腰,但是李青好像没听见她蚊子哼似的问好,眼睛瞟了池玉一下就飘到别的地方去了。

    好在别的同学叽叽喳喳的聊着天,也没注意到“如沐春风”的李青学长居然十分古怪的,没有向自己问好的学妹回应。

    “池玉你可算来啦,是不是昨天晚上玩儿累了,今天才迟到了呀?”陈楚楚故作关心的问道。

    池玉想起昨晚在浴室差点儿被京子侮辱的场景,紧闭着双唇,惊出了一身冷汗。

    陈楚楚似乎也并没有等着她回答,接着冲着其他同学说,“这次的小组作业大家都觉得比较难吧!我好不容易才请到了我们的李青学长,来指导我们一下呢。”

    几个同学熙熙攘攘的叫了几声好,挪掖起了陈楚楚。

    “楚楚,看来也只有你有这么大的面子啦!”

    “是啊是啊,这回我们是享了楚楚的福。”

    陈楚楚不胜娇羞的看了李青一眼,其中的小女儿心态不明言语。

    “大家给我看一下你们分开准备的资料吧,我帮忙看下还有什么欠缺。”李青说着,把手上的资料分发给大家。

    “这是我去年做的课题论文和PPT,稍微给大家阐述一下我的思路,希望有借鉴意义。”李青笑着,一副很谦和的样子。

    池玉低着头没敢看李青,接过资料的时候看到李青一双修长的双手,想起昨晚就是这双手拽着自己进了车内,有些恍惚。

    池玉心里头有些难过:李青学长怕是一定很讨厌我这个东施效颦的家伙吧,还十分不懂眼色的上了车,害的他还要来回几十公里送她。

    李青的讲解很简单但又十分有条理,短短半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

    池玉轻轻呼了口气,正想收拾东西偷偷走掉的时候,只听陈楚楚叫住自己,“池玉。”

    “既然大家今天也都对李青学长的讲解这么满意,也帮我一个小小的忙如何?”陈楚楚眨着眼睛对着同学们撒娇。

    “池玉的妈妈前些天把辛苦攒下来的学费给弄丢了,池玉不得不撒谎说自己找到了暑期助教的工作才把阿姨安抚好呢”

    “大家都帮帮她吧,我觉得单亲母亲真的是很不容易呢”

    “池玉也是很努力的,你们都知道她每天下课都要去酒吧打工的事情吧!”

    “真的很辛苦的,大家有没有什么好的工作可以介绍给她呢?”陈楚楚柔声说道,最后还有一点泫然欲泣。

    池玉的耳膜开始轰轰作响,陈楚楚是怎么知道自己的事情的?更重要的是她为什么要把自己的事情这么坦然的告诉大家?谁同意的?

    “不如我们一起捐点钱给她吧,反正举手之劳的事情。”李青温润嗓音,一双细长的眼睛却盯住池玉,嘴角却微微的勾了起来好瑕的等待着池玉的反应。

    同学们的叹息声也猜起彼伏,“好啊,不如我们都拿出些零用钱来帮她吧!”

    有不少人开始交头接耳起来。

    更有一个女同学抚上了池玉的肩膀,“池玉不知道原来你们家是这种情况,不要担心我们会帮你的。”

    池玉一时间眼睛张得老大,她看着陈楚楚和李青并肩讲话的模样,背窗的阳光洒下来把两个人的周围照的很亮,他们身后就是帝国大厦此刻如果随便拍上一张照片都像杂志走出的模特一样。

    她想动一动,可是觉得全身像是被绑了千斤重的石头,不停地往下沉。

    脸上也是一阵青一阵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