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情浓陷阱,惹爱上身 > 第一章:少女心思

第一章:少女心思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在纽约大学的一众中国留学生中,池玉无疑是最不合群的那一个。

    有别于其他”家境殷实”的留学生们,她总是穿着过大的连帽衫和褪色的牛仔裤,无时无刻背着重重的双肩书包穿梭于图书馆和教室之间。

    但将将二十的年纪,哪个少女又不怀春呢?

    即便把全部心思扑在学习上,池玉的余光却总是偷偷向着一个方向望去。

    大自己两个年级的学长:李青。

    但池玉心中默默发誓,自己只是小小的仰慕着李青学长,毕竟双方从内到外的差距像是隔着天和海,不可同日而语。

    如果说她只是大海里的小小蜉蝣,那李青就是九重天里展翅的大鹏,纽约大学中冉冉升起的一颗新星。

    即便是几万人几十万人围在周围,也盖不住他的光芒。

    众口相传的家境好,品味优,待人处世温润如玉,一双慵懒的明眸扫过哪里,哪里的女生都少不了会小鹿乱撞一番。

    池玉不敢妄想,也无能憧憬。

    只是这繁重的课业和打工生活之间因为李青的关系,似乎有了一些闪光的念想,和窃喜。

    ---

    美国文学下了课后,已经是四点钟了,这是池玉周五的最后一节课。

    台上的老教授刚合起手里的讲义,池玉就飞快的向着书包里,风卷残云的收拾着课本用具,拔腿就往校外跑去。

    距离大学两个街区外,有一家酒吧餐厅ROSE,每周五到周天晚上池玉都在这里打工。

    纽约春天的午后常常有雷阵雨造访,闷热又潮湿。

    池玉冲出了教学楼的大门,才发现外面已经淅淅沥沥下起了小雨,春日里的小雨也是冻人得很。

    但池玉毫不犹豫的跑进了雨中,把连帽衫上的帽子紧紧扣在头上,向着ROSE跑去。

    因为路上湿滑,池玉进门已经四点半过,过了交班的时间。

    她不好意思的对着上一班的服务生道歉,赶快在更衣间换上工服短裙,守在进门点餐的吧台前。

    池玉的长发已经微微的湿了,她随便的把头发盘在头上,一些碎发蜿蜒的卷曲在她的额头和脸颊上。

    餐厅主管是一个四十岁的美艳少妇,看到池玉后她疾步从后厨走出来对着池玉说:“我到底还要跟你说多少遍,你才能明白?”

    “你不能不化妆就来工作,所有服务生都需要保持良好的仪表,懂吗?”

    池玉脸上一阵阵发烫,连忙道歉着从短裙口袋里,拿出了自己身价中唯一的化妆品,一支廉价的大红色唇膏,对着手机屏幕简单的描绘了一下。

    “这样可以吗?”池玉弯着腰,带着些谦卑的对主管点头哈腰。

    “我保证,下次一定会化好妆再来上班。”

    “拜托…..”池玉垂直眼帘,声音也小了下去。她真的很需要这份工作,否则春季假期的住宿费可就没有着落了。

    主管叹了口气,不满的眼神在她身上扫了几圈。

    最后还是没说什么,走回了后厨。

    池玉轻轻的呼了一口气,脑中盘算着下班后,去附近的药妆店买一些便宜的化妆品,眼影眼线笔和粉底液应该就够应付主管的检查了吧?

    她现在已经进入大二了,学校的课业也越来越多。

    以往在快餐店打工赚取的生活费虽然够用,但是耗时太久了,她上个星期刚找到这份酒吧服务员的工作,工作时间相对比较少,但是小费还是很丰厚的。

    除了夜里从酒吧回宿舍有些危险之外,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

    池玉尽量不想跟母亲张嘴要钱,毕竟自己的家境,母亲能拿出一笔钱来供自己来国外读书已经很不容易了。

    池玉从小就没有父亲,跟母亲相依为命的长大。

    从小就听惯了街坊邻居的冷言冷语,说她妈是个狐媚子,勾引了有妇之夫才生下了自己。

    自然性子比较冷一些,外人看着自命清高很不好相处,但其实都是些底到尘埃的自卑罢了。

    时针一过九点,酒吧的生意开始热闹起来,池玉也不停的穿梭在吧台点餐电脑前,和客人们的餐桌之间。

    推门而进又一组客人,她习惯性的微笑着用英语向对方询问着用餐情况,一抬眼却怔住了,这一众人为首的不是李青又是谁?

    池玉心里一时间五味俱全,又惊又喜一方面见到自己喜欢的人心砰砰直跳,一方面担心自己这服务生的样子笨拙无措,一双手局促不安的在吧台后整理自己的裙摆,但脸上的笑意明显更深了。

    李青自然不知道池玉心里的想法,只是看着这个小鼻子小脸的姑娘。

    大红色的口红粗略的勾勒出小巧的唇形,她的唇在笑着,眼里却好似没有半点真心似的。

    唔,很难看的笑容。

    单眼皮的眼睛却像小鹿一样的圆滚滚,随着睫毛忽闪忽闪。

    “池玉?”李青后面一个女孩子疑惑着问道。

    “是你呀,池玉!我们选修了查理教授的同一节课,经常一起上课啊。”

    池玉眼神还留恋在李青身上,一时间没晃过神。

    “哇,好伤心啊,怎么你不记得我啦?”女孩子的声音像银铃般动听,不依不饶的从后面钻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