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你在我心里,不深不浅 > 第117章 疯狂的想她

第117章 疯狂的想她

作者:花间公子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言彦华和向盈盈两个人都没有想到眀嫣会在这里,并且听到了他们所有的对话。

    无论怎么样,她到底是自己的亲生女儿,爱不爱的另说,可这种关头,他还是冲了过去。

    “眀嫣……”

    糖果从楼下往下滚,滚的到处都是。眀嫣扶着楼梯,往下走了一步,身体僵硬的腿部弯曲都很难!

    脸色卡白,她唇蠕动,想说什么,然,却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只觉得嘴唇都在颤抖……

    向盈盈也过去,扶住了她,握着她的手腕,看到了她脸颊两侧那豆大的冷汗。

    “去医院,你快去把车开过来。”向盈盈对言彦华道,看着样子,好像随时都会窒息昏厥。

    “好,你安抚她。”言彦华跑了出去。

    向盈盈把她往下扶,可眀嫣已经无法走动了……

    她呆呆的看着前方,眼神呆滞,冷汗至掉,唇颤抖……一会儿的时间,有血从腿间留下来。

    向盈盈也受到了惊吓。

    “镇静镇静,不要把我们的话当真。眀嫣回神,眀嫣!”

    眀嫣的模样是沉浸在了那梦魇当中一般,只有全身的冷汗,还有腿间的血,向盈盈说了什么,她根本听不到!

    这种情况下,人,真的会疯!

    向盈盈喊了她好几次,她都没有反应,没有办法,她只好一巴掌打过去。

    啪的一声。

    眀嫣才有一丁点的回应,头,木纳的转过来……

    “眀嫣,看着我!你刚刚听到的都不是真的,看着我!”刚刚那个样子,真的吓到了向盈盈,不要出事!

    “你打她干什么?”言彦华进来了,那一巴掌也落到了他的眼睛里,好歹是在一个屋子里长大,自己可以打,可是别人……

    在自己的眼前打,总归不一样!

    向盈盈懒得和他说,死命的摇着眀嫣,“假的,你刚刚听到的都是假的。你是我的女儿,听到了没有!醒醒!”

    她也只有瞎编!

    眀嫣看着她,眼珠子都不动一下,然后噗嗤一下笑了……

    这一笑,把向盈盈和言彦华给愣了。到向盈盈很快很快就反应了过来,好在是清醒了……

    这世上有很多人听到一个消息,让他无法承受,然后就痴傻,就疯,还有严重的会造成瘫痪!

    这不是闹着玩儿的!

    只是就这么一笑,也没有说话……随后,眼白一翻,就晕了过去。

    言彦华搂起她,冲出去,到医院。

    ……

    孩子有流产迹象,保胎,大人没有外伤,医生管不了。

    住院。

    期间明嫣一直没有醒过,向盈盈从头到尾都没有离开过,她是真怕明嫣出了什么事儿……否则,她不好像儿子交代,不好向死去的朋友交代。

    言彦华难得也没有走,站在走廊,也没有进去。

    一直到凌晨,她才醒来,此时向盈盈已经熬不住,坐在床边眯了过去。她毕竟是年岁已大,且在家里这个时间她也早就睡了。

    明嫣直直的走出去,长长的走道一个人都没有。这个时候的言彦华,已经离开。

    她看着幽长幽长的走道,也不知道该往哪个方向去……没有目的,最后看到了楼梯口,她顺着下去,一步一个台阶,手扶着扶手,往那漆黑得没有的深渊走去……

    她走到一楼,花了十分钟的时间,顺着灯光出了门。

    与此同时,电梯前,一身疲惫的男人进去,他刚刚从容家出来。上楼,到达病房,屋里很安静,没有开灯,但有一些从走道里照进来的光亮,床上的被子是突起的,他看到了自己的亲妈,在床边,已经睡着。

    他想把她叫起来,去沙发上躺一会儿,可余光已经看到床上那突起来的被子……是空的!他掀开被子,哪里有人!

    他又去了洗手间,还是没有。

    于是摁开灯,想去阳台找一找,到处都没有。

    他这个动作,自然惊醒了正在睡觉的向盈盈,“怎么了?”

    “明嫣不见了。”

    什么。

    向盈盈的瞌睡一瞬间也消失不见,也跟着去找,没人。

    “妈,你就呆在这儿,我去找。被窝还有一些热度,她不会走远的,若是她回来,你就给我打电话。”

    “好。”向盈盈很自责,可眼下显然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先找人再说。

    厉弘深出去,四处都没有……一共有十三部电梯,但电梯都在一个地方,他方才上来的时候,没有一部电梯在运行。按照被窝的温度,也就是差不多他上来的时候,她消失。

    于是他走楼梯,这里是十楼,从楼梯上下去,也是需要一点时间的。

    这么大个医院,想要在很短的时间内找个人,还真是不容易。更不说明嫣现在那个状态,很不好……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就会发病,然后伤害自己。

    厉弘深一刻都不敢停留,打电话通知了保安,一起找。

    过了差不多二十分钟,一名门卫才跑来对他说,在十几分钟以前,那位姑娘上了一辆出租车,因为她独身一人,所以门卫也留了一个心眼,把车牌号给记了下来。

    厉弘深没空去问他为什么隔了这么久才跑来告诉他,上车,出去。

    查那辆出租,去了哪个方向。

    ……

    深秋的夜晚总是伴随着凉风,冷,加上前段时间下了雨,现在这个气候越发的潮湿,好在没有再下。

    厉弘深到达墓园时,已经离明嫣离开医院过了一个多小时,这期间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他的车子一停,前方一辆出租打着双闪就过来,停在他的面前。

    “先生,你是不是来接一位年轻的姑娘的?”一名男司机,四十多岁的样子。

    厉弘深那双锐利的眼晴往他的车后座瞄去,没有人,车里算是整洁,这个车牌号,也是他跟的这个。

    “那就好,她进去了,半个小时了。我没敢离开,我怕她一会儿出来没有车,又担心她遇害,一个女孩子看着怪可怜的,就在这儿等她。对了,她是你什么人?”

    如果是没关系的,万一想图谋不轨的,他干脆直接报警得了。

    厉弘深打开钱包,把里面的现金全都抽了出来,放到他的方向盘上,“谢谢,我是她老公!”没多作解释,进去。

    司机对着钱笑了笑,还挺大方啊,崭新的钱,有两万块呢。

    这个人看着好像有点面熟……就是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鬼知道是哪个大人物呢。

    ……

    墓园里只有一盏灯,很暗。也没有一个管理,更没有门口,谁都可以进。很多坟墓前面都长满了草,也没人来处理。一个很随意的墓园,没人打理。

    一座座的墓碑,男人在最中间处找到了她。

    穿着一身薄薄的病服,头发散着,跪在那里,动也不动,也没有说话。风吹过,吹着她的衣服,贴在身躯,太瘦……隐隐都能看到那肋骨的突出。

    光线朦胧,一片凄婉之景。

    他在她四米远的地方停下……这个场景忽然让他,倍感沉重。两人之间也不过就是几米的距离,他却觉得有无数道无形的墙壁横在两人中间,无法穿透。

    风继续吹……

    墓园里自古都是一个阴森之地,草随风附和,声音诡谲——她竟一点都不害怕,处之安然,动也不动。也对,她怎么会动,她只是一个躯壳,不会动。

    过了好大一会儿,厉弘深才走过去,很慢,一步一步……

    走到她的面前,蹲下。

    灯光太过昏暗,所以看不清这墓碑上刻的是什么字,但能看到那上面的照片,一个貌美如花的女人,神韵里和言驰有些相像。

    他转过头来,把她的手拿过来,这才发现她全身很僵硬,手攥着小拳头,很紧很紧,幸好她没有指甲,否则定然会弄伤自己。

    “明嫣。”他小声道,很轻很轻,很怕声音重了,惊扰了她。

    她没有动。

    他移过去,把她搂在怀里,很凉,他只有用自己的胸膛给她挡着冷风。

    “明嫣,回去。”

    女孩儿没有动。

    两人隔得近了,他才看到她的脸,很白很白。那双眼晴落向那个照片,眨都没有眨一下。隔得好近,他似乎看到了她眼晴里布满的血丝,还有那浓稠的……悲痛。

    该用什么词来形容她这个表情,不哭,不笑,全身僵硬,只有眼晴里盛得快要溢出却又溢不出的沉痛。

    有什么东西在厉弘深的心里狠狠一弹,如琴弦在血肉模糊的骨缝里弹着,来回拨动,一遍一遍都是刺入骨子里的疼痛!

    “明嫣。”又唤了一次。

    哪里有人回答他。

    只有风声,冰冷的风。

    她不动,他就抱着她,陪着她。小小的个子,已经没有什么温度,他只能用力的抱紧……他不知道心里有一种什么感觉,类似于想念。

    可人就在他的怀里,他在想念什么?

    不知道,只是疯狂的想念,随着时间的流逝,这种侵入筋脉的感觉,像长满了倒刺的虫子,往他的心脏里钻去。

    于是,越抱越紧……越抱越紧就越来越想……

    飞长的速度跟不上他拥抱的力度。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在他的怀里挣扎了一下。他松开,低头,“弄疼你了?”

    她仰头……在这么多天里,终于正视了他一次。

    眼晴干涩红肿,可依然不影响她眼晴的美。

    “没有人愿意要我,你也不要,那么,你来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