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你在我心里,不深不浅 > 第84章 言驰醒了

第84章 言驰醒了

作者:花间公子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眀嫣把平板拿下来,点开那个新闻,上上下下看了一遍。

    破产,经营失败。这个新闻对于豪门圈来说,那是爆炸性的。现在她终于明白,前两天言彦华来找她时,为什么一次比一次暴躁。

    眀嫣把这个新闻看了好几遍,然后放下,再度打开视频,继续看,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只是,里面再怎么好笑,她的脸庞,也未曾有过半分波动。

    直到最后觉得索然无味,才把平板关上,睡觉。

    破产还是怎样,和她又有什么关系,就像言家如日中天、富家一方一样,与她也无半毛钱的关系。

    厉弘深今天晚上还是没有来,不止今天晚上,往后的好多天都没有……白天,黑夜,如此交替,她掰着手指头过日子,开始还想去楼层里晃一晃,后来……连这个门也不想再出去。

    ……

    暴晒了这么久,今天终于见了点雨。外面的天空,阴阴的,偶尔有凉风吹来。

    眀嫣在窗口,看着楼下好几名医生带领着几个精神病人在吹凉风,这么点小雨对他们来说,完全就是小意思。

    在那里疯疯癫癫的跑,张着嘴,隔着十层的距离都能感觉到他们肆意的笑声。

    眀嫣不自觉的笑了一下……很奇怪,一点无而已,有什么可以笑的。可她看的就是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有人进来,她在玻璃上看到了她……这个女人,随时随地都会把自己打扮的光鲜亮丽,无论她看起来是不是憔悴。深蓝色的及膝裙,身段优美。

    她动了动唇,在喊她的名字。

    眀嫣转过头来,视线幽幽的落在她的脸上,叫了声,“阿姨。”

    江郁有些动容,神色柔软了几分,“在这儿好么?”

    眀嫣微不可闻的笑了一下,她不知道她的耳朵自己听不到了?言彦华来过……

    不过也是,言彦华在外边怎么可能会提起她。

    眀嫣指了指自己的耳朵,对着她摇摇头,表示我听不见。

    江郁懂了……走过去,牵起她的手,“这屋子里一股空调味,我带你出去走走。”

    眀嫣没吭声。

    “我和医生说好了的,允许你出去,只是在这里转转。”

    这句话是她拿手机打出来的。

    眀嫣点了点头。

    这么久以来,她第一个要带她出去看看的人。

    在楼层里走着,江郁无非就是说些家里破产以及他们三兄妹的事情,眀嫣也只能沉默,一句话都搭不上来。

    走到楼梯处,江郁自然而然的就上了楼,眀嫣也跟着,很流畅,出于下意识的动作。

    楼顶的天台放着很多水箱,还有一些废旧的医用设备。

    一个多月,第一次呼吸到除了病房以外的空气,她站在天台,用力的呼吸。

    江郁看到她这个模样,嗤笑出来,“怎么好像很久没有出来过一样,厉弘深对你不好吗?”

    眀嫣沉默,素白的手伸起来,接了几滴雨,凉凉的,真舒服。

    江郁靠在天台的护栏,双手抱胸,好整以暇的盯着眀嫣的侧脸,“真是无忧无虑,你若是能一直听不见就好了,能省多少事情。”

    没有人回。

    江郁呵的一声笑,“听不见也好,很多话我很想说给你听。在我的心里憋久了,很不舒服。”

    眀嫣背对着她。

    江郁抬头看着天空,道,“我不喜欢你爸爸,太放荡,喜欢朝三暮四。男人嘛,都一样,有了钱和权之后,就开始想要玩女人。其实你爸并不是那么重男轻女的人,只不过是因为你的妈妈…是一只……”

    江郁顿了下,她笑的很是灿烂,甚至是恶毒,“你和言驰,和我儿子,都不是一个妈。但是言驰的妈多蠢啊,把你当做自己的亲生女儿看待,视如己出。你爸非常讨厌你亲生的妈妈,对于你,怎么可能会喜欢呢。”

    “所以言驰的妈一死,你就去了孤儿院,所以你根本姓不了言。”

    风还在吹,沁凉湿润的天上稍稍缓解了这闷热的气温。

    那小小的人儿,已经把手拿了下来,低头,好像在玩着自己的手指。

    瘦弱的身躯隐藏在过大的衣服里,那么的孱弱,不堪一击。

    “以前我不会让你哥醒,因为言家的一切都是我儿子的。现在么……他在厉弘深的手上,估计更醒不了了!。”

    风来。

    江郁把脸胖上的头发给抚开,笑的妩媚而……蛇蝎。那种感觉就像是一条美人蛇,正在吐着它的蛇信子,朝着她的目标。

    她缓缓朝眀嫣走进,“言家很快就会易主了,姓江,名副其实的江,是我和我儿子的。这一切我都得感谢你的老公……他在帮我从言彦华的手里夺了下来,但是现在……我还需要你帮我一件事。”

    她的眀嫣的肩膀转过来,发现小女孩儿的手不知何时破了,流了好多血,她正盯着自己的伤口,一眨不眨。

    委屈又可怜。

    “跟我走,我帮你治疗。”江郁依然在笑,把眀嫣带血的手指拿了过来,轻轻一捏。

    疼。

    眀嫣咬着嘴,弱弱的抽回了手。

    ……

    这个雨来的真是时候,好凉快。

    可就算是很凉爽,办公室里还是开了空调,沁寒。

    男人盯着电脑的屏幕,看着上面变换的数字,眸光精锐而深邃。

    不多时,电话来了。

    “说。”一个单音字从唇里吐出来,带着一贯的命令口吻。

    “言先生要见眀嫣。”

    这个时候,他居然想去见眀嫣,让他发泄一身的怒火么!

    “不见。”

    “是,我看言先生情绪不对,被银行和企业追债,会不会……”

    “自杀?”厉弘深嘲弄道,“他不会去寻死。”

    厉弘深也不会要他死!

    企业垮台,同时还有老婆的背叛,想来,也是够生不如死了!

    挂掉电话,男人起身,看了看外面的天空……很快就又会放晴,并且永远晴下去。

    他的目的,要达到了。

    这时,电话又响,他回来拿手机又去了窗台。

    “江副总。”

    “难得,厉总会存我的电话号码。”

    “莫非是来找我庆功?”点了一只烟,放在唇间吸一口,烟雾吐出来的那一瞬间,他的眉色忽然凌厉!

    “你说什么?”

    “我说我想要你手上目前持有我们言氏所有的股份,就拿……你老婆来换好了。”

    厉弘深狠狠的捏了捏手机,沉冷的声音从喉间滚出来,“你拿她来威胁我?”

    “也不算吧,毕竟那就是我的东西,如果厉总不想给,我也没有办法。再说,这个股份放在你的手里也没有用不是么,难道说你会让言氏发扬光大?”

    如果厉弘深接受,那自然是再好不过,但是……不可能啊。

    他不会这么做的。

    “她在哪儿?”

    “我家。”

    ……

    眀嫣又到了这个家里,她乖乖的坐在沙发上,家里也没有了佣人,显得空荡荡的,江郁在那一头打电话。

    在富有之时,家里的佣人,总不时的会看到。

    如今家道中落,佣人一个也没有,强烈的对比。

    她手上的伤,已经不再流血,反正伤口也不大。

    江郁打了那个电话以后,就上了楼,丝毫不怕眀嫣会逃跑。当然,眀嫣也跑不了,家里没有佣人,外面是有保镖的。

    从下午到黄昏再到晚上……

    厉弘深一直没有出现。

    江郁的心情随着时间的流逝,也越来越差!

    该死的!

    他居然不来!!

    晚上,七点半。

    外面来了很多车,警车以及圣男精神病院的车。

    强行带走了眀嫣。

    这种情况下,江郁好像不放人不行。只是,她今天把眀嫣从精神病院带走,岂不是,白做了!!

    但,不然。

    在这些车子的后面,还有一辆私人车辆。江郁认识,那是欧阳景。

    “言夫人,哦,不对,现在应该叫你江董事。”

    “你什么意思?”江郁不明白。

    欧阳景从车里拿出一个袋子来递给她,“厉总手里的所有股份,我亲自给你送过来。”

    江郁,“……”

    心里颤抖,厉弘深……这么好说话?

    她把袋子拿过来,打开,上面律师的盖章都有了!

    江郁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居然……居然就这么送了过来。

    “条件呢?”

    “没有条件,明小姐现在身体不好,又是厉总的老婆,自然娇贵的很。以后不要接近她就好。”

    “就是这样?”

    “当然。”

    江郁有股说不出来的味道,厉弘深到底怎么回事……原本她也只是试一试,她自己都不知道希望有多大,可现在怎么……

    圈套吗?

    可是现在整个言氏还有她自己,有什么是厉弘深可以图的。

    “江副总,我们厉总只想把言总弄下台,至于这个公司,他是真不想要。您不用去揣测他的思维,如果觉得没有问题,签字吧。”

    这个文件对她来说,诱惑力太大!

    可,心里终归是不舒服。

    “我需要考虑。”

    “那就给我吧。”欧阳景伸出了手,要回文件。

    “什么意思?”

    “我们厉总也是一时头脑发热,很快他就回后悔。”

    江郁在原地考虑了足有十分钟之久……欧阳景笑而不语。

    愚蠢的女人,有狼的心,却没有狼的胆子。没有厉总,她哪里能动言氏半个指头!想要吞没老公的全部家产,也是很少见了,到底是什么深仇大恨!

    她打了几个电话出去,然后在文件上签了字,盖了手指印。

    “江副总,我忽然想起来,言驰在意大利于八个小时前,醒了。”

    一瞬间,江郁的脸色,卡白卡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