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纳兰 > 第五十六章,君子应当成人之美

第五十六章,君子应当成人之美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五十六章,君子应当成人之美

    今日丞相大人要去上朝,所以只布置了些阅读作业,便早早去了。

    皇甫景和皇甫斐的阅读处用一块布帘和其他人分开,域王爷本着厚脸皮的原则,也悄悄挤了进去。

    只不过,此刻这个会员阅读处的三人,却不是应该好好学习的三位爷。三个下人看着彼此裹上的锦绣衣裳,面面相觑。

    这三位爷,逃课也逃的太彻底了些。

    纳兰本和白芜在屋内研究如何攻略三殿下,但一个又一个建议都被白芜毙掉,纳兰没了耐心,只得趴在桌案上睡觉。

    过了会子,纳兰隐约觉得有人在摇自己的肩膀,他便顺势拍了拍肩上的手,喃喃:“我昨晚睡不好,啊呜,你让我多睡一会儿。”

    那手顿了顿,随后还是轻轻摇了摇他,纳兰干脆一把我煮那手,不让它再摇自己:“哎哟喂,我求你了,我就再睡一小会儿……不过,啊呜,你的手怎么感觉变结实了?像个男人。”

    “噗。”传来白芜憋不住地笑声。

    纳兰睁了一只眼,只见对面的白芜仍端端正正地坐着,手里碰着一本《诗经》。

    所以,自己肩上的手是?

    纳兰捏着手里稍微有些圈大的手掌,然后顺着手臂看过去,然后吓得立马撒了手:“……二殿下。”

    皇甫景捻了捻手指,似乎纳兰软软的触感还停留在上面,他笑:“昨晚没睡好?可是昨晚,纳兰不是很早就……”

    “三殿下,”纳兰忙岔开话题,给一边的皇甫斐打招呼:“你们怎么来这里了?”

    皇甫斐看了看皇甫景,他总不能说,他和自家二哥不谋而合,两人都请了人假扮自己之后跑来的吧?

    域王爷歪在一边啃梨子,笑道:“为什么来?他们想你了呗。”

    三殿下不说话,气氛成功地被域王爷搞到了更沉默的地步。纳兰看了看嘚瑟微笑的域王爷,随后立刻反击:“说起来,也该请洛公子一起来玩的。”

    域王爷:“……”

    白芜立刻捕捉到一些重要信息,她眼神中飘着“域王爷”和“洛公子”,纳兰笑着点点头,白芜便暧昧地再去看域王爷。

    域王爷被白芜盯得起鸡皮疙瘩,她,她不是对阿斐很上心吗?眼下怎么瞅着自己是怎么回事?

    没想到白芜说了句:“王爷,我觉着艳罗姑娘就是一朵高岭之花,要不你考虑考虑洛公子?”

    其他三人都点点头,笑着看域王爷怎么收场。

    域王爷这才体会到什么叫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他指着白芜“你你你”了几次之后,终于憋出一句:“本王不喜欢洛北辰,自然,本王不喜欢任何男人!不过,除了……”

    域王爷停顿一会儿,随后去看一边的纳兰,正要说话,立刻感受到后背一凉,随后顶着某两位皇子的视线,干笑:“对,本王不喜欢男人。”

    纳兰却是有些尴尬地冲门口打招呼:“洛公子,你什么时候来的?”

    唐域刚才挥舞着的手,僵硬地停在半空,他堪堪转身,看到同样僵硬的洛北辰。

    也不知道他在那里听了多少。

    域王爷想说什么,结果仍只是问了一句:“北辰你是怎么看出,讲院的我们是假的的?”

    洛北辰愣了愣,还是诚实回答:“身形不对,阿域你找的替身,比你胖些。”

    “洛公子对王爷真是细心。”白芜夸赞:“若是有人这么在乎我,我就嫁给他了。”

    域王爷理智地选择了尿遁,纳兰看着迅速消失的域王爷,同情地拍了拍洛北辰的肩膀。

    “一起去喝酒吧?”洛北辰闷闷开口。

    白芜第一个赞同,纳兰立刻拉住她:“我可不想再被我爹罚了。”

    白芜从怀里摸出早就备好的小胡子,笑:“在丞相大人回府之前回来就是了。”

    片刻之后,五人出现在街市。

    为了避免被人认出,他们挑了一家看起来颇为普通的酒肆,白芜拿出在路边买的梅子汁,和洛公子一杯接一杯豪饮。

    纳兰胆战心惊地看洛公子如同灌凉水一般灌酒,然后去问一边的皇甫景:“景哥哥,你说,洛公子不会有事吧?”

    皇甫景淡定地点点头:“你放心,大不了,到时候我和三弟抬着他回去就是了。不过到时候麻烦小狼兄也抬一条腿。”

    “小狼兄”正了正歪掉的小胡子,笑:“客气,客气,好说,好说。”

    梅子汁喝得差不多了,白芜起身要去一趟茅厕。当她顶着两撇蹩脚的小胡子走进女用茅房时,让正从茅房出来的老板娘受到了惊吓。

    洛公子果然喝得天旋地转,他指着酒肆笑嘻嘻道:“这里,以前阿域带我来过,他说这里的女儿红酿的最好,我也觉得好,可是他又说,这酒他和他的心上人经常喝,我知道我不是,所以我就不喝女儿红了。”

    纳兰小心地扶着他,莫名地心疼洛北辰。

    正巧白芜这个时候紧张地跑出来,她招呼着老板过来结账,笑:“都喝好了吧?咱们回去吧。”

    皇甫斐给了钱,和皇甫景一左一右架起洛北辰。白芜还在催促:“快点吧,外面还有其他好玩的呢。”

    纳兰悄悄去问:“怎么了?你这么慌做什么?”

    白芜更小声回答:“域王爷和艳罗姑娘就在里间,我刚才看见域王爷了。”

    纳兰一听,也连忙帮着扶人出去。

    域王爷和艳罗正好也出来,纳兰正要他们快一些,不想洛公子一个没忍住,扶住墙角吐了起来。

    “纳兰?”域王爷不甚确定地问。

    纳兰回头去看,秋天用身子挡住洛北辰,不想却被洛北辰轻轻推开,他勉强站直了身子,直勾勾地看着艳罗。

    艳罗也不躲,大方地给他看了,笑道:“洛公子许久不见,别来无恙。”

    洛北辰却是突然一笑:“你究竟有哪里好?”

    艳罗挑眉:“洛公子的意思是?”

    洛北辰一把扯开衣襟,也学着艳罗露出半个肩膀来,他笑:“你不就是会唱曲吗?我也会。”

    说罢,一首跑调莫名的《蝶恋花》被咿咿呀呀唱了出来。

    唐域很是尴尬地站在一边,洛北辰收住腔调,又去抓过旁边脂粉铺的东西,瓶瓶罐罐地乱抹一气,嚷道:“还是说,你是一个女人?”

    域王爷变了脸色,他去抓住洛公子的手:“北辰,你别闹了。”

    洛北辰手里的东西“哐当”落地,随后很是应景的晕了过去。

    皇甫斐则淡定地将银子给了脂粉铺老板,和自家二哥站在一边。

    域王爷干咳几下,冲皇甫景拜托道:“北辰就劳烦你带回去了。”

    艳罗站在一边,从刚才起,周遭就围了不少人,但她始终挺直了背,高傲地微微抬头。

    纳兰从她看洛北辰的眼中看出了同情和冷漠,偏偏没有得意和厌恶,当你自以为的情敌对你的态度只剩同情和冷漠时,这段感情中,便注定要失败了。

    夜里,洛北辰幽幽地醒转过来。

    头痛欲裂,洛北辰扶着脑袋,然后看着屋内对他行注目礼的四人。

    “你们,在干什么?”洛公子表示自己受到了惊吓。

    纳兰先问:“那个,洛公子,你还记得,发生了什么吗?”

    洛北辰眯着眼想了想:“我们不是去喝酒了吗?我是不是喝多了。”

    “岂止是喝多了,”白芜的小胡子忘了扯,她咂嘴摇头:“你还耍酒疯了咧,啧啧啧,我的亲娘哇,你还记得吗?”

    “耍酒疯?”洛公子似乎在很认真地回想。

    四人点头。

    皇甫景:“北辰酒量不错。”

    皇甫景:“北辰唱曲不错。”

    纳兰:“洛公子打扮不错。”

    只有白芜严肃道:“君子应成人之美,洛公子,你要坚强。”

    洛北辰被他们说的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最后他弱弱问了句:“所以,我真的唱曲打扮了?”

    四人点点头。

    洛公子虚弱地捂住胸口躺在床上,他冲着几人招手:“你们都回去吧,你们守着,我实在睡不着。”

    皇甫景便拉着纳兰出去。

    皇甫斐也要跟上,却被白芜轻声叫住:“唉,三殿下留步。”

    皇甫斐看了看外头,却还是停下来问:“怎么了?”

    “君子应成人之美对吧。”白芜笑得开心。

    而这边纳兰出了院子,也不见白芜跟着出来,纳兰正要打算去看,又被自己景哥哥留住:“君子应成人之美,你就不要进去打扰了。”

    丞相大人上朝归来,疲惫地拖着身子去了书房。

    桌案上又多了几封请辞,终于有富家子弟受不了,需要请辞回府了。丞相大人都不看,直接把东西扔到一边。

    他叫来阿朹,让他传达下去:“讲学还有大半月,若是有坚持不下去的,可以随时离开。”

    吩咐完毕,丞相大人喝了一口自己夫人早就给自己备好的参茶,苦笑两下,随后来自洛北辰的请辞吸引了丞相大人,他看了看,叹口气道:“可惜了,本来是个挺不错的孩子。”

    洛公子第二天就离开了,离开时纳兰正趴在皇甫景怀里睡得昏沉。

    破晓时分,载着洛公子的马车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