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盛唐高歌 > 960 天牢会面

960 天牢会面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皇上,你有几个时辰没用膳了,先用些点心吧。”武惠妃亲自捧着一个托盘进来,有些心疼地对李隆基说。

    大臣们已经走了大半个时辰,可李隆基还是一个人在御书房独坐,谁也不见,也没有谁敢劝,除了武惠妃。

    李隆基看看天色,柔声地说:“快一更天了,爱妃还没就寝吗?”

    “发生这么大的事,皇上还没睡下,臣妾哪敢先睡。”武惠妃轻轻挨着李隆基坐下,用纤纤玉手拿起一块点心:“皇上,多少用一些吧,龙体为重。”

    李隆基轻轻摇摇头:“朕没有胃口。”

    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李隆基又是心痛又是揪心,哪里吃得下。

    武惠妃有些迟疑地放下点心,一脸自责地说:“都是臣妾不好,要不是在宫中为一儿烧元宝蜡烛,也不会...”

    “此事与爱妃无关,这是逆子的一面之词。”李隆基面若寒霜地说。

    太子李瑛口口声声地说得到急报,说武惠妃在宫中发动政变,看到宫中烽烟四起,情急之下就带兵赶到宫中救驾,这才带兵进攻皇宫,可他又偏偏交不出通风报信的杜若贵,又对勾结丹凤门守将的事语之不详,李隆基对他的话并不采信。

    不成功就说杀贼救驾,要是成功呢,登基大宝?

    光是勾结宫门守将,就是死罪一条,没有自己的亲笔旨令擅自带兵攻打皇宫,又是死罪一条,自认在宫中安插眼线的事还没计。

    看到武惠妃欲言又止的样子,李隆基叹了一口气,柔声地说:“爱妃,这里没外人,有什么话要说的,但说无妨。”

    武惠妃犹豫一下,很快小声地说:“臣妾斗胆,恳请皇上饶太子一命。”

    成大事不仅要有雄心,还要细心,每一个环节都不能出错,武惠妃经营多年,身边有不少能人,女婿杨洄和主动投诚的李林甫也出谋划策,自然是环环相扣,杜明贵完成了他的“使命”后,第一时间被自己的人清理,此刻连灰都没留下,就是刑部的顶尖好手也找不到人来对证。

    这一点,武惠妃可以说信心十足。

    “什么?爱妃你为太子求情?”李隆基有些意外地说。

    武惠妃想当皇后,更想让儿子寿王入主太子府,为了此事多次恳求李隆基,李隆基以为武惠妃要求自己重重处罚李瑛,好给寿王腾出位置,怎么也没想到竟然是为了李瑛求情。

    不会犯糊涂了吧。

    武惠妃犹豫一下,很快说道:“皇上,臣妾的确很希望瑁儿能继承大宝,因为他最像皇上,也更能得到天下臣民的认同,可太子是皇上的骨肉,用老百姓的话来说,一笔写不出两个李字,再说无论早太子还是百姓,对臣妾的误解也颇深,若是太子有事,那误解就更深了,请皇上三思。”

    “爱妃受委屈了”李隆基轻轻拖着武惠妃的手说:“此事虽说是朕的家事,但朕贵为大唐的一国之君,一言一行都关乎到大唐的千秋基业,不能像普通百姓一样只是斥责几句,此事爱妃就不要管了。”

    若是武惠妃只是说些漂亮的话,李隆基肯定认为她居心不良,可武惠妃坦认希望儿子能成为太子,反而显得她坦荡,这也是一位母亲最正常不过的想法。

    “臣妾遵旨。”武惠妃说话的时候,一丝寒芒在眼里闪过。

    李隆基点点头,轻轻挥挥手说:“夜深了,爱妃先去就寝吧,朕想一个人静一下。”

    武惠妃应了一声,柔声地说:“皇上也早些安歇吧,龙体为重,臣妾先退下。”

    等武惠妃退下后,李隆基一个人静坐了好一会,觉得心里烦躁,站起来背着手来回走了好一会,内心还是静不下来,突然喝道:“来人。”

    “大家,老奴在。”高力士飞奔着从外面小跑进来听令。

    出了这么大的事,高力士不敢有半分怠慢,一直在御书房外候着,一听到呼唤,马上进去听令。

    “去天牢。”李隆基面无表情地说。

    儿子造老子的反,这让李隆基内心很烦躁,因为他自认对李瑛还是不错的,毕竟把他封为太子,这些年是有换储的想法,可不是一直没换吗?太子府的一应权利、花销也没有半分削减,怎么就想着谋反呢?

    “老奴遵令。”

    跟随李隆基多年,高力士摸透了李隆基的脾气,此刻李隆基内心肯定复杂,也有些不甘心,大半夜还要去天牢看太子李瑛,说明他内心还有一丝犹豫,而这一丝犹豫就是左右他作最后决定的因素,知道劝不住,干脆什么也不说。

    “父王,我要见父王。”

    “你们这些田舍奴,竟敢如此待我,我还是太子,出去后把你们全家抄斩。”

    “武落衡,你这个杀千刀的妖妇,我李瑛就是做鬼也不放过你。”

    还没到关押李瑛的地方,李隆基就听到李瑛疯狂的、犹如声嘶力歇的叫喊声,不时还听到他拼命摇动牢门的声音,第一次被关押到大牢的李瑛,明显失去了方寸。

    李隆基的眼里露出一丝失望的神色,想当年自己是提着脑袋去拼命,事事小心、步步为营,硬生生拼了一个盛世大唐,而李瑛呢,做事太小心,说句不好听的,就是造反也造不好,失败后惊慌失措,自己若是虎父,他就是犬子。

    若是李瑛表现得硬气一点,李隆基反而高看他一眼。

    李瑛心情烦燥,记得自己跟李瑶和李据喝酒,突然收到武惠妃谋后的消息,一心想救驾立功,稳固自己的地位,怎么也没想到救驾变成了谋反,太子也沦落为阶下囚,被关到天牢后,这才知道宫中并没有异常,更别说武惠妃谋反,至于自己看到皇宫冒烟,那是武惠妃给夭折的儿子烧元宝蜡烛,明白自己中了武惠妃的圈套。

    感到气氛突然有些异常,李瑛扭头一看,瞳孔猛地一缩:不知什么时候,穿着一身便服的李隆基来到了天牢,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己,高力士小心翼翼地跟随左右。

    “儿臣拜见父王。”李瑛回过神,连忙跪下行礼。

    为了表示自己的诚意,一下子女连磕了好几个响头,磕得脑袋有些昏昏的,不过李瑛丝毫也感觉不到痛,内心的惊恐已在掩盖了痛楚。

    李隆基盯着李瑛,老脸抽搐了二下,然后有些冷淡地问道:“朕待你不薄,封你为太子,为何要造反?就这般等不及吗?”

    “父王”李瑛哭泣着说:“儿臣不敢,这次进宫,只因听信了谣言,误以为武惠妃谋反,这才带兵求驾,若有半句虚言,万劫不复。”

    李瑛也是一个聪明人,知道李隆基正在气头上,要是李隆基一见面就大骂,说明他还是在乎自己,而李隆基说话的时候,语气里没有愤怒,也没有温情,说明他内心非常失望,有一种哀莫大于心死的感觉。

    誓言都发了,可李隆基并没有什么表示,李瑛一下子急了,哭着说:“父王,父王,儿臣真是想去救驾,都是被奸人所害,父王明鉴。”

    “是吗?这奸人又是谁?”

    “是武惠妃武落衡,武家的余孽,是她,一定是她”李瑛有些神色狰狞地说:“这个狠毒的女人,她就是一个周之褒姒商之妲己,就是她陷害儿臣,父王一定要小心这个妖妇,有她在,大唐就不会安生。”

    李隆基面色一肃,冷冷地说:“李瑛,你想说朕是无能的周幽王还是残暴的商纣王?是不是大唐江山交到你手里,才能千秋万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