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天降娇妻,总裁狠狠爱 > 第272章 推迟会议

第272章 推迟会议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席沐琛冷眼瞥着她那稍微有些怪异的目光,紧接着,随着她的目光就缓缓向下了。

    当席沐琛看到自己裤子下的时候。

    面容立马变的很恼怒了。

    陆言看着他恼怒的眼神,颤着身躯向后退了几步,脸上是一股遮不掉的羞涩感。

    隐隐约约之间,陆言更是看到了席沐琛额头那因为恼怒所微突起来了青筋。

    池煜冕他也是在的,注意到了陆言那微妙的表情时,出于好奇的他突然上前,走到了陆言的旁边。

    他就这样看,这样看!

    看着,看着,他霎时间就噗嗤的一声笑了起来,可是为了他的形象,他并没有笑多少下,又是笑多少声。

    笑了一声后,随后就恢复了严肃的表情。

    “咳咳!沐琛,我记得我们好像还有事,要不先走吧,然后顺便再换一下衣服,时间很赶,还需要开会。”

    池煜冕咳了一两声,随之沉着的说道。

    闻言,席沐琛冷眸忽的一下投到了陆言的身上,如此冷漠的样子让池煜冕又是不习惯了。

    他的眼神令池煜冕身躯猛的严肃僵硬了一下,他不再说话,只是沉默的站在陆言身边。

    “这次的会议推迟,推迟在一个小时后。”席沐琛对着池煜冕冷声欲出。

    听到了席沐琛那冷漠的语句之后,陆言的双眸之间惊讶的睁大了起来,她吓的连续退后了好几步,心脏在一颤颤的跳着。

    她在想,这个席沐琛到底想干嘛!

    陆言意识到了不好的事情。

    “为什么要推迟?这一次的会议是很重要的,若是推迟的话,必然会使董事跟股东的怀疑,更多的还是那些德高望重的设计师,要是怀疑了,那么心里产生了波动,这会议真的会很麻烦的,然而,他们决定真的就关键于这件会议上了。”

    池煜冕一皱眉,立马就会回复了席沐琛,当听到席沐琛那句话的时候他心里是一万只草泥马飞过。

    换作之前的话,他为了陆言推迟会议,他还能理解,但是现在的话,他们之间仍是陌生人,所以,除了是惊讶之外,池煜冕更多的还是不解。

    以前,席沐琛的话还是让人不容抗拒,那么现在,更是让人不容抗拒。

    “话不想说第二遍,你只需要执行便得。”

    席沐琛如此冷漠的眼神瞥了过去,一边掠过了池煜冕的身躯,直接走到了陆言的身边,他冰冷的手抓上了陆言的手腕。

    生生硬硬的就把陆言给扯走了。

    被席沐琛突然的抓住了自己的手腕,陆言从头到尾整个身心都是不好受的,她没有感觉到小鹿乱撞,只是感觉到了个心头像一团在烧。

    她感到自己的脸部手都是烫的,就如同发烧一样。

    但是不止这些之外,陆言还彻底的发觉到了手腕上的疼痛,他的力气好大,好大,扯的陆言就有一个感觉,“疼”

    “喂!你要带我去哪里,呀,放开啊,很痛知不知道。”

    陆言在席沐琛的背后使劲的挣扎着,手不规则的乱动再是甩动着。

    可是,刚痊愈的手臂根本不适宜这么去大幅度的动作,她只能甩了甩又停停,因为她根本没力气跟席沐琛闹下去了。

    “当然是去个只有你我的地方。”

    席沐琛走着,嗜血的眼神一边是瞥向了陆言。

    他的眼神跟话语就似电流一般,从陆言的心头流到脚底,她顿时有点慌了。

    “放开我啊席沐琛,我还要回去,妈她还在等我啊!”

    陆言随意找了个借口,一边只希望席沐琛能放开她,不管如何只要是能在这一刻摆脱席沐琛。

    或许,他不像之前那样,会心软,会仁慈,如果他要实施那种事情的话,肯定会狠上加狠的。

    何况,她要遵从医生所说的话,为了自己的身体着想,该拒绝的东西仍是要拒绝的。

    “妈?”

    陆言真正心里想着想了好多好多,但突然间,席沐琛就反问了一声,随之又停了下来。

    他质疑的目光好笑的看着陆言问道:“不该称呼的人,就不要去死皮赖脸的称呼,很不好意思,她不是你母亲,也不是你妈!”

    “我就说妈!我有说过谁的妈吗?”陆言她反驳道,手腕上突然的一用力,急时甩了席沐琛的手。

    “难道你说的还是你那在天上的妈?你是要去陪她吗?呵……真是好笑,真是个,口是心非的女人。”

    席沐琛“呵”的一声冷笑了起来,看着陆言那一副理直气壮反驳着的小脸。

    “口是心非?到底是谁口是心非?我也就想问一下你,你这么粗鲁的想要把我带去哪里。”

    经不住的就跟席沐琛争吵起来了,她的小脸因为愤怒变的又搞笑又狰狞。

    “带你去哪里?”席沐琛他冷冷的扯着嘴角,好笑的面容上除了冷意还是有点打趣的笑意的。

    “你觉得我会把你带你哪里?”席沐琛继续的问道。

    陆言她翻了一个白眼。

    阴天确实也是一个让人不开心的时候,就比如今天的这个阴天,都不知道是发生了多少件的不好事情。

    “如果你是没有决定好要带我去哪里的话,那么我先走了,因为我打算先去复诊一下,今天被你扯着的都不知道手臂再一次的受损了多少次。”

    话落,陆言无奈的歪了歪头便要离开了。

    现场的席沐琛看着她的背影,脑中忽的又浮现了一个背影。

    他的眉头皱了皱,瞬间的抓住了脑中的那个背影,使劲的去回忆了一下。

    他发现了!

    记忆中的那个背影跟这个女人的背影完全是相像的。

    一想到,席沐琛伸出了手立马扯上了陆言的手腕。

    在陆言被生硬的扯回去再是倒在自己的怀里时,席沐琛立即紧紧的扣住了她的腰际。

    然而,陆言倒下来的瞬间,面具立即松了下来,随即便是掉到了地上。

    面具掉下来之时,金属敲击着地板产生了一阵尖锐的声音。

    冰冷的面具再次的离开了她的面容,陆言忽而的就感觉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羞耻感。

    戴了一个月的面具后,陆言已经开始习惯了有面具的生活,这面具突然间的掉下,让陆言除了不适应,那么还是羞耻。

    这是多么丑陋的一张右脸……

    陆言此刻真的,好想好想,把自己那半丑陋的面容给遮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