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重生反派女boss > 第406章咦?小强(感谢阿卡特丽丝的和氏璧+更)

第406章咦?小强(感谢阿卡特丽丝的和氏璧+更)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看着严厉的老师如此失态,咖啡都呛到鼻子里了,倩总有种恶作剧的小快乐。

    老师前世可没少折磨她,她这也算是小小回敬了下,特过瘾。

    “你见到谁了?”

    “刘大队长啊,特别帅的一个军人——老师,你认识他吗?”

    “不认识!谁要认识那种刚愎自用的男人!”

    小倩憋着笑,老师这种高级知识分子,偶尔也会做出这么可爱的行为啊,这不就是掩耳盗铃吗。

    “我觉得刘大队长人不错,他吧...”小倩看了眼刘琳琳,摇摇头,“您不喜欢听他是吧?那我不说了,我说说于钢蛋部队的环境吧,中无杂树,芳草鲜美,落英缤纷——”

    “你跑我这背桃花源记来了?冬天哪来的芳草鲜美,说正事儿!”

    “老师,什么是正事儿啊?”

    “说于钢蛋的大队长,你怎么会见到他呢?”

    “我帮着于钢蛋办了个案子,大队长想见我,我就过去了,我们有过一面之缘,谈了很多,他是一个值得尊敬的军人。”

    “却是世界上最不负责任的父亲!”

    “其实也不是的...我觉得大队长是一个胸有大爱的男人,他的感情不是狭隘的,他把整个基地的兵都当成自己的孩子,非常有长辈的威严。”

    小倩的话引来刘教授激烈的反弹,她用手把咖啡杯重重的放在桌上,就算溢出也顾不上处理。

    “他去给别人当爹去了,那他自己的孩子呢?他亲儿子没的时候,他在国外违和,孩子出殡他都没回来...他算什么父亲!家里俩孩子,一个也没教育出来,没用的老头子!”

    刘教授提起这个,情绪就有些失控,察觉到自己的失态,刘教授心烦意乱的挥手。

    “你回去,我想一个人静静。”

    小倩初次试探失败,看来老师的心结不是一点半点的重,虽然老师平时就脾气不好,但还算是有点知识分子的孤傲,一谈到师公就炸毛,感觉这会比前世炸的还厉害。

    细想,现在的老师跟师公刚离婚没几年,丧子之痛加上离婚,正是一个情绪的低潮期,会有这样的反应,也算是正常。

    小倩走到门口,想了想,还是驻足。

    “老师,我不知道您跟大队长有什么过节,所以你才对他这样的偏见,但我眼里的他是一个非常出色的领导,他怕我的存在影响于明朗的发展,所以才会约谈我,他还带我去看了他们驻地牺牲战士的照片,他看照片的眼神,我一辈子也忘不掉。”

    “牺牲...战士?”

    “是的,我觉得一个人的眼神是无法骗人的,他看照片的眼神,就像是一个没有保护好孩子父亲的懊悔,就因为失去过,所以才不想再失去基地里任何一个,这样的大爱让我自愧不如。”

    刘教授一下像是老了很多,她挥挥手,无力的让小倩离开。

    小倩走后,刘教授缓缓的起身,走到自己房间里,筒子楼的格局都不大,卧室摆了床,墙上的照片下的供桌占据了大部分的空间。

    看着墙上儿子的遗照,刘教授心中一阵哀伤,自言自语道,“他现在才知道后悔,当初早干什么去了,我说了多少次了,不让你做这么危险的工作,他非得鼓励你,结果把你给鼓励没了...这个死老头子,跑去给那么一群臭小子当爹去了,那他自己的儿子,怎么就不管管呢,爽啊,你弟弟现在是越来越不像话了...”

    空旷的小屋里,一个思念儿子的母亲,对着墙上的照片自言自语,从来都不相信有灵魂,可是孩子没了以后,她开始信了,每天对着照片说说话,就好像这个孩子,从来没有远离。

    小倩走出筒子楼的时候,心里也多了份沉重,老师那么伤心的眼神,让她有些后悔了,自己不应该在老师面前提师公。

    她把现在跟前世弄混了。

    前世的老师经历了多少年的岁月打磨,对师公的仇恨没有现在这么深,她好像戳痛了老师的痛点了。

    因为这件事,小倩分心了一下午,学习效率降到了最低,她上任何课都是不听讲,自己带着耳机学她自己的,所有讲师都知道本系有个女大神,点名的课她来自学别的,不点名的直接缺席,还不能惹她,否则站起来咔咔的就能把老师怼灭火了,所以专业课的老师都对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小倩收拾东西往外走,路过讲台的时候,讲师叫住了她,这人小倩也认识,是刘教授的学生,本校的博士,过来给师弟师妹代课的。

    “这个,是刘老板让我给你的。”

    博士一般都喜欢管博导叫老板,这个代课的师姐也不例外。

    小倩接过来,是一个档案袋,里面似乎是文件。

    “被刘老板盯上的人都很可怜,师妹你自求多福。”

    “被她看不上的人更可怜,师姐你别身在福中不知福。”小倩挥挥手,拎着档案袋离开。

    “怪人看上的也是怪人,我打赌,刘老板一定是看上这个怪丫头了。”师姐耸肩,看上才好呢,省的刘老板天天剥削她们,这又是代课又是干活了,赶上被压榨的包身工了,可谁让人家是博导呢,得罪不起啊。

    小倩回到宿舍,一个人都没回来,要账的要账,约会的约会,她给自己倒了杯热奶,打开档案袋,里面是一叠资料。

    这就是刘琳琳给小倩的考验,让她治疗的那个狂躁症患者。

    “就给我20块钱?”小倩无语的从袋子里拎出两张十块钱,老师不应该叫刘老板,应该叫刘扒皮,这是打发叫花子呢?

    谁家心理咨询收这么点钱,可是小倩也明白,老师跟那种剥削自己学生的导师不一样,人家的老板都是接项目让学生做,只给一点点钱,自己赚大头,她家的老板也是接项目,但接的都是不要钱的那种,这一点点钱,估计都是老师自己掏腰包给她的路费。

    “让我来看看,这个患者到底是谁——咦,小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