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名门霸爱:暖婚总裁吻上瘾 > 第312章 谁更近?

第312章 谁更近?

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最快更新名门霸爱:暖婚总裁吻上瘾最新章节!

    第312章 谁更近?

    鲁小诗嘟嘟嘴:“我真的不明白顾总在想什么,二少可是他亲生儿子,那个傅禹丞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冒出来,可不管怎么说,他姓傅又不姓顾,顾总怎么可以宁可便宜外人也要和自己亲生儿子作对呢?”

    岑佳宁嘴角勾起一丝讥讽的笑意:“你又不是顾总,你怎么知道在他心里,傅禹丞和振翊到底哪个才是外人?”

    鲁小诗一脸不解:“什么意思?”

    岑佳宁笑笑:“知道得太多对你没好处,更何况我们现在也只是在猜测阶段。”

    鲁小诗忽然拍了一下大腿:“我想起来了,听说之前顾总和顾太太分居是因为早年顾总出轨的事,难道真的有留下后遗症?”

    岑佳宁瞪她一眼:“你是从哪儿听说的?”

    鲁小诗奇怪地看着她:“公司都在传啊,怎么,你没听说吗?”

    “听说什么?”

    “就是顾总和他太太分居的事,你不会以为还是什么秘密吧?”

    岑佳宁听她说得这么肯定,反倒是有些奇怪了:“你从哪里听来的?”

    鲁小诗想了想:“好几个人跟我说过了,连孔总监都跟我聊过,还跟我说,最近顾家事情多,让我照顾一下你的心情,不要乱说话什么的。”

    “看来你并没有听她的话啊。”岑佳宁忍不住笑。

    鲁小诗捂了一下嘴巴,随即叹口气:“这不是聊到这里了嘛,不过岑总,你好像也并不介意的样子?”

    “我介意也没什么用啊,传都传出去了。”想想也是,这件事都好几个月了,有心的人从蛛丝马迹就能看出些端倪了,如果再有心一点,去打探一下,其实这也不算什么机密的事,也就很快能打听出来了。

    鲁小诗听到这里松口气:“我就知道岑总你是个很豁达的人,不过……不会傅总就是顾总在外面的……“

    “嘘!”岑佳宁瞪她一眼,“先意会,言传这件事等我却确认再说。”

    “不会吧?”鲁小诗睁大眼睛,“真的是啊……那他当年接近岑总你,是不是就会带着目的的?”

    “其实我以前就问过他。”岑佳宁想起之前她和傅禹丞的对话来。

    “他怎么说?”

    “他说他接近我确实有目的,因为当初我还是顾家的二少夫人,他想通过我接上顾家这条线,我居然傻傻地就相信了。”

    “他这么说你都不生气啊?”鲁小诗觉得不可思议,“他是利用你呢。”

    岑佳宁叹口气:“那时候我们已经是好朋友了,我觉得既然他坦诚相告,我就应该理解才是。”

    “可是没想到他依然是在骗你是不是?”

    岑佳宁笑起来:“其实我在知道他养父的身份之后,就该知道他是在骗我的。”

    神秘的盖文家族,拥有神秘的势力,好像也并不需要通过顾家的关系来做生意。

    要知道当初世界经济大会那个项目,傅禹丞拿下来,跟顾家没有任何关系呢。

    虽然当初顾家也有这个能力打通这个关系,是她自己拒绝了顾振翊的帮助,但这样算起来,傅禹丞背后的实力和顾家确实算是不相上下了。

    正出神,鲁小诗忽然尖叫了一声:“岑总,那是不是你弟弟?”

    岑佳宁愣了一下,看前方,果然站了一个人拦车,正是岑佳俊无意了。

    “下车,下车!”岑佳俊对着她大叫。

    岑佳宁愣了一下,看看鲁小诗。

    “别看我,我发誓绝对没有跟任何人泄露过岑总您的行程,更别说是你这个弟弟了。”

    也是,她这个助理虽然爱八卦,不过总得来说还算是个懂得分寸的,这种事她绝对不会往外乱说,更加不可能跑去跟岑佳俊说。

    岑佳宁鉴于之前周依依的前车之鉴,是将鲁小诗调查很清楚的,她虽然家里有点婆媳矛盾什么的,但性格开朗,家庭也算稳定,最近孩子在G.V的幼儿园上学,婆婆也已经回了老家,夫妻感情也和睦了许多,她丈夫的工作也稳中有升,所以被人收买的可能性也是很低。

    所以今天岑佳俊出现在这里,如果要找一个可能的话,那就是她这几天的行动已经被人发现了,所以连行程都被人猜透了,有人特地让岑佳俊在这里等她。

    岑佳宁眯起眼睛看着他,再看看鲁小诗:“你觉得……他是一个人来的吗?”

    鲁小诗左右看看:“路上也没有其他人。”

    “有监控吗?”

    鲁小诗再看看:“岑总,我觉得是没有,你觉得有吗?”

    “我看了一下,好像也是没有。”岑佳宁嘴角勾起意思嘲讽的笑意,“不管怎么样,跟郑总的会面不能延迟,所以只能……坐稳!”

    她叫了一声,踩了一脚油门,飞快地吵着岑佳俊撞了过去。

    岑佳俊看着车子飞快地朝自己冲过来,到了他面前都始终没有任何停下来的意思,吓得一个条件发射,立刻朝旁边的小道上跳了过去。

    等他回神,岑佳宁的车子早就绝尘而去了。

    “岑佳宁,你这个疯女人!”岑佳俊在路边指着她们离去的方向大叫。

    岑佳宁此刻却在车内哈哈大笑。

    鲁小诗做西子捧心状:“岑总,你以后遇到这种事情提前跟我打个招呼好不好,要是再来这么几次,我心脏病都要犯了!”

    “不是让你坐稳了吗?”

    “我的反应哪有那么快?”鲁小诗有些委屈。

    “那下次记得要快一点了。”岑佳宁拍拍她的背。

    “还有下车?”鲁小诗睁大眼睛,“什么时候,我可以提前做好准备。”

    “来不及了!”岑佳宁笑,“就是现在!”

    她又踩了一脚油门,吓得鲁小诗尖叫连连。

    “我们耽误了太多时间了,必须赶紧赶上,毕竟是我们有求于人,绝对不能迟到,不然显得我们很没诚意。”岑佳宁把车子开得跟飞机似的,鲁小诗也不尖叫了,她很清楚自己老板这拼命三娘的个性。

    二人准时到了大股东郑总家门口,正好看到一个熟悉的人从里面走出来。

    “是顾总。”鲁小诗眼尖,一下就认了出来。

    岑佳宁眯起眼睛:“难怪要找人去路上拦我,原来是想捷足先登。”

    “可看上去,他们已经谈好了。”鲁小诗有些担心。

    岑佳宁冷笑一声:“谈判这种事情,总是后面来的人比较占便宜。”

    鲁小诗想了想:“也是啊,走吧,不管顾总跟他谈了什么,我们总有办法掰过来的。”

    “有这个信心就好了!”岑佳宁下了车,直接往郑总的别墅而去。

    “我家先生不在家。”按了门铃,有佣人来开门,一开口就是这句话。

    岑佳宁皱眉,随即笑了起来:“没事,我和他约好了,郑总是讲信用的人,我进去等他,我想他应该很快就会回来了。”

    佣人愣了一下,上上下下打量她:“这……我们家没有这个规矩。”

    “我跟郑总约好的。”岑佳宁看看她,“要不你先给他打个电话,至少可以确认我说的话是不是真的。”

    佣人迟疑了一下,转身进屋去了。

    过了一会儿,他又走了出来:“我家先生说,他今天没空见您了,让岑总先回去。”

    岑佳宁抿嘴笑笑,拿起手机给郑总打了电话。

    电话响了起来,在门口都能听到铃声。

    岑佳宁跟鲁小诗示意,鲁小诗一把拉住佣人,岑佳宁直接从他身边溜了进去,循着铃声方向就闯进了别墅客厅。

    郑总果然坐在客厅里,看到岑佳宁闯进来以后略有些尴尬,良久才道:“岑总,这样闯进私人地方,好像有些不合规矩吧?”

    岑佳宁笑:“郑总,这样不守信用,好像也有些不合规矩吧?”

    郑总深吸口气:“好像是岑总有事求我。”

    “既然都是求,我至少应该得到一个公平的对待吧?”

    “什么意思?”郑总有些不解。

    “都是来求您投票的,为什么有人可以见到你,并且有时间陈述自己的观点,而我就不行?”

    郑总是个明白人,一点就透:“你看到了?”

    “虽然路上有些耽搁,不过我还是按时到了,就冲我这份诚意,你是不是应该听听我说话?”

    郑总叹了口气,一脸无奈:“你说说看吧,但是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不会站在你这边的。”

    “我不管顾总跟你说了什么,但是我知道郑总跟顾家老爷子交情极好,当年顾氏危机的时候,也是你入股一起抢救的顾氏,后来顾氏风生水起,顾老爷子要给股份,你和简家,管家,都是可以随意选择股份,你也就选了百分之二的股份,后来顾家老爷子觉得郑家给的资金最多,所以主动提到了百分之五,是吧?”

    “是!”说起当年的交情,郑总还是有些动容,“可惜啊,后来我们都越来越忙了,顾老爷子常年在国外,我们见面的时间也少了,平时见面最多也就是一年一次的股东大会了。”

    岑佳宁叹口气:“郑总放心,等爷爷好了,我想他应该就可以多跟你好好走动走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