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窥情窃爱 > 第69章:假惺惺

第69章:假惺惺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距离太近,他的气息溅在我脸上,我呼吸一窒,脑袋下意识的往后退开一些,“干嘛?”

    “真不痛了?”他问,声音低低的。

    “……”不知道怎么的,我竟又忍不住往歪出想了,脸不受控制的就热了起来,“刚、刚不是说了吗?上了药好多了……”

    他没说话,视线往下挪,落在我唇上,明明什么都没做我却忽然就感觉四肢一阵酸软……

    我唇不受控制的颤了颤,又想问他干嘛,他手一伸就杵在我肩侧,脑袋垂下唇就触上我的。

    我身体一下僵住,而他却也只是轻触了一下又微微抬起头,又问:“真的不痛了吗?”

    “……”到了现在,我怎么可能还不知道他的意思。

    我觉得我应该要拒绝的,但是我看着他那近在咫尺的脸,被欲色熏红的眼眶,我心头竟痒痒的,那拒绝的话怎么都说不出口。

    “好、好多……”

    我那个了字还没说出口,他唇就再度覆了上来,不在只是轻触一下,而是含住我的上唇,轻轻的吮了下,又微微侧过头,加深了这个吻……

    下颚被他的右手扣住,他舌探进我口中,我脑袋渐渐晕沉了起来。

    他压低下身体,杵在我肩侧的手从我腋下穿过覆在我胸前,掌心灼人的温度让我身体僵了一瞬,心跳漏了一拍后随即更急促的跳动。

    四肢因为血流的急速奔走越发的酸软,这回换我微微撑着上半身的手一直发抖了。

    我是不好意思的,闭着眼一直不敢睁开,而他却在这时候松开了我的唇,吻从我脸颊一路走过我的耳际,然后是脖颈后。

    我本能的趴伏下,脑袋都不敢抬起来,而他的吻从我后颈一路滑到我的肩胛骨……

    “你、你干嘛?”

    他紧拧着眉,视线从我后背挪到到我眸,“你后背有伤。”

    “……”我后背有伤我当然知道!我、我的意思是……

    “中午那样会磨到你伤口。”

    “呃……”这是要换姿势?!

    我脸更热了,根本不知道要怎么回。

    到是他,平时感觉挺容易害羞的一个人,怎么一到这种时候就、就跟变了一个似的!

    “阿依?”许是见我半响不吭声,他眉拧得更紧,声音低低的叫我。

    “……”我无语,难不成还要我点头说好吗?!

    我当然是说不出口,指尖微微攥起转回头面向枕头,默认了。

    身后好似传来轻轻的吁气声,但那声音太小,我听不真切……

    然而什么后背有伤,那都是假惺惺,我现在不就是躺着吗?!

    再次极致,我身体轻弹了下瞬的绷紧抽搐,他闷闷的哼了声也僵住了。

    半响,他松开我膝盖放下的腿,俯下身在我唇峰的位置轻轻吻下。

    我思绪还泛着白,半响过不过神来,直到过了好半响,他试探将舌探进我口中的时候,我才眉一拧别开头。

    “怎么了?”他沙哑的声音中带着一种满足的慵懒。

    “……”为什么他可以面不改色的问我怎么了?我怎么了他还不知道吗?!

    我用还蒙着水雾的视线紧紧盯着他,就那么盯着。

    顿了两秒,他微微别开眸,“是不是背上的伤又痛了?”

    “……”卧槽!他还好意思问!我简直怀疑他在装无辜!“你!说!呢?”

    我声音有些哑,而且有些无力,说出来一点气魄都没有,这让我很懊恼。

    不过他也是装不下去了,终于从我身上爬起来,然后大握住我肩,翻鱼一样就帮我翻过身。

    脱离了带着温度又贴黏着汗液的床单,后背一阵清凉,那灼痛感立马消散不少。

    “我去拿湿毛巾给你擦擦,然后再上药。”

    “……”有意思么?才上完就这样……

    我心里憋屈,想瞥他一眼,他却已经爬下床,衣服裤子也没穿,我这一眼都瞥不下去,赶紧挪开视线看看向床头柜。

    脚步声有些急促,朝着浴室的方向,没多会我就听到哗哗哗的水声。

    我眨了眨眼,视线一转落在浴室,明明是责怪他的,为什么看到他这样,我心又软了呢。

    我抬手,想捋一下汗贴在额头脸颊的碎发,却发现很无力,无力得一动都懒得动下的感觉。

    他很快就出来了,拿着拧干的毛巾,我连忙又将视线挪开,都不敢看他。

    他在床沿坐下,“会有点点痛。”

    “……上药的时候比这痛,刚才也比这痛。”我故意放淡了声音。

    然而,我话音才落,人家就说:“对了,下去的时候我给张律师打了电话,他说明天下午两点有空,明天我们一起去律师事务所。”

    “!!!”这是直接装作没听到呢!

    心里很清楚,他又在转移话题,我也不想被转移,但没办法不去在意他说出来的这一句话,拧着眉就问:“明天?”

    “嗯。”他应了声说:“我明天也没事,可以陪你一起去。”

    “……要是让人看到你和我一起怎么办?”

    “出去打个车就到了,回来打个车也就回来了。”

    “可是……”

    “你一个我不放心。”

    “……”我没忍住,将落在床头柜的视线往到他身上,定格在他的脸,“还是不要了吧,我自己打车去就好,要不真要人家看到了,刘远明肯定会找你麻烦。”

    他低垂的眸掀起,许是灯光暗和阴影的缘故,我竟感觉到一种沉的似墨的感觉,不是黑的像墨,而是沉……化不开阴郁……

    他看了我两秒才开口,“没事的,也不一定有人能看到,而且看到了也未必能一定确定是你和我。”

    “什么意思?”

    “不承认。”

    “?!”还能这样?!

    我看着他有些懵,他唇角微微弯起就笑了,“证据呢?不是什么事张口说是什么就是什么的,要知道,没有的事情都可以说成有,有的事情自然也可以说成没有。”

    我被他绕得茫然了一瞬,脑袋瞬的就闪过之前他和我说的,他哥哥出事之后,借贷公司的就来他们的收房子和车子……

    不知怎么的,一直觉得自己比他牛逼的我,忽然间就出现了一种自己其实很稚嫩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