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窥情窃爱 > 第34章:为什么那么快回来

第34章:为什么那么快回来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他坐在昨天我坐的那颗庙树下,双腿曲起靠着树干,两只手绕过膝盖,手里好像拿着一杯……那是椰汁吗?

    我唇角一下就扬了起来,顿了两秒抬起手上捏着的香朝他轻挥了下。

    他好像笑了,然后对我点了点头。

    我抿起唇,努力想把唇线拉平,别再往上翘了,但是根本做不到。

    所以我连忙低下头,然后转身快步就朝着金塔前的巨大香炉走。

    点燃香插进香炉,我转身走到草垫前跪下闭上眼,诚心的感激佛祖对我的厚爱,给了我指引,让我知道,要逃离苦海并不是不可能。

    为了表达我的感激,我跪了好一会才站起来的,然后转身快步下了石阶就朝着坐在远处草坪的亚桑走。

    他见我过来,原本靠着树干的他直起腰,往边上挪了挪。

    走近的时候我发现,他手里拿着的确实是一杯椰汁,而就在他旁边的草地上还放着一个空杯,应该是他的,看样子应该是来了会了。

    “给我的么?”我走到他面前站定,并没有急着坐下,而是低头看着他手里拿着的椰汁说。

    他唇角微弯,眼底是含蓄,点了点后将椰汁递给我。

    我笑着伸手接过,凉凉的触感触感穿透掌心,但仅仅只是凉,一点都不冰了。

    “来了会了?”我问着,转身在树前坐下,靠着树干。

    他转头看了我一眼,然后就又别开头,声音低低的说:“没多会。”

    “……”还没多会呢!

    我轻笑出声,故意偏头看着他说:“这椰汁不冰啊,你没加冰么?”

    他唇角的幅度微僵,随即轻抿了下唇转头看我,“来了10多分钟这样吧。”

    十多分钟吗?

    我轻挑起眉梢,插上吸管低头喝了口后咬住吸管,腾出一手拿出手机看时间。

    “来了半个小时了。”他忽然又说。

    我没忍住再次笑出声,顿了顿才松了吸管将手机装起来后看向他。

    他依旧低着头,显得很安静,感觉刚才那话好像都不是他说的。

    “你东西吃了没?”

    他唇微张,却没吭声,而是在顿了两秒后才说:“还没吃。”

    声音听起有些无奈,我没忍住又笑了,“干嘛不吃了东西再来?”

    “还不饿。”他微微抬起头看向我,“你呢?吃饭了吗?”

    “当然吃。”

    他话落,他看着我唇动了动,却没说话,只是视线又落在我脸颊上。

    我居然被他那目光看得有些不好意思,瞥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看什么呢?”

    “呃……”他连忙垂下眸,“没什么。”

    我抿了抿唇,想起他送我的药膏,“我出来的时候没擦。”

    他依旧垂着眸,声音低低的回我三个字,“那就好。”

    我一看这造型,就知道他又没话说了,顿时无语。

    和我姐夫聊天的时候挺会说话的啊,怎么到我这就没话说了。

    “那个……你给我那药挺好用的,消肿很快,是什么?”

    “那是芦荟胶,是挺好。”

    “……”我好不容易找个话题,又被他终结了。

    我无语的深吸了口气,强忍住再瞥他一眼的冲动喝了口椰汁,“话说,你怎么不问我昨天脸上的伤是怎么回事?”

    “我以为你不想别人问。”

    “……”我胸口一怔,握着椰汁的手指尖攥了攥,“既然你知道我不想,你昨天那么快回去干嘛?”

    他顿了一秒抬起头,看向远处的佛塔,应是半响没吭声。

    “刚我问你什么时候来的你已经撒谎了,现在才犹豫要不要撒谎是不是来不及了。”我偏头看他。

    他忽的扬起唇就笑了,然后转眸看向我,“你好会说话。”

    我笑,丢给他以及你以为的眼神。

    他唇角的幅度扬得更高了,唇角边那小小的梨涡变得越发明显。

    我挑起眉梢,“别转移话题啊,刚才问你的还没说呢?”

    他轻摇了下头,垂下眸,“我吃东西吃的快。”

    “是吗?”

    “嗯。”

    “昨晚上是谁吃碗炒饭吃了半个小时的。”

    “……”他面色微憋,随即又轻轻的笑了,“说不过你。”

    “说不过就别撒谎,就你这心理素质,分分钟就把你炸出来了。”

    “我什么心里素质?”他笑着抬起头看我。

    我也笑,转头看向佛塔,脑袋往后仰靠着树干,“为什么那么快回去?”

    “我是真的吃的快,但是你不相信。”

    我轻噘了一下唇,抬起椰汁咬住吸管喝了口才说:“那你为什么吃那么快?不是让你晚点回去的么?”

    我话落,等了半响他都没吭声,我侧过头看他,却对上他的眸。

    那琥珀色的眸一直让我很好奇,“对了,你们泰国人眼睛的颜色都是这样的吗?”

    许是没想到我话题转移的那么快,他微楞才回我,“有的是,有的不是。”

    “你很不会聊天你知道吗?”

    “我……”他只说了一个字就顿住,然后轻轻吁了口气问我,“昨天那两个人是……”

    “是我婆婆和我女儿。”

    他蹙起眉,“她们为什么打你?”

    “你怎么知道是她们打的。”

    他唇动了动又抿住,然后低下头,我再度无语了,“看我不顺眼呗。”

    “看你不顺眼就打你?”

    “……”是啊,就是那么简单,就是那么不可理喻,但也就是那么无奈。

    我转头看向的那金色的佛塔,抿了抿唇说:“我十六岁就嫁给刘远明了,那时候刘远明已经三十六。”

    我话落等了会,没见他说话,下意识收回视线转头看他,入眼是他低着头,手指轻轻拨弄着绿草的样子。

    他还是那么安静,安静得闷闷的,但我知道他在听,而且他越是这样什么都不问,我越发感觉什么都想说。

    “其实当初我才嫁刘远明的时候我挺开心的。因为我家很穷,刘远明看起来也不老,还是城里人,开口聘礼就给三万六。”我说着,轻扯了下唇,也低下头看着脚步的绿草,“我出去嫁那天,好多车来接我,全寨的人都来看热闹,大家都说我要到城里享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