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窥情窃爱 > 第21章:证件齐全吗?

第21章:证件齐全吗?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他抿了抿唇,没吭声,我姐说我,“阿依,你骂亚桑干嘛?他不也是好心么!而且今天也是多亏了他。”

    我姐这话用的方言,明显是不想给亚桑听懂,因为她用的骂字。

    我转头看向我姐,“我这叫骂么?我骂人怎么骂你不知道?”

    “好了,亚桑手还在流血呢,这东西还没收拾……”我姐拧着眉看我。

    我姐这一提,我又想起他刚才把手往后藏的样子,更无语了,指尖攥了攥转头对我姐夫说:“姐夫,你帮他处理下伤口,这里我和我姐收拾就好。”

    我姐夫连头应了声,叫着他就往接待厅走。

    因为我们都是说的方言,他不知道我们说的什么,我姐夫叫他,他就一脸茫然的跟去了。

    我看着他和我姐夫走进接待厅,叹了口气,我转身就去给吃东西的客人道歉,并表示钱不用给。

    毕竟人家这东西还没吃一半,就出事,我哪好意思收人家钱,人家也不好意思,我说找到人会让他们赔钱的。

    这推推拒拒说了会,人开始散,我也去帮我姐也开始收拾,而警察是过了六七分钟这样才到的。

    一行来了四人,领头的三十出头,我看着眼熟,却想不起人来。

    到是人家上来就叫我嫂子,还问我刘哥呢?这怎么会弄成这样,发生啥事了?

    我懵了下才说刘远明出缅甸玩了,今天早上才走晚上就出这事。

    虽然想不起人来,但是认识人总比不认识好啊,我立马就把刚才的事情给他说了一遍。

    事情很简单,也就是几个喝醉了的小流氓的想吃我豆腐被制止了就打人砸东西,几句话就说清楚了。

    他听完后骂骂咧咧的跟我说,这事交给他,记得车牌号这人就能找到!

    我当然是连忙道谢,他又问我说那个帮忙的人在哪,我说在接待厅,结果一转身准备带他进去,就看到亚桑和姐夫站在接待厅门口看着我们。

    我眉蹙起,因为我看到他的眉也紧紧拧着,表情有些凝重。

    这样的凝重让我不禁有些疑惑,顿了一秒抬手朝他指了指,“就是他,就在我们这里住。”

    那警察点了下头朝亚桑走过去,“是你帮忙的吧?”

    亚桑转眸看我,我连忙上前,“是问你,是不是你帮忙的。”

    我话落,亚桑很轻的点了下头,我转头就看向那警察说:“忘了说了,他是泰国人,得说普通话。”

    “哎哟,是泰国人啊。”那警察笑了,“来旅游的?”

    这话是看着我问的,我顿了顿又转头看向亚桑,“问你是不是来旅游的。”

    我知道他应该不是来旅游的,但是我觉得他不应该只是来打工的吧!

    远渡重洋,就为了来我们这小城市找个泥匠师傅学砌墙拌水泥?没毛病?!

    而且,就刚才他那几下……我脑袋忽的闪过第一天他来的时候,我带他去看房,然后在房间门口我低头的时候看到他膝盖的伤痕……

    我视线下意识的往下滑到他膝盖的位置,不过他上班,都穿的长裤,除了一裤子的灰和一团一团的水渍,什么都看不到。

    “不是旅游,是务工。”他声音低低的回。

    “务工?”那人警察声音疑惑。

    我掀起眼,就见亚桑点头,“我有工作签证,在房间。”

    那警察连哦了两声,视线在他那身脏兮兮的衣裤上绕了一圈,又轻点了下头,“对了,叫什么名字。”

    “亚桑.班蔡蒙克。”

    “几岁?”

    “24。”

    例行询问确定身份后,那警察又问了一遍刚才的事情,还看了下他手上的伤。

    伤口不算大,在左手小臂的地方,一条血口子,应该是他用手护着头部的时候被矮凳什么的刮的,稍长,靠手臂上方的位置深一点,两厘米左右。

    我姐夫已经帮他消毒上了点药,没流血了,只是我见不得这种血肉模糊的画面,眉一直拧着就没松开过。

    那个警察问完了,还叫他明天有空到医院看看,到时候找到人让他们赔医药费。

    他蹙了蹙看了我一眼,然后对那警察摇头,“不用了,就小伤,擦两天药就好了。”

    我一听这话顿时气得又是一口血梗在喉咙!

    这又是酒瓶又是板凳的往他身上砸了那么多下,还就小伤!手臂的伤口是可见的,那不可见的,别伤到了筋骨自己还不知道!

    认识的人,事情处理起来也是比较快,该问的问完,该交的的交的完人家也要走了。

    走的时候,那警察还给我留了个手机号码,我存下电话号码的这会才搞清楚这人姓黄,叫黄庆文。

    “嫂子,我今天夜班,如果有什么事情你就给我打电话,我和同事立马就过来。”

    “好好好,今天真是谢谢你们了。”

    “客气什么呢,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黄庆文笑着说:“那我们走啦。”

    我点头,对他笑笑,他带着人走到警车前,刚要上车,忽的又转身叫我,“对了嫂子,还有点事忘了问你。”

    我微楞了下,连忙走到他旁边,他低下头,我下意识的身子微微往后倾了点,他就压低了声音说:“那个……那个泰国人来租房的时候,你们证件都看了吧?”

    “……”我瞬的明白是什么意思了,有些无语,“看了。”

    “齐全么?”

    “肯定齐啊,还是远明给他登记的,你不会以为……”我笑,后面的话没说。

    “没没没,我就问问。”他笑着回,侧身拉开副驾的车门,“那我们先走了啊,有事打电话。”

    “嗯。”我点头,往后退了两步,然后看向另外几个警察又道了声谢。

    我是看着他们开车离开后才叹了口气转回身,我姐就蹭上来问我,要不要打个电话给刘远明。

    我点了点头,拿出手机给刘远明打电话,电话一直响到自动挂断都没人接,我无语了。

    然后更让我无语的是,那个已经受伤还一身脏兮兮的人不回去就算了,还在帮忙我姐和我姐夫收拾,我姐夫一个劲的说不用了,人家直接装没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