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萌妻十八岁 > 第三百二十三章 较劲

第三百二十三章 较劲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童玥笑笑,点点头,不再多说一句话,席语君是一位好男人,他总是能够让所有人放心,童玥看看童小颜,轻轻叹了一口气,如果不是卓秦风的存在,席语君回事最好的安排。

    童小颜和席语君守着童玥,直到她睡着了,这一次,她真的睡着了,她说过要等童幽沣回来,实际上她明白,今晚的童幽沣是不可能回来的,他拥有了欧阳靓颖在怀里,怎么可能想得起她?

    她彻底死心了,她也彻底放弃了,童玥明白,有一些事情是争取不来的,比如说童幽沣的整颗心。

    待童玥睡着了,席语君在童小颜的耳边耳语一番,他带着查流域,如约,赶赴疗养院,见卓秦风。

    两人一起,走向卓秦风的房间,卓越早已做好了准备,将门开启,泡茶,招待贵客,也许在卓越看来,席语君不仅仅是贵客,他是神,财神爷。

    听见脚步声朝房间这边赶来,卓越兴冲冲地跑了出来,一见,果真是席语君来了!

    “席副总裁,您终于来了,恭候多时,还以为您不来了呢。”卓越笑嘻嘻地迎上来,将席语君引到房间里。

    查流域跟在后面,一脸职业性的笑,他除了笑,只能是笑。

    三人走进房间里,卓越请席语君在沙发里坐下,让查流域陪着他。卓越转身,跑向房间里面,对里面说了一声:“总裁,他来了——”

    卓越说完,牵着卓秦风出来了。卓越将卓秦风牵到沙发旁,扶着他坐下。

    整个过程,查流域一直在观察一个人——席语君,席语君的表情看似淡定,他像什么也没有看见一般,静静地眼睛无焦距般,游离在茶几之上。

    卓秦风坐下,一脸冰冷,一言不发,这是他的常态,属正常现象。

    查流域善于谈事,笑着,看看席语君和卓秦风,说道:“总裁,席副总裁特意过来谈工地投资合约的具体事宜。”

    “我知道,不用你提醒。”卓秦风冷冰冰的话语,查流域早已经习以为常。

    虽然是习惯,但是查流域的心里还是不舒服,他不能发怒,憋着,脸上依然保持一脸笑容。

    席语君看不看卓秦风,看着他一副挫败中且不失霸气的表情,他想:童小颜爱他的什么?就是一点富二代的光芒吗?还是爱他的冷冰冰?

    “卓总裁,你的眼睛有好转了吗?”席语君不跟他谈什么合约,反而问起他的眼睛。

    卓秦风愣了一下,缓缓地说道:“席副总裁,谢谢关心,我们谈合约吧。”

    席语君笑了一下,放下二郎腿,坐直身子,对着卓秦风说道:“不用急,关于合约的事情,待会跟查副总裁谈一下就可以了。”

    查流域一听,心里暗喜,原来他还是有点地位的?不过,仅仅瞬间的存在感,他的窃喜的心立即变得平静起来,席语君一定来者不善,他不是来谈合约的,如果没有猜错,他应该是来奚落卓秦风的。

    查流域一句话不说,静静地洞察一切。

    “查副总裁,卓助理,你们能出去吗?”席语君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让在场的人,无所适从。

    卓越反应最快,笑嘻嘻地应道:“当然可以啊,我这就出去,在这里也帮不上忙——”

    卓越只是想说,他站在一旁极其不舒服,一句话不能说,想笑也不能,想动也不行。

    卓越听见叫他出去,反而很高兴,迈开轻松的步伐,走了出去,像解放了般自由。

    查流域有些不高兴,他想知道一切,他想掌控一切,但是席语君似乎在排斥他?

    查流域看看席语君,想说什么来着,席语君的眼睛不看他,自顾自喝着茶,查流域尴尬一笑,起身,走了出去。

    听见查流域和卓越的脚步声已经走远,卓秦风清了一下嗓子,说道:“席语君,你到底想干什么?”

    席语君淡然一笑,放下手里的茶杯,回答道:“卓秦风,你就用这种语气对待一位投资商吗?”

    卓秦风冷笑一声,说道:“现在的你,是以投资商的身份在和我谈话吗?”

    席语君笑了起来,站起身,拍拍衣装,在房间里走了几步。

    卓秦风静静地听着,席语君想干什么?

    “卓秦风,每天住在种地方,舒服吗?”席语君问得奇奇怪怪的,卓秦风一下子没有搞清楚他什么意思。

    卓秦风甚至怀疑自己的理解能力有问题,他迟疑着,不回答他。

    席语君走近他,停住了脚步声,又笑了起来,说道:“不回答?看来你过得并不是很好啊?住得不舒服?所以你的精神状态也不是很好?对吧?”

    卓秦风继续保持安静,他倒要听听席语君这个情敌,他到底想干什么?

    席语君没有听见卓秦风的回答,他似乎有些不高兴,伸手,拍拍卓秦风的脸,笑着说道:“卓秦风,你是冰块吗?就你这样一幅活死人的样子,我女朋友颜潇彤,以前为什么会看上你?你一直冷冰冰就好了呀,为什么要招惹我女朋友?”

    原来如此!

    兜偌大一个圈子,为了奚落他的冷漠?

    “席语君,我们之间,还是不要提到小颜吧?”卓秦风终于憋不住了,他听着席语君的解释,意思有点颠倒,不对呀,童小颜原本是他卓秦风的妻子。

    席语君笑了起来,往沙发上一坐,摊摊手,眼睛看着茶几上,平静地说道:“卓秦风,我们之间除了谈潇彤,还可以谈其它的吗?其它的东西有没有必要和你谈呢?”

    卓秦风沉默了,良久,点点头,问道:“你果然是假公济私,为什么不直接来找我?你完全可以直接来跟我说,叫我离开童小颜,是吗?”

    离开?听见这一句,席语君大笑了起来,说道:“卓秦风,不是你离开潇彤,而是你的童小颜不存在了,现在那个和童小颜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子,她叫颜潇彤,是我的女朋友,清楚了吗?”

    卓秦风猛然站了起来,一脸怒气,说道:“席语君,既然你不是来和我谈合约的,那就请回吧!”

    席语君笑了起来,看看这一脸冰冷中带着怒气的卓秦风,摇摇头,说道:“卓秦风,就是这个逻辑,如果我不假公济私,你会心甘情愿和我见面?只是我不明白,按道理,你应该求我,因为我是投资方,不知道是你不爱卓识地产?还是你不会经营卓识地产?”

    这个问题带点轻蔑的语气,卓秦风明白,今天的席语君,他就是要让他知难而退,让他这个情敌难堪。

    “席语君,是不是偏题了?我会不会经营卓识地产,跟童小颜心里还爱着我,有什么关系吗?”卓秦风的逻辑思维很强烈,他不让席语君又半点的含糊。

    席语君一愣,怔怔地看着卓秦风,他的眼睛虽然看不见,但是心智依然明亮。

    不过席语君还是不服气,明明是卓秦风伤害童小颜在先,凭什么又希望童小颜回心转意?

    席语君尽量让自己平静,定了定神,说道:“卓秦风,你到底什么意思?”

    席语君的语气不好了,卓秦风终于平静了,他的脸恢复了一如既往的冷漠,缓缓地开口说道:“席语君,童小颜是我的初恋,是我的妻子,我需要她,我不能没有她。”

    席语君早已明白,但是当他亲耳听见卓秦风如此厚颜无耻的告白,席语君终于被他激怒了。

    席语君也站了起来,绕到卓秦风的前面,指着他的鼻子,说道:“卓秦风,你把潇彤当成什么了?呼之即来挥之即去?她也是有尊严的,她也有自己的主见,不要随意左右她的感情生活,她不爱你了,凭什么死缠着她不放手?你是不是希望她一辈子跟着你不开心?你是不是还要伤害她一辈子?”

    卓秦风听着,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就当席语君不存在,他看不见席语君厌恶地指着他,对于席语君的言语,他听得明明白白,但是他不以为然。

    卓秦风站着不动,毫不退让,声音不大不小,不快不慢,说道:“席语君,你说的没错,什么都对,所以你也不能左右她的感情,她爱我,并不爱你,这是事实,这辈子,我非她不娶,不可能把小颜让给你。”

    席语君一肚子火,争辩道:“卓秦风,你太自私了,就凭你这个样子,怎么给潇彤幸福?这点不说,是不是将潇彤追到手,然后你的家人又将她赶出去!”

    席语君在翻旧账,卓秦风被戳中要害了,他沉默,不再说话。

    看着卓秦风不声不响的样子,席语君更来气,说到点子上,卓秦风就不提了?

    席语君气不打一处来,说道:“卓秦风,我最看不惯你这副装冷漠的样子,你冷漠给谁看?整天甩脸子给谁看?”

    卓秦风冷冷一笑,终于把席语君的气焰压下去了,卓秦风往沙发上一坐,搭起二郎腿,靠在沙发上。

    他想干什么?席语君慢慢走近他,瞪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