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这个明星来自地球 > 第692章:过节(三合一)

第692章:过节(三合一)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得益于韩觉和他的猫,不少人知道二月十四日是西方的情人节。

    小池感觉这一天从早晨开始就变得很不一样。他猜,可能是因为今天是翁楠希的生日,也可能是因为马上可以看到《章老师的民宿小屋》第二期,当然,更可能是因为《民宿小屋》第二期竟然会在翁楠希生日这么一个微妙的日子里播放。

    路上买了两个面包,到工作室的时候时间还是八点半,距离上班还有半个小时。

    小池坐在位置上一边吃着面包,一边在看书。小池虽然高中辍学,但本身并不排斥学习。随着最近参与到了网综的制作里,他要不断采访明星,不断构思内容,与人协商,顶着压力创作,在这个过程中,他渐渐感觉到了知识和文化的重要性。虽然有着小夏的帮忙,勉力撑起了网综,第一期和第二期播出后得到了不错的反响,但这还远远不够,因为他的偶像超速发展,他的一生之敌周一博上个礼拜也拿了金牛的【最佳短片】,他还得更努力才行。

    员工陆续出现。现在离元宵还有两天,但大部分员工都已经开始上班了。

    小池是老板,而且作用不大,原本可以在老家一直待到过完元宵再回来,但他觉得老家实在太没意思了,宁愿回来上班。

    在老家的时候,先是街坊邻居排队来看他,夸他是大明星了,真厉害,然后纷纷要跟他合照。小池不喜欢像这样被当动物供人欣赏,于是想收他们的费,但大家谁也没给,只是哈哈大笑,说小池果然幽默。

    之后是亲戚来串门——就是串门,不是拜年。拜年是提着礼物新年后第一次上门,串门则是空着手反复上门。以往最讨厌出门拜年的臭屁小孩现在赶着过来,只是为了听他讲些娱乐圈的秘闻,再看看明星送他的礼物和合照。有几个小孩想拜托他搞到章依曼的签名,小池没答应,因为章老师的签名照他自己都没有。

    但真正让小池提前回去工作室的原因,主要是不习惯。不习惯在工作室以外的地方看韩觉和章依曼的综艺。这一点其他员工也深有感触。对于小池工作室的人来说,看韩觉和章依曼的恋爱综艺就像是团建,除了可以增强凝聚力,还能起到激发对生活自信的作用。在看过这种甜甜的爱情后,期待着也能拥有这么一份甜美,于是眼前什么工作什么苦似乎都可以忍受了。

    “我草,忍不了了!这个傻比,我都恨不得掐死他了!”一个员工突然喊了起来。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小池连忙叼着面包小跑过去。

    那员工忿忿地让开位置,指了指屏幕。小池看了看,原来是这员工在微特上跟一个人聊着聊着就吵起来了,起因是对面嘲讽韩觉,说如果没有翁楠希的话,他指不定还在哪个角落默默无闻,然而韩觉始终不作感恩,真是良心喂了狗。

    对方骂完之后迅速拉黑。显然是个老粉圈人士了。

    小池看完后也是深吸了一口气才平稳心情。

    他拍了拍员工的肩膀,无声地安慰了一下。除了让员工结束对线,及时止损以外,此外也没其他更好的意见了。

    发动其他韩觉的粉丝一起来吵是不可能的,因为大部分韩觉粉都知道跟饭圈吵架纯属费力不讨好,跟对方讲道理是在做慈善,是在浪费自己的时间。而且这种架是没有道理可讲的,根本吵不完。

    随着韩觉和翁楠希两位的事业发展蒸蒸日上,不断有新粉入坑,也就也意味着他们的旧情正被不断提及。

    有关翁楠希和韩觉的事,就连小池的爸妈都有所耳闻。

    小池想起了除夕的那个晚上。那天为避开春运,他除夕当天才走。足足耗费了近三个小时,才从魔都的市中心开到城西,到家已然傍晚。池爸池妈见到他之后十分高兴,一家子人许久不见的样子寒暄了好一会儿。池妈心疼他工作实在太辛苦了,脸都比上个月瘦了。心疼完,就拥着他上了餐桌,好酒好肉招待着,准备听他讲八卦。

    前两年的时候,小池回老家跟爸妈炫耀自己终于成了网红,能赚钱养活自己了,而且还和韩觉有了合作,自诩半只脚踏进娱乐圈,为了证明这点,他还煞有其事地说了一些圈内的八卦。

    什么谁和谁表面上关系好,其实出了镜头看都不想看对方一眼;什么某某影帝突然接了一部烂片,其实也是无奈之举,因为要偿还早年的一个人情;什么全球闻名的模范夫妻早就貌合神离,私底下各过各的了……各种捕风捉影的流言、隐秘的勾心斗角、表面一套背后一套的算计,说得十分生动。然而当时他爸妈信都不信,只当故事来听,还夸赞道比看春晚有意思多了。

    今年不一样了。去年年末小池工作室脱离了小打小闹的范畴,搭上胡霏介绍的关系,毅然进军网综,做搞笑访谈,接触了很多的明星和幕后,算是把另一只脚也踏进了娱乐圈。当小池他爸妈在电脑上看到自家那猴头猴脑毫无明星像的儿子,竟然和明星聊天吃饭谈笑风生时,心里满满的都是不可思议。相应的,他们也不再把儿子的话都当故事来听了。勉强可以半信半疑。

    一家人就座后,先把电视音量调低。春晚还没开始,声音若有若无的当背影音刚好。

    这次不用等小池主动开口,因为他们积极地提前准备了问题。

    池爸池妈和小池一样极有分寸,也不为难他,不问古早或过气明星的八卦事迹,只问些最近比较热闹的话题,绝不刁钻。

    “翁楠希是不是被什么大老板包养了?”

    “网上都在说章耀辉本来是不同意韩觉和章依曼在一起的,但是因为要开电影公司,所以为了利用韩觉,才肯答应他们在一起。到底有没有这回事啊?”

    小池差点把酒吐回杯子里。

    “这都是些什么啊……”小池用无奈的语气说,“翁楠希她自己就已经是老板了,哪里还要被包养啊。而且她生意都是自己一点一点做起来的,都是能查到的东西。

    “章耀辉还是很厉害的,现在【艾都影业】搞了一年已经起来了,今年还签了几个名导。去年火的好几部电影就是他们做的。韩觉来也只是锦上添花,哪里要到卖女儿的地步啊……”

    小池充分证明了创业的这几年,他绝不仅仅是增长了打扫卫生的本领而已。

    小池爸妈点点头,表示儿子说得有道理。然后跟做采访一样,他们开始问下一题。

    “下一个问题。”

    小池大口嚼肉,来者不拒,觉得自己什么都能答上来。

    “网上都说韩觉和翁楠希不是和平分手的,还讲,韩觉就是因为这个分手才抑郁的,前几天还看到有人说韩觉那个日记就是翁楠希泄露出去的。是不是真的?”

    小池鼓着腮帮子愣住了。面对爸妈期待的眼神,他懵懵地摇了摇头。

    “你这都不知道?”池爸池妈大失所望。而后当场给小池科普,说韩觉以前性格恶劣,但自尊极强,日记是最隐秘的东西,只会给女友看,而当时的女友是翁楠希,所以泄露就算不是翁楠希干的,也跟她脱不了关系。他们觉得这个分析很对。

    “这对在哪里……”

    “有些事你们圈内人身在局中,所以不知道。”

    小池被斥责了,觉得十分荒唐。他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医生,而对面不巧坐着的病人,来医院前上网搜了一大堆东西,现在正自己给自己分析病情,还反驳医生不专业。

    “韩觉说他是低谷的那几年得的抑郁,但很有可能是分手后才抑郁。你看,网上有很多分析的。比如这个……”

    小池无话可说。拿起遥控器把电视音量开得很大。

    作为网络对战的一线人员,小池当然看到过很多种关于韩觉和翁楠希恋情的猜测。都是屁股决定脑袋。想在一段感情里分对错,本就不怎么现实,更何况韩觉和翁楠希对此事缄默其口,绝口不提往事。唯一可能透露了真相的只言片语,只有韩觉刚复出那年在节目里的感慨,和写在歌词里的似是而非的控诉。然而韩觉的感慨和他的歌词,完全是矛盾的。一个是天使,一个是恶魔。

    因此,对于这件事人人都有看法,但除了当事人,其他任何猜想都是臆想。有的时候甚至还有另一种情况,类似离婚诉讼,即两位当事人对一件事公堂对质,各自的说辞都有可能并不一致。

    所以小池每次看到这样的争辩,都觉得没什么意义,辩不出结果的。小池以前也尝试过,但大多时候都做了无用功。小夏就劝他:有这冲浪的时间,去看点书难道不好吗?

    “去看点书吧,别理这种人了。”小池拍了拍员工的肩膀,“多想想今晚第二期的《民宿》。”

    员工深吸一口气,关掉聊天界面,把傻比抛却到脑后,精神振奋地投入了工作。

    小池回到座位上一边吃着面包,一边思考,为什么韩觉还是翁楠希对过去的事都不提呢?难道是对于那些往事,搁置在身后不作细究,对他们俩来说或许也是一种放过彼此的好事吗?

    九点的时候,小夏和倩倩准点到了工作室。

    倩倩一来就问大家:“今天晚上有没有谁有约了?”

    大家谁也没有举手。

    倩倩双手一举:“那没事的就留下来一起过情人节!晚饭我请!不过只能叫外卖噢。还是老样子,大家把想吃的店写在白板上,一人在下面投一票,最后选票数最多的两家订外卖。”

    员工纷纷欢呼起来,有人说要吃火锅,有人说要吃法国菜,还有人说要吃上一期《民宿小屋》里姜绮介绍过的蛋挞。大家凑到白板前面各报店名,然后分开去威逼利诱,游说其他同事给自己拉票。

    小池跟小夏说,今天从翁楠希那边过来挑事的粉丝挺多。一些是粉丝的挑衅,一些是黑粉挑事。

    小夏点头表示能够猜到。她翻了翻微特首页,没翻多久,就看到关注的人转发了一条微特。她用不知是感叹还是赞叹的语气说:“翁楠希是厉害的,看样子她是想把【情人节】这个节日跟她的个人品牌绑定起来。”

    小夏屏幕里的那条被转发的微特,是翁楠希发的,内容大意是为了庆祝【情人节】,祝有情人终成眷属,转发抽奖送四位网友各二十四万的【约会活动金】。除此之外还有折扣宣传,是说情人节这天,她的餐厅、服装店、化妆品全场打折。

    倩倩凑了过来,看完微特的内容后很纯粹地感叹道:“她脸皮是真的厚啊,这就蹭上热度了。”

    小夏笑了笑,让倩倩冷静一点,说【情人节】也不是韩觉发起的。

    倩倩说冷静不起来,“我好嫉妒她。”

    如今的翁楠希俨然人生赢家。嫉妒她的人绝不在少数,人漂亮,脑子好,演技厉害,人脉深厚,事业还有成,而偏偏像这样被上天宠爱了的人,还特别努力,让无数人嫉妒的同时,又不得不承认羡慕和敬佩。

    “别太急着羡慕,”小池看着屏幕里的翁楠希,说,“说不定像情人节这样的日子,她都是一个人过的。”

    被小池这样一说,倩倩的确是少了一点羡慕。对她来讲,如果没有爱情的话,那人活着真是一点意思也没有了。

    “突然想到,”倩倩瞪着眼说,“除了韩觉,好像就没听到她跟哪个男的走近过,就连绯闻都没有。”

    “也不知道是她自己不想,还是没什么男人敢靠近她。”小夏说完,看到员工们投票投得差不多了,便驱赶着小池和倩倩,“别聊了,赶紧干活先。”

    倩倩不爽地切了一声,说刚才就属小夏话说得最多。

    小池回到位置,找出综艺名导的节目,仔仔细细地开始分析,学习。自从开始做网综之后,小池再看综艺节目,不再单纯以观众的视角,用好玩和没意思来简单粗暴地下定义了。当他看到有意思的地方,他会想这里为什么会有意思,导演和嘉宾又是怎么做到这一步的,当看到没意思的地方,则会想如果让他来处理,他会怎么做。

    分析了那么多的综艺之后,他越来越发觉到,嘉宾和导演是相辅相成、互相成就的,哪一边的成功都没法剥离对方单独分析。

    双方的相遇需要运气。

    王导就是很好的例子。惨败一次后,运气好遇到了韩觉和章依曼,《我们恋爱吧》和《章老师的民宿小屋》直接将王导推上了综艺界明星导演的位置。

    小池曾经以为【职场情侣】公开后再上节目,看点除了发糖还是发糖。结果没想到《民宿小屋》第一期展现了太多丰富的看点,小池当天晚上就看了三遍,做了大量的分析。最后不得不感慨,对韩觉和章依曼这两个人来说,遇到王导也是他们的幸运。

    小池一整个白天都在做分析搞学习,直到傍晚下班,他才从学习里脱离出来,被一帮男员工叫去娱乐区打游戏。女员工们则围在一起聊天,倩倩正在呼吁大家不要买翁楠希家的化妆品。

    时间一点一点过了晚点,但大家吃着不涨肚子的零食,都打算忍忍。他们想晚些时候边看《民宿小屋》边吃晚饭。

    大家各自玩闹终于捱到了节目开播前半小时,闹哄哄地点完外卖后,接下来就是忍受着精神和心理上的双重饥饿,等待节目开始。

    左等右等,节目终于开始。

    开始前有一段广告。小池是平台会员,下意识想把广告关掉。

    “慢着!”小夏阻止了他。

    小池不明所以,以为小夏饥渴到连广告都不放过。

    小夏用下巴点了点投影,小池转头一看,原来投影里在放【红色】的新广告,模特正是韩觉。

    背景音乐是国乐,从淡雅到湍急。在音乐里,韩觉先是走在空无一人的古镇里,然后他看到了云。一小团云浮在墙角或者岸边,美好到不真实。他迈开步子去追逐那些云,可惜步伐始终赶不上云消散的速度,每次都没追上。

    看着韩觉一次次试图抓住前方的云,大家对这些云赋予了各种意义。好不容易最后一朵终于追上,大家松了一口气,然而下一秒,大家看到韩觉像是突然没了兴趣,把手伸手云里,几下子胡乱挥散,说不出的写意。当他再抬起头时,眼里只有洒脱和释然,仿佛天下之大哪都可去。他不再追云,他就是云。

    大家突然从这么一个广告里看到韩觉,感到十分惊喜。

    整个广告从画面到意境,从演员到内容都很让人印象深刻。而更让人惊讶的,是韩觉的演技竟然可以这么好,这么自然。

    有人笑着说,以后韩觉不会自编自演自导了吧。

    小夏说这个可以有,韩觉到时候一定很开心,因为又能省下一笔钱。

    大家哈哈大笑,觉得这很韩觉。

    在笑声里,节目就要开始了。

    这次节目的片头出现在内容前面,还是那一男一女一猫一狗,一家四口。现场有人开始可怜姜绮,说她奴隶一样工作,结果连片头都混不进去。一句【奴隶】足以唤起大家对上一期节目里的姜绮的回忆。

    上一期的最后,是姜绮翘首以盼四号员工拯救她于苦海,而镜头定格在一位高僧的局部身影上,留了悬念。

    第二期开头就揭开悬念。镜头一点点移动,终于完整地罩住了宋寅那张和脖子混为一谈的大脸。

    尽管宋寅神情肃穆,念经盘串,很显虔诚,但人类只要一胖就显得形迹可疑,大家觉得宋寅并不能把姜绮从苦海里拯救出去。事实也确实如此。姜绮独自被章三戏弄了半天,等到宋寅后,觉得宋寅就算不敢和董事长作对,至少也可以牵制一下章三吧?宋寅嘴上说着“善哉善哉”,“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结果让他干点活的时候,他就推来推去,理由很多,一会儿说自己刚来,需要休息,一会儿说自己消化不良,需要锻炼。锻炼就锻炼吧,姜绮收拾好活之后过去看他是怎么个锻炼的,结果就发现宋寅和韩觉躺在院子里晒太阳。两个人躺着聊天,十分新颖的录节目方式,好不惬意。姜绮难以置信地质问宋寅,这是什么锻炼法。他说他在打拳。姜绮问打哪门子的拳。他回答睡梦罗汉拳。姜绮哇啊啊啊地跑开,结果被章三嚎叫着追了过去,姜绮声音猛然尖锐,并跑得更快了。

    第一组客人是四名男大学生,住同一个寝室,再过几个月就要毕业了,分开前就想借这次机会来个毕业旅行,于是填了申请,运气不错,刚好被抽中了。

    韩觉仔仔细细地给他们介绍了一遍屋子的家用设备、不能容忍的生活习惯以及一日三餐的时间安排,最后问他们:“还有什么想问的?”

    其中一个举起了手,问韩觉:“怎么才能追到章老师这样完美的人?”

    章依曼听完就笑了起来,一边表示感谢,一边等着听韩觉如何回答。

    韩觉摇头表示:“你这个问题太难了,还不如问我怎么赚到一千万比较容易。”

    另一个人顺势举起了手,问:“那怎么赚到一千万比较容易?”

    韩觉表示这个简单:“很简单。存银行两个亿,吃利息。”

    众人一齐缄默。

    章依曼到底还是心善,不忍心客人感到为难,于是轻拍了一下韩觉,要他对客人友好一点。

    韩觉只好放缓态度,和颜悦色地说:“拍一部电影也可以赚一千万,不难。”

    四位大学生连忙表示自己已经没有问题了,就算有也不会再问了。

    这个小插曲之后,客人也放缓了紧张的心情,已经了解到章老师果然如传闻般可可爱爱,心地善良;韩觉果然冷漠都市男,让人害怕;姜绮果然,果然,“果然很会洗碗。”

    “我怎么就很会洗碗了?!”姜绮情绪十分激动,差点把抹布往人脸上糊,“因为我在这里地位最低,所以才一直轮到我洗。”

    大学生们低头,说其实他们也可以洗的。

    “不用,”宋寅说,“这是看点,你们如果洗了碗,看起来在帮她,其实是害了她。”

    大学生们恍然大悟。

    厨房突然传来咯吱咯吱的声音。细听,有两种声调,一种是姜绮拿着海绵猛擦瓷碗的声音,另一种是她咬牙切齿的磨牙声。

    “唉,”宋寅还是有点良心的,内疚地给姜绮倒了一杯饮料,说,“明天我洗,明天我洗。”

    姜绮终于开心了一点,快快乐乐地收拾好了餐桌和厨房,十分容易满足。

    然而到了第二天,宋寅建议大家去下馆子吃点特色菜,韩觉和章依曼表示这个建议不错,迅速采纳了。

    姜绮心有不甘,但也没办法,只能等晚饭时让宋寅兑现承诺。

    万万没想到的是,宋寅下午的时候就要走了,走之前还送了姜绮一个礼物——一双粉红色的橡胶手套。并安慰道,一个人只要有胆识拒绝社会要他干的事情,他便可以过上按自己意愿过的生活。“你,学到了么?”宋寅最后这样问姜绮,姜绮理所当然地没有回答,只是失神地望着宋寅,让他不要再出现在她面前。

    面对着晚餐后的杯盘狼藉,姜绮果然戴上了手套,辛勤地开始了劳作。

    姜绮在厨房对着摄像机碎碎念,不断希望接替宋寅的四号员工能是个善良的人。

    巧的是,这时四号员工悄然出现。

    节目组良心发现的没有在这里设置悬念,大概是清楚,把答案公开更能吸引观众的观看兴趣。

    因为这次来的四号员工是黄进。

    这一期节目到这里就结束了。小池他们看得意犹未尽,但总觉得搞笑的部分多了,而恋爱撒狗粮的部分略少了一些。

    大家一边交流着,一边等着节目把字幕放完。

    因为上一期字幕之后有彩蛋,这次大家也试着等等看。最后果然等到了彩蛋。大家立马欢呼一声,然后安静下来。因为彩蛋的内容依旧是一首歌,一首韩觉的新歌。

    韩觉穿一件灰色外衣,坐在话筒前面,周围很暗,只有他头顶有一盏灯从斜上方打下来。

    小池心里想:果然,王导手握韩觉这大杀器,就算是每期公布一首韩觉的新歌,这个节目的收视率也一定低不到哪里去。

    韩觉在电脑前挑着歌,样子十分随性,唱什么歌都是临时决定的。比如“现在外面下着雨,我就……唱这首吧。”然后嫌弃小样音质不好,便不把伴奏外放,而是直接拿了一把吉他过来,要现场开唱。

    【灯光也暗了,音乐低声了,口中的棉花糖也融化了

    窗外阴天了,音乐低声了,我的心开始想你了……】

    小池他们整个工作室的人都静静的听着。听完这首叫作《我真的受伤了》的歌,所有人就像淋了一场细雨。

    歌唱完节目就是真的结束了,按照团建惯例,男员工只有送完女员工回家才算下班。

    小池不用送谁,直接开车回到了家里。一路上车子慢慢地开,也没放什么广播和音乐,因为他的脑海仍然在轻轻回荡着琴声和韩觉的歌声,刚才听过的旋律一直飘着不肯落地。

    要是早点出音源就好了。小池这样想着,来到了家里,洗漱后正准备睡。结果睡前看了一眼手机,看到聊天软件的工作群里正疯狂涨着留言数。

    小池疑惑地点进去一看,发现大家一个个都很激动,就跟过节一样。

    啊,凌晨已经过去,所以是二月十五,章老师的生日,确实值得激动啊。小池恍然大悟,随后也想上去发个表情包凑个热闹,好体现作为领导的随和与平易近人。结果他慢慢发现情况似乎有点不对。

    大家似乎在讨论音乐……

    【《一丝不挂》这词写得真是绝了啊!】

    【大家快去听《烂泥》!】

    【我不允许还有人没听过《天黑黑》】

    【我要被气死了,《红玫瑰白玫瑰》就不能拆能两首发吗?!!!】

    【……】

    大家讨论的歌小池都没听过,他惊讶地以为大家集体爬墙爱上了别的歌手。

    正当他想质问大家的时候,就看到倩倩冒泡发了一句话:【我之前还在想要是有音源就好了,结果凌晨一过就来!我要把《我真的受伤了》循环一百遍!!!】

    怎么连倩倩也……等等,《我真的受伤了》这不是《民宿小屋》最后彩蛋里的那首歌吗?

    小池想到了一种可能,激动得浑身颤栗。他连忙退出聊天,去微特里搜歌名,搜韩觉,结果发现凌晨的微特一点都不减白天的热闹,无数营销号的小编都被叫起来加夜班。

    只因为韩觉做了一件事。

    在二月十五的这天,韩觉把十一首新歌公开发到了网上,声称他从学习歌曲创作以来,写过太多悲伤的歌了,歌里里面有自己的故事,也有其他人的故事。但如今他有了一生的最爱,他觉得自己以后不会再悲伤了,所以今后也不再需要悲伤的歌安抚心灵,索性就都放它们出来,供大家免费下载。尽管只是小样,但依然希望大家听完得到哪怕一点点的慰藉,振作起来,不要放弃爱情。

    无数网友和粉丝们都被炸起来了。国内外无数乐迷感觉突然过节。

    小池看完韩觉的微特之后,也激动地觉得韩老板这事做得当真大气。他之前还以为节目狗粮部分的减少,是因为感情平稳了淡了,没了激情,原来大招藏在这里。十一首歌竟说放就放了,而且看群里的评论,似乎每首歌都质量不俗。这难道就是天才的任性吗?

    如果是的话,小池还真希望韩觉能多任性几次。

    小池喘着粗气循着下载地址过去,面对那些新歌们,他就像个饿了很久的人突然看见佳肴。

    《缠绵游戏》、《只爱陌生人》、《一丝不挂》、《天黑黑》、《烂泥》……都在这里了。

    小池做好了彻夜听歌的打算,然而听着听着,猛然听到了一些沉重的字词,他的脑子里不自觉就出现了除夕那晚爸妈跟他说过的流言八卦……

    【网上都说韩觉和翁楠希不是和平分手的,还讲,韩觉就是因为这个分手才抑郁的,前几天还看到有人说韩觉那个日记就是翁楠希泄露出去的……】

    小池摇摇头,继续听。等到整个十一首都听完了一遍,小池已经从躺着变成了坐着,还拿来了纸笔。这些音源小样没有歌词,听众得像听磁带那样自己猜。等到听完了三遍,他的纸上已经写了很多东西。他把这十一首歌默默分做了两堆。一堆是五首,另一堆是六首。

    回想着这五首歌里的歌词,小池狠狠咽了一口唾沫,心脏砰砰地跳。他不知道自己的发现是否算是荒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