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废后惊华:陛下,慢走不送! > 第97章 永不相离3

第97章 永不相离3

作者:文若纷飞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苏醒过后,汀兰刚刚进门,在听到南宫灏凌的咆哮声后,她身形一软,整个人瘫坐在地:“娘娘……”

    听到他的哭声,守在殿外的袁文德,不禁双拳紧握,浑身泛起一股冷意!

    须臾,待医女为袁修月包扎过后,南宫灏凌便将寝殿里的人悉数都轰了出去,连汀兰也不例外!

    寝殿里。

    炉鼎内,燃着袁修月最喜欢的薰衣草香。

    龙榻上,她脸色苍白,双眸紧瞌,唇齿之间时不时呓语着他的名字。

    心中满是柔情,却痛的滴血,南宫灏凌一手紧握着她的手,另一只手轻抚她的苍白的脸,有些颓然的靠坐在龙榻前,他唇角的笑,蕴着浓浓的苦涩!

    他,没有保护好她!

    连自己心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没有人知道,此刻他心中有多么自责!

    但,在这一刻,他心中却又是庆幸的!

    因为,无论如何,她都还活着!

    念及此,他倾身轻吻她的额头。

    将她的手,轻轻的置于被下,无尽怜爱的深凝着她,他唇角的笑,忽而变得格外冷冽,而后猛然起身,大步向外。

    外殿中。

    微一抬眸,见南宫灏凌自寝殿出来,袁文德眉心一拧,忙迎了上去!

    “皇上!娘娘的腿伤如何?”

    刚才,太医和医女离殿之时,他曾打问过,但无论是太医还是医女,对于他的问题,皆都吱吱唔唔,不曾明言!

    由此,他心中忐忑,不由又加重几分!

    抬眼看着身前的袁文德,南宫灏凌神情内敛,语气亦是惯有的清冷:“皇后的腿伤无碍,休养几个月便可痊愈!”

    “当真无碍?”

    深深的,凝视着南宫灏凌的眼,袁文德对他的话,不甚笃定!

    “自然无碍!”

    淡淡的,又回了袁文德一声,南宫灏凌眸色微深,抬步向外。

    见状,袁文德眉心轻皱:“皇上,臣有话要说!”

    脚步轻轻一顿,南宫灏凌看向袁文德:“朕知你要说什么……”

    “皇上不知!”

    微扬下颔,虽面对一国之君,却在气势上丝毫不输南宫灏凌,袁文德发冷的语气里,压抑了些晦暗不明的情绪:“皇上可知,皇后为何一直不允皇上让明月进宫?”

    “为何?”

    南宫灏凌的语气依旧,冷冷的,淡淡的。

    “因为……”唇角边,泄出一抹苦笑,袁文德涩然冷道:“臣的生母,是安国侯府的正妻,却心肠太善,在妹妹的乞求下,答应与她共侍一夫,但到头来……她的妹妹,为抢她的正妻之位,不惜将她推落鱼塘,让她落得个早产而亡的凄惨下场!”

    唇角的苦笑,越发深了,袁文德冷哼一声道:“而她的女儿,却从小落了个命硬克母的名声,小小年纪,便被寄养府外!”

    闻听袁文德此言,南宫灏凌心下微微一痛!

    不必想,他也该猜到,那个早产儿,该就是袁修月了!

    早前,他一直以为,袁成海夫妇偏袒明月,冷落修月,是因为明月貌美,修月姿色不佳!

    但是现下,他终于明白了!

    命硬克母吗?!

    简直是无稽之谈!

    见南宫灏凌半晌儿不曾有言,袁文德望着他,思忖连连,静窒片刻,他方幽幽叹道:“若皇上也嫌她命硬,臣可以带她离开!”

    “没有人可以将她从朕身边带走!”

    这世上,有谁的命,比身为帝王的他,还要硬?!

    冷冷一笑,南宫灏凌回眸看向袁文德:“这皇宫之中,只要有朕一日,袁性之女,便唯袁修月一人!”

    说完话,他微转过身,再次抬步向外!

    见他一直往外走,袁文德不禁语气冷悠的问道:“皇后还没醒,皇上要去哪儿?!”

    “朕答应过你,会给你一个交代,也……一定要给自己一个交代!”不曾回头,南宫灏凌带着暗云等人,快步离开大殿,消失在殿外的茫茫夜色之中!

    三更时,福宁宫中。

    因方才汀兰的一阵撕扯,袁明月原本如花一般姣好的容颜上,血痕狰狞,惨不忍睹!

    锦榻上,钟太后神情淡漠的端着茶盏,眸色深沉似水!

    偷偷的瞥了钟太后一眼,她低垂眼睑,静静的等着碧秋自夜溪宫回返!

    不多时,碧秋自夜溪宫回返。

    甫一入殿,她便对钟太后福身行礼:“奴婢参见太后!”

    “嗯!”

    轻应一声,将茶盏放下,钟太后挑眉问着碧秋:“皇后的伤势如何?”

    闻言,碧秋微低了低头,复又无奈出声:“禀太后,方才奴婢问过太后,太医说……说皇后娘娘的腿,伤的太重,日后只怕会留下弊病……”

    听了碧秋的禀报,钟太后神情微冷:“皇后的腿,果真废了吗?”

    “十有八九!”

    微微颔首,碧秋神色忧虑,语气中不无担心的凝重出声:“太后,皇上以为此事是您让人做的,若他盛怒,只怕……”

    “呵……”

    冷眼失笑,钟太后唇角轻牵:“昨日哀家才刚从冷宫将皇上引到福宁宫,冷宫那边便出事走水,此事任谁去猜,去想,第一个怀疑的也会是哀家!”

    “可……”

    凝眉深皱,碧秋语气沉重道:“此事并非主子所为!”

    碧秋整日跟随在钟太后身边,即便是钟太后有事要吩咐,她也该是第一个知道的人!

    “并非哀家,不一定就不是哀家身边的人!”钟太后看了她一眼,冷笑着转头看向一边:“知道哀家以病为由引皇上至此的人,我福宁宫中,屈指可数,你说这个人会是谁?”

    闻言,碧秋神情一凛,偏头看向低眉敛目垂首一旁的袁明月!

    微微冷笑,钟太后的视线,浅浅淡淡的落在袁明月身上。

    感觉到两人的视线,袁明月心底一慌,磕磕巴巴道:“太后明鉴,明月怎会对自己的妹妹下手?”

    “你不会吗?”

    碧秋嗤笑一声,声音冷漠:“你可以与人勾结,在宫中散布自己妹妹和宁王的谣言,可以让自己的丫头打了自己的脸,跟太后娘娘面前冤枉是皇后所为……还有什么是你做不出的?”

    闻言,袁明月不理碧秋,转而跪落在钟太后身前,矢口否认道:“太后明鉴,明月虽记恨妹妹不让明月入宫,却从不曾想过要谋害她的性命……此事,真的不是明月所为!”

    黛眉微蹙,她暗一思忖:“是韩才人,一定是韩才人!”

    钟太后眸色一沉,道:“哀家说是你,是因知道皇上回到福宁宫一事,你说是韩才人,有何证据?”

    不敢去迎太后的冷眸,袁明月的俏脸上,梨花带雨:“韩才人的心腹桃儿,一直被皇后拘禁于冷宫之中,韩才人知道,妹妹想利用桃儿作证,来洗清自己身上的冤屈,但如此一来,韩才人必定暴露……太后要引皇上到福宁宫一事,明月今日曾与韩才人提过,但明月可以发誓,明月只是让她救出桃儿,并不曾想过,她会放火啊!”

    闻言,钟太后哂然一笑!

    枉她在宫中活了大半辈子,竟被眼前这个表里不一的女娃儿蒙蔽了!

    恰在此时,殿外传来唱报之声:“皇上驾到!”

    听闻南宫灏凌来了,钟太后神情一怔,置于桌上的手倏地握紧!

    看着南宫灏凌阴沉着脸,昂扬而入,钟太后的唇角,牵扯一抹勉强的淡笑:“皇帝你来的正是时候,冷宫的事情,哀家已然查明,是明月和韩才人所为……”

    “只她们,有这么大的胆子吗?”

    淡淡一笑,南宫灏凌英俊的脸上,文雅舒润,冷冷斜睇了跪在地上的袁明月。

    闻言,太后眉心紧皱:“皇帝,你这是何意?”

    “何意?”

    清冷一笑,瞥了一眼太后,南宫灏凌挑眉道:“母后既是做了,便做了,反正儿子也不会对您怎么样!”

    “皇帝!”

    从未见南宫灏凌对自己如此,钟太后心下微颤,怔怔起身:“你不信母后吗?”

    听闻太后此言,南宫灏凌的心,不禁深深刺痛了下。

    同样的话,袁修月曾问过数次!

    可每次,他心里,却从都不曾真正信过她!

    可是现在,他真的信了!

    却……一切都晚了!

    脑海中,想到她被大火烧伤的腿,日后都不可能复原,他心下一冷,转身自暗云手中,唰的一声将长剑抽出,直向着跪在的地上的袁明月而去!

    “皇上!”

    袁明月倒抽一口凉气,条件反射的将娇躯向后仰去。

    “皇帝!”

    急忙起身,一把抓住南宫灏凌握剑的手,钟太后颤声道:“真正纵火的人,是韩才人,明月即便有错,也不当死……”

    “母后觉得她不当死吗?”

    唇角微微一翘起,南宫灏凌薄凉,冷讽的声音在钟太后耳边想起:“母后不是一直逼朕准她入宫吗?今日朕便杀了,以了了母后的念头!”

    闻言,钟太后心头不由一颤!

    “太后救我!”

    脸色惨白如纸,袁明月吓得双目含泪!

    看着眼前既熟悉的儿子,以冷冽陌生的目光凝着自己,钟太后的声音抑制不住的颤抖起来:“皇帝可曾想过,即便她做的再错,也终究是皇后的亲姐姐,若你杀了她的亲姐姐,日后又该如何面对于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