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废后惊华:陛下,慢走不送! > 第42章 震动六宫

第42章 震动六宫

作者:文若纷飞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只是顷刻间,龙榻上蕴着无尽激情的娇喘声嘎然而止,姬恒的脸色,也已面如酱色!

    “皇后娘娘,这花瓶可是皇上最喜欢的……”

    心疼加肉疼的看着地上碎了一地的古董瓷瓶,姬恒满脸焦急,左右不是。正在此时,南宫灏凌平淡清冷的声音自龙榻内响起:“姬恒!”

    “奴才在!”

    苦着脸看了袁修月一眼,却不敢责怪,姬恒对边上当值的宫女吩咐一声,急忙转身出了偏厅。

    “既是他最喜欢的,待会儿该又要怒了,不过现在总算是安静了!”悻悻的看着宫女清扫着一片狼藉的地面,袁修月微微挑眉,眸中不见一丝顾虑和担忧,一脸闲适的坐下身来,以肘擎着下颔,一副认认真真的模样,静静注视着灶火。

    “袁修月你好大的胆子,竟敢摔了朕最喜欢的青瓷花瓶!”

    时候不长,一声近乎于咆哮的不悦吼声传来,南宫灏凌身着素衣,披着龙袍进入偏厅。

    身形一僵,袁修月急忙起身,低眉瞬目的对他欠身福礼:“臣妾若知花瓶是皇上最喜欢的,无论如何都不会去碰,臣妾错了,还请皇上息怒!”

    南宫灏凌闻言,脸色瞬时更沉几分。

    看着宫女刚刚收起的瓷瓶碎片,他薄唇紧抿,冷冷的睥睨着袁修月。

    入目,是他脚下用金丝线缝制的龙靴,袁修月欠身看了龙靴许久,见他不曾出声,不禁蹙眉抬头,看向他在灯火下,深邃幽亮的瞳眸。

    “你是故意的!”

    紧紧的盯着袁修月的双眼,南宫灏凌声音陡然一缓,仿佛火山喷发前的宁静。

    被他一语道破心思,袁修月怔了怔,随即再次低下头来,仿佛受了委屈的窦娥一般:“天大地大,皇上最大,皇上说是就是了!”

    反正,东西确实是她摔的。

    她也确实——是故意的!

    看着眼前的袁修月,想到今日种种,南宫灏凌紧皱的剑眉,稍稍松开,淡淡哼笑道:“你承认的倒挺干脆!”

    “人都道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淡淡眨了眨眼睫,袁修月眉心轻蹙,温柔的微笑着:“皇上是明君,断然不会胡乱冤枉臣妾!”

    先夸他是明君,再将一切错事揽在己身,袁修月话里的意思是她并不是故意,却因要顾及皇上的威严,不得不大义凛然的承认自己是故意的……她此话一出口,倒让南宫灏凌不好再追究此事了。

    “你……”

    被袁修月气的一窒,却又不能拿她怎么样,南宫灏凌冷冷一笑,看着小灶儿上汩汩作响的茶壶命令道:“给朕和朕的爱妃煮茶去!”

    “臣妾只给皇上煮茶!”

    黛眉紧蹙,袁修月倔强抬眸,与他的视线在半空相接。

    人生在世,有的事情可以低头,有的事情,则绝不能低头!

    如今,她奉旨随侍他身侧,身份却仍是极致荣宠的皇后娘娘,颜妃再得宠,也只是个宠妃,她可以给身为皇上的他煮茶,但颜妃绝对不行!

    似是早已料到会有此反应,南宫灏凌眸色深了深,语气冷淡道:“你敢忤逆朕的意思?”

    迎着南宫灏凌冰冷的眸,袁修月的脸上不见一丝恐惧,唇角微微勾起,她悻悻问道:“皇上不能杀了臣妾,又说过不不会如臣妾所愿废了臣妾……如今臣妾住在冷宫,皇上也不能将臣妾打入冷宫,皇上打算如何处置臣妾的忤逆之罪呢?”

    “你……”

    怒火于顷刻间上扬,看着眼前怡然无惧的袁修月,南宫灏凌心意微动,竟有片刻失神……

    袁修月以为,南宫灏凌又要怒了,却不曾想,她等了半晌,仍不见他发作!

    不明所以的迎视着南宫灏凌温柔的眸子,睇见他深邃黝黑的瞳眸中,隐隐闪过的那抹柔色,她心中不觉惊喜,反倒直觉如芒在背,浑身都开始不舒服起来。

    “咳……”

    轻咳一声,打破厅内沉寂,她不等他应礼,便兀自起身,行至小灶儿前,垫着手巾将茶壶提起,将煮好的茶水缓缓注入茶盏。轻轻的,将茶盏掬于手中,她浅笑辄止的递到南宫灏凌面前:“皇上日理万机,合着经过方才一番折腾也该渴了,若现下实在想不出该如何处置臣妾便先不想,先来喝口茶顺顺气儿……如何?”

    在南宫灏凌记忆深处,曾经有一个女子,在面对另一个男人的怒火时,也如袁修月一般,镇定自若,不曾有过一丝慌张与退缩……眼前,袁修月倔强的眸,看似淡泊却又透着几分强势的个性,与她竟是如此的相似。

    心神微敛,凝着袁修月明眸善睐的样子,南宫灏凌惊觉,就在方才,就是她……竟触动了他心底最柔软的地方。

    “皇上?”

    见南宫灏凌迟迟不曾接过茶盏,袁修月眉梢轻抬,将茶杯再次举高。

    “朕若不去想,岂不是便宜你了?”垂眸看了眼身前热气腾腾的茶水,却不曾接着,南宫灏凌好看的眉心微微拧了起来:“你可知道那只古董瓷瓶是早年番邦进贡的珍品,世上再见不着第二个了。”

    “世上本就没有一抹一样的东西!”

    淡淡一笑后,袁修月眉心一窘,不禁似笑非笑的问道:“皇上是真的稀罕那只瓶子吗?”

    “皇后以为呢?”

    冷冷一笑,南宫灏凌以反问将问题重新推了回来。

    “依臣妾看来,皇上只是跟臣妾过不去罢了!”有些自嘲的笑了笑,袁修月微微抬手,十分自然的拉起他的大手,将手里的茶盏塞到南宫灏凌手里,老生常谈道:“既是臣妾让皇上如此不快,干脆皇上就把废了臣妾吧!”

    “你想的美!”

    抬手拂掉袁修月的手,南宫灏凌厌恶的将茶盏放在桌上。

    见他如此,袁修月撇了撇嘴,便不再多言,径自别过头去,又全神贯注的煮起茶来。

    他不是说过吗?

    她日后在他身边闲来煮茶,有危险护驾!

    既是眼下安静了许多,他又一时无法决定要如何处置她,那她便恪守本分乖乖煮茶好了。

    反正多做事,总是不会有错的。

    见状,南宫灏凌脸色一黑,脸上尽是深深的不悦之色。

    薄唇紧勾,眉宇皱起,他刚要出声,便见早前带袁修月过来的紫衣内侍进殿:“启禀皇上,派去南陵的人回来了。”

    闻言,他眸色一亮。

    愠怒的视线,冷冷的自袁修月身上掠过,他转身向外,头也不回的出了寝殿。

    皇上一走,姬恒自然也跟着离开。

    须臾,偏厅里除了袁明月,便只剩下当值的宫人了。

    暗暗的叹了口气,袁修月将派去南陵的人好好的在心里感激一番。抬眸之间,视线不经意扫过倚立在厅门处的绝色女子,她动作一滞,旋即怅然轻叹道:“不好意思,扰了妹妹春梦……”

    宠妃颜如雪,身段妖娆,盈盈一握,眉眼间难掩妩媚风情。

    面对袁修月的怅然轻叹,她的脸上不见一丝不悦之色,而是莲步款款,在袁修月身前福身一礼,温雅声道:“臣妾给皇后娘娘请安,娘娘万福!”

    袁修月眉心轻皱,深深打量着眼前的颜妃,温和笑说:“妹妹觉得,本宫现在像是万福的样子吗?”

    “像不像不要紧,重要的是,敢惹怒皇上,却能全身而退的,娘娘是第一人!”微微抬眸,对袁修月清淡一笑,颜妃再次福身:“皇上不喜欢有人留宿夜溪宫,还请娘娘容臣妾告退!”

    “去吧!”

    袁修月轻轻点头,脸上平静无波,但深邃的眸底,却隐隐透着光亮。

    颜妃的出身,比不过韩敏仪,但比之韩敏仪的色厉内荏,平日可守规矩,温柔谦和的她却更显的深不可测!过去两年,她虽与韩敏仪起过数次口角,却都是韩敏仪生事在先……不过回头想想,可以伴君多年,却犹得圣宠,此女又岂会是简单之辈?!

    暗暗思忖片刻,袁修月看了眼小灶儿上烧的汩汩作响的茶壶,便开始百无聊赖的跟当值的宫女大眼瞪小眼。

    “知道皇上派人去南陵做什么吗?”许久,仍不见南宫灏凌回来,袁修月捧着热茶,懒懒的问着身边的宫女。

    宫女轻摇了摇头,恭身回道:“回娘娘的话,皇上心怀家国,深夜要见的人,必定与国事有关!”

    “你还真是挺爱戴皇上的!”十分无趣的看了宫女一眼,袁修月轻喝口茶,兀自喃喃自语道:“那我就再等他半个时辰。”

    半个时辰后,南宫灏凌没回来,她等来了却是在冷宫照顾汀兰的荷儿。

    看着荷儿,袁修月心下一突,急忙问道:“你怎么到这来了?”

    因来的急,荷儿跑了一头的汗。

    “娘娘……”

    一脸想哭的对袁修月福了福身,荷儿喘息回道:“您刚走不久,汀兰姐姐便开始发热,这会儿子都烧糊涂了……”

    闻言,袁修月脸色瞬间变得极为难看:“那你到这里来作甚?先去请太医啊!”

    “奴婢去了!”

    荷儿咬了咬牙,颤抖着声音道:“今夜当值的是王院判和李太医,守门的侍卫说韩妃……韩才人犯了头疼,传了李太医,王院判在休息,根本就不见奴婢!”

    “以你的身份,即便见了他,也请不动他!”冷冷一哼,袁修月抬步便朝外走去。

    “娘娘……”

    怯生生的喊了她一声,当值的宫人谨慎提醒道:“皇上没说让娘娘离开……”

    娥眉微蹙,袁修月转身看着身后的宫女:“皇上说不让本宫离开了?”

    闻言,宫女忙垂下眸子,十分窘迫的摇了摇头。

    “那就行了!”

    眸色一深,袁修月转身离开偏厅。

    冬月的夜,月光洒落,将皇宫镀上一层淡淡的银色。无心赏景,袁修月紧裹裘衣,头也不回的踏着月色朝太医院方向而去……

    在这一日,皇宫里发生了两件大事!

    一是得宠数年的韩妃被废黜妃位,降为才人,让宫中众人无不唏嘘,二则……皇后深夜砸了太医院,震动六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