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葬鬼经 > 第五十一章 又见福子伯

第五十一章 又见福子伯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听见索巴的话,我跟陈秋雁也是彻底的愣住了。

    难不成盘坐在菩提树下的这个僧人.......就是传说之中的佛教始祖释迦摩尼?!

    我的理智告诉我,这一切都是不可能发生的事,但索巴脸上那种发自内心的激动却是装不出来的。

    如同看见了自己信仰的宗教真神现世,只有这样才会露出如此激动的表情。

    在这时候,我也有些理解旧教的那帮先生了。

    可能信仰这个东西真的没那么复杂,相反,还极其的纯粹。

    当有一个近距离接近信仰真神的机会时,像是索巴这样拥有理智的人,也会忍不住激动的跪伏在地上。

    我跟陈秋雁面面相觑了一阵,最终还是忍不住心里的好奇,小心翼翼的走上前去,满怀着恭敬看了看盘坐在地上的人。

    不,不是人......是一尊石像。

    从正面看过去,它就是一尊很普通的释迦摩尼坐像,身上的衣服也变成了石头,双手掐着手印,半眯着眼睛,默默看着通往灵山之上的道路。

    这种奇怪的现象让我有点迷茫,是我出现幻觉了,还是索巴出现幻觉了?

    前一秒从背后看,盘坐在地上的这个不是石像,很明显就是真人,但现在一看.......怎么又变成死气沉沉的石像了?!

    发现这诡异的情况,我跟陈秋雁不约而同的后退了几步,从石像的背后看了看。

    这一看我就傻眼了。

    从背后看起来,完全看不出石像的轮廓,而且那些没有被衣服遮盖住的皮肤,像是脖子这一块......都是正常人类的肤色.......

    但要是往前一步,从侧面或者正面去看他,盘坐在地上的人又会再次变成石像。

    他究竟是人还是石像?

    这一点我到现在都没弄清楚......还是说大家都出现幻觉了?

    从头到尾,这个盘腿坐在地上的人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哪怕我们走到他身边不停的打量着他,也没有给出任何回应。

    就像是一尊真正的石像,看不出半点生命该有的光彩。

    “索巴,你到底看见什么了?”我忍不住问道,见他还跪在地上不停的诵念佛号,只觉得心里毛毛的。

    听见我的问题,索巴面朝石像跪在地上,头也不抬的说:“佛祖......这是佛祖.......你们为什么还不跪下?!”

    还不等我们说什么,索巴就自言自语似的嘀咕起来。

    “对了......你们不是佛教徒.......自然不用礼佛.......老沈你们先去一边.......我先........”

    索巴说话的时候,语气跟腔调都显得有些神神叨叨的,但不可否认的是,他这种近乎于癫狂的反应,压根就不吓人,不像是旧教先生表现出自己信仰时那么可怕。

    他给我的感觉,就是一个字,愣。

    “怎么办?”陈秋雁站在我身边,压着声音,小心翼翼的问我:“索巴哥貌似被迷住了,一时半会走不了吧?”

    “要不我先进山?”我试探着说道:“你跟索巴在山下等着,我让落恶子陪着你们,出现意外它也能及时带你们往外撤。”

    还不等陈秋雁说什么,落恶子先一步拒绝了我的提议。

    “不......我不想待在这里........”

    落恶子说这话时,头一直低着,似乎是不敢去看那座诡异的石像,说话的声音隐约有些发颤。

    “怎么了?你为啥不想待在这儿?”我很诧异的看着它,在我的记忆中,落恶子还是第一次这么直接的拒绝我。

    “危险。”

    落恶子说着,不动声色的抬起头,看了看那尊石像。

    “我不想待在这里.......我们一起上山吧.......”

    在说这话的同时,落恶子透露出的情绪也毫不掩饰,它似乎很害怕这尊石像。

    “沈世安?”

    忽然,一个陌生的声音从不远处传了过来。

    从那人说话的语气来看,似乎是认得我,而且他说话的声音只是最初觉得陌生,仔细听了一阵.......好像原来在哪儿听见过。

    等我回过头往那边一看,在距离我们约莫四五十米的位置,一个似曾相识的中年男人就站在那里,身边还跟着十几个穿着旧教服饰的先生。

    那个让我觉得有些眼熟的男人,貌似就是这帮人里领头的,穿着一身黑西装,尖嘴猴腮的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咱们是不是见过?”我皱着眉头,远远的看着那个中年人,脑子飞快的转动着,不停的开始回忆.....

    这人看着是真的眼熟......我绝对见过他.......

    “小阎王,你还真是贵人多忘事。”那个中年人笑嘻嘻的看着我,隔着几十米远,我都能感觉到他身上散发的敌意......对,还有恨意。

    “你谁啊?”我皱着眉问道。

    站在我身边的落恶子,似乎也感受到了那人毫不友善的目光,便往前走了一步,似乎随时都会冲上去撕碎他。

    “还真的不记得我了?”他愣了一下,像是受到了侮辱一般,身子颤抖了几下,应该是被气的。

    这时,他忽然将目光从我身上移开,看了看陈秋雁。

    “没想到陈家的大小姐还真跟小阎王搅和在一块了......”他怪笑道,眼神里有些讥讽,笑声听起来充满了嘲弄的意味。

    “关你屁事。”陈秋雁白了他一眼,毫不客气的说道。

    “我跟她的事不是早就传开了吗?你跟我装什么呢?总不能是刚知道这消息吧?”我皱着眉说道:“你到底是谁?”

    “我是谁?”

    他咬牙切齿的看着我,声音都变大了起来,几乎是吼出来的。

    “老子是福子伯!你他娘的以为我是谁?!”

    听见这个自我介绍,我还是有些迷茫,左右看了看,见陈秋雁跟索巴都是一脸茫然,便小心翼翼的问了句:“咱们以前见过面吗?”

    “我.......”福子伯死死的咬着牙,身上的敌意已经变成了杀气,很明显是动了真怒:“姓沈的......你别欺人太甚!你全家被烧死的时候,我们还在四川见过一面,你忘了吗?!”

    “放你.妈的屁。”我没好气的骂道,想起前不久才进入灵山的老爷子他们,心里也不禁骂了起来。

    全家被烧死?你全家才被.......哎不对,好像是有这么个人。

    当时我跟司徒的上司发生了一些矛盾,正准备宰了那王八蛋泄愤的时候,有一个四九城的能人跳出来搅了局。

    那人就是他,福子伯。

    据司徒说,这人不光是四九城里的先生,也是官方内部的先生,在古代绝对算是吃皇粮的那种宫廷术士。

    当初我跟他之间也发生了不愉快的事,具体有多不愉快.......这么说吧,我跟他不愉快的程度,几乎都到了恨不得扒光对方十八辈祖坟的地步。

    “是你啊.....你个狗日的二五仔.......”我很诧异的看着福子伯,上下打量了他几眼,忍不住笑了出来:“没想到你还跟旧教的这些杂碎混在一起了,真是鱼找鱼虾找虾,屎壳郎喜欢臭粑粑.......还别说,你跟他们的气质挺像,都挺让人觉得讨厌的。”

    “没想到你还真的把我忘了........要不是我提醒你.......你是不是都想不起来我了?”福子伯咬牙切齿的瞪着我。

    “可不么。”我笑道:“你这种小鱼小虾,还不值得让我记住你,但对你来说这也是好事,起码我没记你的仇。”

    “谁是小鱼小虾?”福子伯瞪着我问道。

    我往前走了一步,将落恶子拽到一边,示意它别插手,让我来。

    “我看你还真就是小鱼小虾了。”

    话音一落,我抽出苗刀直奔福子伯跑了过去,想起跟他见面时发生的那些事,心里的怒气也一个劲的往上翻涌着。

    “今天非得把你剁碎了喂狗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