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葬鬼经 > 第十二章 四九城的局势

第十二章 四九城的局势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在饭局上,吴仙佛一直都显得诚惶诚恐,就跟陪领导吃饭的小职工似的,从头到尾都没动过几次筷子。

    而司徒就不一样了,这老哥很明显要放得开很多,吃饭的时候都不用别人招呼,自顾自的吃得那叫一个带劲。

    六爷倒是挺喜欢招呼人吃饭的,特别是看见我们吃得香,他也觉得脸上有光,填肚子都是其次的。

    湘江鬼吃饭就是单纯的吃饭,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从头到尾也没说过一个字,似乎什么声音都不会发出来,不管是吃饭的声音还是呼吸的声音,全都没有,安静得让人害怕。

    饭后,吴仙佛帮着六爷收拾碗筷,湘江鬼则是一言不发的回了屋子,说是要睡觉了。

    “老吴这师父挺吓人啊.......”司徒嘀咕着,用手指抠了抠牙缝,压着嗓子跟我说:“他那气质太可怕了.......看我一眼.......我就感觉要被他冻死了.......”

    听见司徒这么说我也只是笑,心说你刚才吃饭不是吃得挺带劲么,没看出来你有半点害怕的意思啊。

    “我们什么时候出发?”我问司徒。

    司徒拿出烟递给我一支,然后自己叼着一支点上,默默的抽着。

    想了一会,他说:“明天一早就走,我给你们安排飞机,先去拉萨落脚,出了机场就有人接你们了。”

    说着,司徒也显得有些无奈,看了我一眼,摇摇头。

    “其实我挺想跟着你们去的,但现在我算是看明白了,我对于你们来说就是一个累赘,带着我危险系数太大,干什么都得顾着我,遇见旧教那帮孙子......打起来不方便。”

    “其实我可以不顾着你。”我笑道。

    司徒拿着烟的手颤了一下,有些害怕的说,还是顾着吧。

    “不管我能不能找到他们,我都欠你一个大人情。”我很诚恳的说道,没有虚伪的跟司徒客套:“谢谢了。”

    “谢个屁,我还得谢谢你们呢。”司徒大笑了起来:“你们在国内打得不可开交,连四九城那边的旧教先生都被你们引走了不少,官家内部的那些二五仔也没盯我了,现在的我可不是一般自在。”

    “嘿,这就嘚瑟上了?”我好笑的看着他。

    司徒摇了摇头,说不是嘚瑟,是事实。

    “四九城那边已经有大清洗的势头了,这一次是官方行动,也是我们顶上的那批人开始打击旧教的信号........”司徒嘿嘿笑着:“国家机器出手,且不说能不能搞死那些旧教先生,就是蛰伏在我们这一行的二五仔,绝对是一个都活不了。”

    “包括那两个?”我试探着问。

    “哪两个?”司徒显得有些迷茫。

    “就是能在旧教说上话的那两个白道神仙.......”我说着,仔细回忆了一下,又补充了句:“好像一个是叫王爷一个是老太爷......你们查出来是谁了吗?”

    听见我这个问题,司徒忽然间就变了一副表情,很为难的看着我,眼神说不出来的复杂。

    “咋了?”我一愣,有些诧异的看着他:“查不出来?”

    “说实话,我也不清楚。”司徒说着,声音渐渐压了下去,最后还是凑到我耳边说:“我感觉应该是查出点眉目了,因为上一次他们开会的时候,我从我上司嘴里听见过一些小道消息.......”

    “那两个人是谁?”我兴致勃勃的问道,一脸的好奇:“能被旧教那么多人尊崇,他们的地位肯定不低吧?”

    司徒摇了摇头:“这个问题我也问过上司,他给我的答案就是三个字。”

    “啥?”

    “不能说。”司徒皱着眉道:“十有八九,这两个人的身份比我们想象的还要高,我听他们聊的时候,好像说查出来也不能动,如果想动那两个人,就得有无数人跟着陪葬。”

    “没事,我不怕。”我笑道:“要不你让你上司把那俩人的资料给我,去西藏之前,我顺道先走四九城,帮你们把那俩老鼠屎做了算了。”

    “别。”司徒毫不犹豫的拒绝道:“你是先生,我是官差,从古至今这两个行当都得分清楚了,如果随便往对方的行当里踩浑水,那是要出大事的。”

    “你觉得我怕事吗?”我反问道。

    其实司徒他背后的官方势力有所担忧,我想来也是正常的,因为白道不比我们这一行,许多事都要复杂得多,也有很多我们难以理解的潜规则。

    那俩白道神仙的地位不一般,其实不光是他们,只要其他的旧教二五仔地位高到了某一个程度,跨过了那条界限,那就不是司徒他们说抓就能抓的人了。

    说白了,其实要抓也能抓,只不过有些事比我们想象的要复杂,牵一发而动全身,莽撞的行动只会给司徒他们招来更多的麻烦。

    “我们都在等。”司徒叹道:“我上司说了,还不到时候呢。”

    “这他娘的还不到时候.......”我摇了摇头:“你们这得等到猴年马月去?”

    司徒听见我这么说,也不禁笑了起来,耸了耸肩:“这都得看你们了,如果你们把旧教的势力消灭得差不多了,我们也就没那么多顾忌,一网打尽也是分分钟的事。”

    说着,司徒仰头躺在了草地上,看着天空中美轮美奂的银河,似乎是呆住了那般,良久没有出声。

    过了一会,司徒才开口,叹了口气:“说实话,现实挺残酷的。”

    我盘腿坐在他身边,看着一脸疲倦的司徒,自己也忽然感觉有些累了。

    “这就是一局棋,但分出胜负之后没有握手告别,谁输了谁就得死,我都知道.......”司徒喃喃道:“你们要是输了,全天下的人都得跟着你们一块死,你说说这叫什么事啊!”

    我笑了笑没说话,抬起头往天上扫了一眼。

    原本是想看看头顶上的这片星空,但这冷不丁的一看,我却发现了一些其他的东西。

    鱼。

    “我操?!!”司徒也看见了那些东西,跟诈尸似的坐了起来,睁大了眼睛问我:“老沈你看见没?!”

    “看见了......”我说道,眯着眼仔细打量着那些“鱼”。

    不得不说,那场面真的挺震撼的。

    我们看见的鱼几乎是半透明的状态,能够看见一个硕大的轮廓,但看不见血肉之下的骨骼内脏,只有一个边框似的轮廓。

    从头到尾算起来,每一条鱼几乎都有二十米长,看身体轮廓,也跟常见的鲤鱼很相似,一共有十八条。

    那些鱼是从树林的尽头“游”出来的,都浮游在离地百米的天空之中。

    它们游动的姿势跟普通鱼类没什么两样,速度不快,而且看起来还有点悠闲,跟散布遛弯似的,慢吞吞的游着。

    当它们从我们头顶正上方游过去时,天空上也随之下起了淅沥沥的小雨,不过很快就随着它们离去而止住。

    “这些是什么玩意儿??”司徒一脸惊讶的看着那些鱼。

    “是一种灵畜。”

    我目送着那些鱼划过天空,渐行渐远,之后才跟司徒解释道。

    “我听六爷说过,这好像就是湘江里的灵畜,水之长(zhang)......长江之南,有水之长,其身若鲤,玄而有灵,随风扶摇而上则隐,人不能见也.......

    司徒听着我的讲述,表情也变得悠远起来,跟我一样目送着那些鱼远去,似乎都看呆了。

    “睡觉去吧,明天还得早起呢。”

    我笑道,拍了拍他肩膀。

    “对!明天还得帮你找爷爷呢!”司徒也笑了起来。

    话音一落,司徒见我没吭声,便安慰了一句,肯定能找到,你就甭担心了。

    “希望吧.......”

    我紧紧攥着兜里的信封,心情也变得有些复杂......或是说,害怕。

    那种患得患失的心情,比什么都要更折磨人。

    我曾经失去了一切,现在却又有找回的机会.......但如果这一切真是妄想呢?

    想到这里,我心跳也渐渐快了起来,恐惧的情绪更在瞬间笼罩了我。

    “妈的.......希望老天爷别再拿我找乐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