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妻威 > 第七一二章:下落

第七一二章:下落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庄公子自是人精,早就想好该怎么说。

    “你们好大的胆子,竟敢假冒柳将军的人!”他大声质问,边说柳一战的人都在接手太原城,现在出现在这儿的肯定是假的。

    此言一出,柳家护卫倒是信了他几分,只是觉得这人实在荒唐碍眼,干脆命人将他撵出去。

    庄公子的侍卫上前大闹,惊动了楼上休息的柳华章。

    “怎么回事?”她出了房门就看到易容换貌的庄公子,质问道。

    与此同时,盲盗从一侧窗口翻进柳华章屋内搜查,另外两名侍卫则在外面搜查柳华章带来的人马物品,确定没有藏在外面。

    而溜进柳华章房间的沐枕也没有搜到解药。

    她皱着眉头从窗户出去,外面一名马夫打扮的辽东亲兵小跑上前:“老爷,都弄完了。”

    这是他们约定好的暗号。

    若是好了,便是得手,若是完了就是没有找到。

    庄公子脸色微沉,但还是撑着没有表露出失望,还打算继续闹下去。

    倒是上面的柳华章感觉到不寻常的味道,当即喝令:“拿下!”

    她忽然下令,数十名侍卫蜂拥而上,庄公子等人也没有拼命反抗,任由他们将自己捆住押解上前。

    而柳华章则匆忙转身,一脚踹开自己的房门。

    屋子里当然什么问题都没有。

    盲盗是偷东西的祖宗,若是没有发现“猎物”就会把所有痕迹抹去,以免打草惊蛇。

    所以现在柳华章眼中,一切都和之前一样。

    她阴着脸走出来,庄公子等人还在瑟瑟发抖:“你们……你们敢袭杀朝廷命官?!”

    柳华章从房间里踱步出来,走下楼梯:“朝堂上四品以上的官员我都认识,可你这张脸,我却不认识。”

    庄公子干笑:“我是从石家庄来的,你到底是什么人,告诉你,柳将军不会放过你的!”

    柳华章冷笑:“别装了,我知道你是谁。”

    庄公子一怔。

    妈的,难道叫这个贱女人看穿了?

    他一时担心,自己和柳华章也算是一起“生活”过一段时间,既然他能认出她的身形,她也很可能认出他来。

    毕竟他是扮个瞎子,但柳华章可是双目雪亮。

    果然,柳华章伏低身体到庄公子眼前挥动着五根手指,冷笑:“慕清彦,你果然没瞎。”

    庄公子乐了,看来这柳华章还以为自己是慕清彦呢。

    那这可就有的玩了。

    “慕清彦?”他扬声重复,“你认识辽东郡王?”

    “你还在演戏。”柳华章冷哼,一招手:“给我拿一盆醋水来。”

    庄公子一颗心当时就沉下去。

    这柳华章也太奸诈了,就知道他现在的易容术最怕的就是沾到酸水了。

    “我倒要看看,你们一个个都是谁!”柳华章下令。

    以庄公子为首的七个人被押成一排,押着跪在地上,而柳家护卫也端着醋水上前擦拭。

    庄公子第一个,本来他已经要翻脸的,毕竟被柳华章擦去伪装现身和现在现身,也没什么区别可言。

    却没想到端水盆的人朝他挤眉弄眼,很是熟悉。

    等水盆走刚到身前,庄公子就闻到这个冒着酸味的醋水里又些许不同。

    至少在沾到帕子上后,这盆水的味道已经变了。

    庄公子强做镇定,果然,帕子擦拭到他脸上后,他容貌没有任何改变。

    端水盆的慕清音偷笑,她在帕子上涂了碱粉,当然没什么作用。

    可柳华章却不知道,她看到庄公子容貌未变后脸色骤然一凝:“再试其他人!”

    她的命令很快完成,可就算这样,也没有找到“慕清音”,反而还被庄公子吐了好几口口水:“呸呸呸,你们好大的胆子,竟敢这么羞辱朝廷命官!老将军一定会把你们绳之於法的!”

    柳华章顿时心烦意乱。

    难道真的不是慕清彦?

    那刚才的混乱也是巧合了?

    柳华章一阵失望。

    若此人是慕清彦,她至少还能提前和他交涉,可现在对方不是,而是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傻货,她失望之余只想命人快把这个人撵走,她眼不见心不烦。

    柳华章当即下令让人将他们丢出去,自己则转身往楼梯上走。

    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间,断水盆的柳家护卫突然将水泼到身旁一个护卫身上,并同时放出身上三只暗器,足二百四十枚银针射向柳家护卫最多的方向。

    而就在这一刻,蓄势待发的沐枕也和一名侍卫同时闯入,侍卫掠阵,沐枕直取柳华章喉头。

    庄公子等人也绷裂绳子,从地上猛地跃起,向柳华章方向猛冲。

    一切都是计算好了的,柳华章只来得及说一声:“果然……”就被人制住。

    不过慕清音担心的毁坏解药的过程倒是没有,柳华章十分平静地被抓。

    “我就知道,你不会放弃的。”柳华章虽被制住不能动,但嘴皮子还是挺利索:“我只是没想到,堂堂辽东郡王和长宁公主,竟然耍这种把戏。”

    庄公子冷笑一声,也不与她争辩,直接就呵斥四周围上来的护卫们:“立即退下,否则我这就杀了这个女人,看你们怎么跟柳一战交代!”

    护卫们都知道,柳华章可是柳一战唯一的孙女了,谁也不敢拿柳华章的性命开玩笑。

    只听柳华章冷笑一声:“慕清彦,你以为你拿得住我?”

    庄公子眯起眼:“怎么?你身上抹油了?”

    这个冷笑话十分尴尬,可偏偏慕清音和沐枕都笑了。

    柳华章冷着脸,最看不得“慕清彦”和“楚长宁”在她面前秀恩爱。

    “你抓我不就是为了解药吗?杀了我,我保证你这辈子都得不到解药,慕清彦,你不想死吧,你可还没帮楚长宁复国呢。”柳华章冷声要挟。

    慕清音也不说话了,因为她和盲道已经上下搜过身柳华章的身,根本没发现解药的踪影。

    身上没有,行礼没有,解药到底藏在哪儿了?

    “说!我还能饶你一名!”慕清音逼问。

    柳华章冷笑:“这就沉不住气了?”

    四周包围的柳家护卫开始收缩,慕清音果决地一刀划破柳华章的喉头:“再敢靠前一步,咱们就一起死好了。”

    柳华章伸手示意众人不要轻举妄动。

    “我们可以谈谈,上楼就行。”她建议。

    不过慕清音和庄公子当然不会傻到在驿站坐以待毙,她们当即押着柳华章出去,想找个更安全的地方,好好逼问一下解药的下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