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妻威 > 第六四六章:面见

第六四六章:面见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恕臣无能,只查到当初被臣一怒之下灭掉的部族留下一名遗孤,遗孤手里就有我柳家兵符。”

    小晋王拳头紧攥,冷冷问道:“有你的兵符,说明什么。”

    柳一战面露难色,叹息一口才道:“说明当初晋王殿下并非贪功冒进而被突厥所部围剿,而是奉命行事,封这只兵符的命,但臣从未下过这种命令!”

    “兵符是你的,你说没有就没有吗!”小晋王状若癫狂。

    如今揭开的可是他父亲身死的秘密!

    慕清彦在旁拽住长宁的袖子,手指在她手背划过,舒缓长宁心中的焦虑。

    “兵符是你给他的?”长宁问慕清彦。

    慕清彦点头。

    这兵符当初是他从西北那若手中得来的,彼时帮长宁救出柳一战时被讨要过去,如今柳一战开头便说了谎后面的内容显然也是有意为之。

    方谦脸上也写满愕然,他更不清楚柳一战为什么突然说到这件事。

    今天的事难道不是为柳家洗刷冤屈吗?

    方谦想到出发前长宁对他说的那句话,让他不要太介怀。

    他现在懂了。

    原来一直介怀柳家蒙冤的人,是他。

    原来一直把为柳家伸冤当成信仰的人,只剩下他了。

    不论是长宁,还是其他什么人,甚至是老将军本人,都不再局限于伸冤的事。

    是啊。

    成王败寇。

    多么简单的道理,他竟然傻傻地还不明白。

    如今柳一战已经站到了大楚皇朝的顶端,俯视全局,历史由他来书写,怎么可能还“蒙冤受屈”。

    所以就连柳一战都不再追究这件事。

    只要能正式开堂,没有朝臣阻止,说这次名不正言不顺,甚至都没有喊冤者的审理不合适,就说明所有人对柳家现在的“统治地位”不再抱有怀疑。

    这正是柳一战想要的结果,所以今日的伸冤不过是走个过场,就算方谦不来“作证”,柳一战也一样能“沉冤昭雪”。

    方谦此刻才明白康子明三位大人的表情为什么如此怪异。

    也明白长宁的话。

    但他此刻什么都没说,像一尊木头一样盯着老将军手里的兵符,等着柳一战的下文。

    面对晋王的质问,柳一战从容应对:“请殿下放心,这个案子我不论如何也会查清楚。”

    小晋王眼睛通红:“不,我也要查!”

    长宁闭上眼。

    小晋王还是太嫩了。

    柳一战就等着他这句话呢。

    只要小晋王上了船,接下来的事就都好办了。

    长宁几可以想象到柳一战会怎么跟小晋王说这一切,又会摆出怎样的证据。

    都是皇帝所为。

    当初晋王的死,全是皇帝暗中所为,有宋整偷窃兵符,引晋王陷入突厥人的包围圈,等晋王死后再让柳一战带兵围剿那一部族为晋王报仇。

    如此一来,皇帝便能除掉唯一一个有资格跟他争夺皇位的心头大患。

    如今的小晋王是当年晋王的遗腹子,算起来也这一脉还真是受到不小的迫害。

    但这一笔里如果说跟柳家半点关系都没有,长宁是根本不信的。

    当初母后嫁给父皇,就是一场政治联姻。

    这场联姻的初衷必是以皇位为前提,所以不论联姻前后,柳一战都会确定皇帝一定能是皇帝,那么排除异己的事,祖父怎么可能不参与,尤其是现在的外祖父表现出来的政治手腕可决不低于任何人。

    但现在长宁并没有证据证明柳一战和此事有关,她也不希望有这个证据。

    “殿下有这份心,晋王在天之灵也会欣慰。”柳一战道。

    他此言绝非托大,就是小晋王的父亲晋王殿下当初也是跟着柳一战,以晚辈之身学习。

    只此一句,就完全勾起了小晋王对柳一战的好感。

    整场堂审就这样结束,短促的时间让此前大范围的告示成了笑话,难免显得有些虎头蛇尾。

    就连方谦也觉得荒唐。

    单他没有吵闹。

    不过这就是军人的风气,既然有了结果,他也该放手了。

    长安的众官也能理解。

    当兵的办事总是这样短促有力,速战速决。

    而长宁和慕清彦隐藏姓名出现在这里,自然不是光为了看一场笑话。

    “有人跟踪,”慕清彦低声提醒,长宁向后看去,却是一个玩沙包的小孩从她身后跑过。

    长宁蹙眉。

    “怎么了?”慕清彦询问,目光也在那小孩背影上移不开。

    难道真的只有一个小孩?

    他的判断,竟然会出现这么简单的错误。

    慕清彦有些难以接受。

    他的身体明明已经调理过了,为什么感知力还在不断下降。

    长宁反攥住他的手:“我没事,倒是你现在也开始喜欢皱眉了。”

    慕清彦感受到她掌心温热,心里的烦躁仿佛被暖风吹过,烟消云散。

    “好,不皱眉了。”他说:“刚才那个孩子,你认识?”

    长宁抿唇:“有些眼熟,但想不起来是谁了。”

    她前世今生加在一起,见过的孩童也不算太多,但她又没有需要,怎么会刻意去记孩子的样貌。

    “哈哈哈,跟我来啊。”男孩跑到拐角,竟然又跑了回来,还冲长宁招手。

    长宁攥紧拳头。

    果然是认识。

    至少小男孩是有意出现在她面前的。

    “走。”长宁明白,自己显然是被人牵住鼻子了。

    慕清彦也同意,和长宁跟着小孩走,两人脸色都沉了下来。

    因为小男孩的方向就是皇宫。

    皇宫居于皇城中央,自然是往大路上拐,所以没走几个弯路,他们就知道小男孩的目的是要带他们入宫。

    “站住!”长宁陡然喝道,伸手要去抓小男孩肩膀。

    那小男孩却似早有准备,一缩肩膀向前一条,回头冲长宁做了个鬼脸迅速跑到小路里消失。

    “请大殿下回宫!”小路里外突然出现大量侍卫。

    “大殿下,老将军还等着您呢。”两个还算年轻的人走到前面,正是当初在渭南城外和单丹臣一道追随长宁的两名侍卫。

    他们当时跟着外祖父去了庆安,现在显然也是替外祖父效力。

    长宁此刻明白过来。

    原来他们从一进长安起就被柳一战发现了。

    之所以一直没动手,就是因为柳一战想先解决堂审的事情。

    现在再回头“请”她们过去。

    “你们怎么猜到我们会扮成农夫?”慕清彦突然问道。

    长宁脸色有些难看。

    果然,两人身后走出几名农夫,方才就是他们几个和长宁一道走的。

    “原来如此,是他出卖了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