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妻威 > 第六二六章:破入

第六二六章:破入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长宁和慕清彦商量好了突袭的时间和对策,又将三皇子押到门前,借口同郑贵妃交涉。

    郑贵妃守在皇帝尸体前,跟风花误两个人合计。

    皇帝的印鉴早就被她收到眼前,除了玉玺外一整套的印鉴都是皇权的证明。

    现在只要她们能拖到长安左右两队护军营赶来,楚长宁和慕清彦就是叛臣贼子,逆匪。

    长宁当然知道郑贵妃所想,不过她也正需要等盲盗前来,两方倒是默契的没有动作。

    这一夜很是难熬。

    郑贵妃提心吊胆,和风花误两个人守在宫里,把几位公主都押到跟前做护身符。

    长宁这边倒是出了件新鲜事。

    李破虏拼了三处刀伤才抓住那壮汉压过来,结果灯火之下被长宁认出,竟然是单丹臣。

    单丹臣也傻眼了,怎么也没想到会在这儿被长宁的人抓住。

    早知道就不反抗了,不止把自己人砍伤他也闹了好几处伤,要不是李破虏想留活口,他就交代在那儿了。

    “怎么回事?”慕清彦走出来。

    “郡王,我去打捞送信人的尸体,他就闯来,我以为他是同伙……”李破虏哭笑不得。

    长宁和慕清彦此时才去看那具尸体。

    “是陆参将?”长宁问、

    单丹臣点头:“就是他,老单发现了,华文少爷十有八九就是这小子杀的,他还和另一个组织有联系,老单一路从洛阳追来,好不容易才抓到他,就成了尸体。”

    长宁与慕清彦对视一眼。

    原来李破虏是从陆参将手里夺到的那封信。

    “信是罗氏写给三皇子的,显然这小子是罗氏的人。”长宁道。

    事情已经分明。

    当初就是罗氏和陆参将杀了柳华文,至于落在李破虏手里的信,十有八九也是罗氏故意的。

    “罗氏想用这封信帮我们扳倒三皇子和郑家。”说话的是慕清彦。

    他知道长宁怀疑罗氏是慕清音,现在又有罗氏以信相助,他身上的嫌疑就很难洗清。

    “看来宋宜晟的事,十有八九也是罗氏在暗中操作了。”长宁紧接着分析。

    宋宜晟的人头在墨子行会的地下据点被发现,说明墨子行会的人并没有接受三皇子的招安,显然,他们得到了更好的利益。

    比如,罗氏。

    长宁看向慕清彦。

    显然,这件事如果真的如她猜测的那样,罗氏就是暗中布局的人,算无遗策,把长宁和慕清彦两个人都给算进去了。

    除了慕家,她真的想不到其他可能。

    慕清彦握住长宁的手,长宁感受到他掌心绷紧的骨骼。

    “再等等,”慕清彦说。

    长宁知道对手是慕清音这件事会让慕清彦受伤,她也不希望事情是真的,但现在很多事都直指慕清音,她也没有别的办法。

    “好,我们还等得起。”长宁应下。

    慕清彦转而向单丹臣打听庄公子下落,毕竟当时他是让庄公子去追单丹臣,查清楚柳华文之死到底是谁动的手脚。

    “姓庄的跟着我呢?”单丹臣瞪大眼摇头,显然并没有见过庄公子。

    长宁的心跟着揪起来。

    庄公子虽然办事不靠谱,但若是单丹臣都能追上陆参将,他岂会跟丢了。

    “殿下,天快亮了,太后娘娘请您和郡王过去。”

    长宁和慕清彦只能暂时放下此事,目前当务之急是彻底解决郑贵妃的问题。

    太后和秦家众人都等在大盛宝殿的右偏殿,长宁进去就看到了一老一少两名黑衣人。

    “沐枕,好久不见。”长宁开口。

    “别扯这些,今天我们来不过为我宝贝徒弟洗清冤屈!”年老一些的盲盗开口,语速偏快,性子显然很急躁。

    沐枕戳了他一下低声嗔怪:“师傅!”

    太后心乱如麻,堂堂皇宫大内,如今竟然要让这种惯偷来帮忙。

    可她也没有办法。

    “今日过后,郑氏一族伏诛,此前投毒之事自然会为沐枕翻案,二位可以放心。”长宁许诺。

    盲盗眼珠子滴溜溜转:“你说话好使吗?”

    长宁轻笑:“我是这大楚未来的君王,你说呢?”

    沐枕微怔,她师傅盲盗更是瞪大眼。

    让他惊讶的是太后和大殿中的人竟然没有人反对长宁这大不敬的话。

    “女人也能做皇帝,”盲盗小声嘀咕,沐枕朝天翻了个白眼:“师傅你能别丢人吗?”

    她上前拉住长宁:“他在哪个门?我去救他。”

    “什么他?什么他?我们不救那臭小子啊,我们救他娘!呸!”盲盗拉住宝贝徒弟一副护犊子的样子,却发现另外那个秦家人很可能是他宝贝徒弟的婆婆,他就更不想救了。

    “真是麻烦透了,沈富贵儿这臭小子净给我找事。”盲盗愤愤不平,不过事情总算敲定了。

    寅时一刻,最是困乏的时候,长宁和慕清彦加上盲盗师徒俩各奔一个宫门处,时辰一到同时行动。

    郑贵妃和风花误都是不通兵法布局的妇人之流,更不对个人武功究竟能强到什么地步没有概念,加上于刚蔡瑁已死,身边人对于如何布防也是一窍不通,所以她们以为天衣无缝的布防实际上漏洞百出。

    天边泛着鱼肚白的时候,厮杀声陡然响起,郑贵妃听到厮杀声就脑门一热:“怎么回事?”

    钟粹宫外的公主妃嫔们都吓的哭起来。

    长宁轻松突入,方谦的翻云卷是个半吊子水平,不过好歹可以配合她保护银乔,等候李破虏带人来援。

    慕清彦倒是最快,五皇子也是一方战力所以他们最先冲出重围和冲杀进来的单丹臣一道往钟粹宫包围。

    盲盗和沐枕两人救的是秦妃娘娘,他们师徒俩轻功不错但武力一般,何况要保护秦妃这样的妇人,也只能等秦无疆带人突入支援。

    秦妃见到带面罩的沐枕就觉得面熟,但看到随后赶来的秦无疆,她第一时间扑过去:“快!快去救九儿,她被郑贵妃带走了!”

    秦无疆脸色一白,一马当先冲往钟粹宫,就见郑贵妃疯了一样抓着年幼的九公主,尖锐的簪子就抵在小公主喉头。

    这是她最后的保命符,她一直带在身边。

    此刻四方的厮杀声已经渐渐平息。

    “贵妃娘娘,”秦无疆丢掉染血的剑缓缓靠近,“娘娘你已经走投无路了,放下九公主,大公主或许——”

    “放了我儿子!”郑贵妃嘶吼。

    秦无疆抿唇,九公主稚嫩的哭声让他心如刀绞。

    与此同时,一道轻灵的声音从他身后响起:“二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