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妻威 > 第八十五章:将计

第八十五章:将计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你,你在利用我。”宋宜锦护住东西质问:“你昨晚是故意放我走的?”

    长宁好笑地看她。

    这人要是多疑起来,还真是杯弓蛇影,连自己都不信。

    “是啊。”长宁扬起下巴,眉眼中神采动人。

    但这份神采看在宋宜锦眼中就是吃人的嚣张。

    “你!”宋宜锦退无可退,脑中一团乱麻,原本想好的条条框框被长宁一句是啊彻底打乱。

    如果昨天的死里逃生都是柳华章安排的,那她想要什么?她到底想干什么。

    长宁将宋宜锦的惶恐无措尽收眼底。

    “怕我?”她挑衅,蔑笑一声:“跟我玩脑子,你还嫩着呢。”

    宋宜锦双手哆嗦却梗着脖子瞪回去,可她刚刚在县衙自认木生,以为抢占先机时树立起来的信心就在长宁讥诮的目光中一点一点瓦解,崩溃。

    她猜不透。

    她根本猜不透柳华章在想什么。

    猜不透柳华章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宋家书房,还堂堂正正的,连一个侯府侍卫都没有惊动。

    她也猜不透宋宜晟在想什么,她什么都猜不到,什么都想不明白。

    她就是个废物!

    “啊!”宋宜锦抱头尖叫,资料撒了一地。

    “闭嘴!”长宁冷喝。

    宋宜锦吓得浑身一抖,缩成一团,不敢出声。

    长宁迈步上前,脚踩在半页纸上。

    她俯身捡起,发出刺啦一声:“你都看到了?木生用的阵法,其实是你哥哥创造出来的。”

    宋宜锦咬牙抬头:“你窃取我哥的功劳!”

    “是啊。”长宁双目睁得溜圆,神采奕奕,还理直气壮。

    “卑鄙!”宋宜锦骂道。

    这阵法原本是宋宜晟所创,只不过宋宜晟一直没有得到军中职位,缺乏实践的机会,还不能确定实战中的具体方阵人数,所以才搁置保密。

    宋宜晟极善隐忍,就连想到这样好的阵法,他也能忍住不说。

    妄图等待时机,一飞冲天。

    “你哥哥真的很聪明,在这方面,他的确是个天才。”长宁噙笑,在宋宜锦面前抖了抖那一页。

    她说的是实话。

    前世就是宋宜晟创造出了这套阵法,与可以加长射程的弩锁相配合,完美压制突厥军,宋宜晟也因为这个功劳,将庆安候晋为二等武侯。

    还得到皇帝首肯,将铁甲卫扩为万人编制的铁甲军,一时风头无量。

    而她这一世,却窃取了宋宜晟的成果,走了宋宜晟的路。

    那宋宜晟,自然就无路可走。

    长宁目光瞥在手中那页薄薄的纸上。

    宋宜锦的心都被提起来了。

    这是证据,这是宋宜晟比木生先想出阵法来的证据。

    “可我最喜欢做的,却是摧毁天才。”

    “刺啦”长宁双手交错,顶着宋宜锦忿恨的目光,将证据撕成两截。

    “你!”宋宜锦绷紧身体,手已经放在了腰间红绳上。

    长宁犹如一只警惕的豹子,牢牢盯着她:“哎,你可要考虑清楚。”

    宋宜锦恶狠狠盯着她。

    “是救你哥哥的手稿,还是救你自己。”

    长宁像一只狡猾的狐狸,“如果我没猜错,你的那个暗器只能发三次,第一次是胸前,第二次是在胃部射出,这一次,”她用手指着宋宜锦,目光下行:“应该从小腹射出。”

    宋宜锦眼睛一花,虚弱地靠在墙上。

    猜中了,什么都被她猜中了。

    “只要我躲过去,你觉得,你还有威慑我的东西吗?”长宁轻笑,手上没有停顿。

    四截,八截,直到碎片漫天,被她散花般扬起。

    宋宜锦的心智就在这片片雪花中不断崩溃。

    还有什么比被自己最想超越的人面对面压制更痛苦的。

    长宁灼灼的目光犹如炭火一般炙烤着她的灵魂,简直比强按着让她向长宁低头还耻辱。

    宋宜锦瘫坐在地,已经彻底放弃抵抗。

    长宁扬起下巴。

    她要的就是这个怕字。

    她要宋宜锦从此以后,想到她就心惊肉跳。

    听到她的名字,就惶惶失措,提不起抵抗的心思。

    她要宋宜锦后悔当日的小聪明,侥幸逃生,因为活在柳华章的阴影下,只会让她生不如死。

    只有这样,才足以洗刷她昨夜失手的耻辱。

    长宁心高气傲,对自己的要求更是严格,昨夜的失手不单提醒她行事要越发谨慎,更激起了她的好胜心。

    宋宜锦有着绝对的运气,才能碰巧在逃跑的路上撞见巡查的官兵。

    这无疑是在提醒长宁,宋宜锦前世的身份。

    笑到最后的人。

    长宁勾起一抹冷笑,前世这对兄妹坐拥着属于她的江山天下。

    可还舒坦?

    “华……华章姐姐,华章姐姐!”宋宜锦突然抬头,哭着爬过来。

    长宁冷冰冰低头俯视。

    这场景,和她前世的最后一刻是多么的相像。

    “宋宜锦,不论你成为什么人,都注定了要匍匐在我的脚下。”长宁表情平静地俯视。

    宋宜锦周身僵硬,原本到嘴边的求饶怎么也说不出口。

    “我知道,你还不信,你还不服。”长宁低头钳住她的下巴,迫使她抬头。

    宋宜锦瞪大了双眸摇头:“不不,华章姐姐,看在我爹的份儿上,你原谅我吧,你原谅我们吧!我哥他不是故意要去指证你们柳家的,他……他也是被人逼的。”

    长宁蔑笑,手上越加用力,宋宜锦被强迫着高扬下巴,声音都有些变调:“华……章姐,我哥……他一直想着你的……你看他在偏院……偏院的女人们,都和你长一样。”

    长宁想到那些女人,只觉得一阵反胃。

    宋宜锦下垂的手却偷偷往后背去,那里,垂着一根红线。

    长宁眼皮微抬,蓦地一脚向前踩去,微一碾动:“黔驴技穷,难道我会在一个坑里栽倒两次?”

    “唔!”宋宜锦的痛呼被一张塞到她口中的纸堵住。

    长宁向上一推,迫使宋宜锦咬着纸条,还拍了拍她的脸颊:“好孩子,你可以再试试看。”

    宋宜锦的下巴因为耻辱和愤怒剧烈颤抖,长宁已经抬起脚,后撤几步。

    她竟然要走。

    宋宜锦目光狰狞起来。

    只要她这次能活下来,她一定——

    “哦对了,”长宁回头:“忘了跟你说,你刚才还是猜对了一点的。”

    “宋宜晟的确一直在找我,在找柳华章。”

    宋宜锦瞠目结舌。

    如果宋宜晟明知道柳华章没死,却没有上报朝廷,这意味着什么。

    “还有,记得把这些资料收拾一下,送到我住的地方。”长宁似乎觉得宋宜锦受到的刺激还不够猛,一字一顿地吐出三个字:“晴暖阁。”

    “善云?你是善云!”宋宜锦猛地从地上爬起来,那个让宋宜晟疯了似得着迷的善云?

    长宁大笑,推门而出。

    “宋宜晟!”宋宜锦哗啦一下将案桌上的东西全砸到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