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妻威 > 第七十五章:责任

第七十五章:责任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曹彧很清楚好友的性格,若不是有什么趣事,秦无疆不会如此提议。

    他顺着秦无疆视线望去,那小甲士可巧也在看他。

    不过就在他目光到时,小甲士触电般躲开。

    “眼神闪烁,他有心事。”曹彧淡淡道。

    他嘴上关心的是长宁,可话却是对秦无疆说的。

    “这不正好,挺有趣的。”秦无疆耸肩。

    “若是每个有趣的人你都要接近,岂不要累死。”曹彧声线平淡,原话奉还。

    秦无疆哈哈大笑,“不管,我就要跟他们去庆安。”他驱马往前。

    曹彧没说话,只是对部下点头。

    秦无疆走开不远,就听传令官喊着拔营赴庆安县城,得意笑笑。

    “木生,你来带路。”

    长宁老老实实点头。

    她虽然想补偿秦无疆,但绝不想被他缠住,这可是个猴精的主儿。

    而对付秦无疆这种玩心重的人,就只有顺着他了。

    什么时候他觉得无趣,什么时候就会离开。

    秦无疆驭马跟着长宁。

    他的黑马英姿飒爽,而长宁这匹枣红马便有些相形见绌。

    黑马摇着尾巴,有些不耐烦地跟在后面。

    长宁却板板整整地驾马引路,一路不多说半句话。

    “小甲士,你长得很丑吗?”秦无疆突然问。

    “回大人,卑职幼年伤到……”长宁还没说完话,猛地侧头躲开秦无疆伸来的魔爪。

    她长吁一口。

    幸好她了解秦无疆的性格,提前躲避,否则以她现在的身手,还真不见得能躲过秦无疆的偷袭。

    “哟,身手不错。”秦无疆笑嘻嘻,一点儿也不尴尬。

    “卑职只是习惯了。”长宁低头,一副自卑模样。

    秦无疆抿嘴,有些无趣。

    既不发脾气,又不谄媚奉上,中规中矩的像个老年人。

    “无疆,”曹彧喊了声驾马过来同秦无疆说话,二人并驾前行几步。

    长宁落在后面,盯着曹彧的背影,心口一抽一抽的。

    他待人,总是这么温和。

    就算她只是一个面容有损的小甲士,他也照顾她的面子,叫走秦无疆不让他胡闹,羞辱于她。

    可她却狠狠的伤害了他。

    前世,长宁就是那个一刀一刀刺伤曹彧,摧毁他温良和善的人格,毁掉他人生的坏女人。

    纵然他一直有尽到丈夫的责任,她却还是选择用最残忍的手段回报这位谦谦君子。

    只是为了报复他的母亲。

    报复他娶了自己。

    毁了她和宋宜晟那所谓的“美好姻缘”。

    “对不起。”她喃喃。

    长宁纵横捭阖一生,第一次意识到她对曹彧到底亏欠了多少。

    马背上摇摇晃晃,她一直盯着银凯少将军。

    这一世,我会补偿你。

    好好尽到。

    妻子的责任。

    曹彧感受到身后炙热的目光,回望时,那小甲士澄亮亮的眸子正盯着他。

    是他见过的,最难忘的双眸。

    “看他呢?”秦无疆也顺着曹彧目光望去,长宁已经低下头,认真骑马。

    “他好像……对你很感兴趣啊。”秦无疆嘿嘿笑。

    曹彧瞥他一眼,兀自驾马。

    只是那双澄亮亮的眸子就像着了魔一样,刻入他的脑海。

    昨夜奔袭一路,今日返程,倒是一切顺利。

    暮色将近,大军便抵达庆安县外。

    “原青山关守将,细柳营参将赵明盛,见过将军,大人。”赵参将率军在城外迎接,庆安县令等大小官员也齐齐站在前方迎接。

    曹彧少年老成,倒是很善于应付这种场面。

    秦无疆就有些随性了。

    他虽然在军中顶了个参谋的名头,但庆安县上下没有一个敢真把他当成小参谋招待的。

    毕竟他可是秦太傅的嫡长孙,未来的朝中重臣。

    虽然现在只是个举子,但他不过是错过了去岁科举,来年只要他别再放荡不羁错过恩科,入职翰林还不轻而易举。

    谁还真敢当他是个小参谋。

    长宁就趁着他们被纠缠的片刻抽身而出,离开队伍。

    待秦无疆发现自己一直视为猎物的小家伙消失时,她已经越过好几个巷子,来到了当初定下的那间客栈。

    长宁脱下战铠,郑重其事地将之与银枪收好。

    桌上是三块被斩成两截的花布。

    长宁失笑,“真是头倔驴。”

    方谦忠心耿耿,一切以柳家为重,就算她出于种种原因选择瞒着他,但也不会因为他的忠心生气。

    她换上女装,将额头上的奴字补上,确定没有纰漏才戴上兜帽回到庆安候府。

    “善云?”府门前的小厮匆匆跑进去报信。

    长宁进门,迎面就是抱肩怪笑的连氏:“哟,这不是失踪了一晚上的善云吗?怎么,看见突厥人被打跑了,就决定不逃跑啦?”

    她眼睛瞪得溜圆,挡在长宁面前。

    长宁不屑跟她多说什么,侧身绕过她,却不想连氏不依不饶。

    “愣着干什么,你们还不把这逃奴抓起来!”连氏尖叫下令,府中侍卫一见是善云,到底有些踌躇。

    “你们干什么?造反么?别忘了,我才是这个府里执掌中馈的姨娘,这小蹄子就算住在晴暖阁,她也是个贱奴!”连氏吱吱喳喳,从袖里抽出一张奴契丢在地上。

    长宁一瞟。

    善云的名字写的清清楚楚。

    奴籍。

    这两个字扎扎实实地刺到了长宁。

    虽然这一世她成功躲过黥刑,但额头上还是有着用于伪装的奴字。

    这个字,对于她圣公主的尊严,无疑是一种冒犯。

    两个侍卫上前分别压住长宁一臂。

    “怎么,你忘了你头上刻着奴这个字了吗?”连氏用她涂着蔻丹的长指甲戳着长宁额上那个奴字,恶狠狠道。

    长宁目光沉静如水,淡淡扫过连氏猖狂的嘴脸。

    看来,宋宜晟只死两个姨娘,还不够。

    “你看什么?你和别的男人趁乱逃跑,是我把你给抓回来的。”连氏阴险一笑:“你以为老爷回来,还能饶了你?”

    “真聪明。”长宁蔑笑。

    “你什么意思?我现在可是人证物证俱在,彩月呢,把她带上来!”连氏招手。

    伤痕累累的彩月被人拖了上来。

    “姑娘,姑娘对不起,对不起。”彩月哭着向长宁叩头:“彩月受不住了,受不住了。”

    长宁蹙眉,彩月眼睛红肿,嘴角淤青,身上看不见的地方还不一定多少处伤。

    彩月只是个小姑娘,不过受到她的一次提携,会被屈打成招,反口冤枉她,长宁并不意外。

    长宁仰头,噙笑:“所以,连姨娘打算怎么处置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