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妻威 > 第二十九章:巴掌

第二十九章:巴掌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长宁没开口,倒是善云抢先道:“原来那是姐姐的头面,老爷恕罪,这善云定是不知道。她只是奉我的命,去寻些尖锐且足够硬的东西,哪知道拿回来的金钗头面竟是姐姐的东西,澄音这就拆了这匣子,把东西还给姐姐。”

    善云说得茫然无骨,将宋宜晟的目光吸引过去。

    “什么匣子?”

    “善云,去拿来。”善云推了推长宁。

    长宁转身离开,回来时手上多了一个长方形的檀木匣子。

    匣子上的刨花很新,宋宜晟一眼就看出来,这是新做出来的,他看向善云:“你做的?”

    善云点头。

    宋宜晟心里顿时激起层层浪,善云做的,难道……

    “这里面有机关吗?”宋宜晟问。

    善云轻嗯,“算是吧,只是父亲教我做的一个藏东西的小玩意,老爷给的赏不少,澄音想好好收着。”

    宋宜晟可没空听她说什么原因,目光就像黏在了匣子上一眼,招手让棋童接过来。

    若非他腿脚不好,也不至于这么麻烦。

    “老爷不能打开!”善云喊道,她走过去,沿着盒盖的缝隙处摸了一周,拽出一根铜线。

    “咯哒”匣子里一声响动,善云才道:“可以打开了老爷。”

    宋宜晟捏了捏手指才抽出匣子里面的屉子,发现里面并没有什么不同。

    “如果刚才没有取出铜线,而是直接开,会怎样?”宋宜晟望向善云。

    “里面会射出三根金钗,不过老爷放心,它不能伤人的。”善云认真解释,宋宜晟的笑脸顿时垮了下来:“不能伤人?”

    善云点头:“是啊,澄音只是想做个警醒,三根金钗头已经够了。”

    宋宜晟笑容僵在脸上,他想要的是能杀人于顷刻的神兵利器啊。

    只有这样的东西才能助他出任长安要职,不再做个边境闲散无事的侯爷混吃等死。

    “若有需要,它射出的东西是否能杀人?”宋宜晟问。

    善云下意识看了长宁一眼。

    之前长宁教她怎么回答这句话的时候,她还在想老爷怎么会提这种要求,现在她才知道,宋宜晟要她,怕就是为了这个。

    “怎么了?有什么为难的吗?”宋宜晟蹙眉。

    “没有!没有,老爷,是材料不合适,如果能找来胡木,可以将匣子做成巴掌大小,里面却能射出九九八十一个金针,当初我父亲就曾做过这样的匣子,不过父亲说它太过凶险,就给毁了。”善云学舌的本事不赖,一番话显然已经取信于宋宜晟。

    男人脸上的表情不可谓不精彩。

    “若是材料可行,你是否也能做出来?”宋宜晟问。

    善云为难地绞着帕子:“应该可以,只是我不熟练,花销上怕是更多了。”

    “没问题,”宋宜晟大手一挥,全权应下,包括善云提出要主理部分库房事,方便存取材料的事他也应下了。

    到此,长宁算是松了口气。

    进库房的机会总算有了。

    “可是……姐姐会不高兴吧,方才就抢了姐姐的东西,我,还是送回去吧。”

    善云喊道:“素菊,快去把剩下的头面还给姐姐。”

    宋宜晟摇摇手:“不会的,怜儿最是温柔又深明大义,得了我的话必不会和你追究,澄音不需这么小心谨慎。”

    “那可太好了。”善云低头抿笑,一副单纯模样心里却是得意极了。

    等顾氏看了那被拆得破鞋似得宝石头面,若还能继续温柔下去,就算她善云输了。

    “放心吧。”宋宜晟笑眯眯道。

    他对顾氏有信心。

    长宁对顾氏也很有信心。

    当初她就对宋家这个笑容虚伪的表妹不怎么在意,而前世宋宜晟又一直在她面前装腔作势,对顾氏并没有多好。

    所以她看到了太多顾氏的真面目,决计不会料错。

    她就站在屋子门口,没多久就见一小厮蹬蹬跑了过来。

    女孩子会心一笑。

    来了。

    “老爷,老爷出事了,顾姨娘到老夫人的斋堂告了莫姨娘一状,现在老夫人请姨娘和您过去呢。”

    “什么?”宋宜晟腾地站起来,又因动作太急牵动了伤口。

    他按着腿肚上缠着的白布,只觉得腿上的剧痛都不比脸上臊得慌的红热难受。

    实在太丢人了。

    他刚在莫氏一屋子的人跟前信誓旦旦地保证,夸得顾氏是天上没有地上南寻的好女子,不妒不怨的大家闺秀,顾氏却用实际行动狠狠打了他的脸。

    竟然跑到斋堂告状,她什么时候学会这一出了?

    宋宜晟狠狠瞪了报信的小厮一眼。

    善云诚惶诚恐的站起来:“我,我这就去给姐姐赔罪。”

    宋宜晟拉住她:“不用赔罪,一副宝石头面罢了,爷赏你的,她还有什么可说嘴的。”

    善云低着头,柔柔弱弱地嗯了声。

    宋宜晟带着着善云一同去了斋堂,长宁也跟了过去。

    屋里,顾氏在杜氏旁嘤嘤哭泣。

    杜氏面前的桌子上则摊着的被拆得七零八落的头面,钗头钗身端成两截,铜丝翘起了不少,整个就一破落户的模样,难怪顾氏要气疯了。

    长宁倒是没看那头面一眼。

    都是她亲手拆得,有什么好看的。

    “怜儿,有什么事非要打扰娘清净。”宋宜晟进门先责备一句。

    顾氏这回是彻底气炸了。

    她算是看透了,宋宜晟是着了魔,为了莫氏那小蹄子什么都愿意做,她要是再不使出点儿手段,宋家就要成她莫澄音的天下了。

    “姑母,您要为怜儿做主啊,您瞧瞧这头面拆成这个样子还故意送还回来,这不是在打怜儿的脸,这也是在打您的脸啊。”顾氏哭哭啼啼。

    宋宜晟瞪着眼。

    这话顾氏也在他面前说过多少回了,可往常他只觉着娇憨可爱,如今,却是令人作呕。

    她不明白。

    她根本不了解自己。

    宋宜晟眼中是浓浓的失望,顾氏根本不能理解他所图谋的大事。

    她还不如那柳华章!

    宋宜晟心底的恶魔一瞬间从深渊中爬出,怒火失望和一种不明情绪占据了他的头脑。

    “住口!”宋宜晟一步冲过去,顾不得腿上的疼,啪的一巴掌将顾氏扇倒在地。

    就是顾氏自己都没想到,宋宜晟会因此对她动手。

    这还是那个温柔体贴,对她爱怜有加的大表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