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妻威 > 第四三九章:送嫁

第四三九章:送嫁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皇宫外的广场响起喧闹喜庆的鼓乐声,送嫁的队伍浩浩长长,前行的队伍站如游龙蜿蜒在御路上。

    宫门大开,长宁坐在步辇上缓缓出宫。

    她在大盛宝殿外登上的步辇不过是将她送到宫门外,真正要送嫁远行的是皇城门外那辆八骏马车。

    马车之华贵富丽前所未有,引得整个长安城的百姓都赶来看热闹,好的位置早就挤得人山人海,百姓们都想一睹长宁公主风采。

    你推我搡,若非有御林军沿道两边保护,早就冲到御路上来了。

    城市的其他地方则安静许多。

    在同御路隔了两条街的一间客栈里,掌柜的和小二都跑出去看热闹,楼上的某间客房悄悄打开一条缝隙。

    “侯爷,人都走了。”杨德海合上门缝,转头道。

    宋宜晟坐在床边圆凳上长出口气,又转头看向床上的春晓,问道:“她怎么办?”

    杨德海稍显为难。

    “她是公主的人,外头就是公主出嫁,我们把她送过去。”杨德海道,眉头却从未舒展。

    在他眼里,长宁心狠手辣,昨夜都能见死不救,只怕春晓回去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原来她是公主……”宋宜晟想到昨夜的女子,唇角上扬。

    杨德海反应过来宋宜晟口中的她是谁,点头道:“是,昨晚的人就是长宁公主。”

    宋宜晟眼珠灵活地转动,杨德海正要开口问他是怎么活下来的。

    若是陛下刀下留人,那为陛下效力的尹统领又为何抓他来要挟公主,就见宋宜晟眉一挑抢先问道:“你喜欢她?”

    这个她,则是宋宜晟指尖所向,床上昏迷的春晓。

    “当然不是。”杨德海矢口否认。

    宋宜晟微微眯眼。

    杨德海熟悉他的习惯顿时苦笑道:“侯爷就别取笑我了,我已经二十有五,这丫头也就十五,我怎么可能喜欢上她。”

    “那你家中可有妻室?”宋宜晟歪头问道。

    杨德海一怔。

    这个动作是宋宜晟少时的习惯,配上他白嫩可爱的笑涡显得真挚纯良,但自从宋将军去后他便再也没有见过宋宜晟这样纯真自然的样子。

    “不说话就是没有咯?”

    宋宜晟咂咂嘴,摸着下巴又挠了挠:“看来我以前对属下不怎么样嘛,都二十好几的人了,也没给你讨个媳妇,难为你还这么忠心。”

    “侯爷言重了,”杨德海颇为尴尬。

    宋宜晟睨了眼春晓:“那就讨她给你做媳妇好了,你救了她,就当她是以身相许吧。”

    “不可!”杨德海拒绝的十分干脆。

    “侯爷是忘记了一切才会这么说,我们与这个丫头有杀父灭族之仇——”

    “那你还救她?可见是你杀了人家的父亲宗族。”

    宋宜晟依旧聪敏,但很快反应过来,舔舔嘴唇眉头紧蹙地指着自己:“是我让你杀她父亲的?”

    杨德海赶忙摇头:“不是,我们没有杀人,只是……”

    “咳……”春晓轻咳,努力想掀开眼皮。

    杨德海见状大步上前:“我们快走!”

    “为什么要走?”宋宜晟不肯:“我救了她,就要让她知道我才是她的救命恩人。”

    杨德海头疼:“侯爷的脾气真是一点儿也没变。”

    宋宜晟咧嘴笑起来。

    另一边春晓终于醒来捂着胸口伤处咳了两声,下意识道谢:“多谢二位英——”

    春晓的话戛然而止。

    因为宋宜晟还带着灿烂的笑容回头,在她眼里却是死而复生的狰狞恶鬼,笑出一口青白嗜血的獠牙。

    “啊!”春晓尖叫,下意识缩到床里,惊恐的眼珠微凸血丝满布。

    这也把宋宜晟吓了一跳,他嗖地跳到远处,喉结上下滚动用手指指着自己:“我长得也算俊秀,难道像鬼吗?”

    他看向杨德海,却在杨德海脸上得到肯定的答案。

    在春晓眼里,他可不就是地狱爬上来的恶鬼?

    “宋宜晟,宋宜晟,”春晓念着这个名字,无边的怨念从四肢百骸中涌出,初醒的恐惧顿时化为乌有,剩下的只有无穷无尽的恨!

    “宋宜晟!”春晓尖叫着扑来,双手成爪抓向宋宜晟的脖子。

    宋宜晟连连倒退:“你身上有伤,我也不和小女子动手。”

    “你还我爹命来!”春晓哪管那么多,就是见到宋宜晟的鬼她也要掐死他!

    宋宜晟蹬蹬迈上客栈的椅子又跳上桌子,下一秒落到杨德海身后,一脸讥诮:“你怎么喜欢个疯女人?”

    春晓的动作戛然而止,杨大哥三个字在她口中怯怯地吞了回去,化作一声质问:“杨德海,你还要助纣为虐,护着这个奸佞小人吗?”

    杨德海义无反顾地扬起下巴:“我已经说过,侯爷也是受害者。而且他现在失忆,过去的事都已经不记得了。”

    春晓气急冷笑:“失忆,失忆就不需要为从前付出代价吗?”

    杨德海沉默。

    “我杀了你全家,只要失个忆就不用血债血偿了吗?!”春晓恨声质问,小小的身体里仿佛蕴藏着极大的爆发力。

    宋宜晟却听不过去走上前:“谁杀你全家了?”

    “你!你陷害我父亲,让我全族没入官奴司死的死亡得亡,就是你!”

    宋宜晟怔怔看向杨德海,杨德海表情隐忍:“事情的来龙去脉容我慢慢跟侯爷说清楚。”

    “不必,”宋宜晟竖起一只手来,“我不用知道,也不想知道。”

    春晓冷笑。

    宋宜晟扬起下巴:“你以为我在逃避?”

    “不是吗?”春晓轻蔑。

    就算宋宜晟失忆,找回几分良知,他依旧是杀人凶手,是个十恶不赦的大恶人。

    “笑话,我若害你,必是你先害我。”

    宋宜晟的话颇有些孩儿气,却让杨德海闭上眼长叹。

    “世上哪有人会无端作恶,难道就你一个想做好人?”宋宜晟冷笑:“所以不是你先害了我,就是你挡了我的道。”

    “你!你强词夺理!”春晓喝道。

    宋宜晟咧嘴一笑:“我强词夺理又怎样,我说的是事实,你的命是我救的也是事实,一命还一命你就得替我卖命。”

    “你痴心妄想!”春晓断然拒绝,也是在这一刻才反应过来,她这分明是被宋宜晟二人囚禁起来。

    宋宜晟轻笑:“是吗?”

    远处忽然传来喧嚣的声音,仿佛是地底的暗涌逐渐逼近。

    春晓竖起耳朵望向窗前,远远可见大红色的送亲长龙游移而来。

    “殿下……殿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