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妻威 > 第四一一章:为期

第四一一章:为期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糟了!”小太监刘成低呼,长宁抓住他袖子示意他镇定。

    “我们还在郑贵妃前面,我们就近走小路。”长宁加快脚步,长裙摆被她提起,荡起一道红波。

    刘成也跟着急走,但额上已经全都是汗。

    “朔风亭在园子里头,是个死胡同,贵妃带人堵在园子前咱们就是插翅也难飞出去,还会连累了殿下您。”刘成一路小跑,不忘提醒长宁。

    “你倒是聪明,怎么不知道拦着五哥,让他做出这等蠢事。”长宁脚步没停,似乎根本不在乎被连累。

    刘成干笑:“奴才拦着了,否则殿下就要抱着沐枕姑娘冲入您的未央宫了。”

    长宁脚步一顿,听到贵妃的人已经踏上大路又加快两步。

    朔风亭是假山后面的亭子,位于宫墙之前,有大小条路可以通往,因取意曲径通幽所以种植了不少高矮树丛,又是刚入秋林木茂密很是隐蔽。

    长宁站到亭前就听五皇子急急唤道:“长宁!你快看看她这是怎么了。”

    只见盲盗昏迷不醒表情痛苦满是恐惧。

    时间紧急长宁也不犹豫,大步上前低声提醒:“屏吸。”

    五皇子闻言用袖子遮住鼻子,长宁自己也屏吸凝神打开锦囊取出一截草根喂给盲盗吃。

    “好香,”刘成后脚赶到茫然吸了口,五皇子使眼色示意他屏吸。

    长宁很快就将锦囊合上,长袖一震将四下香气挥散。

    盲盗从宋宜锦手中偷来锦囊后就贴身存放想来没少吸入香气,全靠一口内劲撑着,但刚才掉出锦囊时她气息不稳,见到五皇子后应该就中了毒昏迷不醒。

    失魂草的根只能加剧她体内的毒性,但却是以毒攻毒,至少可以暂时叫醒盲盗。

    “沐枕,沐枕?”长宁拍了拍盲盗脸颊。

    “殿下您倒是想个办法啊,贵妃就要来了。”刘成急急道。

    “贵妃?”五皇子蹙眉,只见不远处的大道上明火执仗,显然是有地位尊崇着向这边行来。

    五皇子低头就明白其中意思。

    “贵妃是冲我来的,我自会一力承担,长宁你带着沐枕从小路离开,莫要牵连到你们。”五皇子道。

    长宁仰头:“五哥,郑贵妃是要捉你奸,岂会让出条小路让沐枕离开。”

    五皇子攥紧拳头,看着刚刚苏醒还头晕目眩的沐枕。

    “不管出了什么事我都会负责到底。”五皇子挺起胸膛,目光坚定,丝毫不惧面对郑贵妃后的狂风暴雨。

    盲盗迷迷糊糊地啊了声,表情仍不轻松,显然还没走出噩梦的阴影。

    长宁眉头微蹙,心里生出一种难明的情愫。

    一力承担。

    难怪盲盗愿意放弃自由,甘愿化名沐枕跟在五皇子身边。

    盲盗何其幸运,有人愿意站在她身前替她遮风挡雨,承担一切。

    而长宁,她第一次回首,发现自己从来都是孑然一身,即便登顶至尊俯视众生,依旧只是个孤家寡人。

    朋友,亲人,爱人,什么都没有,什么都是假的,是骗局。

    难怪父皇要把皇位传给她。

    长宁眼皮一垂,似笑非笑地耸肩,或许她命中注定就是如此。

    过刚易折,而她,要成为至刚者才能守护大楚江山。

    这就是父皇要的吧。

    千锤百炼,锻造她的意志和本领,让她成为一个铁血手腕的继承人。

    长宁下意识攥紧拳头,她从不是什么高尚君子,只知道睚眦必报才是人生乐事。

    父皇要做幕后黑手,扶她上位,她也可以反其道而行之。

    长宁上前一步搀扶起盲盗,沐枕稍稍恢复神智只听长宁在她耳边警告:“不想害死小伍就闭上嘴,听我的话。”

    盲盗下意识打了个激灵,连连点头,喃喃得像个孩子:“我听话……”

    五皇子心里窝得难受,只想伸手搀扶沐枕。

    长宁拦在他前头:“五哥。”

    “五皇子,夜深露重的您怎么能和宫女在此相会?”郑贵妃绕过假山只隐约见到长宁的背影还有一半被刘成挡住,在看五皇子和长宁站得很近,难免让她生出误会。

    五皇子正要开口,就见长宁微微摇头,抢白一句:“五哥不必再劝,我意已决,既然生为大楚的公主,和亲就是我的使命。”

    这下不止是五皇子,连郑贵妃都僵硬在原地,竟是半晌没回过神儿来。

    “只怕到时三皇兄无法让突厥人履约,引起更大的麻烦,彼时,五哥可不要忘记替长宁伸冤。”长宁意味深长道,微微偏首对上郑贵妃的眼。

    那个眼神郑贵妃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星光般璀璨却像把刀子,锋利逼人,直刺她眼底深处。

    郑贵妃蹬蹬倒退半步被紫荆蔷薇扶住。

    长宁水袖一拂,转身走过贵妃身侧,盲盗则老老实实跟在她身旁。

    “娘娘,就是这个沐枕。”紫荆低声提醒却被郑贵妃一把抓住手腕噤了声。

    不能再中了楚长宁的计。

    现在这幅情景闹到皇帝哪儿就不是五皇子私会小宫女偷情,而是五皇子深明大义劝说妹妹反被郑贵妃搅和黄了,到时皇帝只会把长宁执意和亲的事怪到郑贵妃头上。

    五皇子脸色近乎苍白,他没想到长宁会为了保他和沐枕做出这种决定。

    “长宁!”五皇子追过去,与郑贵妃擦身而过。

    “你不需要这么做,我不能连累——”

    “我是为了大楚的江山天下,”长宁打断他的话,睨了身后一眼,低声道:“不是为你。”

    五皇子抱拳:“愚兄记下了。”

    “好,”长宁轻笑,这个五哥真是好骗。

    长宁和五皇子离开,郑贵妃才缓缓走出小路,眸子里转着异样精光。

    楚长宁竟然答应和亲,是她疯了,还是自己疯了?

    不过不管怎么说,她们的目的达到了。

    只要楚长宁上了突厥人的花轿,就再也别想回来。

    到时只剩一个秦家,总好对付一些。

    郑贵妃立刻派人将消息传出宫去,让三皇子和郑安侯知晓。

    另一边长宁回到未央宫给盲盗调制了解药,盲盗抱拳道谢,称自己必有厚报。

    “我也不需要你报恩,你只要在三年之内离五皇子远一些就够了。”

    盲盗眼皮低垂:“好,我……这就离开长安。”

    长宁点头:“三年为期。”

    “三年为期。”盲盗承诺,拿了长宁的令牌连夜离开。

    长宁望着盲盗的背影忽而一笑:“三年后,你也不是区区皇子侧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