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妻威 > 第三七二章:罗素【为堂主别X欺负加更】

第三七二章:罗素【为堂主别X欺负加更】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王子,大楚这位公主能文能武心机深沉,是突厥的大敌,您之所以想娶她,不也是为了将这个女子从楚国带走,以免影响可汗的大业吗。”青须狼卫目露精光。

    “对啊,现在公主死了,既不能去辽东,也不能帮楚人,不是最好的办法吗!”伊戈尔一拍额头,好不高兴。

    达尔敦也点头:“的确,王子,这是最好的情况,公主一死和谈的事皇帝一定会交给他的大臣们,或是那位三皇子,他们可都不是会提这种刻薄要求的人。”

    那若抿着嘴踱步,没有立即出声。

    “王子,您还在犹豫什么?”伊戈尔不明所以,还在催促:“这多好啊,伊戈尔都想过去再给那公主补一刀了。”

    那若猛地抬头凶悍瞪过去:“你敢!”

    伊戈尔向是被狼王呵退的公狼,怯弱倒退。

    达尔敦和青须狼卫互相对视,王子到底还是陷进去了。

    “王子,长宁公主风华绝代,的确是不可多得的美人,可这美人有毒,她存着颠覆我大突厥的野心呐。”青须狼卫劝道:“王子若真能降服她,自然是突厥之幸,但如今一切未知,还是不要冒险。”

    那若迟疑。

    “如果楚朝皇帝知道我突厥见死不救。”

    “王子,这人又不是咱们杀的,咱们营帐离得远,喝醉了耽误事有什么关系,他楚皇帝还能因为这个迁怒咱们?真是如此,我大突厥的勇士也不是好欺负的。”达尔敦挺直脊背。

    那若喉结滚动,手臂上青筋绷起,脸色也涨红得可怕。

    “王子,您是天空翱翔的雄鹰,您的胸襟囊括整片草原,错过了这朵,还有无数鲜花任您采摘,一时伤神罢了。”青须狼卫劝道。

    那若盯着他,目光中有迟疑,又不舍。

    “王子,汉人有句花,爱江山不爱美人啊。”青须狼卫说。

    那若下巴紧绷,用手钳住自己的两颊坐回上座。

    “来人,召美姬献舞!”达尔敦见状连忙喊道,装成不知道公主遇刺的消息。

    胡乐响起,突厥美女游蛇一般妖娆的舞姿在大帐中穿梭。

    那若无心观赏一脚踹翻桌案冲了出去。

    “王子!”达尔敦想追,被青须狼卫拦住:“王子是突厥的金太阳,他一定会做出正确的选择。”

    果然,冲出去跟着那若的伊戈尔回来。

    “王子骑马往城外跑了。”

    青须狼卫欣慰点头。

    “让王子散散心也好,毕竟这朵花一旦凋谢,只怕整片草原都不会再开出这样完美的花。”青须狼卫感慨。

    那若快马冲出城去,疾驰的风声响彻耳边,让他想起自己的使命。

    他脊背上插着整个突厥的翅膀,他要背负整个民族冲出草原的桎梏,不能因为一朵悬崖上的花就停住脚步。

    “啊!”那若张开双臂嘶吼,尽舒胸中烦闷。

    “我的女人,这个仇那若一定会为你报。”那若嘶吼,夕阳为他赤裸的麦色肌肤渡上一层血色。

    郑安侯府。

    长宁当然不知道那若为她许下的承诺,她只知道突厥人没有及时伸出援手。

    “这是个好理由,记住了。”她命人提醒鸿胪寺卿。

    郑安侯面无表情,只盯着院门前。

    御前侍卫们将严加看管的刺客终于押解上来,是个身着侯府婢女衣衫的丫鬟,身形单薄消瘦,盯着长宁的双目恨意滔滔。

    “阿素,我没叫错你的名字吧。”长宁开口,没有等阿素回答,却是睨向郑安侯。

    郑安侯皮笑肉不笑:“公主,臣真的不认识这个刺客。”

    “贱人!”阿素疯了一样像前扑。

    长宁看她,竟是柔和一笑:“传拶子。”

    御前侍卫立刻将刑具扔在阿素面前,阿素挣扎尖叫,手指还是被强行塞入。

    “别弄死了。”长宁丢下一句话,便由着侍卫招呼阿素,只盯着郑安侯:“侯爷,还没想到?”

    郑安侯看着长宁的目光,后颈冒汗。

    这公主那是真的天不怕地不怕。

    而且刺客之事惹得陛下雷霆震怒,下旨彻查,赐长宁公主便宜行事之权,就是真的对他用刑都是合理合法,郑安侯岂能不惧。

    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处处小心谨慎,却还是落到这个地步。

    “殿下明察!”郑安侯单膝跪倒。

    他是个聪明人,此刻低头,总比受皮肉之苦的好。

    长宁冷笑:“阿素,她是你府中的女奴,你就连她的来历也查不到吗?”

    “查!快查!”郑安侯连连下令。

    长宁:“本宫告诉你吧,这个阿素从前的主子姓罗,是宋宜晟唯一的一位姨娘罗氏。”

    郑安侯嘴角微抽,干笑:“原来殿下认识。”

    “本宫还知道,那位罗姨娘是宋宜晟的贵人。”

    这还是顾氏临死前受不住折磨才告诉长宁的,只是后来连宋宜晟都死了,宋家全部没入官奴司,什么贵人不贵人的,长宁也就懒得再查。

    但如今罗氏身边的丫鬟却突然出现在郑安侯府,还能轻松自如地以暗器袭击她,可见当初她不在意的那条线索原来指向的是郑安侯。

    长宁盯着郑安侯上下打量:“郑安侯,你还不说实话?”

    “这……这些微臣的确不知。”郑安侯硬着头皮否认。

    长宁已经派人传了奴隶册子。

    “阿素,罗氏在哪儿?”她问,一旁惨叫得昏过去两次的阿素被泼了盆凉水,但她死不开口。

    “罗氏,那你就是罗素了?你要杀我报仇,总不是为了宋宜晟,”长宁踱步上前,蹲在罗素身前顺便睨了郑安侯一眼:“你和罗峰什么关系?”

    郑安侯警惕起来,罗素别过头去。

    长宁站起身:“很好,那个罗峰行刺我被乱棍打死,这口气我还没出够,来人,去将他的尸骨扒出来鞭上百鞭丢到狗窝里,谁也不许给他收尸。”

    罗素猛地颤抖:“不!不!”

    郑安侯绝望地闭上眼。

    这个秘密到底还是被人发现了,但此刻他决不能承认。

    “罗素?难道你就是罗峰的妹妹?”

    郑安侯的惊呼让罗素抬头。

    她冲着长宁吐出一口血水:“贱人,你害死我哥,我让你偿命!”

    “混账!你敢侮辱殿下!”郑安侯抽出御前侍卫的刀就要砍,罗素闭眼安然就死。

    长宁足尖一点凌空翻滚。

    翻云卷!

    柳家绝技,一脚踹飞郑安侯女孩凌空落下,长宁干净的靴子踩在罗素伤痕累累的手指上,一手抓住她的头发迫她抬头:“说!罗氏在哪儿,罗氏到底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