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在不正常的地球开餐厅的日子 > 第三百三十一章 人情冷暖

第三百三十一章 人情冷暖

作者:一吨大苹果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林平之精挑细选了一批小太监来进行调教。辟邪剑法本来就要切断男根才可修炼,天底下没有比太监更适合修炼这门功夫的人了。

    而想到自己的师傅岳不群修炼了辟邪剑法,林平之心中一阵复杂。因为为了辟邪剑谱,岳不群对自己家业觊觎许久,甚至对自己虎视眈眈,差点就暗下毒手。

    但说到底始终还是没有下手啊。不论岳不群是没找到机会下手还是不忍心下手,但是至少结果是这样了。

    岳不群为了修炼辟邪剑谱而断掉了自己的男根。林平之心中没有什么快意,也没有什么惊讶。只是感叹一句,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不过对于岳不群的感慨,他也只持续了很短的时间。因为他有着福威镖局上上下下全国近千人的血仇要报。

    成为厂督之后林平之督促太监们用心习武。林平之也不傻,没有把辟邪剑谱一次性全都交出来。

    辟邪剑法总计七十二路,林平之将每十二路拆分成一部。让太监们按部就班的学习。想要学习更高层的武学,那就要为中厂立下功劳才可。

    莫以为太监不想出头,国朝之中太监也是有品级的。内宦和外官相互制衡,向来是国朝官场的阴阳之道。

    说起来林平之城里中厂也是得罪了很多人,动了很多人的蛋糕。但是每每出现危险却都可以逢凶化吉。

    林平之心中知道,定是有仙人在暗中相助。但是仙人救得了自己一时,却救不了自己一世啊。

    所以林平之这三年也是刻苦练武,不曾间断。只不过家传的那个辟邪剑谱是不敢学了。毕竟自己还要传宗接代延续香火。

    华山派的武学自己也为获得真传。就在他苦恼的时候,家中却突然出现一本名为《大阴手照经》的武学。这门武学林平之未曾听过名字,但是一练便知乃是一门神通武学。

    虽然不知来历,但是林平之却相信是神人所赠。

    三年来林平之苦学《大阴手照经》,武功也有了长足的进步。而当时自己离开那神人所在的店铺之时,神人还传授了自己基本【屠龙神技】

    《厚黑学》《资本论》《国富论》《马哲主义》等等。

    这些书自己还未能看通透,但是却已经收益非常,让自己在官场上左右逢源,也知道该如何办事才能让国朝更加兴旺。

    同时也坚定了林平之要让一众江湖门派彻底归顺朝廷统治的想法。因为当武装力量与金钱势力结合,且这股力量不在官府掌控之下时,它天然的就是国家的不稳定因素。

    现在的林平之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血气方刚的镖局少爷、也不是那个苦大仇深只知道复仇的华山弟子。

    他现在已经是中厂厂督,天子近臣。朝中文武百官都要拱手称一声【林大人】的大人物。

    家仇要报,但是国家政局稳定,天下江湖风波不起,他也要管。

    长江之上水波不惊,官船逆水行舟。林平之前往巴蜀的青城派,带上了中厂百名好手。这些人皆是练了辟邪剑法的太监宦官。最弱的至少也是练了三十六路辟邪剑法。

    这些太监林平之按照训练军队的方式训练,他们能做到令行禁止,同时武功不输给那些走江湖的所谓高人。并肩子上的时候比那些江湖人士更懂配合。

    这些身穿黑色皮甲劲装,腰跨宝剑,身后还背着弓弩的中厂太监,现在已经在江湖上混出了自己的名号。

    江湖人谈之色变的‘黑鹰’指的便是他们。

    而当初的华山派弟子,后退出华山加入朝廷的林平之已经成为江湖上人人恨不得而诛之的江湖败类,朝廷鹰犬。

    林平之现如今在江湖上的恶名已经远超当年的任我行和东方不败了。

    “厂督,已经快到码头。下了码头,仅需半日就可抵达青城派。”以为身穿黑色皮甲,挎着两把宝剑的太监王宝对着林平之恭敬的说道。

    站在船头披着羽衣大裳的林平之淡淡的说道:“那便让人都活动起来吧。检查下宝剑,还是否锋利。弩机是否还顺滑。箭只还是否够数。这青城派是太目无王法了,今日不杀鸡儆猴,怕是这江湖中人还不知道这天下到底谁说了算。”

    “是,厂督。”王宝一抱拳,躬身后退,领命而去。

    而在青城山,青城派内已经人心惶惶。

    青城派看成西蜀第一大派,余沧海更是号称【三峡以西,剑法第一】。

    往日里青城派在巴蜀地区那可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青城派核心亲传弟子三十余人,内门弟子百余人,外门弟子三百余人。还有许多来青城派学五年十年武艺而后出山的挂名弟子,挂名弟子这些年来青城派怕是教了上千人。

    往日里在巴蜀之地行走谁不要给青城派几分面子。今日里却只见青城派内挂名弟子正在收拾行囊准备尽早离开青城派。而有的挂名弟子甚至连行囊都没要,直接收拾了一些金银细软,提上兵器便离开。

    而外门弟子想要阻拦也拦不住。

    守山弟子凌博雄带着三十多名外门弟子拦住山门:“你们这些人,想要干什么?!未得师傅允许不许下山,这是青城派的规矩懂不懂?!”

    闯山门的挂名弟子武功不如外门弟子,但是人数众多,足有数百人。为首一人冷笑道:“规矩?现在还讲什么规矩?!黑鹰都要杀过来了,我们留在这难道等死吗?!”

    “放肆!师门有难,本就该同甘共苦!”

    “共苦我们是享受到了,同甘我们可没想到。数年前浇灭福威镖局的时候我们这些人也是出了苦力的。钱都被你们分走了,怎么?现在福威镖局的大少爷带人来复仇了,你们还想把我们拉出去顶缸?!”为首闯山门的挂名弟子直接抽出宝剑。

    “速速推开,若不退开,定叫尔等血溅五步!”

    响应着为首闯山的弟子,百名挂名弟子都抽出宝剑。

    凌博雄一时间进退维谷。即便武功高,但是三十人打数百人,怎么看也是没有胜算的。

    他也不姓叶,没法一个打十个啊。

    “让开吧,大难临头各自飞。”突然间一阵意兴阑珊的声音传来,挂名弟子朝后看去,只见师傅余沧海正缓步而来。

    现在的余沧海早就没有早几年那种飞扬跋扈的神采,现在的他面露死灰之色仿佛已经知道自己命不久矣了。

    “放他们走吧。”余沧海挥挥手让凌博雄放人。

    外门弟子放开山门,挂名弟子鱼贯而出。有人在经过余沧海身前时还拱手说一声师傅。而更多人则是假装看不见余沧海,仿佛和他说话都会招惹下麻烦一般。

    余沧海现在总算是看清什么叫做人情冷暖,世态炎凉了。想当初林镇南也是如此吧。

    ps:月初,求个票~!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