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退伍不褪色,换装不换心 > 久别重逢

久别重逢

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最快更新退伍不褪色,换装不换心最新章节!

    正值下班高峰期,宽坦的马路变的水泄不通,司机们烦躁不安,喇叭声响成一片。

    姜鹏自加入公司以来从未这么早下过班,见路堵成这样,想到团队的“小哥哥”和“小姐姐”们正在忙碌,自己先走了却不一定能准时赴约,不免有几分心焦,又禁不住低头看了看导航和仪表盘上的时间。

    因为家住得不远,每天拼车上下班的小杨,放下手机说:“姜哥,今天这是沾你的光,要不是你有事,我也不可能这么早下班。”

    “是吗?”姜鹏扶着方向盘有些心不在焉。

    “难道不是吗?”小杨反问了一句,想想又苦笑道:“以前天天盼着能早点下班,好不容易能早点回家,又觉得像是在偷奸耍滑,心里真有点过意不去。”

    “一样。”

    “你跟我不一样,你是真有事!”

    “其实也算不上多大事,就是来了个老战友。”

    “姜哥,你是说晚上要请的那位,是你做警察时的同事?”

    “确切地说是领导。”

    小杨好奇地问:“多大的领导?”

    姜鹏扶着方向盘,微笑着说:“我进刑警队时,他是我们刑警大队重案中队的队长。现在是分局副局长,分管刑警大队、经侦大队和禁毒大队。亦师亦友,十几年的交情,他难得来一次,你说我能不尽下地主之谊。”

    “十几年的交情,那肯定要请。对了,他是来办案的吗?”

    “好像是来开会的,真要是来办案,就算我有时间,他也不一定有时间来找我。”

    小杨跟大多男生一样从小就有个警察梦,忍不住追问:“为什么办案就没时间?”

    对于他的好奇姜鹏早习以为常,耐心地解释道:“出来办案就是出差,又不是出来旅游,哪有时间走亲访友。要是执行抓捕任务,抓到嫌疑人要赶紧押解回去,一分钟也不能在外面多呆,以免夜长梦多。而且公安办案经费紧张,乘坐什么样的交通工具,住什么样的宾馆都有标准,在外面多呆一天就要多花一天的钱。”

    “那你以前有没有去外地抓过逃犯?”

    “逃犯没抓过,犯罪嫌疑人抓过不少。”

    “逃犯跟犯罪嫌疑人有区别吗?”

    “有啊,逃犯那是指已经被法院定罪量刑的,嫌犯只是具有重大犯罪嫌疑。”

    ……

    与此同时,陈兴国正同一起参加培训的同行李晓军,打车赶到了老部下预订的饭店包厢。

    他探头看看窗外的景色,再看看桌上的烟灰缸,坐下笑道:“那小子有心了,知道我是个老烟民,还居然专门找了个能抽烟的地方。”

    “陈局,你那位老部下是调过来的,还是考过来的?”李晓军掏出香烟,给他递上一根。

    即将跟共事了十六年的老部下相聚,陈兴国很高兴。

    可提到老部下是怎么来深圳的,陈兴国心里则有些不是滋味儿,接过烟无奈地说:“既不是调过来的也不是考过来的,而是跳槽改行了!当年眼看就要提大队长,组织人事部门都找他谈话了,他居然说辞职就辞职,说不干就不干。”

    “眼看就要提大队长,老陈,他辞职时多大?”

    “三十九。”

    “三十九岁辞职!”李晓军觉得很不可思议。

    陈兴国苦笑点点头:“是啊,真不知道他那会儿是怎么想的。”

    “这个年龄辞职,真需要点勇气啊。”李晓军点上烟抽了几口,想想又问道:“他是辞职下海创业?”

    “要是下海创业,要是想赚大钱做大老板,倒也无可厚非,毕竟每个人都有追求更好生活的权利。可他并不是下海创业,而是跑互联网公司去应聘。据我所知现在的互联网公司全是小年轻,超过三十岁的都不怎么要,更别说像他那么大的。在刑警队办案他是把好手,在互联网公司他能做什么?编程那些技术活他懂吗?除了做保安干保洁,我真不知道他还能做什么?”陈兴国轻叹口气,一脸恨铁不成钢。

    作为干了二十多年刑侦的老刑警,李晓军很清楚能被拟任刑警大队长的人,不但业务能力要强,并且要具有一定的领导能力,能理解“室友”恨铁不成钢的心情,对“室友”的那位老部下离开公安系统也很惋惜,但还是笑道:“老陈,人各有志,说不定你那位老部下在互联网行业也能有一番作为。”

    “我实在想不出他在互联网行业能有什么作为,不说这些了,说了就来气。”

    “等会儿见着也别提,你们难得聚一次,别搞得不欢而散。”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这你大可放心,我不会哪壶不开提哪壶的。”

    正聊着,外面传来敲门声。

    陈兴国刚抬起头,就见姜鹏笑眯眯地推门走了进来,跟当年一样抬起胳膊举手敬礼:“陈局好,陈局,不好意思,路上有点堵,让你久等了。”

    “我们也是刚到,”陈兴国拍拍他胳膊,旋即紧握着他手侧身笑道:“李局,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就是姜鹏。姜鹏,这位是燕东分局的李局。”

    姜鹏连忙道:“李局好。”

    见他又要敬礼,陈兴国忍不住笑骂道:“你小子早就不穿警服了,敬什么礼?”

    “习惯了,不好意思。”

    “没事没事,其实说不好意思的应该是我,你们老战友聚会,我一个外人跑过来蹭吃蹭喝……”

    “老李,你这是说哪里话,我们现在是同学,又不是外人。”

    “对对对,又不是外人,欢迎李局来深圳。”想到请老领导吃饭,却让老领导等,姜鹏很不好意思,连忙拿起菜单:“陈局,姜局,我们先点菜吧?”

    “这儿我们是第一次来,不会点,你看着弄。”

    “简单点,就三个人,别浪费。”

    “行,那我就看着点。”

    共事那么多年,姜鹏对老领导太了解了,知道他不在乎吃喝,点了几个特色菜,要了一瓶酒,便坐下来叙起旧。

    聊了一会儿老单位的近况,又聊起他们正在开的会。

    “我们哪有资格来开会,我们是来培训的。”陈兴国夹起一颗花生米,笑看着他说:“培训一个星期,明天是最后一天,后天就收拾行李各回各家。”

    “这么急?陈局,你难得来一次深圳,怎么不多呆几天?”

    “单位一堆事呢,别看我人在这儿,可心并不在这儿。”

    “那明天是怎么安排的?”姜鹏追问道。

    不等陈兴国开口,李晓军就抬头道:“明天上午去参观什么‘守护者计划联合实验室’和什么‘经侦金融安全实验室’,下午开总结大会。姜鹏,你们陈局厉害了,是我们第二小组的组长,他还要代表我们第二小组上台发言,汇报学习心得,哈哈哈。”

    “别幸灾乐祸,我最怕发言,最怕写学习心得。”提起这个陈兴国就头疼,放下筷子连连摆手。

    想到他们这个培训班的日程安排,姜鹏不动声色问:“明天晚上呢?陈局、李局,开完总结大会不就没事了吗,要不我们明天晚上再聚聚?”

    “明天晚上要吃散伙饭,再说我们现在不就是在聚吗?”

    “陈局,今天是为你和李局接风的,你们后天就要回去,我怎么也得给你们送送行。”

    “你的好意我心领了,真用不着那么麻烦。”

    想到当年一起办案,一起熬夜蹲守,一起出省抓捕嫌犯的日子,姜鹏真有些舍不得老领导就这么走,苦着脸问:“陈局,你都来好几天了,怎么到今天才给我打电话?”

    陈兴国指指手边的手机:“换手机把以前存的号码都换没了,再想到深圳的工作节奏这么快,你在新单位工作一定很忙,就没打电话找老刘他们要。结果老刘中午打电话问有没有见着你,想着来都来了,就让他把你的手机号发了过来。”

    “陈局,你这是把我当外人。”

    “真要把你当外人,我就不给你打电话了!”

    事实上陈兴国的话只说了一半,报到那天他就想联系眼前这位共了十六年事的老部下,因为换手机把联系方式搞没了,就请负责会务的深圳同行帮着打听。因为老部下曾说过在腾讯上班,而深圳同行跟腾讯有很多合作,应该不难打听。

    结果人家不但没打听到老部下的联系方式,甚至说腾讯那边回复根本没姜鹏这个人,至少接电话的那位在公司的系统内没查到。

    这既在陈兴国的意料之外,后来想想又觉得在情理之中。

    毕竟腾讯是国内数一数二的互联网公司,能进腾讯的都是年轻的高学历高素质人才,而老部下不但早过了不惑之年,并且只是本科学历。别说进不了人才济济的腾讯,就算能进估计也只能做保安。只是为了不伤老部下的自尊,他选择看破不说破,就这么又叙了一会儿旧,便同李晓军起身告辞打车回宾馆。

    久别重逢,这顿饭吃得看似宾主尽欢。

    但姜鹏能从老领导的话里言间,听出老领导对他当年选择辞职很不理解甚至很惋惜,可有些事一时半会间又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就算解释了老领导也不一定会相信。他只能目送走老领导,叫了个代驾,先回家。

    可回到家,洗完澡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怎么都睡不着。

    当年跟战友们一起办案的情景,像放电影似的不断在脑海中浮现,再想到老领导明天的日程安排,干脆掀开被子走出卧室,拿起手机拨通了部门经理的电话……

    第二天一早,陈兴国和李晓军等培训班学员,乘大巴来到腾讯联合SZ市公安局刑事侦查局成立的“守护者计划反诈骗联合实验室”,他们刚跟着领队走进大厅,就见一个熟悉的面孔正笑眯眯看着他们。

    李晓军以为看错了,下意识回头看向陈兴国。

    陈兴国怎么也没想到能在这儿看到老部下,一时间竟愣住了。

    “各位领导,这位是腾讯守护者计划团队的安全专家姜鹏同志,他和他们团队专门负责协助我们公安机关进行跨境电信网络诈骗等专项打击工作,接下来请姜鹏同志为我们讲解!”

    领队话音刚落,姜鹏便左手捏着夹在衣领处的麦克风,右手指着前面的液晶大屏,热情洋溢地介绍起来:“欢迎各位领导莅临我们实验室参观指导,各位领导一定有疑问,想知道什么是守护者计划,其实就是我们结合安全大数据、核心技术和海量用户的优势,构筑的网络安全生态体系……”

    看着姜鹏侃侃而谈的样子,李晓军觉得一切是那么地不真实。

    陈兴国同样有点懵了,楞了好一会儿才缓过神,忍不住挤上前问:“姜鹏同志,你们这个体系到底有什么作用,能协助我们侦办什么案?”

    “陈局,麒麟伪基站定位系统您有没有听说过?”

    “不但听说过,并且在用。”

    “这个系统就是我们团队研发的。”姜鹏顿了顿,微笑着看着众人说:“2016年前后,各种垃圾短信、诈骗短信横行,好几个地方的公安部门找到我们,希望我们能借助多年研究和协助公安机关打击网络诈骗的经验,帮助他们打击短信诈骗。我们团队的产品经理、架构师、程序员枕戈待旦,经过上百次的研讨和测试,最终成功研发出这一套被命名为麒麟的、能够实时监测到伪基站位置甚至行动轨迹的定位系统。”

    陈兴国没想到老部下竟“扮猪吃老虎”,竟然成了互联网公司的安全专家,是既高兴又郁闷,又忍不住问:“姜鹏同志,冒昧地问一下,你是程序员吗?你有没有参与过这个系统的研发?”

    他这么问有点不太礼貌,众人不约而同朝他看来。

    姜鹏早料到老领导有一堆问题,微笑着说:“不怕各位领导笑话,我虽然早在2000年就拥有属于自己的计算机,也学过计算机编程,在大学时甚至被选为学校软件开发项目组的成员。但由于计算机开发技术迭代非常快,当时所学习的内容不但基本荒废,就算没荒废也已经彻底无用了。

    不过我有我优势,在加入腾讯前我曾在公安系统工作了十六年,长期接触各类犯罪活动,参与侦办甚至组织侦办过不少案件。而我们团队的‘小哥哥’和‘小姐姐’们,在技术上都是专家,但对社会的多面性阅历尚浅,尤其对违法犯罪知之甚少,所以我要给他们普及网络犯罪手法和作案细节,让他们有针对性的进行研发。”

    看着众人若有所思的样子,姜鹏补充道:“同时,我还能发挥企业与公安机关之间的桥梁作用,毕竟我是公安出身,懂得公安的思维及需求。通过沟通协调在公安的需求和团队的技术研发周期中寻找平衡点,以此满足多方需求,最后完成黑产打击工作。”

    领队缓过神,下意识问:“陈局,你们认识?”

    “不但认识,还是老同事老战友,共事了十几年。”陈兴国回头笑道。

    “这么巧啊!姜鹏同志,因为时间关系,麻烦你先讲解先介绍,等会儿再让你和陈局叙旧。”

    “好咧,各位领导请看这边……”

    姜鹏陪着众人边参观边讲解,如数家珍。

    包括陈兴国在内的所有人,听得很专注。

    不来了解不知道,站在这里听着讲解,众人才意识到这个团队不简单,不但开发了“麒麟系统”,还一连开发了针对电信诈骗的“鹰眼智能反电话诈骗系统”,针对仿冒公检法人员诈骗的“宾果反诈骗防控系统”,协助各地公安部门破获上千起案件,协助查询的那就更多了。

    听完讲解,走出实验室,陈兴国感慨万千,站在大巴车边习惯性地拍拍老部下的胳膊:“干得漂亮,没给我们分局丢脸,之前我们误会你了。”

    姜鹏带着几分尴尬地说:“陈局,对不起,我当了逃兵,让你失望了。”

    陈兴国回头看看实验室大楼,感叹道:“这是说哪里话?男子汉大丈夫,在哪儿都能建功立业!你现在虽然不穿警服,但现在的工作性质其实跟以前差不多,只是从台前退到了幕后,何况还干出那么多成绩,我不但不失望,而且很骄傲!”

    “陈局,成绩不是我一个人的,我们是一个团队,团队里像我这样的有好几位,我可不敢贪天之功。”

    “是吗?”

    “实不相瞒,本来今天是另一位同事来接待你们的,知道你和李局要来参观,我就主动请缨跟他换了个班。”姜鹏想想又笑道:“别人不知道,陈局你最清楚,我平时不太喜欢抛头露面,也不太喜欢出这个风头。事实上包括我在内的大多团队成员,在公司里都是隐姓埋名的。”

    陈兴国楞了楞,旋即反应过来:“断人财路犹如杀人父母,低调点好,隐姓埋名好。”

    李晓军则笑看着他意味深长地说:“姜鹏,你小子这是‘退伍’不褪色、换装不换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