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我有系统之不可思议的游戏 > 第五十二章 捉鬼大师二

第五十二章 捉鬼大师二

作者:我喜欢喝豆浆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最快更新我有系统之不可思议的游戏最新章节!

    “乔森,”一道极为悦耳的声音传到林泽耳边,他微微侧过头,穿着一身僧衣的青年正好此刻也转过头,朝林泽微微一笑。

    “这位是?”

    那青年长得挺俊俏,说话声音不大,林泽一愣,“我是林泽,你是谁?”

    乔森走了过来,“这是我从寺庙里请来的高僧,张裕,他现在就住在402,以后遇见什么诡异的事情可以找他。”

    林泽点点头,含蓄的朝张裕看了看,眼前的青年似乎还不到二十,他在自我介绍后就又走进了房间里,并不是很喜欢露面的样子。

    “怎么现在的高僧都这么年轻,看上去出家没多久啊?”林泽好奇的盯着张裕的背影看,“他之前也住在这里?”林泽微微皱眉问道。

    “警局是不太缺钱,可是也不养闲人。”乔森挑挑眉,“最近一段时间这里出现的案子太多了,要再不请一个人压压那些媒体的嘴巴,恐怕就会引起社会恐慌了。”

    林泽撇撇嘴,“就让那些无辜的住户死掉才是应该的?你们警局的办事风格可真奇怪。”

    “那些恶鬼找上的可不是什么无辜的普通人,即使是几年前发生的绞肉机案件里面的被害者,他也不是什么好人。”乔森阴沉着脸,“我今天挺累的,回房间吧,调查结果明天才会出来呢。”

    “000,扮演恶鬼这种角色的会不会也是一名玩家?”林泽眉心猛然一跳,如果说恶鬼就是玩家,那么该怎么样才能从普通人中找出普通人呢。

    “……”000沉默几秒,“请宿主努力完成任务。”

    回到房间时,乔森已经脱了衣服上床了,由于林泽订的是双人大床房,所以那张床留给林泽的位置还有很多,至少他不用贴着乔森那厚实的脊背睡觉。

    林泽平躺在床上,或许是旁边有个人让他感觉安心了很多,他很快就睡着了,只是在漫长的梦境里,突然的窒息让他惊醒,等他想要努力的睁开眼时,看到的只是一个成年的陌生男人正用胳膊死命的掐着他的脖子,或许是由于缺氧的原因,他只能用弱小的力气拍打着男人的胳膊。

    这种濒临死亡的感觉持续没多久,男人终于松开了手,林泽捂着自己的喉咙使劲的咳嗽,喉咙处一阵疼痛。

    中年男人坐在床边抽烟,烟雾熏的林泽眼睛疼,他费力的睁大似乎已经浮肿的眼睛,试图看清楚男人的模样。

    男人如他期望的那样转过头,语气极为冷淡,“下去给我买包烟。”

    林泽因为震惊,愣怔的盯着那张熟悉的脸看了许久,直到男人不耐烦的瞪着他的时候,林泽才从床上跳了下来,是一双瘦小的黑瘦黑瘦的腿,他根本没敢去看自己的模样,背后那刺的他头疼的目光如同一只饿狼,死死盯着自己的食物。

    底下有一个老旧的电话亭,林泽走过去犹豫一会拨通了一个手机号码,通话显示无信号,的确,回到几十年前怎么可能会有现实中的电话号码。

    林泽拖拉着凉拖来到那小卖店,“有烟不?我跟你赊。”

    戴着老花镜的老爷爷眯着眼看了林泽很久,终于慢悠悠的走进店里拿了一包塔山,“你爸又打你了,真是,好了,下次让老乔过来赊账。”

    林泽看了看这充满年代感的地方,快步跑回了家,“我买回来了,”林泽支吾着站在门口,男人笑笑将烟头在自己身上给掐灭了,“听话,听话爸爸就给你买糖吃。”

    这个林泽一醒来就要掐死他的男人脸上终于露出笑容,“等你亲爸找过来我就有钱了,”男人用那粗糙的手掌捏了捏林泽那张瘦的只剩下皮的脸,“”那个婊子还挺有能耐,居然勾搭上了一个公安局长,看来我之前还是小看她了。”

    怨毒的口气绝对算不上诚心,林泽缩着脚站在门口的鞋柜,客厅已经乱的不成样子,地上还有堆得满地的啤酒瓶,男人抽了抽鼻子,满是胡渣的脸上浮出一抹笑容,他紧紧捏了捏林泽的胳膊,直到林泽受不了的皱眉后才像是突然反应过来,“把你掐疼了吧,爸爸给你吹吹。”

    林泽躲了男人的手,他防备的盯着男人看,“我妈妈呢?”

    男人愣了愣,喝醉酒的人似乎格外迟钝,他停顿了很久终于道,“你妈妈,”男人转头看他,“这个问题你已经问了不下一千遍了,她不要你了,她不要你了,这种话你听不懂吗?”瞪大的眼眸很吓人,特别是男人凑近林泽的时候,剧烈的心跳几乎可以跳出胸腔。

    男人摸了摸林泽的头,嘿嘿一笑,“你放心,你那个亲老爸过几天会接你回家,所以这段日子我会好好对你的。”

    林泽手一抖,跑进自己房间把门锁了,如同他想的那样,男人真的没追过来发火,林泽贴在门上听了一会,厨房发出砰砰砰很大的响声之后,大门被很用力的关了。

    费力的找到一面镜子,里面是熟悉现在却有点陌生的脸,是乔森小时候,林泽坐在床边,不太确定的想,或许乔森站在也经历着他现在的事?

    “咚咚咚,给我开门。”那声音林泽无比熟悉,现在听起来却让他害怕。

    “给我开门。”男人又重复了一遍,紧接着是用刀砍门的声音,非常刺耳,林泽捂着耳朵。他走到窗户边看了看,是四层楼,他想跳楼求生都没办法。

    咚咚咚的声音持续了很久,或许林泽应该赞美一下这房屋的隔音效果,从刚开始看见那男人,林泽就确定那男人拥有精神分裂症,看他的目光有时候挺温和有时候却像是恨不得把他掐死。

    声音终于消失,林泽将窗户关好,灰色的窗帘突然鼓了起来,紧接着是一道砸窗户的声音,伴随着男人骂骂咧咧的声音,要知道那地方是四楼啊,男人也算是厉害了,想要杀他的心可以征服距离。

    林泽默默看着那跟个傻子一样砸窗户的男人,隔着窗帘林泽似乎都能够想象出来男人一手抱着水管,一手使劲砸窗户的动作,不过既然门都那么严实了,窗户也不会那么容易被砸碎,林泽听外面声音没有也没敢把他推到窗户边的桌子移走。

    隔了大概有十五分钟左右,窗户突然被噼里啪啦的砸碎,林泽心顿时一惊,他不安心的将另一张桌子挤到窗户口,男人的力气很大,不过在持续不断地砸窗户后也变得弱小起来,窗户帘已经被掀开,男人露出恶毒的笑容,林泽用尽吃奶的力气挤在窗户边的桌子上,过了很久,他几乎差点被男人挤开的时候,楼上传来的一声尖叫把把男人吓的手滑了一下,人就这么直直的倒了下去。

    林泽瞪大眼睛,嘴边是他自己都没意识到的愉悦笑容。

    不过看着那张跟他一模一样的脸被摔的稀碎,心情也并不是很好。

    警察过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一个黑漆漆的小孩蹲在尸体跟前的样子,明显是被打的脸上露出要哭的样子,不过那小孩最后也只是眨眨眼,“警察叔叔,你要把我爸爸带到哪里去?”

    刚上任的小警察听说过这居民房的邪门,他看了看门上大理石雕刻的筲箕湾三个字,苦笑道,“孩子,相信警察叔叔,你爸爸会一直在这里陪着你的。”小警察看见小孩听到他说这话时,明显一抖的单薄身躯,心疼道,“你家里就你一个人吗?”

    林泽还没说话,面前一个高大威武的穿着警服的男人盯着他看了几秒,“你以后就跟我生活了。”那严肃的毫无笑容的脸上至少有着让人安心的正义感,他呢喃着,“你是谁?”

    小警察也愣住了,“局长,”他迟钝的看了看林泽,“这是您亲戚?”

    被叫局长的男人看着林泽被揍的鼻青脸肿的脸,脸上终于有些动容,“他是我小孩,我来迟了。”

    林泽眼睛往上翻了翻,他并不觉得这所谓的亲生爸爸来晚了,毕竟这样这地上的男人就不会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