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我有系统之不可思议的游戏 > 第五十一章 捉鬼大师一

第五十一章 捉鬼大师一

作者:我喜欢喝豆浆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最快更新我有系统之不可思议的游戏最新章节!

    “你原来住的地方呢?不和房东说一声?”林泽蹙眉问道,“怎么着也得把行李拿上吧。”

    乔森愣了愣,“我一般都是在警局里睡的,有时候特殊情况会去酒店睡一晚。而且我行李已经拿上来了。”说话声音挺小,像是怕林泽突然反悔一样。

    林泽反射性的舔了舔唇,“这么说你也在筲箕湾住过?而且应该也是在四楼吧。”

    “呃,警局资金还算是充足,对于我这种单身狗还有一定补偿,所以他们给我在筲箕湾是租了一个单间,不过只有特殊情况我才会去那里住一晚。”乔森深色的瞳孔转了转,“房东老太太给我的房卡是410,好像就是许浩隔壁的那间,昨天要不然碰见他,我也不知道许浩现在居然住在筲箕湾。”乔森一边开车一边漫不经心的说道。

    扯淡吧,林泽默默念叨,他想起之前那些虎视眈眈盯着许浩动作的警察,他可不认为许浩的“小动作”会不被他们发现。

    “现在?许浩以前不住在那里?”

    乔森撇了林泽一眼,嘴边终于有了一点笑容,“当然,他以前住过的地方,那房东早就不把房子卖给他了,一个隐形的杀人犯住在自己的房子里,这是多恐怖的事,而且那时候许浩她老婆分尸他小孩的时候,地上流的血都流到其他住户家里了,那些知情的人走的走,搬得搬,现在那里大概只剩下一些新住户了。”

    “我听别人传的筲箕湾可比这分尸要可怕多了。”林泽笑笑,“听说还有吃人肉的,绞成肉泥之类的故事,乔大警官,这些都是真的?”林泽斜着眼看着乔森,眼眸亮晶晶的。

    “传言不可信。”乔森含糊了几句,“到了,我们下车吧,我东西不太多,你到时候随便给我挪个位置就行。”

    “你自己在那里不是有房间吗,干脆你自己住你自己的房间吧。”林泽靠在乔森开过来的橘色SUV,动作懒散,“再说如果真的有恶鬼,恐怕到时候我们两个一个都逃不过。”

    乔森拿行李的动作一顿,片刻后才笑着道:“有些事你不了解,这地方的确很邪门,算了,我还是不吓你了。”

    林泽眨眨眼,知道乔森这是故意想让他提出和他同居的想法,所以也装作尴尬的回应道,“好吧,晚上这里阴森森的,还是两个人住安全些。”

    天气晴朗,阳光照在身上暖洋洋的,林泽在伸了个懒腰后意外的看见张晓晓从门口急匆匆的走了出来,有些慌乱,甚至林泽就站在门口,他居然连一个眼神都没往他这边看,看他那样子挺让人害怕的,林泽迟疑几秒喊到,“张晓晓?”

    “嗯?”那个高高帅帅的男人迟钝的东张西望,过了会才像是找准焦点一样看向林泽,脸上极为缓慢的露出一个违心的笑容,“林泽?”

    然后,再看到乔森之后,张晓晓脸上那种死灰色的气息又沉了很多,那让人觉得不舒服的苍白肤色又沉了很多,他迟疑一会,“你跟他一起回来的?”

    林泽心想他那时候被带走的时候,他不是也在吗,怎么这个时候就不记得了,心里顿时一惊,“我只是协作破案的,你呢,今天不上班?”

    张晓晓很隐晦的盯着乔森的皮鞋看了几秒,因为林泽是走在前面和张晓晓说话的,所以这时候乔森是看不见张晓晓此刻的神情,他朝着林泽露出一抹非常邪恶的笑意,那种感觉像是寒冷渗入了林泽的骨子里,直接把他冻的彻底。

    “我先走了。”张晓晓对着林泽道,匆匆忙忙的朝着马路方向走去,“有什么事等我回来再聊。”

    林泽眉心抽动,他心里隐隐有种不太好的预感,和乔森那格外有深意的目光对视片刻,那种感觉更加强烈了。

    “是他自己选的,不怪我们。”乔森笑了笑,他大步流星的向前走,那些林泽一开始住进去觉得很凶的警卫看见乔森,苍老的像是老树皮般的脸上浮现出一抹近乎殷勤的笑容,“乔警官,今天又过来住?好久没见到你人了。”

    乔森疏远的笑笑,“林泽,我们中午去吃拉面吧。”居然没搭理那些老警卫,而且林泽看那些警卫的表情,也像是不在意的样子,心里微微一惊。

    “你在这里声望还挺高的,”林泽小声说道,“这里的警卫居然都跟你很熟。”

    一直走到楼梯口,乔森才无奈的抿嘴,“这地方古怪的很,每隔一个礼拜总会有案子发生,我们的警局离这里最近,所以当然是我们经常过来了。”

    “筲箕湾这么古怪,就没人提议把这里给拆了?每天源源不断的新住户不就是跑过来送死的吗?”林泽耸了耸肩,“如果不是不认识路,而且我已经交了几个月的房租,我才不会继续住在这里。”林泽说的是实话,如果真在现实里有这么一栋每个礼拜不死人就不安息的酒店,林泽就算是睡在大马路上都不会住在这里。

    乔森奇怪的沉默片刻,“那时候政府不是没动过强拆的念头,可是后来那些施工的民工最后都死于非命。当然这件事最后还是被强压下来了,知情的人寥寥无几,请过那些德高望重的高僧看过,也没辙,最后不得不又继续营业。”

    “说起来,”林泽一句话没说完,被阶梯上什么湿湿的东西给滑了一跤,“我去,这是什么东西?”

    乔森也被林泽的动作吓了一跳,他蹲下身借着窗户边的阳光看了看,楼梯上有一层类似于水一样的透明物质,他观察片刻,林泽在差点摔了一跤后也蹲下身看着那滩似乎是别人无意中撒下的水渍,林泽鼻子动了动,“这是盐酸,虽然已经挥发了一部分,但是还有点刺鼻的气味,以前我上课的时候做过腐蚀性的实验,差点撒到我手上,所以我对着玩意的味道还是很敏感的。”

    乔森皱着眉头,“盐酸挥发速度很快,这里居然还有这么一大滩,说明有人一直盯着我们两个,看我们快要上来才撒的。”

    林泽头疼,扫了扫四周,那楼梯口有一个不太明显的脚印,这回林泽确定是人的脚印,“乔森你过来看看这个,通知你们下属吧,就算是一场恶作剧也是一个无比邪恶的恶搞。”

    乔森神情沉重的点点头,他们把行李拿回房收拾了一会,一大帮的警员就过来了,包括之前审讯林泽的张丽莉。

    “小李,之前那饭里检查出什么没有?”乔森把那呆萌法医喊到一边,女警官小米胆战心惊的朝他们这个方向看了好几眼,直到乔森若有若无的瞪了她一眼后,才心不在焉的收集证物。

    “乔大,我拿了一点饭检验了几遍,确定饭里面有巴比妥类、苯二氮卓类、非典型苯二氮卓类这些等等的成分。”小李推了推鼻梁上的圆眼镜,“乔大,你说小米弄这东西放饭里是干什么啊?”

    乔森皱皱眉,“别提她,这些你说的成分是什么?什么苯二氮卓,这些是什么东西,对人体有什么伤害?”

    “他说的那些是安眠药的成分,”林泽走了过来,“对了,那安眠药的含量高吗,足以致死吗?”

    小李犹豫了一会,点点头,“只是那一点米饭就已经检验出百分之0.02的含量,如果一个成年人把那碗饭吃完的话,就算不死也必须立刻送进急救室急救。”

    乔森冷冷哼了一声,他给底下的几个警察使了一个眼色,那跟着乔森多年的警察几乎是毫不犹豫的把小米抓了起来。

    被手铐锁起来的时候,小米还有些走神,但是当她意识到情况不对劲的时候,已经迟了,尖锐的女声嘶吼声的确算不上悦耳,张丽莉深沉的目光一直跟随着小米的背影,甚至她都被旁边走过来的林泽吓了一下。

    “怎么,想跟她一起?”林泽声音很轻,怕吵醒正在做梦的女人。

    张丽莉侧了侧头,林泽嘴边意外的挂起笑容,这灿烂的笑意让她心烦的蹙眉,“你笑什么?”

    “不好笑吗,自己主动背黑锅,我没见过这么傻的女人。”

    张丽莉抽筋一般看向乔森,那个高大的富有正义感的警官还在跟小李法医说话,神情平淡,甚至他没往林泽这个方向看一眼,“这个世界,傻子是永远活不下去的。我一直很明白这点。”

    “做傻子比做一个明白人更轻松,不是吗?”林泽靠在电梯口窗台上,看着那个不像是一个二八芳华的少女,反而像个疯婆子一样不断挣扎的小米,忍不住露出一抹快意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