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我有系统之不可思议的游戏 > 第四十九章 失踪的人头二

第四十九章 失踪的人头二

作者:我喜欢喝豆浆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最快更新我有系统之不可思议的游戏最新章节!

    乔森脸上呆滞了几秒,露出不可置信的样子,“你是说凶手要当着所有人的面再杀人?”

    林泽笑了笑,带些讽刺,“理论上是这么说,或许我们现在赶过去还来得及。”

    警局离筲箕湾挺近,其实林泽也并不确定他们两个过去就一定能够制止那恶鬼的行动。

    乔森的电话突兀的响起,铃声挺大,他看了一眼电话,将手机开了免提,“如果想要找我的话就在每天的深夜十二点不断的拨这个电话。”电话里的声音类似于电脑沙沙一样,很明显这是伪装过后的声音。

    乔森脸色难看,他快速的发动警车,“这电话是小李的,快点,快点啊。”乔森略显无助的拍打着方向盘,神情焦急。

    林泽默默坐在后座,那个恶鬼不可能无缘无故的杀一个和玩家无关的陌生人,所以他对于乔森口中的小李的安全倒是不太担心,只是他眼皮从乔森放了那个电话后就一直在跳,会不会那个恶鬼就一直等在原地等他们自投罗网?

    等赶到酒店的时候,那些拉起来围着那些虎视眈眈按着闪光灯的媒体们的警线,证明了一切,乔森脚步虚浮的走向那个躺在筲箕湾一楼楼底下的横躺着的尸体,还是林泽在一边扶着,乔森才不至于在半途中腿软。

    林泽皱着眉头也蹭了过去,刚看到那尸身完好的尸体后,他轻轻的发出一声冷笑。

    这声冷笑在寂静的只能听见风声的警察中格外大,那些沉默的吓人的警员都恶狠狠的瞪了林泽一眼,要不是乔森站在林泽旁边,恐怕早就遭到群殴了。

    乔森明显和林泽想的一样,他看到那具穿着警服的尸体后也是一愣,然后脸色顿时阴沉下来,比刚刚来的时候还要教人害怕。

    如果真的是恶鬼做的,作案手法只会升级不会退步,现在这个小警察居然是从楼上摔下来的,这明显不符合恶鬼的作案,恐怕是有人想利用这件事解决掉某些让人不太舒服的人,而能够让一个警察夜晚上天台的只有他的朋友或者家人。这里这么多穿着警服的警察都算是他的家人。

    “刚刚你们有谁看见小李了?他刚刚和谁在一块呢?”乔森目光不善,他甚至不加掩饰的死死盯着在场的所有警察。

    终于,有一个女警察忍不住道:“老大,你这是在怀疑我们之中有人杀害了小李?”

    乔森连片刻的犹豫都没有,他讥讽的一笑,“不是怀疑是确定,”乔森绕着原地走了一圈,“呵,你们可真够行的,乘着这么个好时候杀人,那些警局教你们的,你们都当是放屁吧。”

    林泽抱着胳膊站在乔森后面几步远,他也在仔细观察着这里的所有警察,可是除却统一的惊讶和质疑,没有任何人的表情是奇怪的,就像是那个凶手给自己戴上了一个完美的假面。

    乔森顿了顿,“我已经知道了谁是凶手,我给你一个自首的机会,这是你最后一次。”然后他深深的朝人群中看了一眼。

    其实林泽非常怀疑乔森是在诈唬别人,但是莫名有种直觉让林泽觉得乔森是真的看出来谁是凶手了。

    林泽缩了缩脖子,跟在乔森身后,朝那些采集证物的警员扬了扬下巴,“你不在那里一起检查?”

    “我懒得看到那人。”乔森说话毫不留情,然后林泽就明显的看到人群中有个女孩身体猛然一僵,然后瞬间恢复正常。

    “刚刚电话里的声音不是之前那两起案件的凶手,小李的死亡又为我们警局增添了不少事,”乔森语气不耐烦,眼眸处不知道是风吹的还是乔森本身就爱流眼泪,居然红了一大片,“小李刚刚还跟我说话,现在这么一个青年居然就这么没了,”停顿很久,乔森才呢喃一般道:“他是跟我最久的人,算是我师弟。”

    林泽不想听什么煽情的话,他闭上眼睛,在筲箕湾和警局两个近的地方,林泽在车上居然都睡了一觉,疲倦的身体已经接受不了高强度的问话,乔森在看着林泽坐在椅子上都能睡着的样子后终于妥协一般将他挪到了沙发上。

    林泽醒来的时候,四周一片漆黑,他甚至一瞬间以为自己又到了另外一个游戏里,只是渐渐适应了黑暗的眼睛让他意识到他还在警局里,里面开了热空调,他身上还有一条棉被,并没有多冷,他晃了晃头痛的脑袋,在迟钝的起身撞到桌子后,他终于把灯打开了,然后他无比惊讶的看着乔森正在距离他不远的另一个沙发上躺着,因为他突然撞到桌子发出的声音而侧了侧身。

    “林泽,林泽,”长相可爱的小女孩喊到,脸上浮现出两个梨涡来。

    林泽转过身,无奈看着眼前的小鬼,还是列车上的那只,“你怎么过来了,警局你也能进的来?”

    一般煞气重的恶鬼是进不去警局的,因为有紫气罩着。

    “我过来找你的,那酒店的鬼实在是太厉害了,短短的几天里居然已经吸了不少冤鬼的鬼魂,如果不是我跑得快,恐怕现在都见不到你了。”说完,那小女鬼就“呜呜”的哭着,本来半夜听见哭声已经很吓人了,现在居然还当着他的面哭,那红红的嘴唇配着那苍白的脸简直比索命的鬼还恐怖。

    “你别哭了,哭的我心烦。”林泽蹙眉道,“明天我就通知牛头马面,让他们送你去投胎,免得在人间到处乱逛,被那些大鬼吃了还不知道。”

    小女鬼“哼”了一声,“就算那些丑八怪绑着我去投胎我也不喝孟婆汤,到时候投胎了我还来找你。”

    林泽叹口气,“找我就找我吧,反正到时候我也不认识你,管你干什么。”

    “林泽,你对着空气自言自语什么?”这个声音顿时吓到了林泽,他突然开始打起嗝。

    “你,嗝,为什么,嗝,吓我。”

    乔森指了指天花板上的白炽灯,“这灯刺到我眼睛了,我刚醒来就听见你说什么,鬼啊神的,差点没把我给吓死。”

    林泽讪讪一笑,果然那只小鬼已经消失无踪,“我只是觉得这两个案子的作案手法都不像是人做的。我就随口乱说,你不要介意。”

    乔森穿着棕色毛衣,头发翘的挺高,听见这话,眼眸一亮,“你说得对,这些难以用科学解释的东西我们就得用不算是科学的办法。”

    林泽还没来得及了解乔森说的不用科学的办法到底是什么,就被他疯狂的笑意给吓到了,林泽怔怔的望着脸上带上笑容,眼眸深处却满是红血丝的乔森,一时竟觉得乔森这幅模样有点像鬼。

    直到第二天清晨,林泽还是不知道乔森大晚上到底跑去了哪儿,只是等他回警局的时候,那几个小警员已经将他拷问了三遍,用同样的问题问他三遍,他差点都要不记得自己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了。

    “喂,警察大哥,我是第一目击证人又不是凶手,没必要屈打成招吧。还是你们自己根本找不到凶手,所以随便诬赖一个好人想尽快破案?”林泽凑近那个明显资历很少的警察,眼眸深处带上丝丝笑意,话说的直接把那警察弄的掉头就走。

    “张姐,我没办法继续跟进这人了,我们说好听点是采集更多证据,其实就是为了扫除这人的嫌疑,而这人嘴里从现在到曾经,一句实话都没说过。”小米叹口气,虚脱的说道。

    张姐拍了拍小米的肩膀,“我是过来人,这种类型的人见多了,乔大等会就过来了,这个案子等会由他直接审问,你先休息会。”

    林泽百无聊赖的盯着自己的手指甲看,指甲里嵌了一些灰尘,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弄的,乔森一大早就走了,现在这里的这些警察一个个对他就跟对真正的凶手一样,害得林泽差点就胡言乱语了,正在走神,面前的椅子突然被抽了出来,一个长得特有特点的女警察坐在他面前,一看就是冷冰冰的模样,“叫什么?”

    林泽笑笑,撇了张丽莉一眼后又继续扣自己指甲里的脏东西,“您老不是都把我家底都摸清楚了吗,这个问题还用问我?”

    张丽莉顿时笑开了,之后算是和善了点,“例行公事,这三起案子我们都在调查,查清楚了自然就会放人的。”

    “嗤”,林泽冷冷笑了笑,他斜斜的盯着张丽莉看了看,“那家伙和你认识吧,不然你也不会在看到事情发生后态度还是那么淡定,你也希望那男的死了?”

    林泽说的是死去的那个警察,张丽莉表情依旧很淡定,她甚至还能咧开一抹愉悦的弧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