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我有系统之不可思议的游戏 > 第四十七章 筲箕湾的秘密

第四十七章 筲箕湾的秘密

作者:我喜欢喝豆浆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最快更新我有系统之不可思议的游戏最新章节!

    “谁知道呢。”张晓晓明显不关心,“不过我昨天晚上听见了一些很奇怪的声音,听说这地方闹过鬼,邪门的很。”

    “我今天也发生了一件挺恐怖的事,不过……”林泽被一声叫喊打断了,莫莉低着头站在他面前,“我能坐你旁边吗?”林泽真的有一瞬间的犹豫,不过最后还是给她让了一个座位。

    林泽朝老板喊了一声,“再来一份刀削面。”

    莫莉脸上微微带些笑意,“对了,你怎么给我打电话挂掉了,害得我又给你打了好几个电话。”之前的恼火已经消失,莫莉抿着唇,心情看得出来算是愉悦。

    张晓晓在一边吃面没说话,莫莉像是才看见他,“张医生你也在?”

    “我请他过来吃的面。”林泽淡淡道,他仔细的盯着莫莉毫无破绽的神情,心里却慢慢冷了下来,“我想我们还是分手吧。”

    这话一说出口,莫莉脸上还是一脸平淡,张晓晓一口面汤差点喷出来,“你们别管我,继续,继续。”

    莫莉盯着林泽看了许久,“你说真的?算了,问这话也没什么意思。”然后板着脸站起身走了,面馆的老板端面过来的时候擦了擦手问道:“那小姑娘呢?走了?”

    林泽没吭声,面馆老板也是过来人,笑了笑,“小伙子,我看那姑娘不错,能好好处着就好好处着吧。”

    张晓晓看林泽脸色难看,讪讪笑了笑,“莫莉怎么着你了,怎么感觉你对她像对仇人一样。”

    “她已经不是原来的她,吃面吧,这份也吃了吧。”林泽在脑海里默默问道,“000,我已经确定恶鬼人选了,就是……”

    “宿主,暂时的皮囊不算是恶鬼身份,请宿主再好好筛选。”

    林泽默默吸溜着面条,还剩下七天,游戏里的日子总是很难熬。

    天已经黑了半边,能看清路但是总感觉有些危险,“我们赶紧回去吧,那房间虽然古怪但是也比这外面要让人放心许多。”两个人坐在桌子前,林泽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对于黑夜他格外敏感。

    “的确,这筲箕湾听名字总有些熟悉,我总觉得这名字我听说过。像是新闻报道过,要不是这里离警察局近,我才不会租这里。”张晓晓叹口气,从兜里掏了掏,掏出一包烟递给林泽又递给坐在他旁边的店老板。

    这时候也不是吃晚饭的点,店里除了他们三个就没人了,店老板在抽了一口烟后,眯着眼道:“你们听说过这筲箕湾的事没有,三年前这里发生了榨尸油的案子,就是这酒店右边不远的一个废弃工厂,里面以前就是绞人肉的。”

    “那这个也不关筲箕湾什么事啊?”张晓晓说道,绞肉机总是会让人产生不好的感觉,不过因为曾经是医科大的学生的原因,解剖尸体惯了,听到这话也没多大不适。

    店老板吐出一口烟,眯着眼,像是在回忆,“后来又被传是筲箕湾里面有个变态的杀人狂,他杀人肢解剁成肉馅后,把那工厂里绞的猪肉全都换成了人肉,这件事当时可是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还有那个著名的辣条尸油案,好像也是从筲箕湾传开的,说是这里的一对夫妻,妻子把老公榨了尸油,然后每天在家里做饭就是用的自己老公的尸油,甚至有一次还招待自己的邻居去她家吃饭,最后被一个不太熟悉的邻居认出她炒菜的油是尸油,报了警。”店老板从兜里自己掏出一包烟,“这里的奇葩事多着呢,上了好几次大新闻。”

    “我好奇的是那个邻居怎么会知道那是尸油的,只有曾经吃过尸油才会明白那种味道,不是吗?”林泽笑了笑,他目光直视面容和蔼的店老板,“你在这里干了这么多年,难道就没有发生过什么关于你这个店的传说吗,比如你们下面熬的汤其实使用死人的骨头熬的?”

    “这么多风风雨雨都走过来了,还怕这点舆论?那些新闻记者从来都喜欢题材引人注目的话题,说不定这些新闻都是他们编造的,那时候我也只是看见那些警察把场地封锁,也不确定发生了什么事,你们就当听个故事吧。”店老板翘着二郎腿,店里来了几个客人,像是熟客,“老板来两碗面。”

    “一碗不加香菜,一碗加点辣椒是吧。”店老板热乎乎的招待客人。

    林泽转头看了眼身后那两个明显是工厂里刚刚下班的中年男人,他们两个都直勾勾的盯着店老板烧汤的那个大锅,其中一个很小声的说道:“之前有人在这里吃到过人体皮肤,你也敢来这里?”

    “嘿嘿,我就是想知道人肉熬出来的汤到底是啥味道,再说了,警察过来查的时候不是没找到证据吗,总不能这里所有开店或者开工厂的都是连环吃人犯吧。”

    林泽从自己面前那碗乳白色的高汤里翻了翻,没有任何肉,心里翻涌的呕吐感消散很多。

    走出那家牛肉面馆时,张晓晓就控制不住的扶着一颗小树呕吐,过了好一会,才惨白着一张脸道,“你知道我从碗里翻出来什么吗,一,呕,一个月亮大的指甲,呕,估计是店老板在里面熬汤的时候剪了指甲。”

    林泽顿时也趴在树上吐了起来,“你怎么不早说。”

    牛肉汤店离酒店挺近,晚上风吹的有点大,沙子将林泽的眼睛给迷住了,“你说这地方这么多人消失,警方怎么那么晚才发现?”

    张晓晓想了想,“或许是犯人绑架了一家子的户主,并在其他地方肢解尸体,这样也没人会去报案,要是我是连环杀手就专门挑那些单身独居的女人,又没有攻击力,虽然有些女人戒备心强了些,但是不可能永远不出房门吧。”

    “当一个人以一种他杀的情况死去,我们的第一怀疑对象就是被害者的家属,毕竟熟人犯案比陌生人空闯家门要容易许多,所以那些平时相处愉快的邻居最后或许就是隐藏的杀人犯。”林泽说这话,脸上是淡然的神情。

    张晓晓愣了愣,“看来我们关系并不应该走这么近。”

    “我只是想问你有哪些邻居让你不太愉快而已,并没有怀疑你的意思,毕竟我们的共同话题还是很多的。”

    “哎,说起来我隔壁的那个邻居每天深夜敲键盘的声音总会把我吵醒,要知道我每天睡的都挺早,当我敲他家门并告诉他吵到我时,那个戴着眼镜的男人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虽然之后的日子情况有所好转,但是看的出来这个人脾气还是有些古怪的。”张晓晓对于自己的邻居不太满意,“当然我的另一边住着的是个疯子,幸亏他不是半夜敲门,不然无论谁深夜听见敲门声都会被吓到的。”

    林泽只知道自己旁边住着莫莉和一个深夜喘息的男人,电梯门打开的时候,碰见一个动作猥琐的中年大叔,高高瘦瘦的个子缩在一块,举动有些搞笑奇怪,林泽几乎在看到那男人的第一眼就确定这人是自己旁边的邻居,那类似于哮喘的咳嗽声让林泽有些不太舒服。

    张晓晓已经走出很远,“怎么不走了?”

    林泽瞬间回过神,电梯门已经关了,可是林泽敏感的看了眼电梯的指示灯,居然还停在4楼,那高个子大叔和林泽就隔着一道电梯门。

    回到房间,林泽记录下了自己所遇见的所有邻居的特点,在圈出所有值得怀疑的对象后,林泽走出房门停在403的门口,他知道里面那个已经不再是“莫莉”了,只是或许还有些不甘心。

    一阵细微的“呜呜呜”声从电梯里传来,林泽快步跑过去时看到的正好就是电梯失常一般快速的下坠,那个高个子男人的头颅就这么一直滚啊滚的,滚到了林泽脚边,甚至林泽感觉到自己踩到了男人的头发。

    “所有玩家都有嫌疑,不一定就是恶鬼干的,玩家之间也是相互竞争的关系,好戏现在才开始,请宿主好好把握。”000突然冒出来的话语让林泽一愣,内心的惊惧很快的消失,不过手指的颤抖证明他并没有表面看上去那么淡定。

    “林泽,出了什么事?”张晓晓话噎在喉咙里,“这是什么鬼?”

    “这个是刚刚那个人,”张晓晓喃喃自语,他蹲下身看了看那脸上诡异的带着微笑的头,头皮瞬间炸开,“这人的身子,”他探头看了看喷溅在电梯门上的血迹,“应该在一楼,如果有人上电梯的话应该会看见。”

    “啊,”话音刚落,一声尖锐的叫喊响了起来,里面夹杂着小孩子的尖叫。

    警方封锁现场时也有些无奈,他们就像是筲箕湾的兼职监察,每次听说一发生什么事,就知道是筲箕湾里出了事,这次是断头案,至少比肉泥要让人知道更多信息。中国古代刑法就是断头,这么古老的仪式平常人一般都不会采用。

    “你就是案发的第一目击者吧。”高个警察盯着林泽看了一会,“你是之前许浩那个案子的青年。”乔森在记录证人口供的板上记了一句,曾与许浩案密切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