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我有系统之不可思议的游戏 > 第四十四章 孟婆

第四十四章 孟婆

作者:我喜欢喝豆浆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最快更新我有系统之不可思议的游戏最新章节!

    林泽紧紧跟在那妇女身后,身上几乎已经感觉不到寒冷,甚至胸腔里似乎还有一团火在燃烧,“刚才那两个是牛头马面吧?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那妇女笑了笑,脸上的酒窝更加明显,“马面售票员脾气不太好,所以我们这些乘客一般都是绕过他走的,你运气不好被逮个正着。”

    林泽心有余悸,不过脸上还是天真烂漫的笑容,“刚刚他说要把我踢下去,这踢下去是什么意思?”

    那妇女瞅了瞅旁边神情麻木的人群,才悄悄凑到林泽跟前说道:“踢下去就是轮回为畜生道,下辈子投胎也只能投个畜生,阿弥陀佛。”

    林泽心里一惊,他愣愣的看了看灰沉沉的天空,又看看已经走出很远的打扮朴素的妇女,这时候他才第一次意识到自己走入了一个多么可怕的地方。

    “我们这趟路的终点到底是哪里啊?”林泽在走了一夜之后终于忍不住询问道,那农村妇女笑了笑,也没说什么,只是那双穿着平底鞋的小脚依旧迈的飞快,林泽在原地站了一会还是跟了上去。

    “这里还是蚊子啊?”林泽挠了挠自己的脖子,在他看不见的地方,一块椭圆形的尸斑慢慢的形成,而且逐渐蔓延。

    农村妇女因为这话停了下来,她先是看了眼林泽毫不自知的神情,也看了看没一会已经蔓延到林泽手臂的青紫色纹路,“你难道不知道这是死人神情特有的东西吗?”

    林泽被吓得跳了起来,“什么东西,死人,我可不是死人。”林泽一边慌乱的掀开自己的衣服,一边喃喃自语,“虽然我因为意外来到这地方,但我可不是死……”林泽在发现他曾经在手术台上解剖过的,几乎每个死人都有的斑纹后,脸瞬间变得苍白,他无力的掀了掀自己的袖子,果然那尸斑传染速度极快,连胳膊上都有了。

    “一个活人跟死人待久了,身上也会带上尸气,”农村妇女莫名其妙说了这么一句话,林泽现在脑子里什么声音都听不见,看见农村妇女同他说话,也只会含糊的应答。

    妇女在张张合合说了一些话后,就继续跟着大部队行走,林泽在一愣神后,那妇女已经消失在了茫茫人群中,林泽找不到她了。

    在颓废的站在原地,看着那些原本在他身后却突然冲到前面的人僵硬却带有目的性行走的姿势,林泽突然想起来那妇女和他说了什么,活人阳气重,一般在这里一出现就会被当成异类的,而你恐怕早在来的时候就已经死了吧,我的尸斑也是死后三天才长出来的。

    早就死了?这句话让林泽心里多少好受一点,不过又是谁把他拉进这么奇怪的一个国度,到底是好心还是真的想让他死去呢。

    “000,你在吗?”林泽在犹豫片刻,试图叫醒自己脑海里的系统为自己服务。

    刺耳的沙沙声简直要把林泽的耳膜戳破,他不耐的捂住耳朵,“啊……”

    “检查到宿主身体里含有病毒,现在正在进行扫描,一……九十九。”不同于000的机械的声音,这个出现在林泽脑海里的声音明显更加类人化,它甚至还体贴的问道:“宿主,请问需要设置噪音屏蔽吗?”

    “当然。”林泽被脑子里那种类似于机器坏掉的声音吵的头疼,他迅速的回答道,甚至还带有一丝抱怨的说道,“检查结束后请给我个合理的理由。”

    累瘫的坐在地上,林泽喘着粗气,000没让他等很久,“宿主,更新完毕,我们已经入侵了侵犯者的代码,主神会很快带着我们找到那个设置病毒的人。”

    “我等了你很久了,000,对了刚刚的那个是你吗,那样的系统感觉更高冷一点呢。”林泽苦笑着,他脸上渐渐红润起来,之前苍白的几乎可以看见红细管的脸颊快速的回温,手臂上的尸斑也在逐渐消失,他终于变成了一个所谓的正常人,林泽将手伸向自己的胸口,那儿依旧是毫无心跳,这一切的改变在这心跳面前似乎都有些可笑。

    “等会心跳会恢复正常,现在这里感觉不太正常,所以还是假装一个死人更有可靠性。”000老成的说道,林泽略显吃惊,显然自己的系统在他待在这鬼地方的时候,也并没有多好受。

    林泽站起身,地上几乎没有灰尘,那些来来往往的行人都是赤着脚走在水泥路上,路上没人说话更没人寒暄,一切都冰冷无情。

    林泽这回渐渐放松下来,他慢慢朝前走,不管路上有没有人搭理自己,林泽总会问一句,“大哥,你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

    有人会在注视林泽几秒钟后选择转移视线,有人会在呢喃后大步朝前走,以图摆脱林泽这个疯子,死人中也有疯子,那些两眼无神,像个僵尸一样行走在一条或许他们也不知道前路的地方,然后默默的走,穿过刀山火海,万里沧桑,来到他们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的地方–––孟婆桥。

    有了系统的帮助,林泽很快就看到了让他毕生难忘的一幕,许多人整齐的站在人群中,他们脸色或多或少有些难过。

    林泽站在最后面,他抬起头,那个农村妇女就站在人群的最前面,轮到她的时候,林泽恍惚看到她流了一滴眼泪,然后喃喃说了一句,就端起手里的孟婆汤。

    那个年老的,经历过很多生离死别的孟婆,也不知听那妇女说了什么,只是沉重的叹口气,然后慢慢地从兜里掏出一张通行证来,“这是你的轮回牌,接好了,下一个。”

    还有这么多的人在等着排队,那孟婆在动作迅速的送走一个后又叫来下一个,那是个五大三粗的高壮男人,他略显腼腆的冲着那孟婆笑了笑,然后接过那木牌,只是在喝孟婆汤的时候,脸色有些迟疑,似乎对于人间还有什么不舍,那孟婆脸上立刻挂起不满的神色,“那时候不珍惜,现在又这么败坏你兄弟家的尸体,没直接把你踢下去就已经算好的了。”

    踢下去就是畜生道,不过那男人显然是好运,孟婆摆了摆手示意那彪悍的男人快点,林泽身后那个看打扮就知道是行为艺术家的家伙,不满的开口“真是的,磨磨蹭蹭的,我今晚一定要喝到孟婆汤,然后选一个好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