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我有系统之不可思议的游戏 > 第四十二章 故事三

第四十二章 故事三

作者:我喜欢喝豆浆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最快更新我有系统之不可思议的游戏最新章节!

    “好吧。”莫莉淡淡笑了笑,她走进林泽隔壁的一间房间时还记得冲林泽摆了摆手,“我进去了,你也赶紧睡吧。”

    林泽没说话,只是也挥动着手臂,脸上还带着笑容,他很好奇会不会一觉醒来,旁边又变成另外一个让他不熟悉的陌生人?没说出自己的想法,林泽只是眼睁睁的看着莫莉走进房间里,然后“砰”的一声关上门。

    看了看自己的房卡,404?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门牌?不是一般房屋建设的时候都会避免有这种门牌号的出现吗,自己还真是够走运的,林泽皱着眉头咒骂了几句,还是无奈的刷卡进去了。

    应该是曾经有人住过的样子,房屋里面虽然已经被人收拾了一遍,但是几天前有人住过的痕迹还是抹去不了的,比如少了一桶泡面和香烟的架子,还有茶壶里剩余的一点水。

    虽然不介意这古怪的门牌号,林泽心里已经对这房间有些戒备了,他扫了一眼应该是才换过的白色被单,虽然是白色但是总感觉还是没有家里的花被单干净,在打开有些老旧的空调后,林泽躺在沙发上看了一会电视剧,在房间里已经够温暖后,林泽才拖着床单,将自己裹成一个球体缩在那小的可怜的沙发上。

    林泽在一进门看见那张木质大床后,心总是不安的“噗通噗通”跳个不停,好像如果他今天睡在床上一定会有什么让人恐惧的事情发生,林泽挺相信自己的直觉,缩了缩肩膀,以至于让自己更加舒适的躺在沙发上。

    还没过凌晨,一阵细碎的,类似于什么东西碾磨过去的声音直接把林泽给吵醒了,因为是开着灯睡觉的,所以林泽对于眼前发生的时候还是有一定的承受能力的,不就是一只血肉模糊的恶鬼正在啃咬一个残缺的手臂吗,这种事情林泽还是不害怕的,不过那只恶鬼居然对于光明都不害怕就让林泽有些吃惊。

    还没想完,那只残破不堪的鬼魂慢慢移了移脑袋,转过头那双几乎掉落的眼珠子直勾勾的盯着林泽躺着的地方,似乎是已经看穿了被子底下那个恐惧的身影。

    林泽现在几乎已经对这种事情免疫了,他将一张符纸快速的贴在自己额头上,果然那只鬼在看见那坨被子动了动之后,脸上的血腥更加严重,不太灵活的眼珠转了转,残缺的手臂伸了伸,将那团被子掀开,突然就发出一声惨叫,手臂处一大片腐肉都几乎快要被刚刚那亮光给刺痛。

    “你,你……”那只鬼魂凶狠的又想冲过来,只不过看见林泽依旧淡定的坐在沙发上,停顿了几秒,居然这么冲出了房门,震的桌子上的茶壶都是一抖。

    林泽坐在沙发上想了想,觉得床上还是很危险的,只是这时候已经睡不着了,起身泡了杯咖啡,林泽感觉的到背后的凉意,他没动,片刻后是一个稚嫩的小女孩的声音,“大哥哥,你能带我回家吗,我找不到路了。”

    林泽没转头,他之前已经科普过一些关于鬼魂的故事,知道在有鬼叫你的时候,你不能转头,所以林泽就当做没听见一样继续喝着自己的咖啡。

    没过一会,又变成了莫莉的声音,“林泽,我好害怕。”这声音真是模仿到极致,声音中的颤抖都学出来了,林泽抿了一口咖啡,往后退了几步,坐回了沙发里。

    这回是看清楚面前的小鬼了,是出租车上的那只鬼魂,虽然身体保存完好,并不太恐怖,但是眼眸底下深深的青紫证明这家伙已经变成了恶鬼了。

    “你过来是想要从我跟前得到什么,你直说吧。”林泽挑了挑眉,手里的咖啡已经凉了,更加苦了,林泽不太介意的喝完,“从我们到了筲箕湾就一直跟在我们身后,那个出租车大叔不是你爸吗,怎么和他吵架了?”

    小女孩抿着嘴唇一句话都不说,只是那双葡萄似的大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林泽看,像是要将他盯出一个洞。

    “你……”林泽突然意识到不对,“你是不是列车上的那个小女孩,变你自己的容貌吧。”

    那小女孩努了努嘴,慢慢地,四肢都像是被线缝过的像个布娃娃一样的小女孩出现在眼前,她那双总是带着恶意的眸子直直看向林泽,那种怀着饥饿感的眸子简直比林泽在这个游戏里遇见的所有鬼魂都吓人。

    “你从列车上就一直跟到这里?你想干什么啊?”林泽脸色阴沉,语气质问。

    那小女孩此刻到恢复了一个小孩应该有的单纯,她先是撇了撇嘴,然后血红色的泪珠就这么滚落,看着真是比原来那副阴森森的模样还吓人。

    “别哭了,”林泽不耐烦的说道,语气比刚刚好了一点,“有什么好哭的。”

    “我想和你结阴婚,”那个鬼小孩一边抽噎着一边说出让林泽胆战心惊的话,“我从第一眼看到你就觉得你一定是个很可靠的老公。嘿嘿。”小孩抹了抹自己脸上的泪珠,将本来可爱的脸颊抹的全都是血痕,更加显得可怖。

    林泽会答应这个要求才有鬼呢,他抽动着嘴角,“你可能是误会了什么,我可不是鬼,而且我们两个年级也相差太大了吧,这样不合适,真的不合适。”

    “我在阴间等你几年不就好了,反正我看过了,你的寿命最多五年。”小孩拖着下巴盯着林泽看,脸上还带着笑容。

    这种话简直比任何的恐怖故事都要吓人,林泽不确定小孩说的是自己灵魂的寿命还是这具游戏里的寿命,“就算这样,我也不要,和一个小孩结婚有什么乐趣,我不干,你找其他人吧。”

    那小孩瘪瘪嘴,又要哭了,林泽立刻捂住那小孩的嘴,忍着手里几乎快要把人冰冻的冷意,恶狠狠的道,“别哭了,你是想要吵醒隔壁的人睡觉吗。”要知道,莫莉也是能听见鬼魂的声音的。

    “哼,”那小孩瞪着林泽,语气也没有刚刚的温柔,用像是咒怨里面那只小鬼的声音道,“你等着吧,总有一天我要让你跪下来求我和你结阴婚。”

    林泽翻动着自己从车站买来了书籍,摆了摆手,“好好好,我等着那一天。”

    那小鬼却不说话了,她盯着林泽手里拿着的书,惊疑不定,“这书……”

    “怎么了?”林泽看了看那本简述如何防鬼的杂志,“这本是列车站点的大叔便宜买给我的,还挺厚的。”

    小鬼顿时不吭声了,甚至林泽注意到,她脸上的肌肉也在僵硬的抽搐,一只鬼会害怕?

    林泽正准备询问几句,“咚咚咚”的敲门声响了,那只小鬼就这么穿墙消失了,“莫莉,你怎么了?”

    莫莉低着头,垂下来的头发被她轻轻一别别到耳后,她抬起头,略显惊讶,“林泽,你到现在还没睡?”

    “呃,我刚刚才醒,你先进来吧。”林泽打开门,其他已经有些也睡不着的住户打开门朝他们这边看了过去,405的是个白胖的戴着眼镜的家伙,身上整整齐齐的,似乎也没睡着,406的是个高高壮壮的,身材挺好的,长得像是男模一样的混血男人,看见林泽看他,还朝他笑了笑,那白胖青年即使戴着眼镜还是眯着眼看他们,注意到林泽的视线也没做出什么反应,只是缩了缩肩膀就转身回了自己房间。

    “我刚刚在隔壁听见你这里好像有小孩的哭声,那声音吵的我头疼就过来看看,怎么,你这房间也有鬼魂?”莫莉微微一笑,端起面前林泽刚刚泡好的茶喝了一口,原本不安的情绪也缓和很多。

    “来了一些,你呢,又遇见什么古怪的事?说出来听听。”林泽淡淡道,他低着头正好看见水里自己的倒影,一张陌生却曾经在第一个游戏里梦见的脸,不过在梦里他是穿着西装过于成熟的打扮。

    耸了耸肩,莫莉斜靠在沙发上,“没什么,只是来了一个无头鬼有些可怕之外,其他的鬼魂都畏畏缩缩的,不太具有侵害性。”

    林泽点点头,莫莉这个他并不太了解的女孩比他想象中要厉害很多,“是吗,我也刚刚送走了一个一直想要跟我结阴婚的小鬼呢,挺可爱的,不过被我气走了。”

    林泽在说完自己的经历后,莫莉那种令人不适的视线终于移开,她转过头看了看林泽房间里的布局,“这房间的摆设还是挺好的,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建房子的时候地方没选好,看起来总有种灰败的感觉。”

    “或许是故意的?故意吸引那些慕名而来的游客,到时候再提高房租价格。这不是房地产产商常有的伎俩嘛。”林泽躺倒在床上,困意让他眯起了眼,一夜精神都处于紧绷状态让他在突然放松后感觉很累,“我先睡一会。”

    莫莉愣了下,片刻后才轻声“嗯”道,“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