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我有系统之不可思议的游戏 > 第四十章 故事一

第四十章 故事一

作者:我喜欢喝豆浆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最快更新我有系统之不可思议的游戏最新章节!

    “尊敬的乘客们,这趟列车的终点Z市到了……”莫莉推了推林泽的胳膊,“下车了。”

    林泽摇晃着脑袋站起身,跄踉一下,腿软了,一下子跌倒在靠椅边,莫莉被吓到了,她扶着林泽高瘦健壮的身体,有些吃力的说道,“你怎么了?”

    林泽知道这是那个女鬼对他造成的伤害,不过现在显然不太适合说这种扫兴的话,他摆了摆手,颇为无奈的笑了笑,“睡久了,腿麻了。”

    当然,虽然莫莉还是一脸担心的样子,不过表情已经淡定很多,“没事就好,Z市已经到了,咱们下车先吃点东西吧。”

    满头大汗的模样的确是挺吓人的,不过列车上的人都差不多走完了,剩下的就是坐在林泽之前座位斜对面的那个中年大叔,现在他看见林泽一副明显不太舒服的样子,在犹豫片刻后,走了过来,“你不要紧吧?”

    莫莉戒备的盯着男人看了几秒,林泽眯起眼想了一会,“我没事。”

    说完这话,男人还在原地踌躇,看见林泽似笑非笑的盯着他看的时候,神色明显更加紧张,林泽站在原地等了一会,果然那男人还是受不了这种太过静寂的气氛,主动开口道:“我刚刚看见你好像在她头上贴了什么,”男人停顿片刻,抬起头直直盯着林泽的眼睛看,“你们是不是道士?”

    林泽愣了愣,颇为无奈的笑了笑,“很抱歉我们不是什么所谓的道士,而且话说这种人现在还存在吗?”

    男人显而易见的失望了一瞬,“不过我看你们好像能,能看见鬼,而且能够制服。你们能不能到我家里看看,哦,不,我不是坏人,对不起,我语无伦次了。”

    莫莉拉了拉林泽的袖子,直勾勾的盯着那男人的双眼看,视线在男人的头顶和衣服上扫了扫,之后才笑眯眯的应道,“好啊,不过我和他都是刚来Z市,没有住的地方呢。”

    语气散漫,表情也带着浮夸的痞气,莫莉这态度让中年男人皱紧了眉,抿着唇倒是片刻之间没有答应,莫莉挑了挑眉,拉着林泽的胳膊作势要走,果然那男人立刻道,“我在Z市有房子,而且我就是想让你们帮我看看那房子的风水的。”

    林泽转过头,一愣,他脑子一抽指着男人身后问道,“那是你女儿和老婆?”

    这话问的直接让男人脸色苍白,他神经质的转过头,声音带着些许不安,“你们又过来干什么,难道还嫌害得我不够吗?”

    说完直接蹲下身抱头痛哭,这幅令人恐惧的画面顿时让林泽愣在原地,还是莫莉走过去问道,“现在把你真正想让我们过去的目的说出来吧,这样我们才有可能帮你真的解决。”

    当然,许浩听见这话情绪渐渐稳定下来,他透过胳膊的缝隙眯起眼打量着眼前带着混血感觉的漂亮女孩,“你们真的能帮我?”

    林泽站在一边,身体上的不适已经被许浩突然的动作吓的消失了,他冷漠的看着原本对许浩态度极差的莫莉在不知道看见什么后,态度渐渐好转起来,现在居然还好声好气的询问许浩具体的情况。

    “当然,我们虽然不能保证真的能够帮你把所有事情都摆平,不过我们还是会尽我们所能的,呵,现在你不信我们,你还能找到第三个可以看见“那东西”的人吗?”

    许浩估计也是这些天被那些东西给弄疯了,他把自己整齐的发型给弄的乱七八糟,甚至整洁的西装外套上还有脏兮兮的灰尘,这时候也不顾及形象了,他们在走出列车走进一个咖啡馆的时候,许浩将他这几天所有的经历全部都和林泽说了,当然林泽也不确定也是否就是真正的事实。

    许浩是在五年前结婚的,当然他和他的老婆芳华是大学同学,那时候的芳华还算是计算机系的系花,而他只是一个普通的理科男,如果不是因为天天去晨练,而锻炼出小麦色的性感肤色的话,芳华或许当初也不会看上他,这是许浩的原话。

    结婚是在毕业后的一年里,那时候虽然他们彼此都忙于各自的工作,但是每天至少都会有两三个小时的单独相处时光,因此也在一不小心之间让芳华怀了孕。

    许浩说他承认在芳华怀孕的这段时间里,他因为忙于升职,所以没有给芳华应该有的关心和照顾,那时候公司里一个资历很老的老人因为提前退休,所以他那个位置也因此空了下来,许浩当初因为争夺这个位置而每天累死累活,不过怀了孕的芳华显然不了解这些,她每天不是埋怨这个东西难吃,这个东西不好,就是埋怨许浩每天陪她时间太少。

    他们许家对她没有半点仁慈,而她这么辛苦的为他们许家生孩子。那时候许浩因为和芳华结婚的原因,他的母亲因为许浩没有和她理想中的儿媳妇在一起,所以根本就没来看过芳华一眼,因为许浩他们家是单亲家庭,而芳华因为小时候父母就离异的缘故,因此这时候就没有人来陪芳华做月子。

    怀孕的女人最容易想太多,芳华总是会在许浩脱下来的西装里找到其他女人的头发和香水味,而这一切都是许浩升职所必须有的交际,越来越焦躁的芳华总是毫无理由的利用各种原因突然把许浩叫回来,什么肚子好痛,今天不小心摔跤了,会不会流产啊之类的信息。

    这些信息一开始许浩都是非常紧张,甚至有几次都和老总请假,不过当看见芳华安然无恙的坐在那张他们曾经在木质家具里挑选的沙发上,笑容满面的看着一个综艺节目的时候,一盆冷水直接从许浩头上浇了下来。

    他不知道该怎样用语言形容那种被欺骗后的愤怒到无奈的感觉,他能够理解芳华所谓的生孩子前的抑郁症,但是身体上却已经做出了真实的反应。

    在摔门离开后,许浩开始尽可能的加班,甚至有时候就挤在办公室小小的沙发睡一晚上,他甚至努力的让自己不去想芳华自己孤零零的一个人在家的情形。

    莫莉听到这里,眉头一皱,看向许浩的目光中也带上了不善,林泽知道她这是不太高兴的样子,捏了捏莫莉的手,扬了扬下巴示意许浩继续说下去,他可是清楚的记得之前他看到的可是一个女人和一个大约五岁的小女孩,那个低着头跟在女人身后的小女孩才是最让林泽在意的。

    等他终于忍不住回家看的时候,居然发现芳华他的老婆在吃生肉,那种刚从菜市场买回来的,似乎是才杀好的肉块,就这么血淋淋的摆在桌上,芳华那他一直很喜欢的黑色的长头发就这么披着,听见开门的声音,那张巴掌大的小脸转了转,满是鲜血和细小肉沫的嘴巴咧开一道弧度,她说:“你终于回来了?”

    说到这里,许浩手抖了抖,“那简直是我毕生见过最恐怖的画面,你能想象的出来,那种你最爱的人像个野兽一般啃食生肉的场景吗?”

    “接下来呢,芳华肚子里的孩子呢,安全生下来了?”林泽双手交叉,微微前倾凑近许浩,“后来发生了什么?”

    许浩手指一直在不安的抽搐,他另外一只手紧紧握住自己的右手,“我,我直接把那块被撕咬的乱七八糟的肉块扔进了厕所,那时候芳华似乎还有点正常人的意识,看到我这么过激的反应也只是默默的盯着那块肉块被水冲走。

    然后她紧紧的抱着我,用我们当初谈恋爱一样的温柔语气道:“别在意好吗,刚刚的我只是一时发疯。”天知道,我在看见芳华那副野人一样的举止,脑子里想到了些什么。当然这些事我没有跟她提起过,我承认,那时候我们虽然都已经准备结婚了,但是在看见芳华那副模样后,我深深的怀疑这到底是不是一个正确的决定。

    后来我在跟我的上司提起这件让我很苦恼的事后,他用并不太熟练的中文告诉我作为一个男人应该有所谓的担当,我为了不让自己后悔,在几天之内就和芳华办证结婚了,当然后来发生的事情让我了解到,一个男人有时候还是懦弱一点好,至少那样不会发生后来的事。

    芳华开始变得正常,有时候我很晚回来还会在客厅的沙发上点着一盏灯等我,这样的举动差点让我忘记了之前看到的那一幕。

    这样的宁静很快就结束了,就在半个月后我起夜时,却被站在床头直愣愣盯着我看的莫莉吓到后,曾经看到的那副场景就一直徘徊在我的脑海里,甚至是现在我都还会不时的想起来,然后坐起身抽根烟直至天明。

    我害怕的差点跳了起来,然后你们知道芳华是怎么做的吗,许浩声音低沉许多,她冷笑一声,然后就这么绕过我的面前躺回了自己的被窝,就像是当做一切都没发生过。

    我一直自欺欺人的遗忘了是自己将芳华抛弃在那个冷漠的空无一人的房子,现在我才明白原来他们两个都没有忘,只不过芳华是在等着报复他的那天,而他只是为了让自己良心好过一点,他们两个都是愚蠢的人,蠢到了极点,极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