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我有系统之不可思议的游戏 > 第三十八章 人贩子

第三十八章 人贩子

作者:我喜欢喝豆浆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最快更新我有系统之不可思议的游戏最新章节!

    那男人抬起头看了眼林泽,脸色难看道,“放开我。”

    林泽挑了挑眉,“你想干什么?”以一种中年男人不能反抗的力道将他的双手背了过去,这时候旁边一个挺高大威武的男人以惊人的速度用手铐把中年男人给拷起来了。

    “你是警察?”林泽扫了扫男人的打扮,是普通的便衣,不过男人旁边正和他说话的人看上去好像是他的同伴,意识到这些人应该是偷偷的去Z市执行任务的,即使对Z市到底有什么案子需要这么多警察出动很好奇,林泽还是没多问一句。

    “我同伴刚刚已经报了警,应该我们出列车的时候就能看见。”林泽抱着胳膊站在一边,看着那妇女原本想逃走后来却被围上来的群众死死按在座位上的情形,脸上浮现出一抹极度讽刺的笑容。

    左轮也没想到这像不良少年的人,执行力这么强,拍了拍林泽的肩膀,“好了,好了,马上就要出列车了,都散了散了,这些事由我们警察搞定就行了。”

    那个胖乎乎的妇女小心的将手手里的婴儿递给穿着便衣的年轻女警察,“这小姑娘,你没生过孩子吧,抱这么小的小孩时,可一定要小心啊。”

    这叮嘱让那女警察脸都红了,不过林泽看那女警察抱婴儿的方式还是挺熟练的,恐怕是以前带过自己的弟弟妹妹。

    林泽走了几步,那胖乎乎的妇女正好走回座位,旁边她的女儿正小声埋怨道:“那么多人去就够了,你凑什么热闹,真是的,还嫌弃人家警察,你可真厉害。”

    这话连林泽听了都不太舒服,更何况是那妇女,林泽斜眼撇了过去,那妇女还是笑眯眯的模样,她正在哄有些生气的女儿。

    正当林泽刚想坐回座位的时候,一种莫名的感觉让他转过头朝那只裹着婴儿布看了过去,那婴儿脸有些泛粉,已经比之前攻的吓人的脸蛋好多了,

    那个小小的,似乎是已经睡着的婴儿突然在林泽看过去的一瞬间睁开了眼,目光里是林泽非常熟悉的寒意,林泽抖了抖上前一步,那婴儿已经闭上眼,嘴巴里呼着热气,居然是睡着了。

    那女警察警惕性还是很高的,看林泽走过来就把抱着婴儿的一面背对着他,后来看林泽脸色很差后才意识到自己居然把林泽当成抢婴儿的坏人了,笑容满面的看向林泽,“你要干什么啊?”

    “没干什么。”林泽在看见那婴儿的眼神的一瞬间,的确是有把那婴儿抢过来然后扔出列车外的冲动,不过怎么可能所谓的玩家会成为一个动都不能动的婴儿呢,这还怎么执行系统颁布的任务,一想到自己有可能也会变成口不能言,要去什么地方也只能让别人抱着的境地,林泽就感觉浑身发麻。

    “宿主,请控制你的情绪,现已检测到宿主情绪狂暴化,正在采用治疗。”000冰冷机械化的声音让林泽清醒许多,他朝着女警察温和的笑了笑,“我以前也带过弟弟妹妹,能不能让我也抱抱,哦,这小孩长得太可爱了。”

    女警察站的座位上一个少年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林泽脸色更加黑,这种话说出来林泽就想过有多丢人,不过他还是坚定不移的看向女警察,“行不行?”

    女警察很是犹豫的看着林泽,这时候突然从婴儿布里冒出来一阵惊天动地的哭声,那婴儿已经醒了,而且还死死把着女警察的外套,似乎真的很怕被林泽抱着似得,林泽戳了戳那婴儿胖乎乎的两颊肉,直到那女警察不满的背过身,林泽才站起身,脸上满不在乎,可是声音却充满愧疚的道:“抱歉啊,我把这小孩吵醒了。”

    说完就慢慢走回了座位,那女警察看着一直注视着林泽离开的背影的小婴儿,觉得这婴儿应该还是挺喜欢这个长得挺痞气的青年的。

    “你刚刚干什么去逗那个小孩啊,我记得你从来不喜欢什么小孩的,而且你家里也没有什么弟弟妹妹啊?”莫莉皱着那双很秀气的眉头看他。

    “那婴儿太奇怪了,对了,你能从那婴儿身上看出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比如一些女鬼啊。”林泽用手比划了下。

    “一个婴儿身后怎么可能会有那些东西,”莫莉转过头,身体却僵硬住,他们身后的那对母子都皱眉看着莫莉,林泽试图将莫莉转过去的头移回来,可是却转不动,顿时心里升起一种不好的预感,林泽没转头也能感觉到那从那小小破旧婴儿布里探过来的狠毒的目光。

    快速的从身上掏出一张符纸拍在莫莉脸上,也不管前面乘客惊异的视线,摇了摇莫莉算下来的身体,“没事吧,刚才怎么了,你身体突然就变得那么僵硬。”

    莫莉抖动着嘴唇,双手抱着自己的胳膊,身体像条蛇一样的蜷缩起来,嘴巴里轻声呢喃着什么,林泽没听清,莫莉声音渐渐大了些,“好冷,好冷,我好冷啊。”

    林泽在愣怔一会后立刻将外套和莫莉带上的有备不时之需的被子给裹在了她身上,怀抱着她慢慢软化下来的身体,过了有一会,即使她额头还是有些许冰冷,整个人的状态却已经好多了,至少现在还算安静的靠在他肩膀上。

    林泽没再问刚刚发生的事,只是刚才拿东西的时候动静不小,那些列车员已经走过来走过去三趟了,林泽没把莫莉额头上的符纸撕掉,也装作没看见那些乘客们惊吓的目光。

    又是那个凶巴巴的列车员,他走过来的时候,脸上难得的带上了笑意,“你们干什么呢,虐狗呢,是吧。”他懒散的靠在前一个乘客的靠椅边上,眼神隐晦的打量着林泽和明显虚弱无力的莫莉。

    “我可没有这想法,只不过我女朋友身体不太舒服,这样能让她好受点。”林泽抿了抿唇,勾起一抹还算是善良的笑容。

    那列车员皱着眉头看了眼莫莉,看见她随着他目光正在疯狂抖动的身体,只好摆了摆手,“算了,随便你们了,”然后又朝着正看向林泽这方向的乘客喊了一句,“看什么看,都转过去。”

    “对了,她需不需要医生,这列车上有急救的医生。”那列车员或许是有些担心了,眼神里也算有了暖意。

    “不用了,我这样抱着她就能好点。”林泽勾起不好意思的笑容。

    作为还是单身狗的列车员表示已经承受了一万点的伤害,他目光又变回了原来懒懒的,“随便你们。”

    看那些乘客是真的乖乖的没再转头看他们,林泽才开始小声的询问莫莉,“感觉好点了吗?”

    莫莉低着头没吭声,林泽无奈的抿了抿唇,将莫莉快要滑落的身体往上移了移,不带任何想法的将她裹着被子的身体靠的更近了。

    “它真的好可怕。”莫莉在沉默一会,突然说出这么一句话,林泽正闭着眼,听见这话睁开眼看向莫莉,“你刚刚说谁好可怕?”

    “那女警察,她身后有好多鬼魂围着她,刚刚我看过去的时候,一个鬼魂差点进了我的身体里。”莫莉很小声的说道。

    林泽蹙眉想了一会,“警察身上肯定背了很多杀人犯的命,你看见的会不会就是他们的鬼魂?”

    莫莉听见这话,焦急的抬头看向林泽,见他表情淡定,紧紧拽着林泽袖子的力气才松了松,“不是的,我看见的分明就是一家几口的鬼魂,那女警察你要小心点。”

    话没说完,林泽身旁一个很柔美的声音道:“她还好些了吗?”是那个女警察,林泽脸部肌肉反射性的抽搐了几下,刚刚才提起她,这时候看见讨论的人就出现在自己面前,林泽还没做好什么心理准备。

    “怎么了?”女警察也觉察出莫莉和林泽两个人的情绪不太对劲了,她好笑的看向林泽,“你脸部表情怎么这么恐惧,我可没对你小女友干什么坏事哦。”

    这话说的让林泽又是一阵抽搐,“她没事了,倒是你,那婴儿呢?”

    林泽探过头,那小婴儿正躺在左轮那个威武的警察宽敞的怀抱里,那么大的一个高个子居然就这么小心翼翼的哄着一个小屁孩,场景还是挺有趣的,“你回去吧,有我在,她没事。”

    女警察还是不太放心的盯着莫莉看了有一会,而莫莉的颤抖也越发剧烈,林泽这时候态度已经有些不善了,他拧着眉头,语气有些冲的道,“我说你回去吧,这里真不需要你。”

    这种态度让那女警察顿时一愣,估计也是容易脸红的特质,被凶了几句后脸红的跟什么似得,而且看那眼眶里都要掉眼泪了,林泽这时候虽然心情郁闷,还是挂起一抹歉疚的神情,“对不起啊,我女朋友不舒服,我心情有点烦。”

    女警察狠狠的瞪了林泽一眼,然后转过身朝林泽身后几步远的位置上坐了下来,莫莉抖动的幅度才小了很多,“她,她,她刚刚……”声音都是带着颤抖的,林泽赶紧制止道,“你现在还不适合说话,等好一些你再告诉我是怎么回事吧。”

    莫莉没吭声了,林泽知道她是听见了,就慢慢闭上了眼,这几天林泽已经有几个晚上都没睡好觉了,再不睡,恐怕等一会下列车就能倒下睡死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