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我有系统之不可思议的游戏 > 第三十五章 终章

第三十五章 终章

作者:我喜欢喝豆浆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最快更新我有系统之不可思议的游戏最新章节!

    维斯特理了理自己的手套,那张算是英俊的脸上浮现出一抹诡异的笑容,“不好好喝药的孩子不是好孩子哦。”

    光是看到那个药剂,林泽都有一种想要呕吐的冲动,白色的药物状的东西装满了整个试管里,林泽总是联想到不太好的地方。

    “你得了天花,必须要喝药才能好呢,刚刚爸爸把你绑起来也只是为了让你不抓自己。”

    林泽听见这话,居然真的反射性的挠了挠自己的胳膊,维斯特一下子拉过他的手,阴沉着脸说道,“我都已经和你说过了,不要再动自己身上肿起来的包,你熬一会就会好的。”

    维斯特板着脸的样子的确很吓人,林泽在犹豫一会之后终于松开了手,然后就得到了一个奖励性的**,林泽呆滞的坐在床上,不太明白维斯特这家伙到底是吃错了什么药。

    “喝掉它,爸爸就给你看一件好看的东西。”维斯特装作很神秘的样子,那张充满男性魅力的脸实在是不太适合做出这种幼稚的表情,林泽在一瞬间的嫌弃后放弃治疗般,真的把那个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的药剂喝了,反正维斯特有一百种办法让他自己喝下去。

    “是什么好东西?”皱了皱鼻子,林泽问道,那个药剂实在是太苦了,有种类似于中药一般的味道。

    “我给你放你哥哥曾经的视频吧。”维斯特这时候说话很正经了,倒是真有种要成为好爸爸的错觉。

    林泽扫了眼那张让他不陌生的影碟,瞬间觉得萝莉的意见还是很有先见之明的,当然维斯特给林泽看的那影碟里没有让人不太愉快的东西,反常的让人以为是在看纪录片一样。

    “爸爸,你让我看这个干什么?”林泽淡淡道,他瞅了瞅面色有些不善的维斯特,总觉得这人从放影碟开始就不太对劲。

    “爸爸只是想让你想起来一件事,”维斯特抬起头,交叠的手掌更紧的交叉在一块,有些局促不安的意思。

    “想起来什么?”说出这话,林泽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进入了他的脑海,一瞬间他几乎分不清到底什么才是现实了。

    “你哥哥都是被你放火烧死了,就在这片墓地里,之前我没告诉你是因为我以为你还小,可是你看看这影碟里你的样子,分明就是怨恨的样子,爸爸从来没偏心你们任何一个人,你怎么会有那么大的怨气。”维斯特双眼都是红通通的,说出的话让林泽瞬间摸不着头脑,只不过脑袋里头痛欲裂的感觉还在继续。

    等林泽终于满身大汗的躺在床上的时候,他终于知道了什么才是所谓的杀人狂的真相,那是一场愚人节,所有的人都参加了,当然也包括所谓的小塔里,倒是他似乎有点内向,一直犹豫着没上去,然后所有的小孩都被假装绑起来分尸一样,最后轮到他的时候,维斯特却说时间已经太晚了,明年再说吧。

    录下来的影碟记录着这一切,最后小塔里用一把火烧死了所有人,除了维斯特,这块墓地的所有墓碑都是维斯特曾经领养的小孩。

    小塔里在这几年一直沉默寡言,似乎早就忘记了当初那场愚人节所做的事,维斯特也从来没有提起,不过随着这几年墓地里的墓碑莫名多了起来,维斯特才明白自己最疼的小儿子真的是个天生的变态杀人犯。

    “爸爸,我头好疼,”林泽支吾着躺在了床上,眼神呆滞的看向涂的雪白的天花板,“你不要再说了,我想不起来。”

    气氛在一瞬间寂静下来,维斯特淡淡看了自己的小儿子一眼,高大的身躯落下的阴影直直的照在林泽身上,他口吻柔和了许多,他将推到一边的被子拉到林泽身上,“想不起来就算了,”粗糙的手掌落在林泽赤裸在外面的胳膊上有点疼,林泽脸色有些发白。

    “爸爸向来最喜欢的就是你了,”维斯特松开紧紧握着的胳膊,摸了摸林泽的额头,“你额头有点凉,最近天气冷注意点别感冒了。”脸色平静,仿佛刚刚说的所有话都是一场苍白的旁白。

    林泽黑漆漆的眼珠转了转,他过于娇小,还没发育成熟的身体动了动,脸上却没露出一丝可以称作为柔和的线条,“你要回去了?”林泽淡淡的问道,此刻的他倒不像是个等待命运审判的犯人,倒像一个冰冷毫无感情的屠夫。

    “嗯,你在这里好好待着,爸爸先去处理一些还没有处理完的事情。”维斯特笑了笑,那张富有极度魅力的脸上带上笑容几乎可以把一个成年人迷惑。

    林泽视线随着维斯特上楼梯渐渐消失的身影暗了暗,他先是眯了眯眼,在确定自己的情绪非常稳定的情况下,才掀开白的吓人的床单走下床。

    一下子软了脚,林泽躺倒在地上,眼睛直直的对上床底下那双被泡在福尔马林里的蓝色眼珠,他甚至连转个头的力气都没有,冰冷的地板实在是让人没有睡下去的欲望,从他这个角度看到的只有那些被分解的不太熟练的人体器官。

    那些突如其来涌入脑海的记忆让林泽皱了皱眉,故事情节里,林泽的确是个杀人狂,但是自从维斯特那双冰冷的,适合拿手术刀的手用一种惊人的力度捏着林泽的胳膊时,一些似乎不应该想起来的事也记起来了,明明就是维斯特用那双大手抓着林泽的手一脸兴奋的开始解剖他所谓的兄弟们。

    一阵很平缓的脚步声慢慢的传到了林泽的耳边,然后一个让人几乎头皮发麻的声音响起,“我的小塔里真是不乖呢。”

    那张贴着人皮的脸简直不能用任何言语形容,维斯特掀开那张面带恐惧的人皮面具,长长的眼眸弯了弯,“这是爸爸最喜欢的大儿子的人皮呢,”看了看手里的人皮,维斯特笑容更加灿烂,“小塔里,喜欢爸爸跟你玩的猜猜谁是凶手的故事吗?我很喜欢呢。”

    那个邪恶的眸子里全都是讽刺的笑意,林泽嘴角抽了抽,眼睛往上撇了撇,果然维斯特手里拿着那把经常在影碟里出现的小刀,心口从背后传来的疼痛感无比清晰,林泽心脏猛的一缩,一刀,两刀,……十七刀,林泽居然不自知的开始数数了,神智已经不太清楚的林泽,竟然恍惚从镜子里看见了庄岩,满身鲜血的开始剥皮,那张一向冷冰冰的脸上居然露出一抹刺骨的笑容,林泽抖了抖。

    然后他就看见庄岩咧开嘴角,慢慢的靠近他的耳边,似乎是呢喃般,“怎么样?”低垂的眼睫微微刺到林泽的脸上,“Game 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