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我有系统之不可思议的游戏 > 第三十四章 复活术三

第三十四章 复活术三

作者:我喜欢喝豆浆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最快更新我有系统之不可思议的游戏最新章节!

    “这种事情最好还是保密,我猜这应该是系统程序错乱的原因导致的。想当初那个资历老练的玩家在发生和你同样的事情时,他也是只跟了他最亲近的人说了,最后还不是被主神发现被抹杀了。”萝莉适时的打断林泽的话,语气极为深沉。

    林泽一瞬间僵在原地,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庄岩皱眉看着林泽有话说不出口的样子,摆了摆手,“你不想说就算了,我们等会就出发,那地方比不得你之前守墓的墓地,地方要较为偏僻一点,所以最好早点出发。”

    林泽愣愣的指了指门口,“余裕他不是也跟着去吗?”

    庄岩讽刺的笑了笑,“他刚刚才跟我说他不去了,当然,一般守墓都只有两个人,多一个人什么地方都照顾不到比较麻烦。”

    林泽没反驳什么,点点头,算是接受了这个理由。

    收拾好东西下楼的时候,余裕就靠在楼梯口,呆滞的看着房子外面。见到林泽下来也只是淡淡的瞥了一眼,就回过头面无表情的看着远处,林泽愣了下不知道是该打招呼还是直接走人。

    庄岩原本跟在后面,见林泽犹豫不决的模样,快步上前了一步,状似亲切的拍了拍余裕的肩膀。然后林泽就清晰的看见余裕的肩膀以一种诡异的速度瘫了下来,或许是林泽的视线过于炙热,余裕先是愤愤的盯着林泽看了一会才咬着牙走上楼。

    林泽抽搐着嘴角,他不知道刚刚庄岩到底是用了什么办法才会造成这种力度,但是看庄岩面色不善的样子,林泽就没多话。

    去往那个墓地的道路很窄,林泽和庄岩并排走的时候都有些挤,林泽让了让身,一直没开口的庄岩突然道:“这次守墓只规定能够去两个人,意思是我只能从你们两个人中选出一个来。”

    林泽惊愕的转过头,庄岩面向前方,一点眼神都没留给他。

    突然之间,林泽想起余裕那个怨恨的眼神,心里顿时没有了刚刚升起的一点难以形容的感觉。

    庄岩已经走出很远,林泽回过神立刻追了上去,这已经是倒数第二天了,这次守墓应该算是林泽最后一次的任务。

    等到了那里,林泽瞬间有种啼笑皆非的感觉,所有的墓碑都被人用油漆涂成了绿色,极度亮眼的颜色简直难看,而且是对于本该庄严,严谨的墓地,墓碑是这种颜色显然是不太尊重死者的。

    庄岩抿了抿唇,也有些想笑的感觉,不过片刻后就装作没事人一样坐在了墓地中间的地方。

    林泽走过去看了一眼那墓碑上刻的字,是一串的英文,林泽正惊讶于这地方居然还有外国人埋在这里时,庄岩在一旁淡淡解释道:“这种情况一般都是华人,或者是跑到中国来的外国人。”

    坐在庄岩身边,林泽回过头看了看自己身后的墓碑,是一个叫做“王狗子”的名字,“好奇怪啊,你看看,怎么还有人取这个名字。”

    “什么?”庄岩皱皱眉头,回头撇了一眼,“是有人就喜欢将那些小时候取得好养活的小名刻在墓碑上的,你不要这么大惊小怪。”语气中竟有些疲惫。

    林泽总对那莫名其妙的名字有些在意,回了回头又瞅了一眼,背后吹来一阵冷风,一下子没有再纠结的兴趣了。

    “穆路身后的“东西”你看见了没?”林泽没话找话道,他每次和庄岩呆在一块总有种迷之尴尬,可是林泽对于庄岩这个人还是很好奇的,所以他不得不找了个能够聊下去的话题。

    庄岩用胳膊撑着脑袋,头歪了歪,看着林泽的时候,眼睛眨动的频率明显慢了很多,好像下一秒就会睡死过去,庄岩似乎是真的很累的样子。

    林泽精神百倍,庄岩的反常更让他打起了精神,庄岩从来到这墓地就开始犯困的状态,总让林泽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庄岩依旧很疲倦的模样,但他听见林泽的话,还是撑着神智回答道,“穆路以前是干杀猪的,所以你看见的有可能是那些猪的尸体。”

    林泽不可能相信庄岩的瞎话,他自己看见的那个躯干根本就不是所谓的“猪”,不过一想到那个被剥的很干净的人,林泽突然有种所有杀猪的人都是下一个连环杀人犯的恐慌感。

    “你别睡过去啊,”林泽摇了摇庄岩的身体,居然跟个面条一样软趴趴的,林泽顿时一抽差点也跟着晕过去了,说是这块墓地风水没问题,林泽是绝对不相信的。

    林泽回头再仔细的看了看身后的墓碑,果然上面又变化了名字,“维斯特”,这个让人熟悉的名字––墓地曾经的主人,刚想到这一点,一阵让人浑身发麻的声音就像是贴着林泽的头皮一样响起,“真是我的好儿子。”

    “什么鬼?”林泽使劲眨了眨眼,不太确定自己到底是做梦还是真的被绑在了手术台上,当然这个白色的小床真的连病床都算不上,当林泽努力抬起头,看到的也只是在每张影碟里都会出现的外国男人,他那双可以用来弹琴的双手里正拿着那些手工刀,而林泽脑海里只是恍惚觉得这家伙会不会是想要给自己动手术?

    林泽手腕动了动,他撑着脑袋看了看,自己一双小手根本没有任何力气,他居然变成了一个小屁孩,林泽不确定的想到他现在的身份会不会就是那个影碟二里的小孩?既然他都能变成这出戏的主角,那这个外国人会不会也是庄岩?林泽试探性的喊了一声,“庄岩,是不是你?”

    维斯特转过头,一脸淡然的笑了笑,“这时候你喊谁都没用了。我亲爱的小塔里,爸爸的好儿子。”

    僵硬的脸部肌肉因为这句话而更加酸痛,儿子?这家伙是不是搞错了什么。

    “我的大儿子,你的哥哥因为不太听话被爸爸惩罚了,希望你不要像他那样呢。”维斯特拿着那个小巧的刀片走了过来,似乎是在欣赏林泽恐惧的表情,然后在林泽跟前停了下来,举起那个小刀片先是拍了拍林泽的小脸,然后居然就这么顺着林泽的下巴慢慢的溜进了林泽的衣服里,一开始林泽闭着眼不敢看太过血腥的表演,等到他意识到不对劲的时候,维斯特的那双灵巧的手已经到了他的命脉。

    “爸爸,”林泽情急之下冒出来连他都不敢相信的话,“咳咳,我比大哥听话多了,你不要这么对我。”

    估计是林泽身体的这个小孩从来没说过这种话,维斯特脸上的神情一愣,然后居然也没怀疑的哈哈大笑起来,等林泽松口气的时候,维斯特突然凑到了林泽跟前,那双蓝色的如同宝石一般的眸子死死的盯着林泽,似乎是在找出他与灵魂的分割线,林泽一脸平静的回看他。

    过了有一会,维斯特才站起身,那宽厚的脊背就这么背对着林泽,“你从我领养回来就从来没说过一句话,今天是怎么了,开窍了?”

    林泽瞬间脸色差到极点,维斯特动了动身子,背依旧是对着林泽,“看来爸爸用鞭子和糖果同时教育的方法是正确的,你看你不就是被我治好了?”

    维斯特的语气很欢快,只不过在他转身的一瞬间,脸部的扭曲神情还是让林泽吓了一跳,不过很快的,维斯特就换上了一副好爸爸的模样,只不过动作生疏,只有在割破绑着林泽的带子的时候,动作还算灵活。

    林泽揉了揉被弄得淤青的手腕,他的旁边就有一面镜子,林泽照了照,差点没被镜子里的自己吓到,里面的小男孩分明就是现实世界的他,这时候林泽才有了一种连环杀人犯正要杀死自己的危机感,他小心翼翼的撇了眼维斯特,显然那个人正在处于扮演好爸爸痴迷的状态,看见林泽怯怯的模样居然还露出一抹和蔼的笑容。

    即使这样,林泽还是被维斯特牙缝里鲜红的肉沫吓到了,他缩了缩脖子,有些恐惧的问道,“你吃生肉吗?”

    维斯特愣住了,也许他也不明白自己的“小儿子”为什么要问这种看起来很奇怪的问题。

    “当然不了,怎么了,小塔里?你是不是听见其他的小哥哥说了不该说的事?爸爸怎么可能会生吃肉呢,听说生肉的血腥味是很难容忍的呢。”维斯特依旧笑眯眯的说道,他满脸胡渣的脸慢慢凑近林泽的小脸,那双蓝色的,近乎透明的眸子就这么直直的盯着林泽看,似乎是要从那张七八岁的面容里看出一个十九岁的灵魂。

    “小塔里,你最近变得真奇怪,连爸爸都差点认不出你了。”维斯特弯下腰,摸了摸林泽的脑袋,那种被人从头皮开始抚摸的感觉实在谈不上愉快,林泽头皮甚至都起了鸡皮疙瘩,他忍着这种类似于被人玩弄的感觉,直到维斯特心满意足的收回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