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我有系统之不可思议的游戏 > 第三十三章 复活术二

第三十三章 复活术二

作者:我喜欢喝豆浆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最快更新我有系统之不可思议的游戏最新章节!

    余裕脸上是淡然的微笑,“我只是之前听别人说起过,你不要太当真了。”口吻懒散,似乎是真的不介意的样子。

    林泽脸色有些难看,不过他抬了抬头,伸长手一下子把灯关了,“赶紧睡吧,明天或许这里会忙起来了。”

    余裕愣了下,黑暗中看不清神色的脸微微上抬,过了会一声清晰的叹息声传进林泽的耳朵,林泽眯了眯眼没吭声。

    “你之前对那个复活术有过了解吗?”林泽在脑海里询问道,可是过了很久都没人说话,刚刚叽叽喳喳说个不停地萝莉没了声音,林泽缓了缓神,闭上眼,这回就算是他想睡也睡不着了。

    耳边是余裕的呼吸声,很轻,可是在这寂静的房间里却不得不让人不在意,林泽皱了皱眉,翻了个身。

    躺了没多久,林泽听见一个声音,像是有人在他耳边唱歌,而且还是梵文,林泽顿时一怔,浑身都不自在起来,意识是无比清晰,可是脑子一片混乱,林泽知道自己现在正躺在床上,可是身体却陷入了熟睡中,这种奇怪的感觉让林泽有种自己正被困在坟堆里的错觉。

    “你说他什么时候会醒?”是一个熟悉的声音,这个声音让合上眼似乎是在睡觉的林泽浑身一抖,类似于抽搐的动作把说话的人也给吓到了。

    “他这是怎么了?”

    没有人回答这个问题,可是说话的人似乎听见了别人或许听不太到的回答,片刻后他开口道,“哦,你的意思是我吓到了他?大旭没这么脆弱啊。”

    林泽脑子始终混乱,他甚至记不起来这个熟悉的声音到底是谁的。

    “好吧,听你的,我还是离他远点,免得真的把他吓坏了。”那个声音说道,然后林泽真的有种那个人正在渐渐离开的感觉。

    林泽猛然从睡梦中惊醒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了,并没有做什么梦,可是林泽却感觉像是过了一个世纪一样遥远,他这时候才想起来那个声音到底是谁的,只有胡暮才有那么磁性的声音,如果不是林泽确定有过这样一个人的存在,或许连他都以为之前一切的发生都只是他的一场梦,并没有什么其他人,一直以来都只有他们六个人而已。

    余裕背对着他正在浅浅的呼吸,并没有因为林泽反应的过度而造成什么不良反应,林泽松口气,额头上的冷汗这时候已经干了,透着刺骨的冰冷,林泽还是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耳朵,冰凉一片,刚刚胡暮的声音好像才从耳边消失一样,林泽坐起身,摸了摸床头柜,没摸到什么东西。

    没开灯,林泽靠在床头,侧过头看被窗户帘遮盖住的昏暗,夏天天亮的总是很早,林泽就这么看着那个红彤彤的太阳把那个圆圆的白色月亮给挤了下去,这种看着天黑到天亮的感觉很奇妙,至少在以前,林泽是从来没有体验到这种感觉的。

    过了会,余裕翻了个身,嘴巴微微张开,动了几下,直直的躺在床上大概有三分钟,然后就在林泽还呆呆的看着窗外的时候,余裕突然睁开眼看向林泽,“你一整夜都没睡?”

    林泽吓了一跳,他脸部表情甚至都不受控制的抽搐几下,那一瞬间林泽居然不知道该摆出什么表情来,不过身体惯性很快让林泽违心的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不是,我也是刚刚才醒。”

    这话说的有点假,毕竟林泽浑身都冒着寒气,连手心的温度也散了,余裕听见这话也没戳破什么,只是含糊的“嗯嗯”几声,听那声音像是还没睡醒,不过眼神却很清明,他看了看林泽,打了个哈切就这么慢慢合上眼又继续睡了过去。

    林泽吐出一口浊气,余裕那一眼像是看透他的灵魂似得,让他浑身都不太舒服,他看向已经算是天亮的天空,眨了眨眼,这时候他居然也有些困了。

    等到林泽站在列车中央的时候,他不意外的发现他内心毫无波澜,他甚至在见到那张陌生的大约二十七八的脸的时候,还能够僵硬且不陌生的咧开一抹愉悦的弧度,他还是在打电话,电话那头还是同一个人。

    “邹平,你大概什么时候回来啊,怎么你刚刚才走我就又想你了。”那头还是熟悉的女声,娇嗔的话语不可避免的让林泽心神一荡,他收了收心思,用一种成熟的嗓音笑道,“等我回去。”

    “哇,我老公真是男友力爆棚,”女孩声音扩大几倍,似乎是兴奋,“这样的老公怎么能不让人随时随地的惦记着,哎,真是的。”

    女孩很会撒娇,林泽被女孩撩的不能自己,笑声更加迷人,“小妖精,昨天没有喂饱你吗,今天又来撩我。”

    “哼,不和你说了,”女孩被说的有些害羞,她哼哼几声,“我朋友来了,我先去招待他们,等过一会在打电话给你。”

    林泽在原来世界向来不喜欢太过缠人的女人,可是这时候被女孩这么缠着,心底不可避免的升起一种羞耻的满足感,第一次林泽觉得有个人随时随地管着自己也是挺好的。

    列车这次没像上次很快就停了下来,这回它就像根本没有目的地一样“呼呼”的飞驰着,林泽站起身略显焦躁的在空无一人的车厢里转了转,等到他确定这个列车只有自己一个人时才坐了下来。

    刚坐下没多久,一阵轮子滚动的声音“咕咕”的从远处传了过来,林泽抬头看了看,一个满身是血,头发和头皮的皮肉都没连在一起的死相恐怖的列车员,推着一辆普通的装满各种活人内脏的血淋淋的小推车走了过来,她动作缓慢却不失温柔,头上戴着的红色帽子有些歪了,列车员停下脚步,转了转身,朝着列车的车窗照了照,理了理自己有些凌乱的发型和衣领,片刻后才慢悠悠的走了过来。

    这个车厢只有林泽一个人,所以如林泽所料想的那样,那个乘务员在林泽面前停下,用一种温柔过度的语气道,“请问你需要什么食物呢?”

    梦里的他极为淡定,微笑着摇了摇头后,那个乘务员就这么继续推着小推车走了,即使林泽已经满身大汗,可是嘴角却一直保持着诡谲的上扬的弧度。

    林泽不太确定的看向列车窗户,果然照着的果然还是一张陌生的脸,林泽确定他从来没见过这人,当然同时这个男人应该也不认识他。

    想起萝莉说的梦境互换的情况,或许现在他所在的这个男人也在他的身上体验着他所体验的一切?林泽蹙眉猜到,不过显然问题得不到验证,在微微怅然后,林泽掏了掏从一开始就陪伴着他的公文包,真的是无比干净,里面只有一些文件和充电线耳机之类的东西。

    林泽上辈子学的不是金融系,但是那个文件上无比显眼的“人员协议系统”简直把林泽的眼睛刺瞎。

    “这是什么?”自言自语了一句,不过显然这个时候没有人会回答他的问题,林泽实在是看不懂那些纸上奇怪的文字。

    一阵细小的声音又从列车的另一端传了过来,林泽知道又是那个列车员,不过这回那个列车员像是没看见林泽一样,径直从他的面前走了过去,掉落的肉沫湿哒哒的,林泽坐的很直,他也不确定这辆一直直行的列车到底会不会在某个地方停下。

    “大旭,大旭,”是几声轻柔的呼喊,让林泽一瞬间就从那个地方抽离,等他睁开眼的时候,余裕正趴在床边盯着他看,林泽吓了一跳,片刻后才无奈的抿了抿唇,“你怎么趴在我床边啊?”

    肚子不合时宜的叫了起来,林泽看了看窗户外无比亮眼的阳光,“我睡了多久?”

    显然这个梦花费了林泽不少的时间,余裕比划着三,“你已经睡到了三点了,赶紧起来,今天傍晚我们就要去守墓了。”

    林泽差点忘记这茬,他摇了摇有些晕乎乎的脑袋,“我睡觉的时候没有说什么梦话吧。”

    听见这话余裕很明显的停顿片刻,才笑眯眯的说道,“没有啊,不过我从醒了的时候就一直在外面待着呢,所以也不太清楚。”

    林泽懊恼的锤了锤头,原本头痛欲裂的感觉好了一些,他坐起身,赶紧收拾了一下。

    等林泽从浴室出来的时候意外的发现庄岩正坐在床上,而余裕不知道跑到哪里了,“怎么了,现在就要出发吗?”

    庄岩先是打量了一会林泽,片刻后才说道:“还不急,你过来我看看。”

    这话说的莫名,林泽往前的走步伐顿了顿,庄岩则一直似笑非笑的盯着他看,等林泽走到距离他眼前很近的地方的时候,庄岩脸上的表情变得古怪起来,“你是不是梦到了不该梦见的东西?”

    林泽愣住了,谁他妈的知道什么才是不该梦见的,而且梦到什么也不受他的控制,“我……”最近的那个梦的确是把林泽折磨不堪,他有些想摆脱这种困境。

    “算了,看你的样子也不知道那个梦意味着什么,你就当它是一场梦好了。”庄岩的叹息或许沉重,林泽嘴巴张了张,一时间居然真的准备把一切全盘托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