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我有系统之不可思议的游戏 > 第三十一章

第三十一章

作者:我喜欢喝豆浆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最快更新我有系统之不可思议的游戏最新章节!

    林泽想了想觉得三个人去也没多大问题就朝着余裕笑了笑,“既然这样,到时候我去你房间喊你吧。”

    余裕先是愣了愣才笑道:“好啊,”余裕说完这话又上前几步,眉头紧皱似乎是有什么烦心的事,“你最近做噩梦吗?我这几天总是梦见不干净的东西,每次都是从噩梦中惊醒,我都没有睡好。”

    林泽这才看清楚余裕眼眸边的确是有很深的黑眼圈,“你梦见了什么这么让你害怕?”林泽余光看见庄岩脚步顿了顿,似乎也是在等待一个回答。

    “我梦见我们这里所有的人都死了,而且每个人的死相都好恐怖哦,害得我被吓醒后就再也不敢睡着了。”余裕似乎是真的被吓到了,此刻就算是回忆,林泽也清楚的看见他的额头上冒出了细密的汗珠。

    湿漉漉的手心突然拉住林泽的手,脸上是一种恳求的神色,“要不今天晚上我和你睡好了,有可能是我最近压力太大了,你身上有种令人安心的气质。”

    林泽满脸黑线,虽然他不太情愿,不过面对余裕那种极度恐慌的表情,一时之间居然没说话。

    “你没说话就是答应了,”余裕露出惊喜的色彩,“我实在是受不了了,你不知道每天被自己的梦吓醒是多么恐怖的一件事。”

    林泽站在楼梯口,这时候庄岩正好从他身边擦身而过,一阵很小的冷笑从他的方向传了过来,转过头庄岩已经走远了。

    “我们先上去吧,在这里说话也不太方便。”林泽指了指自己的房间,“对了,我还没去过你房间呢。”

    余裕停住脚步,在以前李锐住的地方扭开了门,“咱们先进去吧。”脸上挂着笑眯眯的神色,林泽背后全都是冷汗,他偏过头看了眼余裕莫名灿烂的脸,瞳孔瞬间紧缩。

    “算了,还是先到我房间里吧,毕竟如果经常做噩梦的话,恐怕可能是房间里有什么脏东西在捣鬼,你进去收拾一下,今天就准备搬过来吧。”

    林泽口气很淡然,就像是他没有在门打开一瞬间看到那张被剥的干干净净的人皮,更没有看见那个血肉模糊的躯干正横躺在桌子上,那双黑漆漆的眼眸也没有直直的对着他,林泽就当一切没发生过一样,走向了自己的房间。

    同手同脚的动作不协调的动了起来,林泽手正在细微的颤抖,他拼命忍耐这种抖动,钥匙也在抖动中渐渐滑落,林泽左手赶在钥匙掉到地上之前接了过来。

    “你没事吧?”余裕从走廊另一边走了过来,脸上是明显的担心的神情,刚刚林泽看见的莫名诡谲的表情从他脸上消失了,林泽松口气,脸颊上挂着几滴汗珠,他笑着摆了摆手,“刚刚钥匙没试成功把我弄的有些烦躁了,没什么事。”

    余裕叹口气,似乎真的被林泽吓到一样拍了拍胸脯,“你刚刚还没进我房间就露出一种快要上刑场的样子,吓得我差点都不敢进我自己的房间了。”

    这话说的一点错都找不出来,如果林泽刚刚不是被房子里的“东西”吓到,而是余裕脸上那种迫不及待要把人送到地狱的兴奋,或许林泽真的会毫不介意的走进那个黑乎乎的房间。

    “我有点累想睡一会,你先去洗澡吧,洗完喊我一声。”林泽推开门进去,余裕就跟在后面,林泽看了眼自己房间的透明窗户,余裕正低着头,连窗户都反射不出他这时候的表情。

    或许是真的已经很累了,等到林泽醒来的时候已经天黑了,而余裕就坐在床头正捧着一本书在看,似乎是一直关注着林泽,在林泽醒来的第一时间就把笔记本合上,然后摸了摸林泽的额头,“我洗完澡出来的时候你没盖被子就睡着了,窗户还是开着的呢,到时候着凉了就麻烦了。”

    林泽蹙眉看着自家的天花板,突然说道,“你说如果一个人的梦真的能预知未来的话,那是不是就代表梦里的我就是未来的我。”

    余裕“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你怎么突然说这么深奥的话,不过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你说的没错,不过如果我们真的能够提前预知未来的话,那么我们一定会试图改变。”

    林泽打断道,“命运是不能更改的,”他看向余裕的神情很认真,“不管发生了什么最后的结果依旧还会是那样。”

    余裕愣怔一会,又看了看林泽陌生的,呆滞的脸,低下头真的不再吭声了。

    林泽“哼哼”几句,又睡着了,梦里依旧是之前的梦境,空无一人的列车车厢,林泽就站在过道里看前面那一片闪着灯光的紧紧关闭的车厢。

    虽然他也不太明白为什么列车里会只有他一个人,但是很显然梦里的他很享受这种独自一人的感觉,在走了几步后,林泽坐在了绿色的长椅上,他并紧自己的大腿,那个公文包就放在自己的大腿上。

    原本低着头的林泽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他微微抬头看向了那个黑的可以照镜子的车窗玻璃,里面是一个完全陌生的人,他正满脸恐惧的盯着林泽看,过了一会似乎是适应了和林泽对视的感觉,他神情缓和很多,不过依旧难看。

    林泽想了想,试图挂起一抹和蔼的笑容,不过镜子里的那个人似乎也是同样的想法,脸上的笑容僵硬而丑陋,林泽顿时被吓的一惊,然后镜子里的人也是被吓了一跳,然后列车慢慢停了下来,林泽走到车门口,这时候他看清楚了,那个陌生的一本正经打着领带,穿着西服的家伙就是他自己。

    提着公文包的他先是被这种情形给吓了一下,不过在蒙圈没到半秒后,一个熟悉的电话铃声响起,动作自然的接通,里面是一个陌生却又熟悉的女声,“邹平今天晚上快点回来,我给你做了一顿大餐。”

    邹平?这个名字无比陌生,不过电话里的人,林泽是认识的,是他的高中同学,叫做什么来着?忘了,不过林泽可是清楚的记得这个女孩是他们学校集体的女神,想当初冲着她吹口哨的人中也是有他的。

    身体自发的回应道,“小美我知道了,”停顿片刻,林泽继续道,“最近辛苦你了。”

    “没事,你现在是创业初期肯定很难,作为你的亲亲老婆肯定要用美食把我丈夫的胃给养好了,这样才有动力干活嘛。”叫小美的女人在电话那头娇俏道,声音很好听。

    林泽一时间被那句“丈夫”砸的晕乎乎的,只会“嗯嗯”几声,等电话挂断,林泽才有些犹豫的盯着自己的手掌心看,命运线果然是和他在现实社会是相同的。

    刚想到这点,一阵巨大的吸力几乎把林泽的灵魂都给吸出来了,林泽猛的睁开眼,旁边依旧是余裕,那些所谓的交谈果然都是他的遐想。

    揉了揉疼痛的眉心,林泽眨了眨眼,“你怎么到现在还没睡?”

    “现在才七点多,过一会我就睡了。”余裕始终看着他手心里的笔记。

    林泽愣了下,“我刚刚睡着的时候是几点?”

    “六点多一点吧,怎么了?”余裕把书放到了一边,动了动有些酸痛的身体,微微躺下看着林泽,“你刚醒怎么又睡着了,做梦了吗,表情怎么这么不对劲?”

    “我看见我长大后的样子了,不对,不是我,是另外一个人的生活,不过好像那个人的生活里还有我也认识的人。”林泽胡言乱语几句,突然烦心的皱眉,“算了,就当我没说过,我也记不太清了。”